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中国钢铁去产能遇上复产潮

借助近期钢材价格上涨的势头,中国中部地区一家年产量可达英国一半的钢铁厂重新点燃了高炉,从中可以看出北京方面削减钢铁行业产能的计划面临着多大的困难。

海鑫钢铁(Highsee Steel)曾是中国债务负担沉重的钢铁行业的典型代表,于2014年春季停产。如今,在钢铁期货价格大涨20%帮助企业扩大利润率之后,中国钢企纷纷中断或彻底取消产能削减计划。在这股新趋势中,海鑫钢铁就走在了前面。

全球钢铁行业担忧的是,投机性买盘的涌入推动中国钢材期货价格回升至2015年下滑前的水平,这种状况正再次鼓励中国钢企过度生产。今年4月,中国螺纹钢现货价格每吨上涨近400元人民币,至2871元人民币。

在当局对期货投机进行打击之后,钢价又回落至每吨2200元人民币,但产量和库存仍处于高位。过剩的钢材正在涌入国际市场——中国钢材出口继3月份猛增30%之后,4月份涨幅为4.1%。

钢企复产给北京方面的去产能计划蒙上了一层阴影,中国钢铁年产能为10亿吨,计划在未来五年削减产能1.5亿吨。有分析师认为,中国政府的上述目标还是定得太低,不足以平抑全球产能过剩。新规旨在迫使那些不符合更严格的环境、技术或信贷标准的钢企减产。

海鑫钢铁的事例表明地方上的关切何以能够力压中央规划——钢企的重要性就体现在它们既是银行借款人,又是纳税大户,还可以提供大量就业岗位。

2014年,海鑫钢铁申请破产,给当地社会造成了巨大冲击,当地承包商张卫星(音)回忆称:“他们停产给人们带来了痛苦。许多人走了,到别的地方去找工作。现在他们可以回来了。”

去年9月,海鑫钢铁将运城市(中国产煤腹地一个河滨城市)一座拥有600万吨产能的旗舰钢厂出售给了民营企业——建龙集团(Jianlong Group),以削减过去10年快速扩张以及尝试进军高利率的影子银行业而积累起来的债务。今年4月30日,建龙集团开始对该厂的高炉重新进行加热。

工厂大门附近的餐馆挤满了身着带有建龙标志的崭新夹克的钢铁工人;但他们安全帽上的海鑫字样向人们提醒着他们曾经的老东家。

一位钢厂员工表示,到目前为止,该厂已经恢复了四分之一的产能。“如果价格保持高位,那他们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恢复全面生产,”该员工称。

建龙并非唯一随钢价上涨而增产的企业。中国3月份的钢产量扭转了持续14个月的下滑趋势。中国钢铁工业协会(China Iron and Steel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3月粗钢产量7100万吨,同比增长2.9%。

最初的反弹是由于行业投资者从低价中看到了机会,认为融资收紧意味着传统的螺纹钢和铁矿石买家将无力进行储备。第一季度后期,更为宽松的政府政策使得投资回流至钢材用量大的房地产行业。

从去年冬季到今年3月,钢材期货价格逐步升高,到了4月,随着散户投资者涌入大宗商品期货市场,钢材期价出现飙涨。

价格上涨使得钢铁行业一季度亏损规模缩减至87.5亿元人民币,而2015年全年亏损645亿元人民币。中钢协表示,3月中国钢企实现利润26.5亿元。

衡量钢铁业过度生产程度的库存指标也有所攀升。根据钢铁行业网站及价格信息提供商“我的钢铁网”(MySteel),自5月初以来,中国东部地区钢企库存平均增加了2万吨。

随着中国钢筋价格走势放缓,从期货市场传导至实体钢企的泡沫很快就会寻路进入出口市场。这或将进一步加剧中国与美国、欧洲的贸易紧张关系,而中国当前正在游说欧盟承认其“市场经济”地位——一旦中国被确认为市场经济国家,海外监管机构对中国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难度将加大。

如果是价格波动而非根本需求复苏导致了以海鑫钢铁为代表的钢材产量及库存增长,那中国今年的钢材供应很可能再次超过需求。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