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南北院之争若隐若现 统计局表态“不上不下”

在“权威人士”在《人民日报》发文纵论经济改革之后,国务院网站连发三文维护“开局良好”说法,显示出微妙的立场差异。中国经济究竟是上行还是下行?中国国家统计局在媒体通气会上采用了“上行有压力、下行有支撑”的“不上不下”说法。

中国最高领导层在经济工作上的基本思路是否有分歧?这是近期中外舆论关注的焦点。由于信息的不透明,这个问题可能永远没有确切答案,但是5月9日的人民日报以头版转二版的规格,刊发匿名“权威人士”解读中国经济的长文《开局首季问大势》,体现出和此前明显不同的操作手法。

在“权威人士“看来,今年开局经济运行的固有矛盾没缓解,一些新问题也超出预期。因此,很难用“开门红”“小阳春“等简单概念加以描述。这一表态和此前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以及发改委发言人赵辰昕的乐观言论形成鲜明对照。

法广此前曾经援引信息人士称,这篇文章是中财组一局和二局起草,主要的思路来自习近平,所谓“权威人士“是刘鹤,最终经习亲自审阅和拍板。

一些政经观察人士将这次表态解读为习近平对李克强经济思路的强烈质疑,但也有人认为高层内部这种口径不同是正常现象,例如“元淦恭”通过微信公号发文称,改革和刺激之间的矛盾是财经小组自身目标里就存在的,凡事都用“克林姆林宫学”的方式去解决并非事实。

但耐人寻味的是,在该文发表几天后,相关微信公号就被注销。

相反,在”权威人士“表态之后,5月16日,国务院网站连发三篇文章捍卫“我国经济实现较好开局”,分别论述“稳在哪”“优在哪”“改善在哪”,显示出不甘妥协的立场,强化了此前外界对“南北院”(南院指中共中央,北院指国务院)有分歧的观感。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国家统计局18日召开媒体通气会。针对经济运行趋势、民间投资、就业和房地产等热点问题,由新闻发言人盛来运进行了回应。

当谈到中国经济运行趋势时,发言人表示,当前中国经济上升动力和下行动力处于僵持状态,这就决定了中国经济“上行有压力、下行有支撑”。往上走,不论是国际还是国内都面临压力,但往下也不会深度调整。

和“权威人士”认为中国经济可能将长期呈现L型态势的判断不同,统计局发言人认为,只要坚持推进结构性改革,加大培育新动能,尽快完成结构转型周期,中国经济还是会保持中高速增长。

不过和“权威人士”形成呼应的是,统计局发言人多次提到“供给侧改革”,强调供给侧改革首要任务是要去产能,要实质性地减少供给,要坚定不移地推进供给侧改革,坚定不移地去产能。

此外统计局发言人还提到,就业形势总体稳定,但不代表局部地区和行业没有问题。目前东北地区和一些资源型行业衰减严重的地区,失业压力在加大;钢铁、煤炭等要加快去产能的行业,就业压力也比较大。这相当于变相提示,供给侧改革可能会加大就业和社会稳定的压力。

【博闻社北京消息】5月9日《人民日报》头版刊发“权威人士”(实为习近平)论经济七千字长文,不点名批驳李克强的经济措施,引起外界高度关注后,昨天,5月16日,李克强把持的国务院网站开始大反击,陆续刊发多篇文章回应《人民日报》的批驳。“习李大战”进入新阶段。

北京消息人士对博闻社透露,5月16日国务院辖下的中国政府网连续发表三篇文章,“稳在哪里”、“优在哪里”、“改善在哪里”,表面上文章是对目前中国的经济形势进行评述,实则正面回应5月9日《人民日报》的“权威人士”对中国经济的批评,是李克强对习近平的正面还击。

消息人士指,5月9日《人民日报》的“权威人士论经济”,等与公开暴露了习近平与李克强的矛盾,反映了习对李内阁过去两年经济政策策略的不满,是习近平“忍耐已久的一次爆发”,7000多字中虽然没有点名,但实际上是对李克强工作的不点名批判,文章逐项批评李克强在过去两年的工作,包括经济走势判断、股市经济、房地产经济、金融创新经济等等,几乎全盘否定,而且发出“再也不能这样干了”这样严重的警告。

消息称,习近平现在掌握了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三大喉舌媒体,但李克强不甘就范,于是利用国务院辖下的中国政府网发声。这三篇文章认为,今年1至4月中国经济总体运行平稳,稳中有进,积极变化在不断积累,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如果参照5月9日“人民日报”权威人士之言,不难读出,此文实为反驳前文。

有趣的是,直到今天为止,李克强的声音还没有获得中共喉舌的转发。三大央媒对中国政府网的这组“重要文章”,置若罔闻。

北京消息人士表示,中南海南院(中共中央所在地)与北院(国务院所在地)的矛盾,虽然目前主要表现在经济政策策略的差异矛盾,但是对于反复强调“步调一致”、“看齐意识”的中共高层,不能说不是一个重大信号,中共高层特别是习近平与李克强的矛盾斗争如何收场,值得关注。

【明報專訊】就中國經濟走勢進行點評的「權威人士」再次發言後,引發外界就中南海南院(中共中央)和北院(國務院)發生分歧的傳聞。京城消息指,就中國經濟走勢判斷,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兩人確實發生嚴重分歧。自去年下半年以來,就內地股市、匯市及樓市的經濟政策,習李多有分歧;習近平此番希望藉「權威人士」之口,對經濟局勢作出定調。
習對普京透露無主張「暴力救市」
京城消息透露,去年6月份,內地股市發生恐慌性拋售,當局隨後強力介入。這一被稱為「暴力救市」之舉,外界對究竟是總理李克強的主張,還是身兼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的習近平的決定眾說紛紜。據消息人士指,去年7月,習近平在俄羅斯出席「上海合作組織」第15次峰會時,曾在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晤時透露,「暴力救市」並非他的主意。
除了經濟政策分歧外,對宏觀層面的經濟形勢判斷,習李也有嚴重分歧。消息稱,習近平雖是中央第一把手,但經濟主導權按慣例一直在總理李克強手中。「權威人士」稱中國中長期走勢是「L形」,直接針對的即是李克強以及國務院智囊對中國經濟走勢的判斷。京城消息稱,在政府系統,支持李克強對經濟趨勢判斷的官員不乏其人,但習近平對國務院近年來試圖振興經濟的手段及效果均不滿意。
京城消息稱,今年是中共十九大前人事安排的關鍵一年,代表習近平意見的「權威人士」直接不點名地批評李克強為首的國務院高層,幾乎等於習李矛盾的攤牌。而習近平年初在中紀委會議的講話中罕見地批評黨內的「野心家」、「陰謀家」,也似乎是意有所指。至於近期傳出的十九大可能由現在的7人常委變為5人,甚至有可能取消政治局常委制,也是高層的分歧的反映。

王睿:习近平的险境

近来的中共最高层政治,呈现一种自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以来罕见的“不合谐”奇观。在习、李公开翻脸、掐架,习、王矛盾若隐若现的情况下,对于习近平的处境,其地位、权力之稳固性,政治观察家们分歧甚大。其实,对这个问题应从两个层面分别而论。在对体制性权力本身的掌控而言,习达到了毛之后从未有人达到过的高度,不但“定于一尊”,与其他常委拉开距离;而且通过多个“小组”,将几项关键性权力直接掌握在手中;更重要的是,他实现了对军队的强力而全面的掌控。从这个角度而言,习的强大有目共睹。但从另一个层面,即从权力行使的基础来看,习面临不少挑战,甚至可以说是面临险境。

可能是由于刻意操作,习的政治面目一直有些模糊。虽然有人说对习已经看清,但更有不少人还在琢磨“习是谁?”。但这种左右逢源并不意味着习近平没有被针对的危险,反之,习现在的危险系数很高。就像航行在大海上的船只,表面风平浪静,底下却暗流汹涌,一旦被暗礁触发,波浪涌上海面,很可能导致翻船。习的这种风险,源于他从根本上颠覆了邓、江、胡三朝的执政方式。邓、江、胡三朝,都是以利益共享的方式,拉拢各种力量以共同维持局面。不但对政治、经济、知识精英如此,对老百姓也如此。例如,容忍贪腐,令政治精英可享受特权;护航经济发展,使经济精英事业得以做大;装聋作哑不争论,让知识精英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和表达空间,并且可部分折现;发展二、三产业扩大就业,使多数人可分享发展成果,同时逐步建立、完善社会保障和托底机制。只是因为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由于精英、大众的力量悬殊,精英们攫利太多,导致部分百姓利益受损,从而使得局面虽可维持,但底下并不太平;经济虽快速发展,反而积累了怨气。

但习时代则不同。关键在于习上任时,原来的经济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蛋糕都快没有了,还怎么让大家继续分食?经济方面,虽然寅吃卯粮还可以继续维持一段时间,但估计也只是如同“温水煮青蛙”般,慢慢熬着等死而已。这种结果,决不是踌躇满志如习近平所能够容忍的。所以,他决心行险一搏,搏一个江山永固、青史留名。为此,就必须改变原来精英联盟、默契分利的执政方式,将目标统一到“保政权”上。于是,习在政治上反腐,整顿官场;经济上容忍低速的“新常态”,以图转变发展方式;意识形态上加强控制,放大正能量,限制“负面信息”之表达。凡此种种,都是在精英联盟的“虎口夺食”,其中积累的怨恨,不问可知。在这种情况下,要想让维系国家、社会正常运转的各类精英至少在表面上服从自己,不至公开跳出来作对,唯有保持高压态势,让弹簧始终绷紧。

所以,反腐的力度决不能松懈,像任志强这样的人也不能听之任之。在保持对精英群体的高压这一点上,习基本做到了,尤其是对于政治精英。但同时,这也使他自己陷入险境,成为众矢之的,被高度孤立,几举世皆敌。这种险境,几可与毛逝世后的江青、十八大前的薄熙来相比——一样的看似拥戴者众,但主要分布在基层大众,却遭到几乎整个精英阶层的疏远与敌视,危险可想而知。幸运的是,习所处位置与江、薄不同,其上既无华、叶,也无胡、温,而是太阿在手,不假于人。从这个角度看,习又更像1976年的毛泽东——孤悬高位,貌似群雄俯首,底下欲伺机而动者却不少。据杜导正回忆,那时候他与韦国清等人,就已经开始讨论“兵谏”了。

关键在于,与晚年的毛一样,习之道路在执政党高层中获认同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大多数人或出于观念,或出于利益,对此从根本上排斥和反对;社会精英的态度,与此类似。要理解习在精英阶层受支持、反对的情况,从利益立场出发的阶级分析是最好的工具——一句“阶级本性”,足以解释一切。习已经严重损害和阻碍了各类精英的利益:反腐、整顿官风损害了政治精英利益,“新常态”损害了经济精英利益(习提出“新常态”的理由是,为了发展可持续,经济必须转型,而转型必有阵痛,他要求大家艰苦奋斗忍一忍,等过了这道坎,经济好转后就不一样了。但资本不会忍,只会跨境流动),收缩意识形态和舆论损害了知识精英利益。这其中,对于政治精英来说,单纯的“保政权”并非其利益所在;他们所要的,是随政权而来的特权与暴利。因此,习阵营对形势的判断不应该抱有幻想,而应该做好“以一人敌一国”的准备。

此时此刻的中国,像陈小鲁这样想“换总书记”、再搞一次“粉碎四人帮”,并愿意为之暗中使劲的人,相信执政党内就有不少,整个精英阶层更多。只是现在习近平军权、警权稳固,这些人无处着力,暂时只能议论议论、走动走动而已。一旦让他们找到缝隙和机会,诉诸行动时很可能就是雷鸣闪电。这也是突然之间李克强的行情看涨,不少人对其寄予厚望的原因(就像1976年时不少人对周恩来寄予希望,总盼着他出来讲点什么一样。但周之为人,越到这种时候越注意“臣节”,不愿留下口实,以至于叶剑英在他病床前守了那么久,也没从他嘴中挖出点什么东西);透过任志强事件,另一些人则押注王岐山;还有的人两头下注、多头下注,只要能“换一个”就好——这才是一封简陋、拙劣的“习近平辞职公开信”,在官网出现后却惹出偌大风波的背景所在。现在的形势,比之十八大前后,诸多主义“争道”时险恶得多。那时只是“文攻”打打口水仗,现在很可能“武卫”采取实际行动。由此亦可见,习近平对军队动大手术之必须;其以一人背负一国之重,处境的艰难与无奈。

显然,即使“粉碎四人帮”没有发生,波涛没有涌上海面,这种弹簧绷紧的状态也难以持久。如果排除政变这一特殊因素,短期内可能还问题不大,因为现在身在官场的人,大多此前已获利不少,即使从现在开始经济上不再有超额收入,“保护既得利益”也会成为他们表面必须听从习近平驱策的动力;经济精英也如此,除非能够移师海外,否则只能暂且努力适应“新常态”;知识精英单独而言难成气候,掀不了太大风浪,况且他们中大多数人也畏惧失去更多,不会选择公开对抗。但长期而言,习近平必须重新安排自己与各个精英阶层的关系,尽可能使之成为拥护力量而非反对力量。

在权力调整、人事布局全部到位之后,预计习近平将会在一定程度上放松对官僚群体的压制,满足其部分利益,以维持对其的驱动力;而经济精英最好办也最难办,一切取决于经济状况,只要经济能走出低谷,重拾升势,到时候大家都有钱可赚,资本家、企业家即会屁颠屁颠跑过来示好,已经出国的,也会想方设法再回来;只有对知识精英的压制可能要延续直到中国的状况根本好转、执政党真正有自信面对开放性舆论之时,在此之前,执政方最多只会是分化、拉拢其中一小部分,根本的态度还是压制。

由此可见,习近平要走出险境,至少须做到两点:内则保证个人和权力的绝对安全,外则经济上取得突破,重回高增长态势。经济要重回高增长,本来有简单办法,那就是短期刺激,但那是一条“下坡路”,容易走却将留下更多隐患。从官方媒体最近发表的“权威人士论经济”文章看,习近平选择的是难走的“上坡路”:去杠杆、去产能、调结构,希望为中国经济趟出一条可持续发展、不留隐患的新路。其结局如何,尚有待观察。问题的严峻性还在于,习此举之成败,不仅仅取决于他选择的这条路是否真正能够走得通,更重要的是,在时间上他还需与负面因素、反对力量之积累赛跑——在经济表现好转之前,负面因素和反对力量都将处于增长状态。一边是原地不动地作调整,另一边是在高压之下悄悄萌芽、生长,最终鹿死谁手,殊难预料。

或许是一种思想动员,在当下不认同习近平的精英人士中,流行一种看法,认为习近平骨子里就是个列宁主义者或毛主义者,而这一切源于他小时候的家庭环境以及身上的红色基因。正因如此,他才会表现出今天一些列宁主义的做法以及对毛时代话语的应用与褒扬。

其实,从习近平的个人成长经历看,在他思想形成的青少年时期,其家庭和个人即受到文革冲击,遭受了巨大不幸。所以,无论习近平,还是薄熙来、刘源,在精神上都不可能真正认同毛时代那套做法。到他们年龄稍大后,家庭和个人都是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重大受益者,他们没有理由不认同改革开放。习近平步入政坛后,先后担任厦门副市长,福州市长、市委书记,浙江省长、省委书记,都是在中国经济最开放、观念最现代化的地区(仅次于广东)任职。凭他所处的位置、所干的事情,无论是接触面还是利益倾向,都足以支撑他在观念上属于官场相对开放的那批人。一个例证是,当习近平还是地方官员时,美国使领馆就注意到这个人,并与他有过接触。从维基解密公布的美国使领馆向其国务院上报的接触情况及其对习评价看,习那时的表现与今天大不一样;对一些问题的看法,更与他今天的公开表述大相径庭。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习近平后来思想的改变呢?其实,改变的不是思想,而是位置、处境和要做的事。对于真正合格的政治人物来说,任何思想、观念都只是工具,犹如武库里的十八般兵器,什么时候用得上那件,就用那件,是典型的拿来主义、实用主义;在使用某兵器时,内心也绝不会是该观念的真实信徒。

那么,习近平又是因为什么样的必做之事,而必须选择列宁主义、毛主义作为理论工具呢?习上位伊始,就必须解决两个根本性的挑战。一曰集权,二曰反腐、整顿官场。在经历胡锦涛时代的混乱和低效后,不仅是习,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看明白,在现行体制下,不集权,干不成任何事——要么彻底放开搞民主(这在今天中国没有可操作性,一旦启动,执政党无异于自杀),要么维持现行体制搞集权;所谓“集体领导”只会是“四不像”,不但两种体制的优势都捞不到,还要承担两种劣势。所以,集权是习上任后首先必须完成的动作。

习上任时,中国的腐败问题也已积累到历史罕见、登峰造极的程度,不但成为民愤最集中的焦点,且继续蔓延下去确有可能危及政权、亡党亡国。不管是从博取民心、稳固政权,还是从助力集权、完成人事布局、为其他施政铺垫组织基础出发,习都必须大力反腐、整顿官场,并且要取得不同于前任、可令人信服的实效。

无论集权,还是反腐、整顿官场,都要动到目前中国最有能量的那一群人的奶酪,而且是要在根本上剥夺他们利益的源头,其阻力之大,可想而知。同时,习近平要这样做,自己也必须给出充分理由。换言之,他需要理论的支持。而当习要进行集权和反腐、整顿官场等事项时,除了从列宁主义、毛主义中寻找依据和支撑外,他还能依靠什么以说服党内?自由主义吗?那他还不如一头撞死。其他各种理论资源,不是不能用,就是没有用;不是达不到效果或效果适得其反,就是有可能自取灭亡,包括传统文化、儒家,等等。

所以,为了启动、进行、完成关系到自己一身成败的上述两大要务,习近平别无选择,不得不给自己披上一件列宁主义、毛主义的外套,但这决不意味着习内心就是一个“老左”。当然,身披列宁主义、毛主义的外套,伪装“老左”,而内心并非如此,这也并不意味着习近平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随时准备推动宪政民主。对他来说,一切都只是工具,需要时才会用,必需时什么都可以用。他也有意维持一种可于左右之间灵活转弯的超然性。习近平身边应该就有一帮人,就思想倾向而言,这些人各种倾向的都有。他们会分别为习近平笼络自己那一倾向上的人缘和人心,借以加重自己在习阵营的分量。这也是迄今为止,左右各方都有人对习犹抱期待的原因——他们从自己接触的习之“身边人”所传递的信息看,习分别是他们的“自己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5月19日10:05 | #1

    一个说好极了,另一个说好个屁

  2. 幽默了
    2016年5月19日11:40 | #2

    扯,习现在有下层支持?类似不厚,早年打黑有民众支持,后来就没了。不要扯什么蒋经国,地方小强权在内外压力下改革。

  3. 匿名
    2016年5月19日13:25 | #3

    初中生和博士生,不管谁主导经济,反正搞的都是一泡污。
    去年的国家牛市,怎么看都像是文革小将的杰作,大跃进遗风。
    当然,鼓吹什么互联网艹,屁突屁的,那是博士的手笔无疑了。

  4. 匿名
    2016年5月19日13:30 | #4

    坦率的说,习近平下台已经成了定居,19大必然下台,只是时间问题,至于下层支持,更是笑话,经济下行,利益受损最大的必然是下层,饭都快没的吃了,谁会支持这个权欲熏心,无才无德的猪头习?作者的分析完全是是梦呓。没有那个中共党魁在短短三年之内得罪国内所有阶层,这一点,习猪头做到了。

  5. 耳光侠
    2016年5月20日00:45 | #5

    李克强、习近平水平半斤八两,都不咋地,去年股市,习近平上看1万点,李克强无能救市,都说明了一切。

  6. 匿名
    2016年5月21日06:13 | #6

    李克强惨淡经营,想给不可避免断崖式下跌的中国经济以希望,这是非常愚蠢的做法,唱的越高,跌的越重,习包这是阳谋,经济崩溃,总要有人出来负责,你李克强不背黑锅谁背黑锅?股市上一万点,是习包放出来的谣言,后果却由李克强来承担,李克强也是毫无担当,本来经济恶化到如此地步,需要的是公开信息,公开真相,求同存异,把利益集团绑在一条船上同舟共济,问题是李克强幻想靠数据欺骗来挽回信心,现在信息这么透明,哪里能骗到老百姓呢?结果是民间投资几乎停滞,有钱的都在换美金或外逃,一方面是政治原因,看到习泽东这样胡闹,有钱的不逃留下被打土豪么?一方面是经济前景实在太差,现在需要是民主与法制,不管国内哪个阶层,当前最需要的就是这一点,谁真正推崇民主与法制,就会得到国内各阶层的拥护,谁开倒车,妄图独裁专制就会被国内各个阶层抛弃,比如现在的习包,一句话现在靠谎言已经欺骗不到群众了,要想得到人民拥护,必须讲真话,干实事,必须让人民群众看到希望,否则经济将不可避免的断崖式下跌,红色二代包括习包最后也必然得到清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