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涛:不服从的代价是什么

5月9日,魏则西事件基本告一段落,当天,调查组公布了对百度以及相关医院的调查结果。这一天的晚上,我们忽然得知,与另一个年轻人,魏则西的遭遇并不算惨。这个年轻人叫雷洋。

5月7日,雷洋刚刚成为一个父亲,他的爱人这天生下一个女儿。按照他的家人的说法,当晚雷洋去机场接亲戚,却一去不复返。当天晚上22点09分,被送到医院的雷洋已经死去。

根据警方在5月9日晚上的通报,以及媒体在5月10日的调查,雷洋的‌‌“一去不返‌‌”大致还原如下——

事发5月7日晚上约21:20。接群众举报,警方查处一足疗店的过程中,将‌‌“涉嫌嫖娼‌‌”的雷洋控制。过程中,雷洋进行了反抗,并一度逃跑。控制雷洋的过程,引发数十人的围观。

一个围观者说,那个年轻人一直喊救命,三个未穿制服的男子将其反手扣在地下,并试图将其押上一辆‌‌“黑色车辆‌‌”。年轻人喊,‌‌“你们要保住我,别让他们把我装上车‌‌”。然后有人打110报警,警察抵达现场,检查了3名男子的证件后将他们放行。当晚22时09分,雷洋被送到医院急救,已无生命体征。

5月8日凌晨1时,雷洋的家人接到消息赶到派出所,后被告知雷因涉嫌嫖娼,在被警车带往派出所的途中因心脏病突发死亡。凌晨4点30分,雷洋的家人见到了雷洋的尸体,发现其手臂和头部都有明显淤血。

雷洋的家人说,当晚有亲戚从外地来京,航班预计23点30分达到。当晚21点左右,雷洋还在家里玩手机,家人催促他去前往首都机场接人。在21点到晚上22点09分这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从离家,到‌‌“涉嫌嫖娼‌‌”到被抓和死亡,雷洋闪电般地踏上死亡之旅。

这个时候,有人纠结于雷洋是否真的嫖娼。我认为这个问题并不重要,可能足疗店的工作人员会‌‌“证实‌‌”确有此事,但是,别说是一个人嫖娼被抓,即便是杀人被抓,也不应该在被警方控制的过程中死掉。

这个时候,有人强调雷洋的人民大学研究生身份,这更不重要。要知道,老虎、老板都可以因‌‌“犯事儿‌‌”而突然失联。在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讲身份毫无意义。当然,我们理解他的家人亲朋同学的心情,努力证明他不可能是一个‌‌“嫖客‌‌”。问题是,即便是一个嫖客,也不应该有如此下场啊。

我们应该相信,警察也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一个被抓的人死在自己的手里,不服警察的‌‌“利益‌‌”。既然警察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出现了,既然不符合警察‌‌“利益‌‌”的事情发生了,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秘密‌‌”。我猜,这个所谓的‌‌“秘密‌‌”就是被抓的人在警察面前表现出了‌‌“不服从‌‌”。这个‌‌“不服从‌‌”促发了‌‌“镇压‌‌”,从而导致事情失控。

雷洋的遭遇,让一些人想到了10多年前,死在广州某个收容站里的青年孙志刚。孙志刚是因为没有带暂住证而被带到派出所的,后来被转移到收容站,在那里他死于暴力。孙志刚具有大学学历,因而他可能更具有权利意识,这可能让他表现出了反抗和不服从。于是,他遭到某些人的‌‌“镇压‌‌”。

对一个表达不服从的、手无寸铁的青年进行暴力‌‌“镇压‌‌”,‌‌“镇压者‌‌”到底是为了维护国家机器的尊严还是他个人的尊严,这个不太容易辨别——个人一旦可以代表国家执行暴力,就容易‌‌“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一个人在代表国家机器执法的时候,容易变得‌‌“不容侵犯‌‌”——曾经,我在街头目睹一群城管肆意殴打一个小贩的过程,那个小贩之所以遭到更多的殴打,是因为他在被没收工具的时候,有了不服从的表现。

马克思主认为,国家是一种特殊的暴力机器,是以暴力为后盾的政治统治和管理组织。当一个城管在被小贩冒犯的时候,他之所以能够给予加倍的痛击,可能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所代表的‌‌“国家‌‌”被冒犯了吧,那一刻,他为了维护自己身上的‌‌“崇高感‌‌”,显得神勇或者暴戾。

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取决于对执行‌‌“国家暴力‌‌”的人的规范程度。但不可否认,在折行‌‌“国家暴力‌‌”的过程中,执行者具有一定的‌‌“自由度‌‌”。比如,一个小偷被警察抓到时候,他是被踹一脚还是两脚,警察在当时是拥有自由裁量权的。

2003年的那个春天,如果孙志刚唯唯诺诺,他应该可以被朋友拿着证件从派出所领走,其他‌‌“三无人员‌‌”当晚就是这么安全离开的。

2016年5月7日晚上,雷洋在面对警察这种正在运行的‌‌“暴力机器‌‌”的时候,如果没有大声呼救和试图逃跑,是不是就能够逃过生死劫?

死去的人,不容假设。死去的人,带走了与他自己相关的‌‌“完整真相‌‌”,留下一个残缺的世界。这个残缺的世界告诉我们,不管你是否无辜,暴力需要你服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5月13日08:52 | #1

    在网上广泛传播自制枪支和自制炸弹的日子还有多远?

  2. ,
    2016年5月13日10:50 | #2

    媒体都姓党,新华网与环球时报不同调,是否同党操戈?

  3. 匿名
    2016年5月13日10:54 | #3

    , :
    媒体都姓党,新华网与环球时报不同调,是否同党操戈?

    共党内斗有什么奇怪的?

  4.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4日03:42 | #4

    它们有枪和恶意,你能咋办?

  5.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5日00:31 | #5

    傻乎乎,警察就代表国家强制力,让要你付出你就得付出,不能要国家强制力干嘛?未最后查证前,哪知道你是不是杀人犯,而且还是反抗那么激烈的人。任何世界的警察,在面对可疑人员暴力反抗时,都必然用更加强大的暴力将其制服。不然要警察来干嘛。

  6.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8日12:21 | #6

    SB一个!在美国不服从的代价就是反手锁喉窒息致死或被手枪打成筛子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