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字号套利链”的断裂

民间投资下滑,成为中国经济的一大隐患,如果说中国经济在几十年改革开放中成功的秘诀是什么,答案是民营企业的崛起,估计没人会反驳,那现在民间投资下滑,则意味着什么呢,答案不言自明。
高层很着急,派出督察组下去调研。事实上,民间投资的下滑,正如俗话所说,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在国企—商业银行—政府这样一个“国字号套利链”的不断套利下,民营资本的空间越来越逼仄。
事实上这个空间本来就不大,只不过在2008年前还有经济增长的空间,境内国有资本还没有把所有利润空间都吃净,还有许多领域供民资去开拓;而在国外,出口增长迅猛,以低端制造业为主的民营资本如鱼得水,廉价的劳动力和廉价的资源成为他们的嘉年华,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欧美需求疲弱,人民币升值过多,国内劳动力成本攀升,税收加重,资源价格飙升,环境成本加剧,这些都让出口雪上加霜,低端制造业被打得七零八落。
2008年后在境内,由于实行了四万亿刺激,资金绝大多数给了国有企业的地方政府进行基础设施投资,然后形成国企—国有银行—政府这样一个国字号套利链,民间投资被挤出,民营资本的空间就更加逼仄,再加上宏观经济环境的调整,民营企业投资的下滑就是必然的了。
其实,民营资本不仅仅是投资的下滑,还包括相对于国有的体制内的职工的收入开始差距越来越悬殊。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2015年全国平均工资数据,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62029元,全国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只有39589元。后者几乎是前者的一半,以河北为例,2015年河北省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50921元,远高于私营单位的34084元。河北是著名的钢铁大省,而钢铁绝大多数是国企。这种情况下,劳动力资源就集中到了国企而不是民企。
在境内的“国字号套利链”,它的关键环节是国有银行,国有银行通过国家信用把社会闲散资金筹集来以后,用低价出售给给国企和地方政府,然后用高价贷给民企和个人,国有银行的暴利来源于这个差价。所以到了2014年以后,国有银行的利润增速逐步下跌,主要原因就是这个套利环节中,民企亏损或者关门倒闭,不仅仅让银行利润损失,而且形成了巨额的不良资产,当然此后国有企业的利润也下滑,或者亏损,商业银行更是雪上加霜。
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国字号套利链还在发挥作用,只不过由于经济形势严峻,政府为了确保经济增长不发生失速,不发生经济危机和金融风险,开始牺牲商业银行的利益,而确保地方政府的债务和国企的债务不出现违约。比如从去年开始实行的债务置换,事实上是保护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而牺牲的是商业银行的利益,债务置换就是用长期的成本低的债务置换短期的成本高的债务,这个操作不仅仅让银行的资金不能快速回笼,而且利率高的贷款变成了利率低的贷款,这其中尽管不良资产貌似少了,但是少一出现了大幅度下降。
而目前正在酝酿的债转股,也其实是损害银行利益的,因为银行是专职做存贷款的,股权投资本身不是长项。债权在企业破产时,是第一受偿者,贷款也是有期限的,如果到期不归还,银行还可以采取措施,比如处置资产、债务重组等。但是一旦变成股东,就只能干瞪眼,等企业经营好起来了。这也是权威人士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部分否定债转股的原因。
而在“国字号套利链”中,商业银行是关键角色,商业银行一旦利益受损,资本金减少,不良资产大幅攀升,则其不仅仅贷款能力下降,存款能力也会下降,则这个利益链条就可能断裂。
因此笔者认为,天下的任何事情都不能走极端,国字号套利链的暴利已经破坏了整个经济的生态系统,民间投资不能生存,则这个套利链条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6年5月23日10:14 | #1

    看谁先死的, 比谁气长

  2. 自由民
    2016年5月23日11:19 | #2

    窯洞黨一直都是這麼幹的,不過這次美歐不肯放水了,民營企業完蛋了,錢袋子被人卡緊了。這是好事兒啊。嘿嘿

    ————————————共匪必亡,冒充我ID哦的垃圾必死

  3. 匿名
    2016年5月23日15:12 | #3

    是官僚商辦企業,別用教科書騙的那一套說國企,你有份,皇帝的后妃也可以說你有份,除了多交稅讓土皇帝們玩樂,跟你沒有直接關係,還得高價買其壟斯產品

  4.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23日09:32 | #4

    呵呵

  5. 匿名
    2016年5月23日19:18 | #5

    劳驾死快点。

  6. 匿名
    2016年5月24日04:08 | #6

    穷的只剩下一条命了

  7. 匿名
    2016年5月24日22:49 | #7

    好文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