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立凡:体制内的文革基因未死

50年前的今天,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五一六通知》,提出要实行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包括在各个文化领域的专政,并宣布成立新的文化革命小组,这项通知被看作是文化大革命的起点。当年8月,北京红卫兵的造反运动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致使至少上千人无辜丧命,成为这场持续十年的运动的残酷特点的一个血腥符号。如果说中国官方始终没有文革期间死于非命者的令人信服的数字的话,这十年间,全中国各个阶层,几乎每一个家庭都经历了这场运动的残酷冲击。1981年,中共中央决议文件宣布文革为“领导人错误发动”的一场“浩劫”,要彻底否定文革。但五十年后的今天,这场被官方彻底否定的运动却成为公共讨论的禁区,民间要求反思文革的呼声长期受到来自官方的压制。

为什么我们不能满足于中共中央彻底否定文革这样一个结论,为什么必须对文革反思?北京历史学者,时事评论员章立凡先生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

章立凡:当初(虽然)否定文革,但是中共中央并没有就此承认这是党犯的一个错误,也没有因此向全国的老百姓道歉,好像错误只是毛泽东、四人帮、林彪的,党还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一直要求日本就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的伤害赔礼道歉,但是,我觉得,中共欠老百姓一个道歉,因为文革这场内乱造成生命财产的损失,不亚于一场国际战争。这是我觉得(必须反思文革的)第一个理由。

第二个理由,虽然彻底否定了文革,但是没有清算毛泽东的罪恶。所以,如果今天中国要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话,我觉得,首先就要清算毛泽东,因为毛泽东实际上是中国宪法的敌人,是宪法的最大的破坏者。通过发动文革,他不仅推翻了经过宪法程序选出的国家主席—这其实就是一场政变,而且,大量的人民的公民权利——生命权和财产权,遭到侵害,这也是对宪法的蹂躏。所以,要想依宪治国、依法治国,就必须清算毛泽东的罪恶。我觉得,这一点也是做得不够的。

第三个理由,更深层次的理由是我觉得我们这个民族要反思。我们这个民族暴力的基因周期性的会发作,现在我们又听到了文革的脚步声。当然,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但是,中共体制内这种文革的基因并没有死亡,文革的病毒还会周期性地发作。比如,像今年,我们看到了所谓“十日文革”这样的一种周期性发作的症状……

法广:那在您看来,目前这种文革回潮的驱动力是什么?

章立凡:它实际上是来自执政党这种暴力团体的暴力基因。为什么在文革结束以后,在八十年代会对文革有彻底的否定,甚至有一定程度的清算,但是,在1989年以后,文革话题又被限制:文革的研究也好,文革的探讨也好,都受到压制。这主要是(因为)文革话题和六•四话题一样,涉及到执政党的合法性,反思文革,或者反思六•四,都会涉及到中共作为一个暴力团体,在夺取政权以后的一系列作为,这就涉及到它的合法性问题,所以,在这一点上是非常有忌讳的。

实际上到今天为止,中共并没有完成习总所讲的“从革命党到执政党的转型”,我觉得,这种转型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完成。而且,由于它的这种红色基因,文革病毒还在不断的发作。

法广:您是否担心中国在发生一次文革,或者类似文革那样的运动呢?

章立凡:我觉得,大规模的、像毛式的那种文革已经不太可能再次来临,因为毛时代是一个完全封闭的时代,信息封闭,一切资讯完全被官方垄断,资源也被垄断,思想也被垄断。但是,(中国)现在已经是一个多元化的互联网和大数据的时代。毛时代封闭的环境下,容易造神成功,但是,在互联网时代想要造神几乎注定是要失败的,因为资讯太丰富了。任何造神的企图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脱下底裤……

法广:但是,最近一段时期以来,我们还是不断看到有个人崇拜的这种表现形式出现……

章立凡:这实际上说明这些人落伍,说明他们的思想已经远远落后于这个时代。所谓:群众已经过河,领导还在河里摸石头罢。他们现在就是一群摸石头的傻瓜,所以才会有这种文革式的思维。

法广:您身在北京,是否注意到官方媒体这几天对五十周年有什么报道?

章立凡:现在严禁大家发言,我本人已经不断地受到警告,让我不要就文革话题接受媒体采访。我回答他们说,第一,1981年有决议,彻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为什么我不可以谈?为什么我作为一个历史学者不可以谈?第二,我是一个文革的亲历者,也是受害者,我谈自己的经历,为什么不可以?他们也无话可讲。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5月17日13:10 | #1

    有良知的聲音 本身就是一種力量

  2. 匿名
    2016年5月17日17:07 | #2

    章先生是仅剩下的,在中国最最难存在的那种人。

    太多真正的智者、学者、作者给赶到中国之外去了。

  3. 2016年5月17日14:27 | #3

    最觉得奇怪和费解的是当局基本上否定了毛政策却又死抱毛不放,根本反对清算毛罪。

  4. 怀念谷歌
    2016年5月17日19:02 | #4

    【谁的国家谁的党?】中国现任中央委员共计204名,有子女187人,其中移民欧美的占91%。候补中央委员167名,有子女142人,其中移民海外的占到85%。部级子女亲属中,持有海外绿卡者占91%。地市级以上领导,其配偶子女在国外居住或入籍者,高达344290人!请问这还是中国人的国家么?

  5. 匿名
    2016年5月18日07:17 | #5

    章立凡还是不懂权力,权力的本质是迫害力,也就是有暴力作为后盾的组织才是权力,也就是一神教(共产主义是最温和的一神教)都是权力。反思,只能反思到党,反思到一神教。——deng9

  6.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8日11:56 | #6

    有些地方值得商榷,谁说资讯丰富就不会造神了?逻辑不通啊,专业扒底裤的造个神,谁能扒了其底裤?况且你国民智粗陋,就喜欢迷信,再加上光晕效应群体压力…

  7.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8日11:59 | #7

    还有就算是老毛政变,暴民就应该发泄十年?

  8. 匿名
    2016年5月22日15:25 | #8

    现在除了组织系统有号召发动文革的能力,再没个人有这样的能力了。基因当然还有,只要不出中国版特朗普,老百姓还能过好日子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