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P/E2020:2011年第一季度的全球系统性危机警告

你所知道的就是你,你所不知道的也是你;我们因相同而成为我们,我们即便不同仍然成为我们。

不同事物之间有无相同点?有!那就是它们互不相同。更为重要的是意识,我们认识到了,就是共识。

——海杲

LEAP/E2020团队的这篇文章,给我的感觉,好像读过笔者札记,同样也感谢这篇文章作者带来的启发——非线性现象。

http://www.douban.com/note/99162998/

http://www.douban.com/note/100900540/

 

2011年第一季度的全球系统性危机警告

——全球地缘政治脱臼关键门槛裂口

作者:LEAP/E2020
译注:海杲

正如我们2009年3月24日,伦敦峰会前夕,在金融时报国际版上发表的《致G20领导人公开信》中所预测的那样,国际货币系统的基本改革问题,是任何试图解决当前危机的核心问题。悲观地说,G20首尔峰会再次展现出失败的一面,完成这种改革的机会之窗在2009年夏末就温和地关闭了,直到 2012/2013年也不会再次打开(1)。全世界处于全球地缘政治脱臼的剧痛挣扎之中,我们在2009年末就已经发布了这样的消息,可以看到,一年之内,各种运动、经济困境、财政赤字、货币分歧会不断增加,为主要的地缘政治震动而准备。首尔G20峰会标志着美国作为国际议事日程支配者的地位,总体来看已经结束,已经为“各自决定”的广泛情绪所取代,危机的新阶段已经开始,这促使我们发出新的警告。全世界现在面临地缘政治脱臼关键阶段的新裂口。就复杂系统的每一个门槛缺口来说,从2011年第一季度开始,将会产生一系列非线性现象:其变化并不符合通常规则与传统预测,不论经济、货币、金融、社会还是政治。

本期除了分析全球地缘政治关键门槛裂口的六个主要步骤标志外,我们还会给出各种推荐,帮助应对处理危机新阶段的后果。他们,比如货币/利率/黄金与贵金属集团,都在忙着保留财富,用另一种净值量度替换美元;以美元计价的资产类别泡沫;本轮危机中的股市,还有最为脆弱的企业类别。我们还提出“三种简单反射” 以便理解及更好预测新世界成形的状态。另外,本期还描述了法德两国将在2012/2013年产生的选举震动。我们从政治预测手册中选录了一部分,由团队主任Marie-Hélène Caillol撰写,由Anticipolis以法语、英语、德语和西班牙语出版。

我们所经历的危机,已经发展到全球范围的性质,两种层面发生,相互关联,在属性上又不一样。一方面,危机具备显著改变我们世界经济、金融与地缘政治现实的症候,加速放大了已经运行数十年的潜在趋势(2006年初的GEAB文章中已经描述过)。另一方面,又反映了稳定增长的这些变化的共识。这种日增的意识,其本身可以作为全球范围的集体心理现象,影响着危机发展的方式,触发了演化的急剧爆发速度。最近几年有几次,我们预测过危机的“拐点”,与当前这种共识 “突变”所对应。我们认为,各种首要的“破裂”,在首尔G20峰会中已经具体表现出来,这是全球地缘政治脱臼共识的关键进展。正是这种现象,让我们确认如此关键门槛缺口,发布到2011年第一季度该缺口所致结果的警告。

在首尔G20峰会期间,我们确认了逐渐累积的可能导致“破裂”的事件。让我们一起分析一下相关的主要事件(2),以及它们的无序结果。

量化宽松总结:美联储置于“软禁”状态

美联储启动QE2的决定(从现在到2011年购买6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触发强烈抗议,这是自1945年的第一次,包括了几乎所有主要其它大国:日本、巴西、中国(3)、印度、德国以及东盟国家(4)、……(5),这并非是美联储决定导致的破裂:而是这样一个事实,美国的央行第一次倾听世界其它地方的声音(6),以一种非常公开的坚决的行为方式(7)。这当然不是Jackson Hole与央行会议的惬意氛围所致。看起来,伯南克威胁了他的同行,向我们的读者传达意见,没有达成美联储主席所期望的效果。世界其它地方,2010年 10月已经非常清楚,无意打算让美国央行继续随意印钱试图解决美国问题,与此同时却给地球上其它国家带来高昂成本(8)。美元现在正回归到每一个主权货币所要的状态:货币是印制国家自己的问题。事实上,2010年最近几周,我们已经见证了美元是美国货币却是世界其它地方问题时代的结束,这是John Connally在1971年的巧妙称法,当时,美国单方面终止美元与黄金的兑换。为什么?只是因为从现在开始,美联储必须要重视世界其它地方的观点(9)。尽管现在还没有监管,但已经被“软禁”(10)。我们已经能够预测,不会有QE3(11),不管美国领导人在这个话题上有着什么样的观点(12);否则,2011年末将会发出主要的地缘政治冲突的声音,还有美元的崩溃(13)。

欧洲紧缩:社会抵抗运动延展;民粹主义上马;年轻一代激进主义风险;更高税收

从巴黎到柏林(14),里斯本到都伯林,维尔纽斯到布加勒斯特,伦敦到罗马……抗议游行和罢工正在扩大。全球地缘政治脱臼的社会维度,2010年末已经清晰可见。尽管这些事件还没有破坏欧洲政府规划的紧缩方案,但已经指向一种明显的集体进展:危机开始,原本麻木的公众开始展现民意,突然意识到(社会与金融)的可持续性和成本(15)。所以,下一轮选举对于现在的政治团队,那些忘记公平的人来说,成本将更加高昂,紧缩政策绝不会赢得公众支持(16)。与此同时,这些政治团队还在使用危机之前的药方(也即基于新自由主义的针对富人的减税,以及间接高税收分类),而政策变化将在下一轮国家选举浮现出来,一个国家一个国家,都会质疑这些解决方案;民粹主义与极端主义政党也会戏剧性强化(17):欧洲将会变得政治“强硬”。另外,考虑到仍未知觉的对年轻一代负担婴儿潮一代成本的要求,我们预计年轻公民将会引起强烈反应(18),如果他们绝望的话,也许会变得更加激进,除非能够达成妥协。但是,如果没有税收方面的改进,那么唯一可靠的妥协就是削减现有福利,而不是维持更高的教育成本。今天,始终是昨天与明天的妥协,特别是谈到税收的时候。这些进展最为可能的财政结果是针对高收入者以及资本收益的更高税收,新的银行税,新的遍及全体的保护地盘的驱动力(19)。欧盟的贸易伙伴将会弹出急速的音符(20)。

日本:抵抗中国势力的最后努力

东京与北京出现了少有强度的外交争议,已经持续几周。以各种托辞(中国的拖网渔船进入所谓日本领海(21),中国大规模购买日本资产,导致日元涨价),两个大国相互出口伤人,暂停高规格对话,诉求国际公众舆论。对该地区国家来说,中日之间口角的国际可见性,特别有所启发,因为缺了一个演员——美国。这种争吵很明显地表明,北京容易决心被认为是东亚乃至东南亚的支配大国,而日本则出牌反对中国的地区性霸权,不可否认的是,自1945年之后,美国就意图支配这个地区,现在却奇怪地从桌面消失。因此,我们猜测正见证一场真实的过家家游戏,中国在量度对日本的影响力,而日本也在测试美国对亚洲还有多少影响力,尤其是针对中国。最近几周的事件表明了日本的政治麻痹及其经济金融对中国的依赖性,而华盛顿显然不想涉入。毫无疑问,在亚洲,这种景观加强了如此意识,地区秩序方面的最新里程碑(22);而日本将陷入无尽的衰退泥潭(23),经济利益同中国市场链接,并没有因为这种事情而弱化。

总之,如此事件的积累,围绕G20峰会,明显已经不能解决成员国家之间经济、金融与货币张力的根源矛盾,无助于当前全球地缘脱臼进程共识的决定性进步。接下来,这种增强的意识,从2011年起,将加剧影响国际系统与我们社会的变化,生成非线性的混乱现象,这在上一期中已经有所描述。正如我们2010年9月所强调的,这些现象的主要事实,将成为美国进入紧缩阶段的入口,从2011年春季开始。但是,我们还要记得,接下来一年半时间内的另一个惊讶的公告,中国经济从2012年赶上美国经济,正如华尔街日报2010年11月10日在世界大企业分析报告中指出的那样(24)

【请注意“捧杀”一词的涵义】。

注释略,请参考原文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