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乙錚:蔡英文就職演說12個字最堪玩味

新任台灣總統蔡英文發表內容溫和的5.20就職演說,把舉世關注的「兩岸論述」放到很次要的位置;中共最關心的「共識」一詞,她只提了一次,而且說的是「我們更會努力促成內部和解,強化民主機制,凝聚共識,形成一致對外的立場。」幾天之後,塵埃稍落定,國民反應基本上正面。親中的旺旺媒體《中國時報》在蔡講話之後做了一個民調,發現有63%的受訪者對新政府有信心,不滿意蔡氏的只佔6%。這對以台灣民眾為演說首要對象的蔡氏而言,可謂開局順利【註1】。

國際方面,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重複了1月16日蔡氏當選時的祝福語,並表示「台灣是日本重要的夥伴,希望未來深化合作及交流。」美國國務院及美國在台協會更意有所指地「向台灣第四位民選總統蔡英文女士的就職表示祝賀」;其他歐亞非拉各國,外交上跟台灣有關係沒關係的,態度也大體如此。

唱反調的,基本上就是國民黨內由新科主席洪秀柱為代表的深藍急統派;洪氏不僅「遺憾」蔡氏未在演說中承認「九二共識」,還認為中台關係因而進入不穩定狀態。這種說法,竟與新華社引述大陸國台辦的說法不謀而合。後者擺出黑臉,指蔡氏迴避核心的「一個中國」論述,或令「國台辦和陸委會、海協會和海基會之間的溝通管道中斷。」

兩岸「冷對立」、「冷和平」

然而,便是在大陸,也有不少接近官方的人士,例如北京大學台灣研究院院長李義虎,對今後幾年的兩岸關係走勢描述並不太負面,提出了「冷對立」、「冷和平」之類的說法,顯與習近平的「地動山搖」說頗有距離。所謂「冷」,大概有兩重意思,一就是「不動武」,二就是「官方關係冷淡」;後者包括不再對台灣「讓利」、限制陸客赴台觀光等。

不過,筆者「睇死」大陸「冷」不到哪裏去,因為凍結了官方溝通的渠道之後,大陸對台統戰就只有「寄希望於台灣人民」(這個失意之餘的說法,國台辦在 5.20之前不久就開始重新強調),而這方面的工作,沒有經濟誘因作潤滑劑,不僅寸步難行,十多年來打下的各種統戰基礎,也會逐步流失。因此,未來幾年,作為對蔡英文不談「一中」的懲罰,大陸儘管會關閉一些官方溝通渠道、中斷一些協議談判,但登陸台灣的大陸資金和生員(後者包括愈來愈多的大陸留學生、女性配偶),卻務必會愈來愈多,因為只有那樣,才可望彌補官方關係降格之後的統戰機會損失。

可是,那樣一來,蔡政府就有戲了:台灣只要抓住大陸資金和生員赴台的管道適當調控,便可以跟北京討價還價,把「冷對立」、「冷和平」帶來的經濟壓力減輕。北京要是耍賴,蔡英文還可以利用台灣近年出現的強大反中情緒,把困難都推到北京打壓的因素上面,讓大陸的對台統戰工作難上加難。這個博弈於是趨向這樣的一個平衡:官方層次的關係相對馬政府時期大幅降格,民間的經貿文化交流稍慢卻不止步。這個「單方面雙贏」的格局,正正是綠營、獨派勢力所希冀的。

內外新形勢對蔡有利

北京盤算,打經濟牌施加壓力,讓台灣人吃點苦頭,心態上便會出現「買者的反悔」,蔡政府的民意基礎便會敗壞。這個想法未免過時,原因之一是台灣社會和香港一樣,出現了與過往迥然有異的新舊世代斷層。

七老八十的人,面對變成了強鄰的中共的步步進逼,比較能夠泰然認命,因為他們時日無多,能享受多幾年的「讓利」便是有着數,其後的「赤化」,與他們無關;後代的福祉他們不會全然不顧,但始終隔了一層。新世代則不然,他們來日方長,清楚知道「讓利」的「利」不過是塊「餌」,貪圖一時的「餌」,最後失去主權,卻是天長地久,永世不得翻身。就是因為有這個世代差異,產生了所謂的「天然獨」,以及由年輕人主導的「太陽花運動」;運動的矛頭指向《兩岸服貿協議》,其實就是反對國民黨政府和社會上的利益集團以短期的經濟利益交換永遠的政治前途。

除了這個有利蔡英文的政治轉變之外,區域經濟形勢也在給她吹順風。

大陸拋出給台灣的利/餌,與給香港的那些一樣,都流向社會上的特定少數群體(自由行、CEPA等措施主要肥了商舖、地產和零售業),其餘群體得益甚少,甚或要承受不良副作用;其整體效果是加劇了貧富懸殊,令年輕人更覺得出路渺茫。台灣大學生起薪最低點停滯在新台幣22K(約港幣5.5K)上下的水平(比有些年對大陸留台研究生每月補貼4萬多元低得多),更是受人詬病。

大陸經濟無比暢旺對台灣有好處之際,事猶如此,今後大陸進入L型GDP失速階段,台灣更「無啖好食」;「讓利」吸引力愈來愈小,而台灣民眾認為依靠大陸的單一發展模式愈來愈不可恃,看待大陸的心態也因而起變化。與此同時,亞洲的一些國家包括越南、菲律賓、緬甸、印度等,經濟卻表現出旺盛生機,與中國大陸逆向而行,故蔡英文近年提出的「新南進政策」,與當年李登輝倡議卻失敗了的「南進政策」比,有利條件多得多。此所以蔡認為現時的大陸得罪得起,不談「九二共識」也無妨,而民眾特別是年輕人也會認同此想法。

上述亞洲國家和台灣一樣,都面對着中共的經濟及地緣政治威脅,故在各自不同的利益考量後面,有連成一氣的條件,再加上有美國和日本撐腰,遲早會發展成為一個區域政經聯盟,而台灣在美日兩國的提攜之下,自必能夠成為這個區域聯盟裏的重要一員。

因此,蔡總統在她的就職演說裏提到的第一個改革重點——經濟結構的轉型,首先就是強調「加強和全球及區域的連結,積極參與多邊及雙邊經濟合作及自由貿易談判,包括TPP、RCEP等,並且推動新南向政策,提升對外經濟的格局及多元性,告別以往過於依賴單一市場的現象。」她當然明白,要作這個轉型,必然會遇到短期的大陸打壓導致的經濟損失,但對中長期發展卻完全有利。這個想法,成功機會顯然高於特區政府想把香港經濟引往「一帶一路」的做法(後者無可避免須對很多受恐怖主義和戰亂困擾的地區作投資)。

「九二事實」:沒有「九二共識」

蔡總統在她的就職演說裏「應邀」玩了一通文字遊戲,短短的323字,八面玲瓏可「各自解讀」,唯獨是老共「不高興」。她把年來的「九二有事實無共識」的講法進一步發揮成:「1992年兩岸兩會秉持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進行溝通協商,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我尊重這個歷史事實。」其中的「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12個字最堪玩味。這算不算是說了「有共識」呢?大陸有人說算,也有人說不算。這一來,蔡就成功在敵對陣營裏製造出「分裂」。

其實,1992年「辜汪會」上演的時候,台灣還不是民主社會,兩岸之間的會談,便是真的產生了「共識」,也只能算是國共兩黨之間的共識。參與當年會談的要角都辭世了,死無對證,唯一幸存的與會者、國民黨的蘇起,2000年的時候炮製出「九二共識、一中(口頭)各表」的方程式,國民黨其後把這個說法寫進黨綱,綠營稱之為「偽造歷史」,中共私底下受得落,公開卻說成是「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

台灣民主化之後,上台輪替的民進黨沒有責任去承接這個大有疑問、完全不能反映台灣民意的「共識」。陳水扁在2000年的就職演說裏這樣說:「海峽兩岸人民源自於相同的血緣、文化和歷史背景,我們相信雙方的領導人一定有足夠的智慧與創意,秉持民主對等的原則,在既有的基礎之上,以善意營造合作的條件,共同來處理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這個說法,反映陳水扁那時還把「一中」看作是一個未來的選項,但是蔡英文這次演說,通篇裏,「中國」兩個字一次也沒提起,這對中共而言,簡直是比陳水扁更倒退了。

蔡英文的班底

內外政經形勢對台灣新政府有利,但蔡英文能否有效利用這些新形勢,很在於能夠瓦解國民黨急統派和社會上深藍勢力搞的破壞。為此,蔡須要擴大她的執政聯盟。所以,她在選舉過程的後期、勝算在望之際,提出「民進黨不會整碗端去」之說;而勝選之後,她也真的能夠履行承諾。這很大程度體現在她任命的行政院院長林全的內閣班底的人事組成上面。

37位新內閣成員中,民進黨籍的僅佔11人(30%),國民黨背景的也有8人(22%)。後者包括確實有繳交黨費的國民黨員3人,包括外交部長李大維、國防部長馮世寬,以及退輔會主委李翔宙;未重新登記而黨籍失效的黨員1人,即兼任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主委和陸委會主委的張小月;「失聯」國民黨員4 人,包括海巡署長李仲威、勞動部長郭芳煜、財政部長許虞哲、金管會主委丁克華。

大家注意到,這些具國民黨背景的內閣成員所佔的席位都十分重要,並非可有可無的「花瓶」。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退輔會主委李翔宙。乍看退輔會的工作不重要,但李翔宙卻不是等閒之輩,其軍方背景絕不簡單,並曾經是馬英九總統的國家安全局局長和總統府國策顧問【註2】。須知道,十多年來,中共為套取台灣軍事 情報,處心積慮統戰國軍將領,結果十分成功,除了爆出過一些台灣退役軍官出賣情報的事件之外,還有不少國軍將領退役之後成為大陸軍方的座上客,其中更有人提出「國共兩軍一家親」的說法,令台灣國防部非常被動。林全請有深厚軍隊和國安背景的李翔宙任退輔會主委,這顯然是一重要考量。

然而,佔林全內閣最大多數的,其實是無黨籍背景人士,共有18位(49%)。相比,8年前馬英九總統上任之初的劉兆玄內閣26人當中,超過60%是國民黨籍;無黨籍的佔34%;民進黨籍的人數是0;綠營人士只有台聯的賴幸媛任陸委會主委,不過5個月之後便退黨,成為無黨籍【註3】。馬英九曾經自命為「全民總統」,但他的誠意,並沒有在他的政府權力分配方面表現出來,結果當然是「全民」不起。如果再拿曾經奢言「沒有梁營唐營只有香港營」的梁特比,那後 者更是笑話了。

對香港的影響

蔡英文上任,開了國民黨統派馬英九的倒車,把「一中」以「無言」的方式排拒,比陳水扁還要徹底。但蔡的說法是柔性的,巧妙地依附在「中華民國憲法」後面,既好像附和了國民黨的立場,同時卻又可以看成是站得愈來愈遠。剛陽的台獨語言,不會出自蔡的口中,因為有「自然獨」的年輕人政黨、社團替她代言。但是,她既掌握了國家機器,發展台獨勢力的各種具體做法,卻是誰也不能阻擋。幾年之後,台灣人的獨立意識和國家認同,一定比今天更強烈。這個變化,對只隔了 一個小時飛航時間的香港而言,不會沒有影響。萬能的中共,「要法律有法律,要槍有槍,要炮有炮」,卻是如何阻擋得了?

練乙錚 特約評論員

註1:蔡總統的就職演說全文見:https://thestandnews.com/台灣/蔡英文就職演說全文/;台灣統派媒體《中時》於蔡英文就職演說之後做的民調結果見http://www.ettoday.net/news/ 20160521/702586.htm。
註2:李翔宙的軍隊資歷包括:陸軍澎湖防衞指揮部指揮官、憲兵司令、陸軍總司令、副參謀總長、國防部軍備副部長、國防大學副校長等。見中文維基李翔宙條:https://zh.wikipedia.org/wiki/李翔宙。
註3:這一段所述的人事資料主要取自泛藍媒體《風傳媒》的一篇文章並作了一些修改、整理:http://www.storm.mg/article/118983。 另一有趣觀點是林全內閣成員的教育背景。十多年來,馬英九和陳水扁政府的內閣,都是「台大法律幫」的天下,但現在的林全內閣則是「政大幫」的世界,37名 內閣當中,出自或曾經任教政治大學的,一共16位,而其中又以政大外交系和政大財稅系最具份量,後者一個系包辦了閣揆和財經三首長——財政部長、金管會主委和主計長——的人選。參考: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979704和http://bfip.pixnet.net/blog/post/83732726。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自由民
    2016年5月23日10:26 | #1

    看看當年csa鬧獨立的下場

  2.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5月23日06:35 | #2

    小英政府是以內政為重點,兩岸關係採取保守主義,習皇帝內心是滿意的。

  3. 我爱我的国不爱你的党
    2016年5月23日15:55 | #3

    看着陆媒关于台海政治的新闻中,大陆网民激愤喊打武统台湾的言论,我为他们感到莫名地悲伤。当真相被掩盖,被泯灭,他们却认为自己被奴役着是正常的生活,非得要将台湾同胞从水深火热当中解救出来。然而,当另一种台湾的未来台湾人民自己决定的声音出现时,往往引来一大片打骂声。当想要评论为民主自由好的时候,却永远见不到这条评论显示在跟贴之中。不与自干五去争辩,只因会拉低智商。

  4. 匿名
    2016年5月23日18:42 | #4

    祝福台湾

  5. 匿名
    2016年5月23日19:09 | #5

    台湾只要保住自己,将来有的是隔岸观火机会。

  6. 一文不值
    2016年5月23日22:11 | #6

    台湾新政府上台伊始就要政治不要法治,走水扁老路,很不明智

  7. 自由民
    2016年5月23日23:56 | #7

    ”萬能的中共,「要法律有法律,要槍有槍,要炮有炮」,卻是如何阻擋得了?“ 說得好。我看北京根本沒牌可打了。

    —————————————–共匪必亡,冒充我ID的垃圾必死

  8. 匿名
    2016年5月24日10:54 | #8

    一文不值 :
    台湾新政府上台伊始就要政治不要法治,走水扁老路,很不明智

    支那猪抽什么风,狗屁不通

  9. 笑酱
    2016年5月24日16:49 | #9

    狗急了不会跳墙么,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10. 抱枕的鼓手
    2016年5月24日14:06 | #10

    民主是否就是纯民粹?中华民国第三次政党轮替是民主的楷模,但极力渲染台独的民意,一味逢中必反,就算大陆一般反共民众也不会支持台独。

  11. 匿名
    2016年5月26日11:58 | #11

    蔡大妈要把握好,只要给钱可以随便摸,但是想日是不可能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