新闻当事人:起底“五十六朵花”天团:借主旋律炒作 陷欠薪风波

作者|付珊

五十六名身姿婀娜的少女在舞台上载歌载舞,清一色的白T恤、黑短裙、白球鞋……青春的马尾辫飞扬。“中国中国我爱你,中华民族延绵长。大地常开英雄花,中国中国最坚强……”6月28日这场演出视频传上网络后,在主旋律歌曲与青春少女组合的视觉反差下,“五十六朵花少女偶像组合”一夜成名。一年半之前,在北京五环外的温都水城度假村,以“承载民族精神、中国梦”为名的“五十六朵花少女偶像组合”诞生了。创办者陈光有着宏伟的计划:他要培养出最纯净的中华少女,他要争夺文化话语权,他要跟着党和国家的策略走,他要做全球最大的女团,他相信“能获得至少1亿人的支持”。然而,一翻热炒,五十六朵花内部的问题逐渐显现——7月13日起,曾参演五十六朵花文艺汇演的演员们集体讨薪。工作人员也透露:“很多收支都冻结了。”这个号称已落实3000万资金的组合正在面临多方质疑。

⓵ 主旋律与明星梦

白色墙壁的接待厅里,大红色背景的团徽格外鲜艳。在“五十六朵花”五个行书大字之下,是宋体的“中国梦 最美丽”六个字。

面对记者,五十六朵花少女偶像组合的两名队员背不出这句标语的含义——以她们17岁的理解能力来看,把中国文化通过舞蹈的方式传达出去,给国外的人看到,就是践行“中国梦”的最好方式。

戴沁仪来自江苏淮安,正在读高二的她从小喜爱唱歌。课业之外,她专门请师范学院的声乐老师教唱歌。她的生活本来与普通高中女孩并无不同。声乐老师的一个消息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2014年初,声乐老师告诉戴沁仪,北京一个文工团正在招聘团员,名字叫“五十六朵花”。在声乐老师的描述中,这个名字奇特的组合与流行乐的少女组合不同——除包吃住有工资外,最大的特点是宣扬正能量,而且还有机会上大舞台,成为明星。

戴沁仪的明星梦被点燃了。起初,母亲竭力反对,但拗不过女儿,带着女儿乘车来北京实地考察。母女俩坐地铁,花了两个小时,找到市中心20公里外的温都水城。这里进驻了一批艺术院校和培训机构,其中包括中央戏剧学院分校和北京电影学院职业教育中心,俨然是明星培养基地。

妈妈很满意这里的环境。2014年2月,她同意正在读高二的女儿休学加入“五十六朵花”。

厚厚的合同里,密密麻麻地写了很多条要求,工资是每月3000元外加演出补贴。能一边学习知识一边挣钱,戴沁仪很满意,一签就是五年。

戴沁仪加入五十六朵花时,团里有20人,之后陆续有50多人参加“海选”,有的因为承受不了辛苦而退出,有的因为考试不过关被刷下来。经过一年半的淘汰,只剩下了五朵“花”。

副团长刘彦希透露,共有50多名成员每日在团训练,但多数人身份是“临时练习生”,不对媒体公开。

戴沁仪们被安排住在类似于寝室的公寓房间里,两张上下铺,有一扇小窗,但阳光照不进来,在干燥的北京也时常有些潮湿。但她很满意住宿条件,“比学校好。”

在团里,戴沁仪比以往念书时更努力,她把自己视作出道前的练习生。“国外组合的练习生通常要训练六七年才能出道,我才练了1年就能演出,已经很快了。”

早晨6点到8点,疾跑急停伴随唱歌的肺活量训练何身体素质训练;早饭过后的9点至11点,形体课和中国舞训练;午饭过后的13点至17点,少女偶像养成训练,包括镜头感、身体节奏、表演唱等项目;晚间,是爱国主义教育、文学课和语言表达训练。

每周,团员们最多只有一天时间休息,如果碰上要排练新节目,一周7天的训练循环反复。

戴沁仪没有舞蹈基础,但老师对她的舞蹈没有过高要求。老师对她说,唱得好跳得好并不代表什么,最本真、最纯洁的姑娘们才是老师们看中的特点。性感、妩媚、黄头发和充满社会气的都不会出现在团里。“我们以风采为美,”刘彦希说。

⓶ 集体主义教育

戴沁仪出生于1995年12月,从小没怎么接触过红歌。一提到郭敬明,她的眼神亮了——几天前,她给姐妹们订了《小时代4》的电影票,但因排练太忙,没时间去。

与戴沁仪一样,“花儿”们多数是95后。然而,“五十六朵花”这个略显主旋律的名字依然发挥着作用——同一批报考的谭芯此前想参加舞蹈团,一直被父亲反对:“你不要整天像网上那些人一样,跳性感的舞。”

谭芯告诉父亲,这次可不一样,舞蹈团的名字叫“五十六朵花”,主题都是红色主旋律。谭父终于放心了——他认为女儿学习多年的民族舞有了用武之地,“金子终于发光了。”

把女孩儿们培养成既具有偶像气质又符合主旋律形象,是刘彦希的工作任务。她明白,如果把爱国情怀强加给孩子,效果适得其反。她选择用集体责任感来培养孩子们的团队意识。

上课时,刘彦希并不特意强调如何爱国,允许学生们有自己的爱好,例如流行音乐。但她反复会和学生们说一句话:“我们是代表民族的偶像,我们是宣扬正能量的。”学员们可以不把爱国放在嘴边,但每个人必须有爱国的荣誉和自豪感。

这个方式很管用。戴沁仪等“花儿”们对自己的身份有了强烈的认同感。“与普通人不同,我们身上更肩负着一种宣扬红色主旋律的责任。”

一位队员因为没吃早饭在地铁上快饿晕了,选择没到站就下车,理由是不想因上新闻让团队被蒙上负面印象;五位姑娘们看到地上的垃圾,会主动捡起来;她们在地铁上会注意仪态,不大声喧哗……这些都出于“五十六朵花”成员的荣誉感。

“生活在这个国家,我们才会有幸福感,因为只有国家更强盛了,我们才会感到幸福。”戴沁仪说。她最喜欢看郭敬明的《小时代》,但言语中却充满了国家、民族等大词。

“大的概念和主旋律已经在她们心中生根发芽了,这个东西不是洗脑而来的。”刘彦希说。此外,他们还要求孩子”绝不许谈恋爱”,因为要培养”最纯净的中华少女组合”。

经历了一年半训练,“花儿”们终于迎来了处子秀。

6月28日,“CCTV五十六朵花中国梦最美丽系列文艺演出”在温都水城会议中心举行,场下1500人的座位满满当当,都是五十六朵花主办方邀请来的观众。

台上,56位身着白T恤、黑短裙、白球鞋的演员们不停变换队形,五十六朵花团员参与表演了五个节目。其余节目由中国煤矿文工团里50名学生演员表演。

第二天,她们就火了。“五十六朵花”上了各网站热搜榜,有网友直言她们的造型很“土”,有人说她们抄袭日韩女子团体。

看到这些负面评价,戴沁仪与队友们有些郁闷,但她们立即安慰自己:“现在国内还没有一个代表民族的组合,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在她看来,大家的争议,也是出于对五十六朵花的关注。说到这里,戴沁仪有些害羞,但难掩开心的笑容。“我们其实还没做好准备。”

“这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副团长刘彦希很满意五十六朵花的宣传效果,“已经打响第一炮了”。团里的工作人员甚至告诉”花儿”们,今年北京卫视的中秋晚会录制,”五十六朵花”将成为主角。媒体接踵而至的采访开始影响到刘彦希的工作,至少十次采访之后,她决定拒绝接下来的约访。

五十六朵花乐坊

⓷ 讨薪风波

演出结束不到20天,内部问题逐渐显露出来。

首先是财务问题。

小媛(化名)刚从某艺术学院毕业。“五十六朵花”职工邀请她与朋友们参加6月28日的演出,并承诺800元演出费用。

表演前,她们为演出编了两首曲子。“五十六朵花”的职员告诉她们,为了这次演出,他们请了权威作曲家编曲。等小媛拿到谱子,只有最为简单的旋律,她们不得不自己给各个乐器部分编曲配音,每首曲子每人能获得200元的报酬。

演出前一晚,乐坊几位女生还没有演出服,这与“五十六朵花”的说法不同,她们被告知有几百套演出服供挑选。眼看时间来不及了,深夜两点,小媛们被领着外出借服装。

经历了各种波折后,乐坊完成了这次演出,但接下来的问题更头疼——已经快到结款期了,包括小媛在内的临时演员们没有领到演出报酬。

从7月13日起,她们多次在微信群里向团长陈光讨薪——为了演出,她们从外地赶来,自己垫付路费。

而据记者调查,至少一位签约团员没有拿到最近一次的工资——“五十六朵花”工作人员向她们承诺,7月5日至10日之间发放工资,人均至少3000元,加上演出费用,有的签约团员能获得7000元月薪。

这位团员非常着急,多次致电陈光与财务人员,电话都没人接听。

“我们有一个结账期,这个费用肯定不会差的。”至于结账的截止日期,陈光说:“应该是这周吧。”

根据一位参演演员提供的聊天纪录截图,“五十六朵花”一位工作人员7月13日回复演员时表示:“因为演出后突然暴炒被黑,目前团里已经放下一切全力在做公关工作和向上请示,很多收支都冻结了,团长财会这些天均不在。但我电话问了,这周能解决,这点钱是小事。钱,不会差的。”

当天晚上,团长也在群里表态:“稍有点耐心,大家也看到了,突然爆发,事情措手不及打乱了安排,对外把我已经弄得都非正常处事了,耽误到好些内部的事儿就堆着等解决(不光你们),理解下,咱尽快!”

刘彦希透露,6月28日的演出共花费了200万元,其中包括中国煤矿文工团的表演定金。陈光却否认了刘彦希这一说法,没有支付任何费用。截至发稿时,文工团演员们依然没有拿到演出报酬。

针对记者的多个问题,团长与副团长的回复相互矛盾。无可否认的一点是,在演出之后,五十六朵花的争议不仅仅停留在其宣扬的主旋律上,资金和内部管理出现了亟待解决的问题。

⓸ “神秘”的背景

“五十六朵花”何人投资?有哪些商业构想?在这类关键问题上,陈光此前对媒体一概回避。

他更愿意强调的是,“五十六朵花”是他辛苦经营了几年的事业,是“前无古人之事,专治各种不服,就是各种任性”。

记者反复追问五十六朵花背后的投资方时,陈光表示,没有任何政府相关机构的投资。

据媒体报道,该公司负责招生的职员表示,公司打算在全国招700个16至22岁的女生。对此,陈光极力否认。

根据网络检索,记者在文化部国家文化产业项目服务平台中找到了“五十六朵花”项目。

据该网站介绍,作为文化部唯一的项目征集、管理、展示、推广、交易平台,国家文化产业项目服务平台已征集到各类文化产业重点项目近4000个,项目覆盖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在《2015中国文化产业重点项目手册》中,能检索到“五十六朵花最中国最美丽”大型歌舞秀。

手册显示,该项目开始于2015年2月,共享目的为融资,项目投资总额为8500万元,项目已落实资金总额为4000万元,项目已投入金额为3000万元,项目意向融资总额为4000万元,公司名称为北京诠声文化有限公司。

陈光向记者强调该项目的真实性——北京诠声文化有限公司是“五十六朵花”的控股公司,他也表示,3000万元的确已经到位,囊括了剧场、设备投资等所需费用。

根据手册,北京诠声文化有限公司作为五十六朵花品牌的控股公司,从2012年始进行艺员召募、培训,音乐创作等工作,目前是五十六朵花知识产权、版权、五十六朵花艺员经纪权属总公司,依法持有五十六朵花品牌全部的商标、音乐影视版权、艺人经纪权、影像肖像权。公司已按最新国际演艺发展方向组建了全球最大流行演唱组合-五十六朵花少女偶像组合,及对应的五十六朵花国花竞选体制。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北京诠声文化有限公司于2012年3月12日成立,注册资本为100万元人民币,两名自然人股东为苏晨光和曾招文,法人股东为北京经典融商投资有限公司。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苏晨光为团长陈光的原名,他本人是一位颇有资历的主旋律音乐人。记者以此向陈光核实,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表示不能透露。

另据最高人民法院网,北京经典融商投资有限公司被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该公司被判给原告王茜支付1.249379万元,全部未履行。

之前,陈光对媒体宣称,将打造全球一线民族品牌,创造出少女类快消品模式,是打造真正偶像产业的开山之作。若用数字来衡量,他计划少女类快消品中仅少女内衣一项市场年销售额超过60亿;五十六朵花计划6个月内app预置量超过1000万;卫视、数字电视、铁路终端媒体、时尚纸煤、大型赛事按广告投放价值计算,年刊例价超过10亿。

在政府关系方面,公司方面的设想是这样的:“在社会推广方面可得到中宣部、文化部、妇联、团中央、教委、体育总局等官方渠道支持。app推广植入方面,五十六朵花也具备得到工信部、移动、联通及大品牌手机厂商合作的关系背景和前景……成就一个专一少女、青年女性领域的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王者”。

如今,他不再向记者介绍自己的宏图壮志,在回应内部是否出现混乱等问题时,他说:“我们没想到媒体这么报道,没想到社会反应这么强烈。我们在做的,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这绝对不是不是一个简单的项目。包括各种结构、安排、投资关系,都不是简单的事情。”

陈光说,“五十六朵花”正在在按部就班地安排各种事情。然而,这个以主旋律为炒作点的团体在一夜爆红后,似乎迷失了方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匿名
    2016年5月8日16:51 | #1

    只要是花,终究会有败落的一天

  2. 匿名
    2016年5月9日11:12 | #2

    宣萱

  3.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0日05:16 | #3

    智障花,犹如当年红卫兵。还自豪感,也只能自豪了。

  4.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0日05:38 | #4

    一看文风像南方周末的感觉。喜欢这种写实的文风。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