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则西事件:舆论场的边界

青年学生魏则西罹患癌症。他通过百度找到新抗癌技术,花了二十多万,发现技术和医院是一场骗局。在“知乎”网站的问题“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下,他写道:“希望我的回答能让受骗的人少一些,毕竟对肿瘤病人而言,代价太大了”。

魏则西死了,缠住魏则西的利益链条现已清晰:“莆田系”私人医院出钱在百度上头条、获得推广,魏则西被百度提供的医疗信息引领至三甲医院──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而武警二院又将部分科室,包括重症肿瘤科室,外包给了莆田系医院──这些私人医院,大多数由来自福建莆田的老板经营,以贴小广告、治疗性病起家,医疗水平低劣。

舆论压力下,涉事三方处境不同。百度和莆田系处在风口浪尖:媒体人、律师、医生等联合批评监督,推动相关部门调查。武警二院方面,卫计委和中央军委已经展开调查;而媒体对部队医院的报道,则遇到审查。

整件魏则西事件表明:媒体和舆论可以监督商家,但批评止步于公权力。

追问

百度和莆田系遭到围剿。媒体报道与网友意见、评论配合,质疑百度、莆田系违规经营及制度漏洞。5月2日,网信办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5日,国家卫计委表示立即全面清理违规出租科室、违规开展临床应用。

关注从自媒体(self-media)起,后有专业媒体、医生及律师跟进挖掘。

事情源自知乎。知乎是开放式的问答平台,类似于中国大陆版的Quora。魏则西在知乎介绍了自己遭遇医疗欺诈,4月26日,他的父亲帮他更新了最后一条知乎状态:则西去世了。

4月27日,媒体人孔璞@孔狐狸 将魏则西的消息从知乎转到微博,肿瘤科医生@“希波拉底门徒”第一个转发孔璞的微博,引起医生加入讨论,医疗领域对魏则西事件开始探讨。

5月1日,另一位媒体人“涓总”在微信发布《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迅速获得10万以上的浏览。

截止7日上午,微博话题 #魏则西事件,阅读达3.7亿次。

从医学的专业视角看来:魏则西在武警二院接受的免疫生物疗法,处于试验阶段;它可能是一种有效的癌症治疗手段。魏则西去世,不等于这是一种虚假疗法。但是在大陆,免疫疗法监管缺失,免疫生物疗法在临床上,常涉及行骗。5月4日,卫计委明确表示:细胞免疫治疗属于临床研究阶段,叫停了临床收费治疗。

有律师指出,百度竞价推广医疗信息不仅有违商业伦理,而且涉嫌违反广告法。《血,染的谁家馒头》一文认为,“百度竞价排名”服务类别产生的付费问题,法院认可为广告。然而,互联网广告监督办法并不完善。

专业媒体迎头跟上。百度和莆田系的利益链条重回审判台:《新京报》5月3日刊发调查:“医疗行业每天百度推广花费数千万元”,其中多属于莆田系医院。针对莆田系的调查报导,早已有之。2006年,《瞭望东方周刊》揭露莆田系收购医疗执照以经营医疗科室、制造使用低劣医疗器械、承包公立医院。2014年,《南方周末》刊出一期专题,列出陈、詹、林、黄“四大家族”,商业体量庞大,医疗质量堪忧。莆田系是医改难题。

同时,网上出现莆田系老板给部队医院送礼的截图。莆田系康新公司原股东陈元发,与大股东产生矛盾,索性内部揭发,在微博上晒出给部队医院送礼的名单。

5月1日,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批评百度和莆田系,凭借其行业垄断地位,形成商业联姻, “所以能够胡来”。

面对批评,百度有所准备。4月28日,百度官方微博@百度推广在魏则西去世后表示哀悼,同时表明,百度医疗竞价推广有资质审核系统;虚假医疗的责任方在于医院。但这条预防针似的微博没有防护效果。微博下点赞最高的评论说,“百度控制着普通人接触信息时代的入口,却把路标指向邪恶欺骗的世界”。

上周开盘后,百度纳斯达克指数不断下挫,跌幅将近10%,5月2日市值缩水近350亿元;同时,百度接受网信办调查。莆田系的各家医院,则没有公开回应。事件发酵后,属于莆田系的上市公司,股价齐跌。以“华夏医疗”为例,5月3日一天跌幅达到13%。

审查

与百度、莆田系相比,直接涉事方武警二院处境神秘。院方对事件没有回应,但已暂停一切对外业务。3日,卫计委宣布,联合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武警部队后勤部卫生局联合对其进行调查。而媒体对武警二院的调查遭到阻拦。在涉及部队医院腐败、管理混乱的报道刊出后,媒体审查也接踵而至。

莆田系股东内斗,揭露莆田系“和各地医院最早合作,都是从部队医院开始的”。媒体跟进挖掘,指出部队医院存在腐败、监管缺位问题。部队医院属于军队系统,不归地方管辖;地方卫生系统无法监管部队医院。

有消息称,部队医院腐败消息曝光之后,中宣部要求删除相关报道,给“魏则西事件”报道降温。4号下午,微信上广传一篇文章──《关于“魏则西”事件,上面有最新报道要求》,文中贴出审查禁令,要求对魏则西事件的报道全面降温,尤其要删除“借机攻击党和政府、医疗制度、社会制度等相关言论”,该文现已无法打开。

4日、5日,部分涉及部队医院的文章消失。搜狐报道“莆田系股东曝与80所部队医院合作,给某院送礼百万”已无法打开;其他公号的转载,显示为“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5日,解放军报下属军网发表评论称:军队医院因魏则西事件跟着挨骂,很冤。

6日,人民日报再发评论,没有追问魏则西之死,而是教导人民需要提高科学素养,生死为自然规律,医学没有神话。

但是,降温消息传出后,有媒体报道莆田系借“借部队医院野蛮生长”,列出给部队医院送礼明细;也有媒体再查武警二院,发现“治癌神医”已经不见。相比此前重大新闻事件,如2015年6月的长江沉船,此次审查、降温力度有限。

或许不应该很意外,魏则西事件发酵后,知乎开始封号。6位用户,粉丝达62万,被永久封号。起因在有多位用户举报他们是百度的公关。微信文章《知乎6大V被永久封号,没有比这篇讲得更清楚了》中介绍:“这几篇文章的思路大体一致,都像是企图通过批判医院或体制从而转移群众视线,达到为百度洗地的目的”。

魏则西事件引起了社会大讨论。这场算得上自由、充分的讨论,让我们看到言论的边界:商家可以批评,官家很难撼动。媒体与部队医院在舆论上的交锋,正是言论尝试开拓的地方。

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是当下社会改革的边界。

(韩笑,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5月10日09:02 | #1

    浮躁的心理表现在各个方面,魏则西事件也不例外,百度的风声已经过去了,快速转移到其他焦点,留下一地鸡毛。

  2.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0日02:03 | #2

    在這次事件中我是個反百派,百度風聲一過去,秋後算賬拉清丹怎麼辦?

  3.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0日02:11 | #3

    百度在縣城下館子可從來沒給過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