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急拆”雷洋案”街道上16家足疗店招牌

一年到头, 看看微博。 全是扫黄行动, 什么春雷 平安 各种行动代号
小小一个地方。 抓人无数次,哪怕抓一次,就取缔一个非法店面,就有几千个店完蛋了。 然而这十几家就是不倒 ,如今死人了, 开始急眼了。

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本来没注意到的人现在都该注意到了,知道去这个地方抓嫖客,证明你知道这个地方会有嫖客,证明你知道这地方有妓女,但是之前和之后几天妓女和场馆都没事。。。这就是警方养着黑收入的地方吧。最开始的时候就有人说了,一般严打吧,你会看到抓了一堆妓女和嫖客,然后取缔了一堆场馆,虽然严打都是一阵一阵的,但是也算是做了该执法的事情,结果这事就主要抓了嫖客,这些妓院都持续经营4年了,就算警察才发现,在事后的这几天甚至事发当时,显然不是直接冲着抓捕和取缔这些妓院和妓女然后顺便碰巧抓个嫖客去的,而是就是例行的收割嫖客去的。

雷洋案已甚嚣尘上。5月11日早晨6点过,北京昌平警方将涉雷洋案的昌平龙锦三街16家足疗店招牌全部拆除。附近居民介绍,这条街的足疗店大约在最近4年兴起,“十分猖獗”。对于警方此前是否有专门的整治,居民反问:“有专门整治还能出雷洋这事?”

事实上,据北京媒体报道,2005年06月23日,昌平公安出动百余警力,在东小口派出所辖区内的中滩街打击卖淫嫖娼违法。当时这条街共有22家足疗店营业,当天的行动,警方共抓获涉案人员20人,其中卖淫女有17人,查封无照经营发廊22家;收缴渔叉、铁链和匕首7把。

令人疑惑的是,就在警方拆除足疗店招牌后,仍有人开门营业,且采访期间,不断有戴着红袖标的大妈上前阻拦居民,不让接受采访。

500米街道16家足疗店,今早紧急拆招牌

龙锦三街位于北京昌平回龙观,如果不是雷洋案件的发生,这条不算宽敞的城乡结合部的街道也许很难被外界熟知。

这条街总长约1.5公里,中间被红绿灯分割,西边人气较淡,东边约长500米。因为附近有几个住宅小区,小区楼下有商铺,所以东边看上去稍显热闹,一楼开着各种五金店、汽修店以及超市。当然,最多的是足疗店。

封面新闻记者从中间红绿灯往前走,能从门上看到“足疗按摩、欢迎光临”字样的店铺便有16家,但奇怪的是,每家店铺门梁上的招牌都被撕得七零八落。

“白天都关着门,你看不出来有什么情况的,晚上就比较热闹了,那些按摩女就坐在门口招呼。”龙锦苑东五区一位秦姓婆婆见封面新闻记者拍照,上前:“你是记者吗?你早几天来就能看见有多热闹,现在警方都让关门了”。她说,这两天到小区的媒体很多,雷洋的事,大家也都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了,“早就该好好整治了”。

“今天早上6点过紧急拆招牌,来了几辆警车,全是穿制服的,拆了一个多小时呢,把每家足疗店的招牌都拆了。”她补充道。

封面新闻记者仔细查看,发现这些足疗店门上的字果然有刮痕,但因张贴时间长,这些刮痕并不影响对字的辨识,周围广告灯箱上也有新鲜的被破坏的痕迹。

足疗店存在4年,“有整治还能出雷洋这事?”

2007年,龙锦三街附近的龙锦苑小区陆续交房,曾经荒芜的地方逐渐有了人气,小区居民来自四面八方,有北京市区的,也有来自通州和河北的。

从河北搬到这里的廖大爷今年69岁,是第一批住进龙锦苑的住户。 “2007年的时候,这里很清净的,也没有足疗按摩店。”他回忆,当时街边开得最多的就是商店、五金店和餐馆。后来,因为油烟大,居民多次投诉后,餐馆被关,才逐渐有了按摩店。

“就是最近这三四年,雨后春笋一样,一家接一家地开起来。”廖大爷对这些按摩店似乎很反感,语气怨怒,“一看就是有问题的,真正的足疗、按摩,你拉个帘儿干嘛?门口坐的那些女的,穿那么暴露干嘛?”

坐在廖大爷旁边的谢大爷干脆说:“你说的都是废话,谁不知道这些店有问题?”

既然有问题,而且又开了那么多家,警方为何不整治处理?对于这个问题,廖大爷呵呵一笑,反问:“如果有整治,还能出雷洋这事?”

正说着,几位带着红袖标的大妈上前,阻拦廖大爷,“不知道就不要乱说”。此后,但凡记者跟居民聊天,几位大妈都会上前插话,让居民不要随便接受采访。

居民很疑惑:为何只抓嫖客,不取缔足疗店?

事实上,早在2005年,北京昌平警方就在东小口镇开展过整治卖淫嫖娼工作。

据北京媒体报道,2005年06月23日,昌平公安出动百余警力,在东小口派出所辖区内的中滩街打击卖淫嫖娼违法。当时这条街共有22家足疗店营业,当天的行动,警方共抓获涉案人员20人,其中卖淫女有17人,查封无照经营发廊22家;收缴渔叉、铁链和匕首7把。

对于这些行动以及最近几年东小口派出所对龙鳞锦三街卖淫嫖娼行为的打击,小区其他居民并不赞同廖大爷“有整治还能出雷洋这事”的说法。

同样从2007年就搬进龙锦苑小区居住的林女士便说,警方一直都在开展打击工作,隔三差五就能看到警车停在龙锦三街,也能听到有嫖客被抓的消息,但令她疑惑的是,为何嫖客被抓被罚款,足疗按摩店却依旧开门营业?

“就拿雷洋这事来说吧,他出事是5月7号,5月8号当晚,这条街上仍然有按摩店营业。”她说。

封面新闻记者对林女士的说法进行求证,果然,这16家足疗店虽然已关门,招牌已被拆,但临近“龙锦三街东”路牌附近的几家足疗店内依旧有人。

这几家足疗店的大门上着锁,人坐在门内。紧邻龙锦街38号附18号的这家按摩店内有3人,两男一女,年龄均在40岁上下。

封面新闻记者上前透过门缝询问是否营业,一位穿着黑色衣服的女子回答“今天不营业”。 而与她的店相隔30米左右的另一家按摩店则开着门,穿红色衣服的女子向记者介绍“只有普通按摩,没有大保健”。

“你要那个啥,大保健啊?”女子抬头透过玻璃门向街道上四处看了看,说:“没有没有,你看这条街都成什么样了,哪还有大保健”。

体制内潜伏的黑皮出来推理下:根据目前已知消息,事发现场便衣五人,小轿车一辆,面包车一辆,目击现场雷洋从小轿车逃至小区,便衣三人追上雷洋与小雷发生冲突,后来现场群众报警又来110警嚓确认三名便衣身份后小雷被带到面包车然后就死了。

最大疑点就在这里了,首先抓嫖这事就是捞外快,从来只搞没背景的外地嫖客,连哄带吓,和气生财,一般犯不着和抓吸毒的一样换便衣,更不会动手打人的,毕竟嫖客里赵家人自己友居多,即使遇到反抗的肯定要请示领导,查清背景,要抓要打也他妈要领导下令,小兵自己做主不想混了?天朝抓人办案从来都是看人下菜,身份证一看户籍一调吃不吃的下领导心里就有谱了。何况天子脚下,没查清楚背景敢打人?这样的还能混到正式警嚓?雷洋是本地人,家离按摩店不远,又是体制内高材生,一般片警遇到这样的,即使抓个现行,都是下点钱就放的。
再说无论钓鱼还是蹲守,都是在自己的辖区搞得,不可能跨区搞别人的场子,和黑社会道理一样的。现在是报了110当地派出所出警的过来竟然还问三名便衣要证件,这三人是何方人士就值得琢磨了。肯定是外地的,最起码跨区,你妈跨区抓嫖哄傻子啊,捞过界了吧 。最后雷洋上了便衣的车而不是移交110警车,证明这案子当地派出所吃不下,是上面人办的。当地派出所这估计是背锅了,现在这删帖力度也证明这三名便衣身份不一般。

一开始看新闻就觉得这不是普通的被嫖娼,执法过程中失手搞死的日常套路。雷洋的身份,案发的时间,事后的媒体公关都不太对路。一个小派出所还没这么大能量。今天终于看到关键信息,雷洋是环保专家,参与常州毒地监测调查,事发前毒地土壤监测数据蹊跷缺失。呵呵,真有种好莱坞大片的节奏,却他妈活生生在天朝上演!
莫名其妙想到越狱第一季,妈妈的,无论体制内外,除了赵家人和拿到绿卡的,我们都生活在一所大监狱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自由民
    2016年5月12日10:09 | #1

    “再说无论钓鱼还是蹲守,都是在自己的辖区搞得,不可能跨区搞别人的场子,和黑社会道理一样的。现在是报了110当地派出所出警的过来竟然还问三名便衣要证件,这三人是何方人士就值得琢磨了。肯定是外地的,最起码跨区,你妈跨区抓嫖哄傻子啊,捞过界了吧 。最后雷洋上了便衣的车而不是移交110警车,证明这案子当地派出所吃不下,是上面人办的。当地派出所这估计是背锅了,现在这删帖力度也证明这三名便衣身份不一般。


    陰謀論患者,
    爲了毒地,去搞這么大個新聞也只有煞筆能想到了

  2. 匿名
    2016年5月12日18:01 | #2

    自由民 :
    “再说无论钓鱼还是蹲守,都是在自己的辖区搞得,不可能跨区搞别人的场子,和黑社会道理一样的。现在是报了110当地派出所出警的过来竟然还问三名便衣要证件,这三人是何方人士就值得琢磨了。肯定是外地的,最起码跨区,你妈跨区抓嫖哄傻子啊,捞过界了吧 。最后雷洋上了便衣的车而不是移交110警车,证明这案子当地派出所吃不下,是上面人办的。当地派出所这估计是背锅了,现在这删帖力度也证明这三名便衣身份不一般。

    陰謀論患者,
    爲了毒地,去搞這么大個新聞也只有煞筆能想到了

    别人的推论合情合理, 你除了喊口号倒也摆点事实出来.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