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醉汉:小议专制与腐败

专制,就是掌握政权者将公权力占为己有,随心所欲行使权力,为所欲为管理国家政务,并将这种权力用世袭、集体世袭的方式固定下来。

传统的忠君意识与君君臣臣的等级观念,是封建专制所依赖的理论与道德基础。

专制者们绝然不允许公平与正义在社会存在,更不能容忍公众过问公权。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国家公器,成为他们的私器。政府,便成了他们的管家。

于是,阻止其他人进入权力阶级,便成了专制者们共同的原则。

武装夺取政权的暴力革命,显然是落后的革命形式。文明的宪政、民主选择,才是普世价值。

但专制者不仅会镇压暴力革命,同样也不允许议会斗争。先进文明的宪政、民主,也成为了专制者的敌人。

社会上“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是客观规律。

生活在社会基层的优秀人士,当然不甘寂寞,不愿意终老在社会最底层。他们自然想进入仕途,进入上层社会,进入国策管理层。

本来,这是一种上进,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是给统治者注入新鲜血液。

但在专制者眼里,这就是威胁。

于是,基层中的“士”,便自然成为专制者们共同的防范、打击目标。追求政治进步的人士,成为了专制者们的政治敌人。

专制者们熟知封建统治术,懂得分化瓦解、收买和消灭政治敌人的重要性。

于是,基层中的“士”,有些人自觉或不自觉地便成为了专制者的帮凶、走狗。而有些基层中的“士”,要追求公平,并为此奋斗,便成为专制者的心腹之患。

专制者们打击政敌,或打击持不同政见者,或打击异见人士,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制造文字狱。

文字狱最大的特征,就是以言论入罪,思想(意识形态)入罪。

文字狱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言论不自由。专制者不仅将民众批评时政的言论视为敌意,还会将民众善意的国策建议视为觊觎。由于心虚,他们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对一些如“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的风花雪月,也会神经过敏,自我猜忌地制造冤案。

因为言论不能自由,故新闻、出版、游行、结社、罢工等等公民的合法权益,更无可能实现。

这就彻底杜绝了批评和监督的忠谏渠道,致使官员远君子,近小人,逆淘汰自废免疫力,腐败横行成灾。

专制的绝症是腐败,腐败的条件是特权。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掌握特权的专制者谁愿意忧患?谁不喜欢安乐?

道德自律,是专制者们对别人的要求。他们自己不仅视道德为粪土,连法律在他们眼里也只是一个屁。

所以,不受监督的特权阶级的腐败是必然。

但腐败是另类自残,近似吸毒。

小腐小败,大腐大败,没有例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28日02:12 | #1

    嗷嗷叫的东林党,除了党争就是打屁股,用下你们的尸谏吧!

  2. xxx
    2016年5月28日12:28 | #2

    专制者必垮。你以为共匪会例外吗?你真的以为共匪是神,无所不能啊?

  3.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5月28日20:41 | #3

    共匪的滅亡可能會出所有人的意外。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