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洋之死究竟有没有真相?

文/蔡慎坤

雷洋之死究竟有没有真相?如果说有,事发现场视频和事发现场当事人应该是调查的重点和核心,事发现场视频不能任由说坏就坏说谣言就是谣言,更不能任由事发现场当事人指鹿为马转移视线掩饰真相。种种证据显示:雷洋之死与人数不祥的神秘便衣脱不了干系,迄今为止,真正知道雷洋之死真相的神秘便衣却人间蒸发一般,究竟有什么隐情?

雷洋尸检目前也是顺着心脏病猝发的思路在进行,5月14日凌晨2时许,雷洋的遗体在北京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完成解剖工作,进入病理检验阶段,大约半个月后才能出结果。很容易验证的外伤结论报告能不能早日给出?尸检报告事关重大,直接涉及雷洋之死是暴力所致还是暴病突发。

对于滥权和暴力,在资讯传播快捷精确的今天,即便使出十八般武艺,要想彻底封锁真相也几无可能,庙堂之上的大佬们,对治下所发生的一切暴行应该洞若观火一览无遗。问题是为何视若无睹、视载道冤情、汹汹民意而不顾?他们的态度实际上直接决定了雷洋之死究竟有没有真相,如果他们批示严查,真相很快就会出来,尸检只是一个程序,如果没有批示,真相只能永远在路上或者说在人心里。

直到今天,他们和他们控制的媒体,以及周小平同志之类的时代小丑,还在极力地为他们辩解掩饰,认为民意不应该被不理性的声音所淹没,更不应该为卖淫嫖娼行为喝彩,他们的所作所为,直指寻求真相的公众舆论和公众人物,企图把水搅浑,转移公众舆论关注的焦点。其实他们心里很清楚,也知道公众舆论的诉求到底是什么,但他们只是不敢直面。

在公众舆论追问真相之时,是谁把事发现场当事人也是嫌疑人请到演播室高谈阔论?是谁让按摩女郎绘声绘色讲述雷洋“嫖娼”“打飞机”的狗血故事?!如此“看齐”意识已经背离基本的人性和良知,也几乎预示了舆论的导向和尸检的结果。

无论雷洋生前政治取向如何道德价值观如何,都不影响他是一个合法公民,理应享有宪法所载明的基本权利!也不管雷洋生前是社会精英还是底层平民,是中央机关青年才俊还是街头小混混,有犯罪前科还是一身清白,在没有受到法律裁判之前,雷洋理应拥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合法权益。

而这个合法的公民却在5月7日晚上莫名其妙死了,我们要关注的当然是那几个神秘便衣对雷洋做了什么,以及他们所做的这些为什么导致了雷洋的死亡。这是雷洋之死的核心和关键所在!不搞不清这个过程,雷洋之死就没有真相!与这个核心和关键不相干的话题,包括媒体津津乐道于嫖娼和道德审判,都是虚浮轻佻转移焦点的丑陋行为。

时间已经过去数日,追求雷洋之死的真相依然还在路上。公众舆论包括人大学子纷纷站出来关注雷洋之死,就像曾经关注“躲猫猫死”、“喝水死”一样,这不是雷洋一个人的事,事关我们每个人的权利和安危。正如中国人民大学1992级校友公开声明所言:“在生命的天平上,未经正当程序,每个人的生命安全都不容强权践踏。如果执法机关不能尊重生命,不能程序正义,谁能保证下一个不轮到自己。如果公权力存在滥用现象而得不到制止,当程序正义被漠视甚至践踏而得不到纠正,每一位公民的权利都将无法保证,人人生活在恐惧之中,人人成为受害者。”

面对汹涌的舆情,只是尽快给出真相才能平息人们心里的恐惧和愤怒,而不是象他们所说的受到伤害最大的是家人,给学校声誉也带来了很大影响。如果雷洋之死没有公众围观没有舆论追问,他们不会透露任何消息,更不会弄出前后矛盾漏洞百出的通报。雷洋之死如果没有真相,才是对雷洋家人最大的伤害,才是对中国人民大学最大的伤害,如果中国最优秀的人文学府都问不到学子死亡的真相,这个社会还有什么指望?

马丁路德金说过:“历史将会记录,在这个社会转型期,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美国波士顿的犹太人死难纪念碑上也有这样一段碑文:“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自由民
    2016年5月15日11:45 | #1

    墻外樓裡說話的人不是很多嗎

  2.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5日05:52 | #2

    感觉水好深

  3. 匿名
    2016年5月15日15:37 | #3

    如果你继续沉默 下一个有可能是你!

  4. 1
    2016年5月15日14:23 | #4

    如何知道真相?

  5. 1
    2016年5月15日14:23 | #5

    如何知道真相?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