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哈佛大学对中国网络“五毛”展开研究

香港——中国在国内严厉审查互联网,限制民众在政府控制的网络平台上能看到或表达的内容。

但中国的言论管控不仅限于此。它还利用难以计数的人在网络论坛和社交媒体上为自己的立场摇旗呐喊。民众普遍认为这些人每发一条帖子能挣五毛钱,因此称他们为“五毛党”。

一项新研究称,这些人与政府的关系比人们之前想的更密切。

由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进行的这项研究称,网络评论员大军中,并非所有人都是按发帖数量领钱的自由职业者。实际上,研究称大部分人是政府工作人员。他们在地方税务局或县政府办公室上班时,便会在社交媒体上宣扬中国共产党的原则。

他们的发言也越来越多。加里·金(Gary King)、潘婕(Jennifer Pan)和玛格丽特·E·罗伯茨(Margaret E. Roberts)本周发表的这项研究估计,中国政府每年在社交媒体上编制和发表的帖子约为4.88亿条。也就是说在中国的商业网站上,大约每178条社交媒体发帖中便有一条代表政府发言的帖子。呈爆发式出现的帖子往往和政治敏感事件,如抗议或关键性的全国政治活动有关,并且通常是为了转移民众对坏消息的注意力。

中国用来引导国内网络舆论的工具构成了一个复杂的系统。这项研究可能揭示了这个系统中活跃但却隐秘的那一部分。中国最有名的工具是防火长城。这是一个由过滤和屏蔽措施构成的复杂体系,能阻止中国国内的民众访问Facebook、Twitter和谷歌,以及《纽约时报》等外国媒体。

但它还有其他需要依靠中国的人力和资金来维持的手段。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编辑班志远(David Bandurski)表示,推动人们在网上发表评论,代表着中共长期以来为引导舆论而进行的努力。“整个前提是共产党需要在引导议程上变得更高明,更巧妙,”他说。

中国最高互联网监管机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未立即回复置评请求。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后,中国为提升自己在国内外的形象采取了更多的行动。在国内,中国收紧对互联网的控制,限制批评言论,还在网上提升习近平的形象,同时面向国外和国内的受众开展数字宣传行动。现在,在Facebook和Twitter等在华被禁的社交媒体上,一直有中共报纸《人民日报》等中国宣传机构的身影。

有时,这会导致美国公司出现令人不安的矛盾现象。比如,Twitter在中国被屏蔽,其用户包括一大批仗义执言的中国异见人士。但上月,该公司新上任的中国事务负责人在Twitter上向中国官方电视台央视传话说,“让我们携手向世界讲述精彩的中国故事!”

该研究报告发现,在中国国内,北京主要寻求通过让评论员发帖来引导舆论。那些帖子设计的意图是“定期转移民众的注意力,变换话题”,而不是反驳与政府立场不一致的言论。

“在信息控制上,转移注意力是一项更巧妙的策略,因为在人们进行的几乎任何一场讨论中,一个观点很少能有效地终结反方的观点,”研究报告写道。

该报告称,高度协调的行动增强了这项策略的效果。在这些行动中,一些新闻或事件疯传时,会出现铺天盖地的发言。

中国东部省份江西某地的网宣办2013年和2014年的大量电子邮件遭泄露。根据这些电子邮件,该报告研究了4.3万个已被证实由政府支持的帖子,并给出了评论行动得到政府支持的大量例子。

其中一个例子是,2013年中国西部新疆地区发生骚乱后,该网宣办汇报称发布了数百条有关当地经济发展和中国梦的评论。中国梦是习近平的宣传倡议之一,强调中国日渐增强的全球影响力。

该研究追查了几乎全部4.3万个帖子的源头,发现它们来自属于200个不同政府机构的团体和个人。20%的帖子出自该区网宣办,其他评论则出自当地的镇一级政府,甚至更不相关的该区体育局和人力资源局的工作人员。报告称,大部分评论员是政府雇员这一点,可能有助于迅速有效地进行协调。

为了确定中国的帖子总数,研究人员利用他们对中国一个县在2013年发布的政府编制帖子数量的了解,推测那里每一个互联网用户对应的由政府指导的帖子数量。

报告的作者还从理论上说明,政府认为在舆论引导上,找评论员发帖比审查更友好,审查让很多网络用户感到懊恼。评论员的“另一个优势是,他们能够让政府在不用进行大量审查的情况下主动控制舆论”。

随着中国用户离开大体上所有人都能访问的社交媒体服务,追踪政府活动的难度加大。他们越来越多地使用移动聊天应用,如中国的微信。在微信上,只有通过该应用联系的好友才能看到对方的帖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标签: ,
  1. 自由民
    2016年5月23日10:28 | #1

    先來研究墻外樓的五毛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