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洗地,科普党有一百万种姿势

作者: 柳展雄

‌‌“科学理性‌‌”这件华丽的袍子,上面已经爬满了孔乙己一类的虱子。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网上流行这个逻辑:你被盗是你没防范意识;你被强奸因为你穿着太暴露;你求医被骗是因为你没有科学素养。

在互联网上,有这样一群高高在上、充满优越感的存在,这些人把冷血当作冷静,把偏激乖戾当作特立独行,以嘲笑网友的素质为乐。他们最出色的本领就是将议题歪曲到风马牛不相及的领域,然后用所谓的‌‌“专业知识‌‌”对受害者进行智商碾压。他们津津乐道的是‌‌“打脸‌‌”和反‌‌“打脸‌‌”,嘴上最常见的两个词是‌‌“无良媒体‌‌”和‌‌“公知SB‌‌”。

科普党靠这手乾坤大挪移的功夫,在历次公共事件中成功地转移焦点。在‌‌“洗地‌‌”这件事上,他们有一百万种姿势。

出行防身,防不胜防

深圳90后女教师搭车遇害、颐和酒店女生遇袭后,网上涌出了一大堆安全须知,告诫女性要结伴而行、避免深夜活动,甚至建议学武术。看来,现代女性不仅要‌‌“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得‌‌“常去健身房,能进剑道场‌‌”。

仿佛我们去的不是宾馆而是殡仪馆,坐的不是汽车而是过山车,本来稀松寻常的小事,也变成极危险的探险项目。

在滴滴乘客遇害事件中,深圳女教师已经把车牌拍下来发给亲人,万万没想到的是……

车牌号其实是假冒的,滴滴公司表示,嫌疑人潘某是用其真实的身份证、驾驶证和行驶证(车牌号为粤B6S8N3)在平台注册并通过审核,但案发车辆的牌照(粤C2S8N3)却是临时伪造!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犯罪分子永远比平常人多一份心机,你用手机拍下车牌信息,他用假车牌;家属查到了司机的住址,他用的是假地址。

在和颐酒店遇袭的情景里,女性面对各种恶意:宾馆出卖个人信息(开房记录)、房间内可能被装摄像头、外来人员随意出入、陌生男子尾随袭击女生,保安却嗑瓜子看热闹。

为什么女性遭受侵害,却要求女性掌握更多自卫能力?与其兜售防身秘籍,不如营造安全环境。

雷洋是国资委主任,但这重要么?

也许你的朋友圈已被下面这句话‌‌“病毒传播‌‌”:

雷某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现在是国资委下辖的中国循环经济协会某中心主任。如果不说是‌‌“人大硕士‌‌”雷洋,而说是国资委某官员嫖娼逃跑自己把自己磕死,网民就一片叫好了。这样的叫好和愤怒其实都很廉价。都是死于非命,把身份标签换了效果完全相反,传播学的技巧便是如此。

博雅传媒的编辑在采访中国循环经济协会之后,搞清楚了几点事实:1.雷洋不是公务员也不是事业编制。2 雷洋所在协会与国资委属于弱关系,主要以接行业调研项目维持运作。3.该协会主任数目不少,雷洋不算‌‌“干部‌‌”。4.雷洋收入在同龄人中不算高。由于雷洋不是公务员和事业编,理论上属于企业雇员,因此即便嫖娼也不会丢掉工作。所谓国资委官员嫖娼遇警察猝死的描述不符合事实。

如果不是雷洋的实际身份被查出,恐怕很多人相信这种马基雅维利式论调,认为新闻界只会操纵议题,玩弄传播学的技巧。退一万步,即便雷洋高官厚禄、年收百万,也罪不至死。这起案件的关键不是雷洋的身份,而是警察执法权、政务信息公开。

在雷洋案中,对于某些‌‌“聪明人‌‌”来说,一件人命关天的大事,他们首先想到的却是死者的薪水、行政级别。

害死魏则西是谁?

20岁的魏则西患癌症死后,正常人追问元凶,是百度的竞价排名还是莆田系。科普党则大言不惭地质问,为什么患者不相信正规医院医生,一个大学生为什么还相信百度?

科普党似乎忘了,在正常的国家,我们是可以相信搜索引擎的,在正常的国家,我们是可以接受可靠的治疗。

《美国‌‌“先进‌‌”癌症治疗法,是怎么‌‌“害死‌‌”魏则西的?》一文指出,癌症免疫细胞疗法在全世界都仅是临床研究,从未得到任何官方认可,却意外地在中国遍地开花。

由于魏则西事件影响,国家卫计委临时叫停细胞疗法,不能进入医疗临床应用。科普党不质疑国家卫计委一刀切的做法,反而把责任归咎于舆论,痛心疾首道:世界先进的医学疗法,极可能攻克癌症的重大发现,结果被愚昧无知的公众这么一闹,就被叫停了。

更有甚者提出病到癌症晚期,魏则西为什么不坦然面对死亡。

大自然有春夏秋冬,人有生老病死。医生无法阻止生老病死,就像无法阻止春夏秋冬一样。医生是生命花园里的园丁,只能让花朵开得更好看一点,仅此而已。事实上,人体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黑箱‌‌”,恰如神秘而浩瀚的宇宙……尊重自然规律,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坦然地面对生与死,是最理性的选择。

舒缓的笔调、抒情的文字,如果不是看出处,还以为这篇文章出自《知音》。

有毒的如果不是疫苗,那是什么?

当《疫苗之殇》在朋友圈传开后,《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针锋相对,紧随其后。

和菜头兴致勃勃地介绍一类疫苗与二类疫苗的区别,不良反应的发生概率,就像证明数学题那样,得出雄辩的结论:非法疫苗≠失效疫苗≠有毒疫苗。

那么问题来了,难道‌‌“没有毒‌‌”就是最低要求了吗?疫苗最基本的作用难道不是预防疾病吗?无效疫苗起不到预防作用,注射者不能免疫,这是不是害人?有这么多非法疫苗流出,难道不算严重的公共卫生漏洞?套用《流星花园》那句名言,非法疫苗要是有用的话,还要法律干嘛?

科普党咬牙切齿地说,媒体在渲染话题,实际上《南方都市报》和澎湃新闻迫于压力,把《疫苗之殇》这篇文章下架。科普党还指出60%网民的学历在高中以下,强调自己是掌握真理的少数人,等看到流量后就说‌‌“我又涨了2万多粉呢‌‌”,‌‌“你看微信文章有10万+诶‌‌”。

和菜头们挥斥方遒,戏谑公众(那些担心孩子健康、心焚如火的父母们),还不忘咬文嚼字,谈起‌‌“殇‌‌”字在辞典的语义,这个时刻科普党的真实性情暴露无遗。揭开‌‌“科学理性‌‌”这件华丽的袍子,上面爬满了孔乙己一类的虱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9日01:48 | #1

    这个地洗得好

  2. 匿名
    2016年5月19日10:04 | #2

    作者不明白中国最缺乏的是较真精神,什么事都是非黑即白,其实好多是黑白混杂,只有严肃的甄别出来才能真正的改善现状。无良媒体和公知为了反政府不惜夸大其词甚至编造谎言,这又与政府有何区别呢?充其量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3. 争公平不憎富贵
    2016年5月19日02:10 | #3

    ‌‌“科学理性‌‌”这件华丽的袍子,上面已经爬满了孔乙己一类的虱子。

  4. 争公平不憎富贵
    2016年5月19日02:12 | #4

    二楼洗地洗到墙外,操!

  5. 匿名
    2016年5月19日11:02 | #5

    博雅传媒的编辑在采访中国循环经济协会之后,搞清楚了几点事实:1.雷洋不是公务员也不是事业编制。2 雷洋所在协会与国资委属于弱关系,主要以接行业调研项目维持运作。3.该协会主任数目不少,雷洋不算‌‌“干部‌‌”。4.雷洋收入在同龄人中不算高。由于雷洋不是公务员和事业编,理论上属于企业雇员,因此即便嫖娼也不会丢掉工作。所谓国资委官员嫖娼遇警察猝死的描述不符合事实。

    行业协会属于国资委若关系,这要是不是被警察“打死”,而是包二奶或者色情录像被曝光,你认为民众会不把他当公务员?太天真了。何时媒体对每一个所谓“官员”的案件都能做到上述信息确认,媒体也算进步了。

  6. 匿名
    2016年5月19日13:16 | #6

    争公平不憎富贵 :二楼洗地洗到墙外,操!

    洗地?靠现在这帮媒体人和公知即使把老共赶下台,上来的还是一帮假大空。
    真善美,真字当先,啥时候中国人开始求真了才能真正改变社会。假食品药品是跟中国社会从上至下造假的文化有关的。
    韩寒那些针砭时弊的博文骂政府骂的再酣畅淋漓,他也是一个骗子,一个装着正直消费民众的骗子。现在大多数媒体也是一样。

  7. 匿名
    2016年5月19日13:52 | #7

    好文章,剥了五毛的一身王八皮。

  8.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9日07:37 | #8

    都是混口饭吃,你国创造财富无能,逼得间或只有自行想办法,有条件有关系的还能挣个五毛,挣不上的只有发泄一通了事。水军五毛邪教要是竞争上岗的话,故计有两种结果,要么没人干了,要么水平超高。

  9.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19日16:49 | #9

    共产党代表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10.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20日15:31 | #10

    二楼可能是个方粉,极品人渣一类,逼格高,但更有毒

  11.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21日02:22 | #11

    二楼为了五毛钱明知逆势也要上,何苦!

  12. 汤润芝
    2016年5月22日15:41 | #12

    科普、法制、监督 都是事物的一个方面。
    不过,确实更应该追根溯源,找找权力的问题!!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