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想知道雷洋如何死亡,而非怎样嫖娼

作者:胡涵

我们只需要完整的不带加工的证据,而不是当事一方根据舆情动态不断裁切出来的“通报”。

呼吁多时,雷洋案的证据终于说话了。对着镜头,足疗女向全国人民指出了雷洋的私隐,“我给他打了个飞机”。

很难想象雷洋的亲属如何观看这段镜头。雷洋那位开明的新婚妻子,将如何面对这些:自己死去丈夫的裤裆,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扒开。更难以想象若干年后,雷洋的孩子会怎样看待这位父亲。

一个男青年的隐私,只是因为舆论的质疑就被在网络中扒个精光,既不尊重死者,也不体贴生者。更对不起公众。因为迄今为止,警方公布的信息,都是孜孜不倦证明雷洋曾经嫖娼、如何嫖娼。

无论是前后通报还是接受官方媒体采访,警方都不断地在嫖娼二字上做文章。比如,警方查到了避孕套证明其嫖娼,警方询问了足疗女证明其嫖娼,警方在门外盯点发现其嫖娼,雷洋亲口承认自己嫖娼。

不断强调嫖娼的企图有多明显?

北京卫视播出的对足疗女的询问中,他们是这样提问的,“戴还是不戴眼镜?”、“根据你们俩这种简单的交流,你感觉,这个人是不是类似你们这样的场所去过,或者经常去?”

这样的提问我们一点儿也不陌生:诱导式采访。就算是要证明雷洋确实这次嫖娼了,又何必非要卖淫女亲口指控雷洋是个“老司机”呢?这与雷洋案无关,更与公众质疑无关,唯一的解释是,试图用这样的信息达成某种传播效果。但让嫌疑人上电视这种事做多了,人们看清了很多东西。雷洋是否嫖娼,和我们所质疑的有关吗?

现有的被公布的证据,都在不断强加给公众这样的印象,雷洋死于嫖娼。很遗憾,我一点也不想知道雷洋是否嫖娼,如何嫖娼,足疗女长相如何,我只想知道在从足疗店出来到去世前,雷洋究竟经历了什么?这段经历,才是雷洋去世的直接原因。

而这部分内容呢?警方的描述是这些:咬伤警察、打坏设备、踢踹驾驶员、跳车逃跑。

结合起来看,这是一段被加工的证据,镜头里只有雷洋,那几个便衣民警做了什么?他们是如何执法的?

先是小区监控探头坏了,接着说是视频拍摄设备摔坏了,大家又说存储卡呢?警方又说是手机拍摄的,手机也摔坏了。鉴于此,我建议开发行人记录仪,每人随时佩戴在胸前,以帮助解决这届小区监控、执法记录仪和执法人员手机经常摔坏的问题。

我们只需要完整的不带加工的证据,而不是当事一方根据舆情动态不断裁切出来的“通报”。

当然事件的疑点还远远不止这些。今天一大早,有媒体探访发现,“北京昌平警方将涉雷洋案的昌平龙锦三街16家足疗店招牌全部拆除”。有附近居民介绍,这条街的足疗店大约在最近4年兴起,“十分猖獗”。对于警方此前是否有专门的整治,居民反问:“有专门整治还能出雷洋这事?”

既然警方能轻而易举就能接到群众举报擒获雷洋,按这执行力,端掉16家足疗店应该是分分钟的事,何必非要等到雷洋去世,才一鼓作气全部拆除?

为什么会有这些足疗店存在?为什么一直在查处却始终营业?这可能才是雷洋之死的又一个深层原因。如果真像很多网友所质疑的,这是“养鱼执法”,那警方就要对死亡担负更大的责任。

我们要的是雷洋的死亡真相,是执法和足疗店乱象的真相,不是嫖娼的具体细节。该公开的不公开,不该公开的却在大肆宣扬。回避死亡而大谈嫖娼,这是逼着大家“今夜都是雷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2日01:38 | #1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