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融担总经理及在保企业控制人被带走

  【财新网】(记者 吴红毓然 杨巧伶)河北融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河北融投)风险化解仍是难题,雪上加霜的是,多名相关人士被带走协助调查。(见《财新周刊》2016年第20期“债务‘脱壳’术”)
  近期财新记者从多位人士处确认,在河北省国资委官员、原河北融投党委书记李令成于2月中旬被带走协助调查后,河北融投旗下河北融投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河北融投担保)总经理马国斌于3月被带走。
  几乎在同一时间,河北融投担保所担保的企业国泰集团董事长彭国昌、嘉隆高科董事长张英杰均被带走。“我们开着债委会,会上彭国昌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后来我们才知道他被调查了。”一位债权机构人士说。
  河北融投担保项目大规模兑付期已至,极少项目如期顺利兑付,大多是金融机构默默刚兑。在风险爆发前期不怎么着急、甚至一度施以援手的银行,现在则陷入了不良清收和处置的困境。“有的企业控制人被带走比较突然,授权都没来得及做,也没办法做资产处置。”另一位债权行人士说。
  据财新记者此前了解,河北融投的对外担保额保守估计在500亿元左右,牵涉大量资管机构甚至P2P,银行资金至少200亿元,其中河北银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招商银行、中国银行等多家银行牵涉其中。(见《财新周刊》2015年第31期“河北融投危局”) “现在大部分银行都把有关贷款计入了不良。” 一位债权行石家庄分行资产保全部人士说。
  2015年9月,河北融投出台风险化解方案,迄今有两个举措落地。一是再担保公司成立。但据财新记者了解,虽有个别银行跟再担保公司签署框架协议,但并未开展任何业务。“再担保公司由河北省中小企业服务中心更名而来,隶属于河北省工信厅,但是融投是国资委的,两家公司融合有问题,工信厅不愿意接这个烂摊子,实际上开展业务有一些障碍。”
  前述银行人士透露,再担保公司注册资本8.75亿元,与河北融投担保500亿元的敞口相比杯水车薪。
  二是河北省资产管理公司(下称河北AMC)获批,但“进展比再担保还要慢”。债权行人士认为,要化解融投的风险,河北AMC有一定优势。但问题也很明显,一是河北AMC资金仅有10亿元,处置手法也有限;二是河北AMC可能会压价。“与其1、2折卖出去,不如自己持有。”三是担心河北AMC与河北融投仅做了账面资金的“左右手”互倒,最终金融机构资产还是受损失。
  “投资人不满河北融投,一是效率低,二是时间长,三是不公开。”前述债权行人士说,在风险爆发初期河北融投“断崖式”不履约,导致风险无法缓释,错过了化解时机;梁静空降融投后,一天10小时工作,开展摸底企业、制定方案、寻找投资者等工作,但具体工作进展债权人都不知情。
  近期,财新记者致电河北融投现任董事长梁静及相关新闻处人士,均无任何回应。财新记者从官方网站上看到,近期河北融投接洽过碧桂园、中国二十二冶集团、广州恒健控股等公司。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匿名
    2016年5月25日08:39 | #1

    终于动了,反应速度比没长神经的原始动物还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