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中国再发生文革的可能性—写在文革50周年

今年是文革50周年,怎样评价文革,即使按照发动者毛泽东本人的评价,这也是一场灾难。

毛死前总结说,他一生做了两件大事,一是打败了国民党,二是发动了文革。我们从这两条来看,毛也是罪人。

第一,毛的打败国民党,给中国带来的是灾难,因为中共建政后,不仅在经济上剥夺全部私有财产,政治上更凶残到大规模整肃、屠杀,全面暴政。按西方学者估算,在中共建政后没有外来侵略的和平时期,残酷统治造成多达可能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包括人为错误政策造成的六十年代大饥荒的大众死亡)。

第二,文革更是毛一手制造的惨剧,连他自己都认为是失败的。毛曾说,第一件大事(打败国民党)很多人赞成,可是第二件大事(文革)很多人有意见。他也知道文革不得人心。因为即使按中国官方的统计,文革造成二百万中国人丧生,七百万人伤残,七万个家庭被毁。胡耀邦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时对南斯拉夫记者说,文革中有一亿人受株连(当时中国八亿人口)。文革不是一场由底层民众发起的运动,而是毛泽东从上面一手发动的,他当时写《炮打司令部》,鼓励红卫兵造反,拉开了文革的血腥序幕。

为什么毛要发动文革?至少有两条原因:一是他要通过打倒党内任何可能的对手,所谓走资派,进行全面清洗,来获得绝对的统治地位,那种极权,甚至超过古代的皇帝,是一种让亿万民众绝对盲从的类似邪教教主的权力。二是他有一种乌托邦幻想,要绕过官员体系,直接领导群众,迅速进入他梦幻的那种共产主义。他认为这种“文革”七八年就应该有一次,要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甚至直接说,八亿人不斗行吗?简直就是一个疯子,把整个中国带入疯狂。

对毛泽东的这两个动机,研究文革的西方学者似乎没有太大分歧,但对中国为什么会出现一场文革,却看法分歧,分为制度派和毛疯派。制度派认为,主要因为中国的专制制度。但毛疯派认为,同样是共产制度,其它共产国家就没有文革,主要是因为中国碰上一个患有严重精神疾病的毛疯掌权。

这两种说法都有一定道理,但根本的原因,也是第一位的原因,是中国的极权制度。政治疯子哪里都有,但如果没有极权制度,病态人生的“政治疯子”就无法获得绝对的权力。首先选票就会阻止疯子掌权,即使侥幸获得权力,也会被下次选举淘汰,不会长期掌权。像美国曾有过的“人民圣殿教”和“大卫教”,教主都像毛一样疯狂而残忍,但在民主法治下,他们既无法获得全国权力,更在法治制约下迅速败露而灭亡。

第二个原因,就是毛泽东本人的因素。毛的特殊病态人格,霸气、多疑、残忍等等,当然都是中国产生文革的重要因素。

所以可以这样总结,中国发生文革的直接原因有两个:一是共产党的专制,一是毛泽东的专权。如果中国不是共产制度,即使有再多毛泽东这样的恶棍,也无法发动起文革;但如果中国没有毛泽东这样一个太典型的恶魔,即使是专制制度,也可能避免那场巨大的闹剧和悲剧。所以说,文革是共产制度和毛泽东专权的政治双簧。

还有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因素,那就是如果没有亿万中国人的狂热参与,毛和他的亲信,也无法造成那种规模的灾难。在中国那种严重缺乏个体主义、个人尊严、个人自由的历史悠久的文化背景下,崇拜强人,服从领袖,国家强大第一的民族主义狂热,几乎俘虏了所有中国知识分子的大脑,中国早已从官到民,从知识人到老百姓,形成了为领袖,为国家,可以不择手段地泯灭个人、泯灭生命的价值取向和文化氛围,所以才使毛泽东易如反掌地成为中国的帝王和教主。今天的中共领导人,仍然在寻求这种地位。

所以,要想中国不再有文革,第一,必须结束中共专制统治,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第二,从文化入手,改变那种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国家强大第一的心态和思维方式,而是把个人的生命、自由、尊严这些价值放到至高无上的地位。今天,那个发动文革,给亿万中国人带来深重灾难的毛泽东,他的僵尸还霸占天安门广场,他的阴魂还在继续统治中国人的心灵,只有把这两个元素都从根本上改变,中国才可能防止文革那种巨大惨剧的再发生。

2016年5月28日于台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自由民
    2016年5月28日09:36 | #1

    煞筆,沒有文革還有太陽花
    忽悠幾個學生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攻占立法院,還不用秋後算賬,真是民主天堂

  2. 匿名
    2016年5月28日10:09 | #2

    @曹长青
    所以,要想中国不再有文革,第一,必须结束中共专制统治,中国实现民主制度。第二,从文化入手,改变那种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国家强大第一的心态和思维方式,而是把个人的生命、自由、尊严这些价值放到至高无上的地位。

    要做到这一点,灭了中国是唯一选择。肿瘤只能切除,不可能变好。

  3.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28日02:14 | #3

    民主是手段,不是目的,更不是结果!

  4. 匿名
    2016年5月28日10:18 | #4

    太陽花学运又不是为了什么主义,也不是为了保爹保妈保特权,不讲出身血统,跟不是为了“红2接班”

  5. 匿名
    2016年5月28日11:55 | #5

    Mobile Guest :
    民主是手段,不是目的,更不是结果!

    民主既是手段,又是目的,也是结果!

  6. 自由民
    2016年5月28日12:18 | #6

    对一个中产阶级,即便是半残的,占了全体国民总人口1/10的国家,发动1960年代那种文革基本没戏。而且共匪这么多年的横征暴敛,发动底层闹文革的结果就是把这个政权的命革掉。仔细观察习犬犬的内政外交作为,我断定这个垃圾二逼绝无本事在国内外搞个什么大动作,它没有那个能力来驾驭。阻止南韩的萨徳系统部署的完败,阻止民进党上台的惨败都是很好的证据。

    ————————————-共匪必亡,冒充偶ID的垃圾必死。

  7. 匿名
    2016年5月28日13:35 | #7

    @自由民

    它也不需要搞,因为无论团派江派,没什么个性上比他更强硬,思维上比它更“自信”的人在,无需文革护权仗。若搞起来,反而第一个威胁它自己和它的红二代班底。中共的经济命脉和钱袋,现在都是红二代掌控,钱袋子一破,共党即死。

    问题根本不在这些,在于共党无可避免的死亡一来,用什么方式快速建立起秩序,现在最有可能的,还是最悲哀的那一种:新极权。可能是宗教武装,可能是传统民间信仰,可能是共产主义卷土重来,也可能是穷困工人群体间诞生的新纳粹。到时候还想转向,得等人死到一定数量才行。

  8. 自由民
    2016年5月28日13:51 | #8

    匿名 :
    @自由民
    它也不需要搞,因为无论团派江派,没什么个性上比他更强硬,思维上比它更“自信”的人在,无需文革护权仗。若搞起来,反而第一个威胁它自己和它的红二代班底。中共的经济命脉和钱袋,现在都是红二代掌控,钱袋子一破,共党即死。
    问题根本不在这些,在于共党无可避免的死亡一来,用什么方式快速建立起秩序,现在最有可能的,还是最悲哀的那一种:新极权。可能是宗教武装,可能是传统民间信仰,可能是共产主义卷土重来,也可能是穷困工人群体间诞生的新纳粹。到时候还想转向,得等人死到一定数量才行。

    你说的各种情况都有可能,所以,如果我们想建立一个不以意识形态为归依的更为平权,平等,自由的国家,那就从自己开始努力成为那样的人,再影响周围的人,事在人为嘛。

    从更长远来看,出现新极权的可能性我认为不高,爆发大规模战争死人无数这样的情况基本不大可能,因为整个社会更加理性化。随着更多中产的成长,我对未来还是抱持审慎乐观态度。宗教武装什么的,绝无可能,中国几千年来根本没有宗教信仰。共匪嘛不用提了,直接被扔进坟墓的命。

    ————————————-共匪必亡,冒充偶ID的垃圾必死。

  9.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28日08:51 | #9

    一楼老婆和老娘安好?

  10. cc
    2016年5月29日08:15 | #10

    Mobile Guest :
    一楼老婆和老娘安好?

    你老娘不错 ,你老婆更好。

  11.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29日17:06 | #11

    说得好!

  12. 2016年5月29日23:40 | #12

    应肯定的是毛主席最伟大的贡献是他自己死了!要是真的毛主席万岁,中国人民可就惨啦。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