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沈阳 : 我老是忘记了自己需要移民,不论美国,澳洲,还是加拿大

去年秋天,我在珠江新城远洋明珠大厦四楼上班。广州越管越严。评论员工作老被领导批评,我就想移民,并给几个弟兄电话,打听美国的移民政策。

其实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就在珠江新城。每次从珠江新城地铁站BI口出来,大多是时间是快乐的,我就慢条斯理地挪到远洋明珠大厦。快要辞职离开广州时,一个冬天的晚上,路过华就路43号,谢正川弟兄随口告诉我,这是美国领馆。哦,感谢正川兄,我才知道,这所低调建筑,并不属于隔壁小学校园。

而今“赋闲”在家,陪伴女儿Joanna长大。春日的阳光好灿烂。窗外的鸟儿叫得可欢啦。几个月的女儿,天使般的笑容好甜美。无论是新闻联播,还是纽约时报新闻,我都懒得看。就这样,忘记了中国的“不顺眼”。

即便在京东和淘宝比较花王尿不湿的价格,也没想去移民。和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一样,关心的是哪家网店的产品更物廉价美,合乎孩子的需要。

我没多少钱,承认担心“座山吃空”,但网购时就是没想到移民。

不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真的很少想到挣大钱。即便想钱,都是先想到把自己的工作先做好。很长一段时间内,傻傻地,工作第一要务是理想主义。

不信的朋友,欢迎看我的简历。

这让我想起了2005-2010年苏州的时光。当时年少气盛。写了一些文章,据说有了国际性的影响力,居然忘记了人还需要挣钱,还需要买房子。这点,甚至让那些密切关注我的政府科员很惊讶:“你竟然不要挣钱?”

而现在的我,早非当初。住的当然是人间,要食人间烟火。一举一动总想着如何让女儿过上相对健康的生活。每个月几千元的网购,大多数是进口产品。

Joanna渐渐长大时,外面的世界一直在变化。各种冲突频繁。原来除了浙江“三改一拆”,南海之滨也在强拆。前几天海南执法人员武装殴打了妇女儿童。开始我愤愤然,狠狠地说了句“坚决反对武装侵犯和平居民”。昨晚大风大雨中看完的一段视频:民众如何在三四层高的楼房往下砸石头。

唉,除了一声叹息,我们还能做什么!?

“地沟油”“毒奶粉”“雾霾”……上海大都市三九寒冬小区里疯狂喷洒农药,据说是为了杀虫子。亲朋好友一个个神仙癌症之魔。得逃离中国呀。

一直以来都有人在鼓吹中国人移民。移民中介生意火爆。北京中关村有个家庭教会还煞有介事地组织了移民讲座。前几天有个叫做贾葭的媒体人,发了篇“早发财早移民”的文章。微信朋友圈铺天盖地,这让温克坚很生气。

更早以前,在一个微信群,一个自称信耶稣的作家大说中国就是索多玛,应该移民到美国。一个在中美之间做移民中介的作家勤奋介绍美国移民政策。

朋友不是在移民,就是在准备移民。广州、北京有人借政教冲突办理移民。我不反对“早发财,早移民”。如果是签证官,亲友想移民,我会全部放行。

我更不反对“出埃及”。过红海、离开埃及,美美哒,棒棒哒。

只是,我很不赞成这种世俗化神学的奇怪“解经”,沉默忍受很久之后,默默退群。

网络上那些看了标题就能猜出内容的文章,最好不要看。贾葭写的文章,我没认真看。不看标题和正文就知道这个媒体人说了什么。“裸官”啊,“美国二奶村”,关于移民的这些道理,王立军都懂的,那就更不需要看啦。

贾葭最近工作很不顺利。与我一样,和领导关系不融洽时,就想到了移民。

谈到移民,得说说自己的移民能力。我想起了一个曾被劳教的灵恩派牧师。这位写过基督教共和国宪法的“先知”老吹自己的人在国际上多么有影响力。我也是沉默。我相信他迟早也会移民。他祷告后,我就是没有“阿门”。

现在他们这个小圈子流行移民,越是牧师越有能力移民,越纷纷移民。

在某些专业技能上,我远远超过他们。其实我是可以移民的。

但,不论美国,澳洲,还是加拿大,我老是忘记自己需要移民。

和贾葭很不一样,只有在体制内工作和领导关系不顺利的时候,我才想到移民。不是因为美国好,而是因为工作不顺利。这样,当我辞职回家陪女儿时,看着女儿灿然的笑容,我就忘记了自己需要移民。 即便女儿会因为有这个父亲而比常人更有能力移民。

当看着年迈的父母,知道无法和我一起移民时,我就忘记了自己需要移民。

当我想着大多数亲戚朋友们都没有选择移民时,我就忘记了自己需要移民。

当在梦乡里用金华土话、浙江普通话交流时,我就忘记了自己需要移民。

当在教会里,无论在北京,还是广州,或是咸阳,或是温州,或是金华,和弟兄姊妹和睦同居、彼此相爱时,我就忘记了自己需要移民。

当想到有一天我老死,或者即便年轻死于非命,却深信耶稣与我同在、因而能去一个“更好更美的家”时,我就忘记了自己需要移民。

甚至,当我想到,连我生存的技能都如此深具中国特色,无论在内参上班,还是在周报上班,除非领导突然给我坏脸色,我就忘记了自己需要移民。

还有,当我如现在,在高德地图能查到的“慕义书院”五楼默默地写文章,宁可为了被赞赏绞尽脑汁想为何我不需要移民时,我就忘记了自己需要移民。

总结起来,我忘记自己需要移民的理由很多很多,甚至我的写作,我的学术,我的懒惰,我的勤奋,我的快乐,我的爱情,我的生命,我的灵魂,我的一切……

只是,我忘记自己需要移民,绝非爱中国,以至于不要命、不怕癌症和各种突如其来的灾难。例如客家小生弟兄的表弟,不幸得了白血病。昨天写的一篇文章,一个上午,朋友们赞赏了将近五百元。中午我就毫不犹豫转了小生2000元。我好几次默默地对妻子说,我得把那1500元钱挣回来。本来这是给女儿的经费。当时,我还想,我个人还能做的是,继续为福利底线鼓与呼。突然有些想回到《改革内参》上班。这个时候,我依然忘记了自己需要移民。

前几天我的公众号(“公民沈阳”)还发布了康来昌牧师的文章《爱国有罪吗?》。

这位一直反对台湾基督教长老会政教不分的改革宗牧师,谆谆告诫我们:

我奉劝诸位,不必为自己不能报效国家惭愧。孔子不也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避秦火、逃乱世,求安定温饱”。圣经只有鼓励,没有禁止:“有人在这城里逼迫你们,就逃到那城里去。”(马太十23)。我们以殉道为荣,但不自寻死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自由民
    2016年5月24日07:51 | #1

    要滾就滾,賤人就是矯情

  2. 匿名
    2016年5月24日09:02 | #2

    @自由民
    永远有你这样的人存在!爱看就看,不爱看拉到嘛!

  3. 匿名
    2016年5月24日09:32 | #3

    文章反映出极度混乱的思路,完全没有个注意力集中的焦点,移了也没正常生活能力。

  4. 匿名
    2016年5月24日09:32 | #4

    @匿名
    永远有你这样的人存在!爱看就看,不爱看拉到嘛!

    那个是伪装他人ID 的国安直属五毛。

  5. 匿名
    2016年5月24日10:01 | #5

    作者不是承认自己是五毛吗?
    都是五毛,你们还互咬?

  6. 自由民
    2016年5月24日10:08 | #6

    既然自稱為公民就為爭取自己的公民權利跟大夥兒一塊兒奮鬥。移民不過是一個選項,奮力建立自己的民主自由國家才是造福子孫,流芳百世的真男兒所為。

    —————————————–共匪必亡,冒充我ID的垃圾必死

  7. 匿名
    2016年5月24日10:25 | #7

    移民,畢竟是去別人的地方,做二等公民;留下來,是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做二等公民;為做前者準備了很久,但下不了決心;每每都會在這片自己熟悉的土地上,想一些不實際的幻想。

  8. 一条人命换不了真像?换不了真话?!换不了良心无悔?!
    2016年5月24日03:11 | #8

    这个傻二糠

  9. AOE
    2016年5月24日03:43 | #9

    能不移民当然最好,谁也不想离开故土。但移民的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而不移民的,往往都是没有这个能力

  10. 1
    2016年5月24日14:36 | #10

    这说明移民要做长期准备

  11. 养猪户-赵家人
    2016年5月24日22:43 | #11

    先出国再移民,最后里应外合搞死赵家人。。。。

  12. 匿名
    2016年5月25日01:12 | #12

    不移民也成了一件可以拿出来显摆的事了

  13.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25日04:30 | #13

    说来说去,是因为无能力移民

  14. 匿名
    2016年5月25日13:22 | #14

    @匿名
    你在国内就是一等公民?你个大傻逼。在大陆,一等洋人,二等官,三等少数民族,四等汉人,自己对照一下,哈哈

  15. 好好说话
    2016年7月6日10:22 | #15

    如果真认为有问题的话,走一个是一个,一齐不走,救的人都很麻烦。
    当初三年灾害期间,多少香港人往内地寄食物包裹,月月寄!城市往农村寄!我妈妈家靠北京叔父寄!
    你明明可以爬上岸,非要觉得不走才是同生共死不是添乱吗?平白增加救援者工作量。
    你先走!
    我不走!
    你走啊!
    我和你在一起!
    QNMGLB!快走吧!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