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硕士嫖娼死,教授照样嫖娼死

文/端宏斌

现在每个热门新闻的保鲜期仅仅只有3天了。

当我们被死者雷洋刷屏的时候,早就把魏则西和陈仲伟抛在了脑后。可能有人还不知道雷洋是谁,下面简单介绍一下案情。

5月7日20:00,北京警方接到群众举报,霍营街道某小区存在卖淫嫖娼问题,于是警方快速出警。

21:00,雷洋从家出发,去北京首都机场接来看他刚出生2周孩子的亲属。此后“失联”。

5月8日凌晨,雷洋家人接到派出所的电话,称雷因涉嫌嫖娼被警方逮捕,但在去派出所时他竟然跳车想逃跑,被警方再次控制后他又突发不适,结果被警方紧急送医,但抵达医院时已经死亡。

雷洋的亲朋好友不相信这样一个北京名牌大学的硕士,会在孩子出生2周之后,会在去机场接亲戚之前,跑去嫖娼,不仅嫖娼,还被警察抓住,还莫名其妙死了。于是大家掀起了一阵舆论攻势,希望警方给个说法。

其实警方已经给了说法,但是大家普遍表示不信,希望警方能提供视频证据,因为警察出警都需要配备执法记录仪,这是无法抵赖的,有了视频一切都清楚了。奇怪的是,目前为止没看到视频证据。

此时我忽然想到一个人,他的经历几乎就是雷洋的翻版。这个人的名字叫“程树良”,在14年前的2002年5月11日(马上就是14周年忌日),他遭遇了几乎完全一样的剧情。

44岁的程树良,是武汉理工大学被破格提拔为正教授的年轻才俊,硕士研究生导师,校系统仿真与控制中心主任,已内定的武汉理工大学副校长人选。曾是交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的得主。

2002年5月9日,程树良与弟弟程树翔一起驱车回老家参加亲戚的葬礼。10日下午,二人参加完葬礼,回到黄梅县城住宿,准备次日中午返回武汉。

5月11日早晨7时半,程树良步行到了西街。进入了一家发廊,嫖了个娼,然后就被当场抓住,在扭送公安局的过程中,他竟然选择了跳车逃跑,结果头部着地,当场死亡。

程树良的家人赶到医院,当地官员提出,鉴于他是知名大教授,我们可以按照交通事故来处理,这个建议被他家人否决。

程树良的家人当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他们不相信程会去嫖娼。首先,他回老家是参加葬礼,不会有心思去嫖娼啊;其次,中午就要回武汉了,谁会一大清早就跑去嫖娼?再次,程的为人和口碑一向很好,都要当上副校长了,没人相信他会去找那种廉价妓女。

接着,官方就开始展开调查。调查结果是,有三轮车司机看到程树良被卖淫女喊进了发廊,由于程不愿用避孕套,因此妓女体内还留有程的体液,嫖资总共是190元。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举报人竟然就是发廊老板!

如果你把整个事件梳理一遍,其实真相很简单。程树良一大早跑出去逛街的时候,被卖淫女喊进了房间。花了190元做了全套之后,程树良就想回家。但此时,发廊老板不让他走,因为他已经打电话让警察来抓程树良了。

为啥发廊老板要举报他,一般人想不通,其实说白了也非常简单。发廊老板定期给公安局提供“猪仔”,就可以换取公安局的保护。在当时,抓一个嫖客可以罚5000块钱,这钱有七成是留给公安局的,三成上交当地财政,抓嫖抓赌都是公安局的创收手段。

什么样的人适合做“猪仔”呢?猪仔要满足以下两个条件:

1,不能是无赖流氓,因为无赖流氓脸皮太厚,他们不怕你通知单位(无业),也不怕你通知老婆(无妻)。大不了让你关几天,你也不能永远关他一辈子。

2,必须是有正当职业的体面人士,这样只要稍微吓唬一下,他就乖乖交上5000元钱。因为他太害怕你通知单位了,一旦别人知道他嫖娼,他宁可自杀。

发廊老板给警察送猪仔,警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发廊老板就能继续做生意,这是给白道交保护费,这和给黑道交保护费的本质是一样一样的。

让警察没料到的是,这次的猪仔有点不一样,他为了掩盖嫖娼的事实,宁可跳车!警察真的不想他死,他死掉对警察也没有好处,警察只是为了那5000块钱罚金。倒霉的教授,跳车之后脑袋着地,摔死了。

为啥程树良如此害怕?我们再来提一个叫陆德明的人,他当年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院长,也是嫖娼被抓,结果被复旦大学开除,后来连工作都找不到。

陆德明更冤,他和老婆吵架,老婆不给他进家门,他跑去茶室遇到了一个妓女,妓女说自己生活困难,陆德明竟然跟她谈感情,还把自己的名片给了对方。后来妓女敲诈了陆德明多次未果,就把名片交给了警察。

说完了程树良、陆德明,再来说说雷洋。我相信雷洋肯定嫖娼了,警察真的不想雷洋死掉,可是雷洋是人大硕士,孩子刚刚出生2周,马上还要赶去机场接亲戚,这一切逼迫他想逃跑。结果他遭遇了和程树良一样的悲剧。

雷洋的身份和程树良、陆德明没法比,人家一个是正牌大学的教授,一个是顶级大学的经济学院院长。照样是一个死,一个身败名裂。

我这篇文章,只想告诉你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你是地痞无赖,那么尽管去嫖娼,但如果你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最好别去嫖娼,因为你会被当做“猪仔”给卖掉。更不能给妓女留名片,这可是定时炸弹。因为你是有身份的人,这些恶人就会来敲诈你,他们知道你为了维护颜面宁可付出极大的代价。而这些代价,是你根本承受不起的。

再过几天,雷洋这个名字就会像魏则西一样被我们遗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5月11日15:19 | #1

    我也相信他嫖娼了,但是跳车一说未必可信,因为警方拿不出执法视频,案发地点监控巧合的坏了,死无对证全凭当地警方通报,这没有说服力。嫌疑人送医以及死亡这两个关键时间点,警察都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家属,这不合理,因为嫌疑人的手机被警察控制了,警察完全有能力主动联系家属,同时嫌疑人被抓直至警方通知家属嫌疑人死亡这段时间内,家属一直打嫌疑人的手机无人接听(此时嫌疑人的随身物品包括手机被警方控制)

    嫖娼并不是什么大的罪,最多也是行政拘留加罚款,罪不至死。就算真的是嫌疑人跳车意外身亡,那也应该由真正公正的法医来鉴定确认,而不是光靠警方的通报和其他一面之词。

  2. 秋 雨
    2016年5月11日15:32 | #2

    (文字实录)足疗店技师称曾为雷洋“打飞机”

    今日中午,涉事足疗店一女性涉案嫌疑人接受了北京电视台采访。对话如下:

    问:他当时的穿着?

    涉案女嫌疑人:穿黑色的。

    问:年龄有多大?

    涉案女嫌疑人:大概30多岁吧。

    问:跟你说话了吗,戴眼镜没戴眼镜?

    涉案女嫌疑人:戴眼镜,我问他你做保健吗?他就说大的,行,然后我就给他打飞机

    问:你凭你们俩之间的简单交流,凭你的经验,这个人是不是去过或者经常去,你感觉?

    涉案女嫌疑人:他应该有点,不太清楚,我反正……

    问:你感觉他说的这些话……

    涉案女嫌疑人:我就问他你大活吗,然后他说不用,就用了几秒……

    问:很干脆是吧?

    涉案女嫌疑人:嗯,他走的时候就问了我一句有后门吗?还是这么说的,我走后门,他就这么说了一句,我没有听清,就这么说……

    问:你那儿有后门吗?

    涉案女嫌疑人:有是有……

    问:你告诉他了吗

    涉案女嫌疑人:没告诉,我就直接把前门打开,你走这吧,我就这么跟他说。

    昨天说足疗店证据缺失,今天就补上了,牵出新话题,雷洋同学打飞机算不算嫖娼?

    中国有新闻事件出现,很多屁民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几乎是扯着嗓子在喊叫,这里面有阴谋,我们要真相!

    问题是如果真的有阴谋,中共会让媒体们跟踪报道找真相吗?一纸禁令早封了。

  3. 匿名
    2016年5月11日15:48 | #3

    去机场接人特意绕路去足疗店打几秒飞机?他家里电脑就没存点苍老师的片子么?

  4. nikki
    2016年5月11日16:24 | #4

    还有一个细节, 警方的发布会说已经验证了避孕套的dna和死者相吻合
    既然打飞机, 难道还用避孕套 ?

  5. 匿名
    2016年5月11日16:42 | #5

    据街道监控摄像头的时间戳,雷到达沐足店的时间大约是21:05。他出来的时间是21:14。有人会花200元做9分钟大保健?

  6. 匿名
    2016年5月11日16:45 | #6

    雷洋是国资委属下一个官员。估计这次公权力没那么容易脱身了。

  7. 匿名
    2016年5月11日18:01 | #7

    這是一個學習型的組織,吸收了楊佳留活口副仇經驗,這一次直接奪命。

  8. 匿名
    2016年5月11日18:28 | #8

    匿名 :
    這是一個學習型的組織,吸收了楊佳留活口副仇經驗,這一次直接奪命。

    终于有人说出真相了

  9. 教父
    2016年5月11日10:31 | #9

    被打死的

  10. 匿名
    2016年5月11日18:56 | #10

    时间短正好说明他是干那个。真足疗的话起码要一个小时。别跟我说他去足疗店取东西。警方暴力执法是另一回事,他嫖娼这事应该是事实。@匿名

    • 匿名
      2016年5月11日21:10 | #11

      不要想搞个大新闻 把人批判一番 嫖娼也要按照基本法处理 晓得吾晓得

  11. 匿名
    2016年5月11日18:57 | #12

    时间短正好说明他是干那个。真足疗的话起码要一个小时。别跟我说他去足疗店取东西。警方暴力执法是另一回事,他嫖娼这事应该是事实。

    匿名 :据街道监控摄像头的时间戳,雷到达沐足店的时间大约是21:05。他出来的时间是21:14。有人会花200元做9分钟大保健?

  12. 2016年5月11日12:04 | #13

    官媒喉舌成功转移视线,只吃官媒屎的脑残忽视了基本逻辑:嫖娼就该被打死吗?

  13. 自由民
    2016年5月11日20:25 | #14

    大家想我没 想了掏出鸡鸡

  14. 匿名
    2016年5月11日20:41 | #15

    @
    问:你凭你们俩之间的简单交流,凭你的经验,这个人是不是去过或者经常去,你感觉?

    呵呵,这一句,凡是跟黑皮狗打过交道的都知道怎么回事。

    干脆我也问一句:是时候大家天安门广场再聚了吧?

  15. 匿名
    2016年5月11日20:44 | #16

    若嫖娼等于该死。

    用监狱阻止中国人在中国说中国话的共匪,该如何处置?

  16. 匿名
    2016年5月11日21:12 | #17

    大水冲了龙王庙
    可以看到史密斯在不断进化
    最终会构成对母体自身稳定的威胁

  17. 匿名
    2016年5月11日22:19 | #18

    居然还有人相信警察弄死人需要理由?

  18. 匿名
    2016年5月12日08:34 | #19

    @匿名
    居然还有人相信警察弄死人需要理由?

    警察弄死人当然需要理由,但共匪不是人,更不配当警察。

  19. xxx
    2016年5月12日19:58 | #20

    好文,谢谢分享。让人们更清楚的认识了共匪的警察是什么货色。

  20. xxx
    2016年5月12日20:03 | #21

    有邪恶的政府,就必然有邪恶的警察。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