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向》中国落后过剩产能僵而不死

根据中国领先的金融数据、信息和软件服务企业Wind数据,截至四月十六日,一千七百二十五家上市公司发布了二○一五年年报,其中一百四十四家连续三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负数,三年累亏一千四百亿人民币,期间一百二十二家上市企业获得政府现金补贴超过三百亿元。上述僵尸企业主要分布在钢铁、水泥、化工、造船、汽车、造纸等传统行业。

消息一经传出,舆论大哗。这些僵尸企业可以不死,甚至还可以继续活跃在资本市场圈钱,无需带ST的帽子,靠的全是财政的钱。换句话说,这些僵尸企业靠纳税人养着,还要在股市圈纳税人的钱,这不是欺人太甚吗?

僵尸企业是指那些无望恢复生气,但由于获得放贷者或政府的支持而免于倒闭的负债企业,它的特点是“吸血”长期性、依赖性。僵尸企业是落后过剩产能的典型,是整体上属落后过剩产能的企业。

落后过剩产能,在正常的市场经济体制下自然会被淘汰。可是,在中国特色的经济体制之下,政府大力呼喊淘汰落后过剩产能也有八、九年了,却很难淘汰,甚至落后过剩产能越来越多,这是为什么呢?

落后过剩产能越淘汰越多

这些能够得到财政补贴“续命”并能够继续圈钱的僵尸上市企业,全是国有企业,都有各级政府的背景。一般民营企业银行贷款都难,更甭想得到什么财政补贴。

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给予僵尸上市企业补贴,维护了税收收入和企业发展平衡,完成了政府业绩考评;更直接的理由,由于注册制改革的暂缓,A股的壳资源依然价值连城。政府补贴使僵尸上市企业可以待价而沽,把“壳”卖出个好价钱。只是这个代价是由纳税人付出的。

政府补贴的不仅是僵尸上市企业和亏损上市企业,几乎所有亏损的国企,几乎所有含有落后过剩产能的国企,都是靠政府补助才能存活的。其数量十分惊人。

以钢铁业为例,去年中国钢铁产能近十二亿吨,而同年国内钢材市场需求量仅为七亿吨,产能利用率不足百分之六十七。今年预计钢铁需求量将会更低。今年中国国务院要求压缩钢铁产能一至一点五亿吨,且不说这个压缩任务能否完成,就是能够完成,中国的钢铁落后过剩产能依然过大,而产能的利用率还会更低。

中国政府要求淘汰落后过剩产能已经多年。2009年开始,国务院、发改委、人社部、财政部、人行、银监会等国家政府部门年年发布决定、通知,要求淘汰落后过剩产能。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2009年12月份中国粗钢的日均产量为一百五十三点七万吨,到第二年一至二月份,短短三个月日均产量上升到一百七十四点四万吨。2009年中国钢铁产能为七亿吨,六年之后成了十二亿吨,而2015年还是近二十多年来中国钢铁产能首次下降的一年。

中国的落后过剩产能竟然越淘汰越多!

政府投资是最大原因

中国有如此多落后过剩产能,原因多重。

中国经济几次腾飞靠的都是政府投资。政府投资的几乎都是成熟行业,也就是在近几十年经济技术高速发展背景下,即将成为落后或者已经成为落后的行业。几十年来,既有日常细水长流般的不间断投资,又有几轮大规模的投资,这样的投资中还包含了众多决策失误的投资,日积月累沉淀了太多的落后过剩产能。

这种政府投资最直接的好处是拉动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即使是重复投资、落后过剩产能的投资,同样能够拉动GDP,同样能够显示投资方——中央政府或者地方政府的政绩。因此各届各级政府都乐此不疲,都是不怕投资了落后过剩产能,就怕没有投资。

这样的落后过剩产能投资,表现在钢铁行业中,在经济过热时期,起码的粗钢价格也能炒得很高,显得投资项目很有效益;而一旦经济陷入危机之时,政府以保持稳定的就业率为理由,继续帮助落后过剩产能的企业维持下去。只要表面没有大规模破产,政府的政绩始终存在,中国的经济危机也就不会呈表面化的大规模爆发。因而,中国的经济危机多年来一直存在,只不过它是隐性的。

不管什么经济体制都有自己的周期。落后过剩产能积累到一定程度,必定拖累经济,市面开始萧条,银根偏紧。在正常的市场经济体制下,这也是市场在筛选淘汰落后过剩产能时期。没有效益或者效益偏低的落后过剩产能,不可能承担偏紧的银根导致偏高的利率的贷款。相反落后过剩产能需要赶快自我淘汰,以便释放自身还有效益的剩余资源和剩余流动性。这在非共产党国家包括一九四九年之前的中国,都是这么个过程。

可是,三年前中国的市面钱荒却逼不退中国庞大的落后过剩产能。大陆的银行几乎都是政府的,落后过剩产能也是政府所属的国有企业,银行有自己的利益与国企捆绑在一起,有政府为后台为保障的国企更是银行的最可靠客户,于是银行的钱保证了落后过剩产能的继续维持,而效益极低的国企也不怵钱荒、高利率。反而钱荒、高利率逼垮了效益远较高于落后过剩产能国企的民营企业。

好在中国的一切都掌控在政府手中,钱荒闹了不久,政府又松了闸门。在多方办法全部失效以后,今年第一季度中国新增信贷达到惊人的一万亿美元。表面的GDP是有所增长了,表面的经济下行压力也有所缓和了,但是落后过剩产能依然固若金汤。

关厂停产也难淘汰落后过剩产能

中国政府大概也知道市场的办法是无法淘汰中国的落后过剩产能了,于是祭出老办法,行政命令今年淘汰落后过剩产能的指标。同时安排钱财下去,作淘汰落后过剩产能之用。譬如,今年年初国务院安排一千亿资金补贴钢铁煤炭行业的淘汰落后过剩产能。

在淘汰落后过剩产能过程中,完全应该给被裁员被下岗的员工以一定补贴,帮助他们渡过一时困难,感谢他们为企业、为整个社会经济转型升级作出的牺牲。但这个补贴应该直接给那些被淘汰下来的职工,而不是企业。不过,根据中国政府迄今为止的各种有关规定,这个补贴却是给予企业的。

作为落后过剩产能的企业,其实本身是并无需要补贴的。因为落后过剩产能企业是应该被淘汰的,在淘汰过程中本来是应该有有效的资源和流动性溢出,从而在整个经济中发挥作用。然而,在硬性的行政命令关厂停产过程中,那里面有效的资源和流动性也会随着“僵尸”一起腐朽僵死掉。

在中国政府控制中国社会一切的情况下,无论以什么办法都不可能淘汰掉大部分落后过剩产能,即使在行政命令下裁掉了一部分落后过剩产能,非但得不到一点积极的作用,反而还要贴进更多的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