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mang:另外一种人生假设

前一段时间,我去北京,听一个前同事说起一位老大哥退休了。我立即打了一个电话,去问候加祝贺。

他是1981年大学毕业就进入某银行北京分行,一直从事信贷管理工作,直到当上行长。可以说是信贷行业里30多年的老江湖了,他自己自称为老妖精。中国金融业资源分布很特殊,北京是中国金融业的金山,北京一个支行的存款,往往大于外地一个省级分行的存款。例如90年代,某某银行下面的东单支行,中关村支行的存款,不但高于海南这种小地方省级分行存款,就连贵州,云南这种人口大省的省级分行存款也望尘莫及。当年领我入行的另外一个中国银行业的老大哥动员我留在北京金融业时说过,北京是金山,在外地做银行业务是鸡窝矿里淘金,在北京是用收割机装载。

电话打过去,立即响起爽朗的笑声:你小子舍得从那个山洞里窜出来了,明天来家吃饭,你大姐念叨你好几次了。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人抢过去了:喂喂,明天给你做锅贴吃。

大姐,大姐,就别在家里折腾了,外面吃吃就行。

那不行,我还等你来开导姗姗呢,都三十六了,还嫁不出去,我都快疯了。

我一听这话,立即老实了。因为她后面话还没说:就是你当年忽悠的要去学什么数学,然后去美国学什么金融,然后还要有独立的人格,自由的思想,高雅的生活……

当年他们女儿才上小学时,作文写得不好,夫妇两个知道我作文还不错,坚决邀请我担任作文辅导教练,断断续续辅导到高中,作文写得不错了,其他潜移默化也已经形成,有自己的主见,不顾父母反对,高考去了国内一所不错大学的数学系,本科毕业后,就去了美国一所常春藤大学学金融,前几年回国,在一个保险集团做投资风险控制工作,现在应该已经是处级干部了。

他家是一个老四合院,大概也属于房地产商准备下毒手拆迁的对象,所以周边到处是残垣断壁,烂瓦废砖,污水遍地,电线混乱,环境只能以脏乱差形容。

不过院子里不错,一推门进去,一架紫藤开得灿烂耀眼,院子里一个大石头鱼缸里几条金鱼在长满虎耳草的石头缝隙里游来游去。鱼缸上面还覆盖有一棵还没有开花的石榴树。

站在院子里,我说道:以前老北京人描述闲适生活状态是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你们这就算齐全一半了。

听见我的声音,夫妻俩从正房迎出来,声振屋瓦,笑声轰隆。

看样子,两人状态都不错,红光满面,神采飞扬。

大姐笑道:这个院子也时日无多了,过不了多久就要拆了。

我说:听说这一带现在拆一个四合院的成本都轻松超过一亿了?

老哥笑道:那是指那种几进四合院,大户人家的四合院,我们这种小门小户没这么贵,三五千万差不多吧。

老哥,当年你买这个四合院时,我记得不过一百万吧?

哪有,五十几万而已。

升值几十倍,那也不错了。

来来,你们哥俩坐下喝茶。我去厨房准备。

大姐,要不我去厨房操作,我的手艺还成。

算了,算了,今天做北京家常菜,用不上你的手艺。再说我还有个阿姨打下手,够了。

我们转身在院子里的乒乓球台边的藤椅上坐下:老哥,恭喜平安落地,这年头银行的人都是落水狗,能全身而退就是运气。

唉,不说也罢,退休后能够多活几年。来喝茶,这是别人送的今年的明前信阳毛尖。哦,你还记得老盐吗?

盐老西?以前某委那个做项目融资的?

对,就是他,他死了。

啊?他年纪不大呀,而且身体不错,每周不是游泳就爬香山的。

唉,站队出问题,卷进去了,只能一死了之,保全家人。

按说他不该呀,他是国内这个行业的有名高手,一身好武艺,怀揣金刚钻,在哪里都能混个好位置,自己又不贪,而且还很有以天下为己任的情怀,我知道他当年在非洲为国家搞特种资源,也是奋不顾身的。

他倒是确不是因为贪腐被查,不过被查宣布的原因也只能是贪腐。算了,不说他了。

他默然一会后,眼睛一亮,又说:你还记得当年我们的办公室主任老常吗?

记得,记得,那个整天油头粉面,皮肤白皙,经常一身黑色衣服,眼睛发亮,看人一往情深,四十多岁取了个二十多岁会计的老哥,一见面就要跟我辩论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辩论后就请我在小饭馆吃饭。我记得他跟你是大学同学?

哎,你的记性真好。他又结婚了,昨天刚去喝完喜酒,这次娶的还是二十多岁的。

呀,这老哥行呀,这是第三婚了吧。我记得他家有五个姐姐,他是独苗苗了,他父亲是北京以前有名的房虫子,他还说过我在北京要找房子,找他就行。

是呀,他父母给他留下几个四合院,十来年前他用来换了一些小户型公寓出租,现在手头也有二百多套小户型,地主一个了。你现在真真想在北京弄套房子,找他一点问题没有。

那他的女儿怎么办,我记得第一次结婚的女儿应该跟姗姗差不多大,也该有三十多了吧,第二次结婚的的女儿也该快二十了。

老大早从人大会计系毕业了,现在在人保总部当处长,老二在纽约上大学,说学什么体育管理,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我知道,就是体育经纪人。我认识的一个熟人的孩子也是学这个的,现在在恒大俱乐部当跟班。

……

东拉西扯一会,暮色苍茫,打开院子里几盏草地灯,愈加朦胧。

大门一响,他女儿回来了:啊,小芒叔叔来了,太好了,我还有好多问题要请教呢。这回在北京呆几天?

他的夫人听到女儿回来,从厨房跑出来:开饭了,开饭了。

在餐厅坐下,桌子上已经摆满菜。凉菜是酱肘花,北京酥鱼(二三两大的鲫鱼裹面糊油炸金黄沾花椒盐),芥末墩,凉拌蔬菜(穿心莲嫩叶,荆芥嫩叶,蒲公英嫩叶,萝卜苗,香菜,蒜苗+醋+糖+酱油+麻油)。

大姐,这些凉菜是你自己做的,那水平大涨呀。

她哪有这本事,酱肘花和芥末墩都是到门口餐厅买的。

这个凉拌蔬菜的主要原料是我自己在院子里种的。

很好,很好,符合吃素潮流。

热菜是爆肚(羊肚切丝,开水汆一下,拌芝麻酱,豆腐乳,蒜末、香菜、葱花、香油),焦溜丸子,溜肝尖,青椒炒酱猪头肉,京酱肉丝,麻豆腐(这个是北京与王致和臭豆腐和豆汁齐名的奇葩菜,不是重口味的人无法接受。正宗一般是用羊油炒,现在接受不了那么口味重,都是用色拉油+大蒜+韭黄+青椒一起炒),炸茄盒(两片茄子之间夹肉馅,五花肉切馅,拌姜葱料酒和盐,然后裹面糊油炸,金黄出锅)。

汤是胖头鱼头豆腐汤。

主食是锅贴,疙瘩汤。

菜一下上齐后,大姐一坐下来,打断我们聊天:姗姗,先别扯什么项目风险控制了,先跟小芒叔叔说说吧,为什么不结婚。

你们着什么急呀,结婚又不是买东西,可以凑合,有合适的再说。

看看,看看,这就是你的徒弟,现在什么都模仿你,你当年说的人家可都在实践了。可是小芒是二十六岁结婚,这个怎么不学?

大姐,大姐,稍安勿躁,结婚这个事情,的确不能着急,现在与姗姗年龄合适的,不是已经结婚,就是已经离婚,找个二婚显然不合适,我们都是过来人,知道婚姻这个事情上,二手货总比不上原装货。第一次结婚,还有50%可能是因为爱情或感情,第二次结婚就99%是因为利益算计了,你们总不想有个人来算计姗姗吧?再说结婚最好门当户对,条件相差太多的,你们未必接受,条件相当的,大家又未必对眼,所以你们还真不能着急,这个事情着急没有用,只能看机会和缘分。

那你说说为什么你在二十六岁就结婚,姗姗什么都学你,结果三十六了还不结婚。

大姐,你这是提出了一个好问题。我想有几点可以探讨,一个是个人性格不同,二是生活环境不同,三是时代不同。哎,大姐你先别着急,我不是随口敷衍的,下面我详细说说。

先说说性格问题,我的性格本质是比较感性的,或者说浪漫的,现在的理性或冷静是职业训练的结果,所以我的生活和工作分得很开,在工作上可以做到冷静,理性,精于算计和优化,但是在生活上,还是充满激情和冲动的,碰到难于判断选择的事情,头脑经常发热,一咬牙一跺脚就干了,不会犹豫不决,不会反复掂量,更不会患得患失,你们也知道当年我离开北京去海南就是一个冲动的例子,当时你们也不是没劝阻过我,最后还是去了,那绝非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姗姗不同,虽然她是女孩子,但是她的性格比较温和,粘稠,理性和冷静是她的本质,所以她的工作和生活风格一样,都是不冒险,不出格,一切顺其自然,不着急。

不着急,不着急,我都急死了。

大姐,大姐,你急死也没有用。她永远不会给你惹麻烦,但是也不会给你惊喜,这是性格,这是命,大概这点有点像老哥。女儿随爹这是常见的。

你说这个倒是有点对,的确姗姗像我,不着急,不慌忙,有大将风度。

你就自己吹吧,还大将风度,你那是面瓜风度。那你再说说下面的原因吧。

第二个是生活环境不同,我是散养的,从小父母就不怎么管,十五岁上大学后,就更是一直独立处理一切事情,自己选择,自己决策。姗姗不同,姗姗是圈养。大姐你别不服,我有证据,例如上大学期间,大姐就玩紧逼盯人,三天两头往学校跑,说是送东西,其实是监视,你说离家不到半小时的公共汽车路,需要什么随时不都可以回家取吗?再说每周还要回家住,用得着这种频繁骚扰吗。我估计姗姗在大学不要说谈恋爱,估计与男孩子说一句话,大姐都要盘问半天,审查半天。去美国读书了,其实已经是成年人,大姐还不放心,一年倒是有半年请假呆在美国伴读,让她还怎么自己决策,自己独立面对生活。

大哥你也别笑,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姗姗有一天真的带个男朋友回家,我觉得过大姐的盘根问底这关倒是不难,过大哥你的审查关倒是不容易。别看你不说话,大哥你敢保证你不动用你的征信系统去调查人家祖宗三代的历史信息和信用等级?

哈哈,哈哈,你还真是了解他,他就是这样的,表面不吭不哈的,但是下面水深着的地方用力得很呢。

这种环境,换我,我也不想做什么了,你们都做了。可是结婚这事情,你们还真就做不了。

再说说时代不同。现在与我们年轻时的观念不一样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并不是什么定律了,独身一人的多得是,尤其在金融业,我就见过不少四十多岁的未婚的女汉子,有的做得很成功,大哥也认识的美国某某银行的CEO就是女的嘛,也没结婚,人家不也过得神采飞扬的。

可是不结婚,老了怎么办呀,总得找个伴吧?

那倒是,如果没有纯真的爱情,婚姻的本质就是找一个老来伴。养儿防老靠不住。不过老来伴也不容易,能当伴的人也不多呀。所以我觉得这事情只能碰运气,看缘分,不是整天到处找媒婆就能解决的,因为大龄男的也是这样想的。

你说了一半天,你说说姗姗怎么办吧。

我的结论不是说了嘛,随缘呀,看到合适的,立即下决心,强攻拿下,不要在意什么面子脸皮,没有合适的,耐心等待,不急不躁,过好每一天,让自己的生活神采飞扬,流光溢彩。

唉,你就会说空话,还是没解决我的问题。

大姐,大姐,如果你不这么着急,没准姗姗还真能找一个,你这样火急火燎的,没准就算找一个上门,也被你吓跑了。你想当丈母娘的阵仗也太吓人了,见一个就想掰开人家嘴巴看牙口……

哈哈,哈哈,笑死人了,你别说你说的真挺形象,我妈真的就差这一步了……

小芒,你说,如果现在你是姗姗你会怎么办?

老哥,你这就不理性了,你这是在做另外一种人生假设。我们都知道只有一种人生,人生无法假设。人生就是我们自己走过的路,只有自己一步步走过去,才是人生。

喔喔,你说的倒是对。算了,不说这个了,你说说今天去国资委听到的消息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听裆指挥
    2016年5月16日10:19 | #1

    体制内当小弟就是当家奴,站好队、当好了,日后提拔

  2.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7日00:25 | #2

    八九以前精神文明小繁荣了一下,然后被代偿性扑灭,好多娃都吃亏了,倒是一直遵循传统文化的反而生活质量很高。悲哀啊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