飓风未起之前 所有人都在衣冠楚楚地裸奔

作者: 录人甲

如果不加“人大”、“硕士”两个修饰词,光说雷洋“涉嫌嫖娼”被控制后身亡,或许一时间反应过来的人并不多。

非名人亦非官员,毫无特色的名字,了无新意的嫖娼,惯例般使用的群众举报。这些元素的拼凑,也无法引起公众的高度关注。

当然,你会说,以上的元素中还缺了最重要的“身亡”。人死了,而且是在警方的眼皮底下死的。羁押期间,是否由警方暴力执法,或者不负责任导致死亡,成为事件讨论的关键。

但是,就在雷洋事件爆出同时,还有另一则新闻是《醉驾教师被抓30小时后死亡》。5月2日在深圳,来自湖北的中学教师徐贤飞驾车与一小车碰撞后逃逸,并与一辆垃圾清运车追尾,执勤民警将他带走调查。翌日中午,徐的家属就接到电话通知赶往医院,到达时,徐已经死了,胸前有淤青,脖子和脸都有红斑。

在交警调出的视频中,徐贤飞手捂肚子,连腰都直不起来。家属怀疑交警暴力执法,交警回应由于当事人不同意无法强制体检。

两个事件的性质相似,问题关键疑点也类似,信息发布的时间同在9号,徐贤飞的事件获取的物证还更多。然而后者却没像前者那样引起关注、媒体跟踪、舆论讨论。

所以人死了,在如今的社会,仿佛也不是让事件受关注的必要因素。

雷洋事件的引爆源于知乎,作者同是中国人民大学的校友,知乎ID为“山羊月”。

他表示以其在知乎上730多天298个答案十万个赞同积累换取网友信任。他的一篇《刚为人父的人大硕士,为何一小时内离奇死亡?》激起舆论关注。文章思路清晰,先对雷洋进行简介,然后写下《关于人民大学雷洋同学意外身亡的情况说明》。其中简述事件经过,就雷洋身体状况,伤势情况,医院派出所的行为、手机记录提出四点疑问,最后再展示了雷洋身边人的现状。

如今,这篇知乎文章的网页已经404。

从十天前的五一开始,人们经历了海南殴打妇孺视频的冲击、百度竞价与莆田系大揭秘、广东弑医后全民大讨论、外加进入雨季,倾盆大雨与泥石流开始出没。这十天,神经一直在紧绷。

一个事件仿佛总在拯救着另一个事件。

我们来不及充分搞明白一件事,因为另一个大新闻总会随之而来。就在我敲字的间隙,手机上的新闻app推送了一条《南京宝马撞人案将重新鉴定》的新闻。

去年六月,南京宝马事件曾引起社会普遍关注。关于肇事者的精神是否有问题,当时的鉴定结果是“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引得舆论一片哗然。

可是,在雷洋事件刷屏之际,几乎无人再去关注这位宝马车司机,被重新鉴定的结果和意义。

人们忙于进行雷洋事件的沙盘推演,去假设所有的可能性,去追问背后的逻辑,去质问官方的说辞。相关文章标题从事件24小时,推演至致命两小时,再到关键半小时。媒体重回事发现场,采访其他抓嫖便衣,询问事件现场当时的围观群众如今的关键见证者,细数现场的监控摄像头……

5月9日晚9点多,北京昌平公安在微博首发事件的情况通报。今天凌晨1点44分,微博上对事件进行跟进通报。每一轮的通报都披露了更多的信息,同时每一轮的通报也都带动新一轮的质疑。媒体的调查,官方的通报,当事人的说辞,交叉比对后,人们感到更加疑惑。

看着@平安昌平 的微博评论里,群情激奋的场景,再看着微博背景图片上的警徽,最直观的感受,是普通人对公权力的极度不信任。

我们总说人与人的生命总是平等的,每个个体生命价值是一样的,无论他是不是名校出生,无论他从事什么职业,无论他是道德意义上的好人坏人,基本的生命权总是需要受到保护。

然而,整个社会的运转仿佛不是这样的。

雷洋的背后支撑着的是人大的校友团。作为国内一流大学校友团,这些校友深谙社会运转规律,也同时掌握着社会的资源,他们能行文顺畅,理据得当地表达观点,会运用媒介推动消息传播,或许更可以一键转发给朋友圈里的重要人物。

因此有人会觉得,比起徐贤飞,雷洋是幸运的,因为作为县一级学校的教师,前者身后没有上述资源,整不出声势,他的死亡自然不受重视。

但这种比较是避重就轻,没有意义的。因为从本质上,无论是雷洋还是徐贤飞,都是不幸的。因为当他们面对强势的机构时,同样难以找到一条顺畅而有效的通道去对话,平等提出诉求。

去年天津爆炸事件后一个月,曾经有媒体回访爆炸地,写出了《厨娘、女职员和老板:天津爆炸后挣不开的网》。

那时候,已经过了事件的公众关注期,然而爆炸的善后工作依旧在继续。在灾难之后,无论是底层厨娘还是城市白领,亦或是公司老板,他们都用着自己的方法寻求合理的赔偿。他们有的选择认命,有的请愿,还有的“拦轿式”合作,

最终,无论你处于什么阶层,抵抗风险的能力都很低,与官方议价的力度都很弱。

雷洋后面的校友团也好,徐贤飞的同乡家属也罢,要想利用群众的关注,唤起事件的解决,速度必须快。

因为在这个复杂魔幻奇特的世界里,正有一大波新闻在赶来的路上。过了这个点,追问仿佛就没有了价值。过了这个点,或许只能用“这届人民身体不行”来划上讨论的句号。过了这个点,或许这种讨论将被无声地禁止。

就当文章要结尾的时候,手机上又被推送了另一条新闻《重庆一名外科医生被砍,伤势严重住进ICU病房》。

砍人、打人、摔死、治死……当我们的生活被这堆新闻包裹的时候,人们觉得总是觉得肯定有些地方出现了问题。有人觉得是媒体报道出现了问题,夸大事实,满满的负能量,让生活变得沉重。

生活的希望与信心本不应该用选择性视听来满足,我不看不听不讨论负面的东西,我只看只说好的一面,于是生活就阳光灿烂了。

每一个对生活的信心与希望,应该建立在社会的沟通渠道变得更加顺畅、阶级的流动变得更加频繁、权益与财产的保护变得更加有力。

我们本来相信,像雷洋那样好好学习,考上好的大学,获得一份体面的工作,获得可观的收入,我们在社会上可以过着舒适有保障的生活,名校、硕士、中产能对危机有较强的抵抗力。

事实却告诉我们,就算如此,你也什么都不是。颟顸的公权力面前,大家一起裸奔。 当被强制力粗暴地剥夺了一个人的人生自由后,在这个人死了的这件事上,所有的标签都随即化为乌有。

这就是现实,赤裸裸地刀尖生存。穿不穿裤衩,其实都是裸奔。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2日03:01 | #1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