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高考湖北、江苏和浙江减招,对本省考生有怎样的影响?

20160513_119b8c5d9304588309e4cEKRYn7LxN8q

20160513_f932433f1afcbfc8d557U2Cgb6rUUCeU

5dd0003cdcbd23b7a11

5dc0003cea1e5e72413

b32c7b39aa73ee5173a2edd1645361aa_r

81e65629dfa72dedaa712440f0de18a0_b

1e25f4e6c46e7f25ae8a46b2f13dcd1d_b

59d07051e345b429156e3f68b0151dcf_b

a693b42dfc3e86044554a04ae242e8ad_b

先容我宣泄下感情。
看到这个政策,我的心情还是相当抑郁的。中国的出生人口在90年达到巅峰,07,08,09三年是参加高考人数最多的,其中尤以江苏受灾最惨,08年启用新高考,由于政策解读的问题,导致大批考生高分落榜,与其说同情他们,不如说同情我自己,因为这些学长学姐都挤到09年和我们来抢名额了。
礼部的做法,也确实太令人寒心了,江苏常年作为课改实验田,一大堆课改任务都堆在我们头上,成功了,便推广经验,失败了,江苏自己背锅。素质教育这锅南京到现在还背着,让南京一个城市搞素质教育,被全省刷成狗,这种事情大约也只能在江苏发生。
江苏未有一日负礼部,而礼部日日负江苏。
现在想起来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情,就像一个士兵,从小接受了最严格的教育,日日承受着最严格的训练,只待那一场神圣的决战,后来才知道,我们不过是将军战报上的炮灰,一个可大可小的数字。

再来理性的讨论一下。
江苏湖北的录取名额是不是一定不能减?我不护短,我说可以,但是得给我一个理由。
因为计划生育导致学生人数减少这个理由是无法让我满意的,原因很简单,江浙沪和东北的计划生育工作本身就做的很好,这才导致学生人数迅速崩塌式的减少,这几个才是正常的,尤其是东北,这下降的幅度简直惊人,最后共和国长子获得了什么?而那些考生人数缓慢下降,甚至还上升的省份是不正常的,他们的考生应当为本省政府执政能力的低下付出应有的代价,然而教育部为了拉平各省份的录取率,反而先打守规矩的孩子,这是在逗我呢?还有北京这个权贵子弟的板子挨的也太轻了,这种和稀泥式改革,最终只能获得稀烂的结果。
其次,各省份间的教育水平差距怎么抹平?江苏湖北属于高考强省,生源质量占优,当然,我们不谋求全国一张卷,统一划分数线,这样太欺负人了。但这种调配没有公布任何决策所使用的数据,完全就是在扯淡了,至少教育部应该告诉我们,各地的学生水平是一个怎样的情况,这个即使没有全国统一的试卷,也可以按照现行试卷的难度和均分大致换算出来,比如江苏的考生能一个打两个,你在江苏招了十个人,在其他地方招了五个人,这是基于能力的公平,哪怕你觉得其他地区录取率太低,又照顾了两个名额,都不难接受。但是现在这种做法,能服众么?呵呵。

这届礼部不行。

高考之前的我是极其悠哉的,每周难得的一天休息也从不理如山般堆积的作业,
总是要么在星爸爸或漫咖啡点杯什么然后虚度一下午,看看街头人生百态、窗外红砖绿柳。
大行宫的星爸爸毗邻总统府,隔着道墙能闻到先锋书店的书香。
河西那儿的漫咖啡紧挨着我的母校,总爱在摩卡的浓香里回味旧时光。

百战而成老司机后,据点成了莱迪的猫山王,靠着窗边,看新街口的潘西来来往往。还有学则路的麦当劳,南师大的白大腿晃的人眼花心慌。

然而在我还图样图naive的年代,蹭蹭金图、南图的空调和WiFi,偷瞄瞄那些个安安静静自习仿佛美好地能黯淡了整个盛夏骄阳的姑娘。我说过,南京的姑娘婉约、豪放兼而有之,然而那些姑娘却静地带三分急躁,少了三分从容和淡雅。后来我才明白她们都是在忙升学和高考。

今年的夏一如往常,依然是小米贴脸的温度。相关部门却给人心降了一把温。
我开始怀疑这座城究竟以何为基调,是否自古便注定命途多舛?为何词人笔下的它总带着怀古之哀、亡国之痛,而如今虽称人杰地灵,士子却无处投身、无路跃龙门?是否是这座城的历史负担太重才使人甫踏上这片土地便愁思陡生?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昔日温婉如水、软语如歌的水乡姑娘的柔情早就被高考的熔炉炙烤殆尽。本就是30万人过独木桥,如今的减招无疑更是雪上加霜,岂止是过独木桥?飞夺泸定桥也不为过。
政治书上说,我们要实现“共同富裕”,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带动大家富。江苏的考生会戏谑、无奈又带点骄傲地说江苏高考堪称炼狱难度,江苏的教育水平足够高。然而这并不是该贡献出名额的理由吧?起码我是万万没想到所谓的“共同富裕”会在最不该放手实施的教育方面进行试验。

减招的理由,怕是站不住脚。这个节骨眼儿上搞个这么个大新闻,无疑是寒了千万江苏人的心。孔子云:“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凡我所求,不过“公平”二字,不过是给江苏考生、给全国考生一个平等的各展其才的机会。中华民族谦让的美德,这次是不是用错了地方?
我不知道所谓的“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有没有道理。可我是认为,在这么个崇尚自由平等中国梦的时代,力所能及的扶持是美德,然而如今江苏面临的窘境,正如知友@陈鹏NKU所比喻:“肥的不能动,还得指着他蹭油水,瘦的要抹油,免得他糊锅卡牙,就是那不肥不瘦的五花,切一刀再切一刀,按到铁板上滋滋作响,一屋子人都闻着香。”
我望了望这座城,有些恍然:“她就像古时候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偏偏嫁了个耳根子软又没主见的丈夫。被其他几房姨太太欺负,被得势丫鬟、嬷嬷欺侮。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疯婆子事儿她做不出,唯有躲进闺房里夜深人静时候偷偷地哭。”

不知再过几年,江宁的潘西仙林的腿,还有几条是南京的呢?

虽然江苏教育部门的官员们声称高招计划外调不会影响江苏本专科批次录取比率,但是确确实实有3.8万个原本可以接受高等教育的孩子现在没学上了!

我们的孩子辛苦读书12年,为的不就是能在高考的时候考个好成绩,上个好大学吗?作为一个江苏省教育相关行业工作者,在这里我只有三点疑问:

1.江苏高考本一录取率原本就远低于其他省份,为何还要外调名额?

2.如果说外调名额是为了平衡地区间教育发展差异,那么为何北京之类本科录取比例极高的省份为何不外调名额?

3.如果说外调名额是为了平衡地区间经济发展差异,为何江苏的指标要调到广东省去?

江苏省的考生做着全国最难的考卷,顶着巨大的压力,想要考上好的大学需要付出比其他地区考生多得多的努力,现在把名额调走之后,学生考大学会变得更加困难。以后的大学校园里会少了很多勤奋苦读了十二年的学子,取而代之的是那些读书时不用功,但是靠着政策优惠上了大学的人,这样一来教育公平何在?

我们必须承认我国存在着教育和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我们也愿意改善这种不平衡的现象,但是改善的手段绝对不应该是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来满足另一部分人。

中西部教育资源匮乏,国家应该做的是加大对中西部地区教育的投入,新建学校,同时提高现有学校的教学水平,而不是杀富济贫一样的把资源丰富地区的名额直接调剂到资源匮乏的地区,这不是扶持中西部发展,这不是平衡差异,这是懒政行为!

江苏教育和经济能有今天的水平,和江苏人民的努力和奋斗是分不开的,作为全国发达的地区,支援落后的地区理所应当,但是这种支援绝对不应该是以损害本省人民利益,伤害民众感情为代价的!

以上

北京天津占了首都圈的便宜,教育部长该下台啊,要动首先就该把这俩地方给动了。

江苏的一本达线率一直在教育资源大省(京沪苏鄂陕)和生源质量大省(苏浙鲁鄂)中排名垫底,本次江苏和湖北双双贡献四万上下的本专科名额,而四个人就有一个能上一本的京津摆摆手:没听说调指标这件事。
江苏向比自己一本率高的湖南输送指标
和江苏差不多的贵州省更一下子多了近四万指标,在江苏给贵州定向输送的一万指标中,按比例约有2300的本科名额,什么概念呢,拥有无数优良大学,市民每日与高校鸡犬相闻的省会南京市的一本达线人数差不多就这么多。从小受城市文化熏陶沐浴,早早就把家门口的大学定为目标的南京小孩现实是只能去苏北地级市的工学院和师范学院。江苏省的县中模式闻名全国,南京不像很多省会聚集最好的中学资源,南京的好中学也多以素质教育闻名,与高考毫无竞争力。讽刺的是,仅有800万人的南京市,在美国读大学的人数仅次于北京上海,跟南京高考太过艰辛也有关系。这次无疑对南京又是雪上加霜
教育厅给的理由是,江苏高考人数逐年下降,多出来的名额自然要让给别人,那么岿然不动三倍一本率于你省的北京呢

549fb539e9cc051a8c84715759f70715_b

连续九年下降⋯⋯

所以这些理由不过是厅官们应付舆论和给政策圆场的蹩脚表演,实际上就是切实损害江苏利益。不仅仅是损害考生,更是院校的利益。南京某工科院校在贵州单省扩招一百多人,本来就是一本中下流在外地又不知名,下探到一本线也招不满,打电话求考生来报,甚至只能屈居二本,而苏省top10%的考生还是很多无缘该校。长此以往院校的生源也是堪忧。

考生减少今天可以成为砍你生源的理由,未来一样可以,江苏的地税养自己的学校,并且上缴大量国税养中西部的学校,这是第一次再分配,然后自己养的学校还要先让一让让京津沪的高等人先进,少边穷的贵族人其次,这是第二次再分配,本省的贱民呢?谁让你生的少,有个学上不错了,你以为学校是你江苏的南京的?全是我北京赵家的。我想怎么割都行,你们省里还要自己想办法绞尽脑汁写文宣和对公声明,应付游行和上访,完了苏官们还要高呼万岁英明。

高招歧视由来已久,早就不是唯有读书高,户籍民族为先的神主牌被捧得高高,只能把高考不公的裂缝越撕越开。想必这次赵家政策也是得罪了不少家有儿女的江浙中产,可以吃亏,但不能如此难堪的吃亏,如果京津也大方拿出自己的指标民意肯定不会有这么多反弹(砍河北不砍京津,真是想笑,一副顺民还上什么大学的嘴脸),可实际上呢,只是贫者愈贫,高考贫省之间内斗。江浙沪三地累计减少近6万生源,可以完全理解这是一种针对长三角的资源再分配。其实高考分配逻辑畸形由来已久,但是这种看似追求结果公平又放任最大的不公平真是让人难以理解。高考地域政策体现出的江浙歧视、对勤奋地区歧视,越努力越不能让你有公平的权利,因为在这个骨子里就是左派的国家里,从来不知道体味和守护过程公平的汗水与艰辛,只知道维护结果公平的稳定与观感良好。奇怪的是,在维护公平的这面大旗下,反而极化了经济水平相近地区的机会概率的差距。这种公平又是建立在会哭的孩子有奶喝的原始丛林逻辑对于计生规则的践踏上。凡此种种,仅高招一隅都是当局执政怪诞思维的展示

这个政策最大的问题就是在利益问题上讲公平,同时又做不到真正的公平。

教育部和发改委的思路很单纯,有些省份由于种种原因,每年高考报名人数下降,自然而然的,就应该在招生人数上根据报考人数的变动去进行调整,匀一部分“富余”的名额给其他省份,保证各省“升学压力”共同降低。后来湖北省教育厅在考生家长的压力下做出的回应,说的更加清楚:
预计我省2016年各批次高考录取率与去年持平,甚至有所上升。
湖北省教育厅的意思就是说,虽然匀了那么多名额给外省,但是咱们省考生人数减的更多啊,按比例一算,其实今年高考比去年还容易,大家别担心。

问题就出在这种跨省市无偿调拨的计划经济思维上。我国的市场经济,就算按十四大算起,也搞了20多年了,还用这种思路去处理问题,活该被家长堵上门。

教育和发改部门的意思,就好比说,一户人家7口人,每顿饭按6人份去做,结果有一天这户人家有个人出去了,只剩下6个人,平时吃不到的那位端着饭碗刚要上桌,结果门外村支书牵来一个低保户,跟主人说,让他上桌去吃,反正我算过了,他的饭量比你家出去那位要小点,算了算,你们吃的还比昨天多呢。都是乡里乡亲的,这个忙,你要帮。

你看,这就是在利益问题上讲感情,这就不对了。我国的公立高校,特别是省属高校,是拿本地人民群众缴纳的税款建设起来的。本地高校本地建,建好高校招本地,这是最基本的道理。今年本省考生数量少,而招生数量多,自然就应该先把本省的生源喂饱后,如果还有余量再去谈其余。结果两部委发文搞无偿调拨,表面上拿的是名额,实际上拿的就是钱。一般的事情人民群众也就怂了,但打小孩子主意,用小孩子的升学机会去做教育公平的大文章,而且还做不到绝对公平,还有什么话说。

其实,利益问题就应该用谈钱的方式去处理。有些省份因为考生人数下降,也确实有富余的招生名额,一些高校可能也愿意招一些省外生源。那大家就应该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谈钱。比如说,湖北省调拨给贵州省9550个生源计划,那好,贵州省是不是应该站出来说一说,打算出多少钱来买这9550个指标?当然,贵州等中西部省份可能财政比较紧张,暂时拿不出这个钱,那也没关系,这个方案是发改委和教育部琢磨出来的,代表中央政府的意志,可以由中央财政掏钱,替中西部省份把名额买下来,或者加大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力度,让他们有钱去把这些名额买下来。

总之,利益问题就应该立足于买,而不能拿,更不能抢。用教育公平的牌坊讲情怀谈感情,搞道德绑架,也是抢的一种。何况,只要不动北京,这个牌坊就立不起来。

要知道,钱是越谈越多的,感情是越谈越少的。

PS:顺便说一句,东三省都混到这个地步了,他们还在为祖国的中西部地区出大力,这个觉悟,真不愧是共和国的长子啊,佩服,佩服。

+++++++++++++++++++++++++++++++++++++++++++++++++++++++++

听到评论里有人讲,如果将招生名额在各省间通过购买方式进行流转,可能会带来一些发达省份收购中西部名额的问题。这只能说,人民群众有钱不代表人民政府有钱。中央政府通过财政转移支付的方式,在各省之间是进行财力的调节的。经过调节后,和一些人认识的恰恰相反,一些西部省份的财力比东部省份更大,比中部省份更是高得多。

以下是《2014年中国财政年鉴》公布的2013年各省市区人均财政收支情况(最新情况可以自行依据各省级人民政府发布的最新情况自行计算)。

其中,最高的是西部的西藏自治区,人均支出32738元,最低的是中部的河南省,人均5932元,相差5倍以上。即使是东部地区看起来富得流油的江苏省,人均财政支出也只有9834元,不到西藏的三分之一,在全国只排名第13位。另一个反响比较大的省份,中部地区的湖北省,人均财政支出只有7552元,在全国排名倒数第7,人均财政支出绝对数低于接受转入名额最多的贵州省。而整个华东地区,除上海市外,排名第13的江苏省已经是人均财政支出最高的省份,但只与在西部排名靠后的陕西、甘肃省相当。东部各省人民政府哪里会有钱去西部买名额?

顺便一提,从人均财政支出上,大致也可以看出,财力与高考难度还是有一定正相关性的。前五位是西藏、青海、北京、上海、天津。倒数五位是河南、河北、广西、山东、湖南。背后的联系大概是一因多果,分配名额和分配转移支付的,大概是同一拨人吧。

要理解这次教育部的思路也不难,简单粗暴的讲,第一要素录取率,第二要素是高校资源。仅论录取率,15年录取率湖北14位,江苏21位,都位于全国中段,其中江苏更偏下一点;若只看高校资源,虽然谈不上全国最好,但也是比较丰富拿得出手。要论录取率,湖南比江苏高,福建比湖北高,但湘闽两省高校资源完全无法与苏鄂相提并论;要论高校资源,广东四川也不差,但是录取率都是全国倒数。当然也有录取率和高校资源全面碾压江苏湖北的地方(你懂的),但是那块地方能轻易动?任何改革最先损害的都是中层的利益。一句话,都是套路。

以上说的很粗略,因为具体的分配情况暂时不知。比如一本二本三本的具体分配比例,与高校的对口指标等等。江苏湖北的考生吃亏是肯定的,但是具体吃多少亏也要看情况,top尖子生影响应该相对较小,最差的也影响不上,估计最受影响的还是在一本二本各分数线边缘的考生们。看见没有?还是套路,最受影响的还是群体中层。所以说,小到家庭个人,大到国家省份,任何利益共同体,受影响边际最大的永远是中层。

另外我看绝大多数答案都是从学生的角度出发,目前极少看见有从教师的角度解读的,那我就多说两句。

我们的教育系统,多年来和医疗系统一样,通过压榨从业人员自身来保证社会的福利公平。97年后,市场化对于利益的盲目追求,更加恶化了从业人员的处境。医生和老师,是当下最苦逼的两大群体。医生被病人砍杀的新闻屡见不鲜,老师被学生和家长辱骂殴打难道还少?只不过是矛盾暂时没有医患关系这么激烈罢了。最近医闹伤医新闻频发,我爸心有戚戚:“唉,这些医生比我们还要惨!”好在教育稍微缓和,毕竟没人拿新东方比莆田系。目前,出于各种原因,公立教育在教改中所保障的公平越来越少,对于社会阶级流动固然不是好事,但我不客气的讲,对于教育从业人员却是某种程度上的解脱。

为什么这么说?我不是教育工作者,但是我父母都是,楼上楼下左邻右舍都是,从小见到的听到的也不少。举个例子,前段日子高考改革各地英语或降分或轮考,知乎上讨论的义愤填膺,大角度大格局的答案基本持负面评价。我回家问了好几个我爸的英语教师同事,恰恰相反,他们几乎一致表示欢迎,因为这样来自学生和家长的压力就小了,换句话说挨骂受气的机率也变小了。另外总有学生会主动去学英语,在市场化的教育机构不比上课强?学校一节课一个学生两块钱,新东方一节课一个学生多少钱?站在教育工作者自身的角度,需要承担的社会公平越少,他自身受到的压榨就越少,他的工作反而更能通过市场化回归应有的价值。我不止一次听到他们调侃教改,教改教改,最好改到没有高考,都搞素质教育去,免得自己累死累活还不受理解,还不如去教育机构教愿意听的学生,钱拿得多,气受的少,也不至于辛辛苦苦教的东西都打水漂。

现在阶级固化已成趋势,而教育正是风向标。不少人在呼吁全国一张卷全国统考等等,很明确的讲,如果改革真的到了这一步,那么这张卷的重要程度将极大下降,所谓的“素质教育”将占主流。换句话说,现在很多学生面临的是一个不公平的未来,那时这些学生或许根本就没有未来。还记得深圳的那个阿玛尼少年代表吗?他说的就是未来。教育资源决定权由学校转移到家庭,也就是拼家世,市场化运作下越有钱越能买到好教育。教育现在可以说是贫穷阶层唯一的上升通道,到时可能会彻底堵死。但凡事两面,真到了那一天,或许社会才会明白公立教育的珍贵,明白教育工作者的真正价值。

至于袁部长,评价一个官员的好坏,既要考虑他出台的政策,也要考虑历史的行程。不过托他的福,我爸再也不用承担高考出题工作,也终于可以远离语带讥讽的玩笑与不怀好意的诘问,还是要感谢他的,哈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4日01:52 | #1

    独立吧!

  2.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4日04:54 | #2

    这是中等收入阶层表达对贫民阶层的不满,高收入阶层他们不敢惹,贵族阶层寻思,什么nm破事,保送不就完了。

  3. 匿名
    2016年5月14日14:52 | #3

    凭什么说北京占了便宜?有数据吗?实际上北京的录取分数线相当高,是排在全国前三的,北京孩子上大学也不容易。按人口基数来讲,如果统一分数,那么大学里可能全是人口大省的学生,比如四川,山东,河南等,到时那些人口小省的人就公平了?各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地方大学,比如川大,山大,可以解决本省人口的高考问题,谁让你们都拼命往北京考的?北大把名额全给你们你们也不够啊!至于西部上学问题更是扯蛋,西部上不了大学主要是国家对西部教育投入严重不足,西部教育质量差,大量的留儿童能受什么教育?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多投入西部教育,而不是挤占别的地方的教育资源。

  4. 匿名
    2016年5月14日15:04 | #4

    @匿名
    北京一本录取率是24%全国最高,江苏 湖北只有10%左右

  5. 匿名
    2016年5月14日16:24 | #5

    想想80年代后期轻轻松松地就从苏北考上了清华,现在的孩子怎么读书就这么难呢?

  6. 匿名
    2016年5月14日16:37 | #6

    @匿名
    北京公平?你是哪里念的书,连逻辑都不会了,胡乱比一气。曾经问北京人分数低,大学里经常挂科。他说北京人素质高。去他妈的素质高,不就是土匪的政治中心,土匪进城了,自然也要实行土匪的政治了,要偏袒自己的娃了。北京屁民只不过沾了土匪的光而已。

  7. 匿名
    2016年5月14日18:26 | #7

    病态的仇视北京,你过的不爽是北京人搞的?你有本事找习近平去,平时给共产党当狗当惯了,共产党让你干嘛就干嘛,你们连个屁都不敢放,找北京人出气算什么本事?就像那些狗东西把什么问题都懒到美国头上一样。北京人口还少人,你妈的你们人口大省多少人?如果按你们的说法,大学成你们家开得了,如果江苏、山东、河南、四川等地都搞20-30%的录取率,大学里全是人口大省的人,其它人口少的省市人还上不上学了?你们这些杂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8. 匿名
    2016年5月14日23:11 | #8

    这些指标很难是好学校的指标。

  9. 匿名
    2016年5月14日23:26 | #9

    我是北京人,北京一直是资源倾斜的受益者,公平点讲,北京应该先拿出指标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