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司机:大领导为啥不爱自己开车?

不是官话

公车改革热闹了一阵子,但在我们这似乎显得“静悄悄”。中央部委机关和省上相关部门基本已完成车改,而有的市、县、乡正在推进中,因此不能说真正实现了全国车改的目标。在个别地方,实情是,一级瞄着一级,能拖一天算一天,能坐一天是一天。

车改就是一项改革,改革必然会动到一部分人的“奶酪”。而车改动的是领导们的“奶酪”,领导当然不愿意咯,但一般的普通干部是相当欢迎的。

普通干部对车改兴趣最大的就是有车补了,反正以前也坐不了公车,虽然现在也坐不了公车,但一个月多出了几百上千元的钱,肯定是支持的。

有的地方考虑到实际情况,也不是一刀切,比如厅级干部和县上一二把手可以在领车补与保留专车二选一,这个选择,有人说就是个“呵呵”。这个账就不用算了,光油钱都不够,更不用说还专门的司机、维修费用等等,只有傻瓜才选择领车补。

有人断言:“一个处级干部的车补标准是800元,给他们10000元钱的车补,他们也不会愿意车改的”。但是,还是有些领导选择了领车补,比如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车改前就不享受单位提供的公车。不知道这样的领导,您身边有多少?

对于车改,应该说领导的司机们最有发言权。笔者曾给不同的领导当司机近十年,其实透过领导司机可以看出车改的矛盾利弊、车改前后的政治生态、甚至可以破解“为官不为”的部分原因。

1大领导开车“不像话”?

省一级车改后,一厅级领导以前早上一出门有车接,晚上回到家有车送,私事公事都有公车保障,现在一下子没有了公车,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生活质量下降了一大截儿!”

当领导坐公车坐惯了能舒服吗?没有了公车是会导致生活质量下降的,这不免要发发牢骚,怎么发?当然不能说自己的生活不方便了,赖到影响工作上是个不错的借口。

不可否认的是,公车改革确实影响到了工作。一些边远偏僻的乡镇,你去哪儿坐公交、坐出租?因此还是保留有部分必要的通信应急、执纪执法等用车。所谓影响工作肯定有的,但不至于像有的领导说的那么糟糕。想想看,老百姓半夜孩子发高烧,没有公车,他们怎么办?但如果领导遇到这样的情况,用公车谁也不会说什么的。

但因为这是中央的决定,而中央又率先作表率,当前“守纪律讲规矩”高悬头项,没有一个敢在公车场合抵制车改的。但软磨硬泡是可以的,用影响工作、要考虑实际情况不能一刀切来回应,至少让中央松了一些口子,政策也宽松了一些。

有司机戏谑道:“以前的公车制度,就是用勺子给领导喂饭,喂惯了有一天让他自己用筷子,他又哭又闹,说让我用筷子我怎么吃饭嘛?”

前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因“没钱坐头等舱,住不起五星级酒店”而被很多人骂:“堂堂一大使相当于我们的正部级了,你这么做就是作秀,故意让我们难堪!”据我所知,在其他国家或者地区,所谓部级官员自己开车上下班的是理所当然的,引不起任何议论,是“本该如此”的。

不过话说回来,在我们这里,部级领导自己开车,确实是“闻所未闻”(即使有也不便公开,怕好事者炒作?)。所以,对此普通老百姓会认为大领导自己开车有点“不像话”,既然老百姓都这么想,领导们不愿车改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了。

2不坐轿了,又该如何当官?

公车不仅仅是官员的代步工具,更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过去官老爷们坐的是轿子,用图案、轿子的材质和几抬来显示身份。而今,用车也可以看出领导的尊贵身份,比如有没有人簇拥送到车门、有没有人开车门、有没有开道引路车、车是几缸和配制,等等。

车也不仅是一个车,有时没了公车,别人要意思一下,东西放哪里;紧要时要打个别人不能听的电话,要在哪里打;等等。专车有司机、秘书,车上有牙签、必备药品、有小冰箱、有开水、有拖鞋。没有了公车,不仅仅是出行不方便,是很多事都不方便。公车更像是领导们的“移动平台”。取消了这个平台,对如何当官是个很大的考验。

从这个意义上讲,车改的主要目的是改变官员“当官老爷坐轿子”的官本位思想。车改难的背后,是官本位思想的根深蒂固。

车改必将改变官员如何当官。他们会尝到老百姓挤公交、等地铁是啥滋味,车改了说不定在交通出行、城市管理上,领导会因为自己的切身体验后有所改观。

像2016年5月初,湖南省省长杜家毫“自曝”在长沙街头骑车,一路骑行并不顺利:遇到过天桥,不得不扛起自行车;有时路面拥挤,还要骑上人行道,被警察教训;做手势表示行车方向,被出租车司机骂作“摆谱”……想想看,如果更多的省级领导、厅级干部都有杜家毫同志这般体验,相信交警、出租车司机的形象会有所改观。

有领导司机吐槽:“要想当好官,先做回一个正常的人”,这话不虚。据报道,十八大以后,全国各大机场贵宾厅关闭,加之没有了秘书的陪同,有的不会坐飞机了。河北一名县委书记感叹:“虽然坐了无数次飞机,但取消贵宾厅等细致服务后,我比刚进城的农民还懵懂,订票、取票、换登机牌等,不问就不知道,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还有一些干部去医院不知道怎么挂号、乘公交车不知道如何投币刷卡、参加培训会走错教室……无怪乎,连《人民日报》也看不下去了,直言这毛病是惯出来的,“干部生活能力不足的背后,是权力的无所不能”。

3还有司机仍待“解救”

我之前干了十来年的领导司机,感触至深。外人看到领导司机光鲜,陪在领导身边,近水楼台,有好处,能办好多事,还吃香的喝辣的。面上不说,私下骂领导司机的人很多,大多是些这样的话:“不就是一个车夫吗?神气什么?”“你除了会开车、会当奴才,还会啥?”(详见《给领导当司机是怎样的体验》)

十八大前,给领导当司机确有好处,但也付出了畸形的代价:顾不了家、身体搞垮、胃口搞大。我给当领导司机时,孩子上幼儿园一次没接送过、一个月在家吃不上几顿饭、尾椎颈椎出问题。但我有个跟别人不一样的习惯,爱看书思考爱写写东西,驾驶座位边随时放着书和一个本子和一枝笔,停车时、等领导时就写。要不,您也许就看不到这些切身的体验和感受。

对于车改,绝大多数的领导司机们是举双手赞同的,用他们的话说:“终于解放了!”一个给县委书记当司机的老同志退休后,从此不摸车,他说见到车就想吐,他现在出行就骑自行车。而现在有的地方车改迟迟不来,领导司机天天打听消息,什么时候车改,这个成了他们现在最关心的事儿。

但也有为数不少的司机尚未“解放”,仍眼巴巴地盼着有关方面出手解救。他们最害怕车改走过场——面上要按规定,底下又要想办法躲避规定。这无疑会增加司机的工作量,比如把车停得远远的,跑过来吃饭,吃完饭又跑过去开车。

现在省上一些车改了的司机们,除了有工作任务出车外,大都闲着,都知道公车用于工作上的事有多少?只占以往用车时间的1/5都不到。规定公车必须要停放在单位,这对很多司机来讲,是最高兴的。每天可以正常上下班,没有车拴着,下班后可以放心去干自己的事。不用再担心领导打电话来。

可以这样说,司机最怕接到领导电话,电话一挂,就得出门。还有,手机24小时都得开着,哪儿也不敢去,就这样候着耗着,好多司机就这样青丝熬成了白发。现在,一些司机们煅炼起了身体,反正办公室里没自己的事,早上从家里走路到单位,下午又从单位走路回家,成了单位里最清闲的人。

如今,有很多司机宁愿开机动车,也不愿意给领导开专车。从领导司机的这一心态变化,也可以看出当下官员的“为官不为”的原因。过去司机们争着抢着给领导当司机,甚至动用关系打招呼,现在都避而远之。

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以前,工作再畸形,有好处;现在,工作依然畸形,却没有了好处,谁愿意干?官员们以前的工作生活也畸形,一天陪洗桑拿七八次、喝了这场赶那场……司机的状态什么样,其实官员也就什么样,只不过他们是官儿,显得高大上一些。没了好处,现在又没了公车,恐怕这也是“为官不为”很大的一个原因,和一些车改迟迟不落实的原因吧。

哈哈,如果各位喜欢看“领导司机系列”,我再续。

(作者为机关职员,“不是官话”读书群群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