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谈网:中国愤怒的投资人越过了防火墙之后

(博谈网记者郑皓然编译报道)据《石英》(Quartz)5月26日报道,北京精心打造的审查机制,号称长城防火墙,挡住了数以万计被视为不利共产党政权的外国网站。

尽管中国国内的一些网民可以借助诸如VPN和代理这样的服务来访问Facebook,Twitter和海外新闻媒体,很多中国网民从未想过要翻墙。他们满足于在中国‌‌“内部网‌‌”上面获得的过滤信息,‌‌“内部网‌‌”是对中国之内的互联网的戏称。

但是,最近,数百名中国投资人,可能是中国最大金融骗局之一的受害人,已经有组织地、坚决地越过了长城防火墙。被中国的监管机构和人大代表们置之不理之后,这些绝望的投资者涌入了Twitter来传播他们陷入困境的消息。

虽然他们的人数不多,但他们的行动已经鼓舞了在最近骗局中损失了巨额财产的其他中国投资人,将Twitter变成了愤怒的中国公民抗议的新平台。当他们越过长城防火墙之后,有些人渐渐意识到了,中国共产党多年来一直在打压言论自由和像他们一样的民间抗议。

VPN教程

泛亚金属交易所的300多名投资人已经成为了活跃的Twitter用户,这主要得益于30岁的聪(音),她是上海国有银行的员工。像很多泛亚投资人一样,因为担心当局报复,聪要求不透露她的全名。她的情况也很典型:她把一生的积蓄,近100万元(大约15万美元)投入了交易所,因为她信任为其备书的当地政府和国有银行。

在四月底,聪说服她的泛亚投资人同胞加入了登陆Twitter的行列。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她在一个她创建的微信群里已经聚集了数百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以前从未使用过Twitter,超过半数是中年人,甚至不经常上网。大多数只知道使用像微博或微信之类的聊天应用。

聪自己不得不一步一步学习如何绕过网络审查,然后为其他人写了教程。她为安卓手机推荐Lantern代理工具,为iPhone手机推荐GreenVPN,因为她发现它们最稳定。

聪说:‌‌“当大家都问我问题的时候,我真是太累了。‌‌”尽管教学有时候令人泄气,但是,当很多年长的投资人愿意加入的时候她觉得‌‌“非常感动‌‌”。

上海一位70岁的退休人员,他要求只透露姓‌‌“胜‌‌”,是最老的一位。他说,他花了三天时间才设置好,发表了第一个推文。他有一度都想要放弃了,但是没有放弃,因为他想:‌‌“如果其他人都能做到,我为什么不能?‌‌”

胜损失了200万元,他卖了仅有的一套公寓后将90%投入了泛亚。他在过去从未做过任何抗议活动,因为有心脏病和中风的病史。但是,现在他加入了Twitter上的疾呼后感到与其他投资人共患难。

他说:‌‌“我只是要求政府公平对待老百姓。‌‌”

@BarackObama

这个群组里的每个人被鼓励至少每天发一个推文,将他们参加的抗议以图片或视频的方式发出去。聪在她给其他投资人写的教程中写道:‌‌“我们必须要@重要媒体‌‌”,并附上了从联合国,到BBC,到美国总体奥巴马的推特账号列表。

奥巴马的推特上现在涌入了成千上百的推文,中英文都有,呼吁帮助:

这些投资人中的大多数不能说英语,也不会写。那些最懂英语的人有时候为其他人写出样本。大多数时候,他们使用在线翻译工具,将中文翻成英文,不过语法经常很差,例如‌‌“please attention.‌‌”

他们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本周,纽约人权活动人士温云超,公开了他在Twitter上发现的泛亚投资人列表,并转推以呼吁关注,温有近25万粉丝。另一个Twitter用户提供了一个代理服务的200个免费账号给他们。

防火墙之外

中国网民以前也曾集体翻墙,但是原因不同。例如,1月,一些中国人用反台留言轰击了台湾新任总统蔡英文的Facebook页面。

不过,泛亚投资人,本来是不太可能尝试规避封锁的。推特账号Tittizhush的投资人写道:‌‌“如果这事没有发生,我可能永远不会学会翻墙。我以前生活很滋润,但是现在。。真是可怕。‌‌”

此外,以前他们不太可能会表达反对当局的言论,但是现在很多人都会。

像大多数享受着滋润生活的中国上层中产阶级一样,泛亚投资人以前未曾想过言论自由,集会,示威,投票权或民主,直到他们意识到他们需要这些自由来要回一生的积蓄。

加入Twitter后,聪说她意识到了‌‌“不公平的,不可思议的事情每天都在中国发生。‌‌”她不断地读着那些有关当局打压个人权利和公民社会的发帖。她说:‌‌“过去,我对我们的国家很乐观。‌‌”现在,她在推特自我介绍里说:‌‌“我恨中国,我想离开,去任何地方。‌‌”

顾(音),50岁,通过房地产生意积累了财富,投入了泛亚700万元。顾说:‌‌“我花了过去一年的时间来了解真正的中国。‌‌”顾说,当局镇压了他们试图挽回损失的抗议活动。‌‌“否则,我还活在看央视新闻联播的世界里。‌‌”

顾说,他只发表有关泛亚的发帖,但是也在Twitter上读其他维权活动的推文,包括1989年天安门广场屠杀。他希望看到将来中国保障言论自由和选举。他说:‌‌“毕竟,我们一代又一代,生活在这里。‌‌”顾说,但是,如果中国仍不能民主,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很多投资人,认为他们或他们的孩子将不得不移民。

聪表示,另两起金融诈骗的投资人已经向她咨询如何在Twitter上组织类似的活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译者系列 标签: , ,
  1. 嘿嘿
    2016年5月29日12:16 | #1

    這些王八蛋因為自己的貪婪血本無歸,然後突然覺醒了。如果他們賺點錢,估計現在還要給中共歌功頌德吧? 絕不同情!

  2. 自由民
    2016年5月29日13:14 | #2

    嘿嘿 :
    這些王八蛋因為自己的貪婪血本無歸,然後突然覺醒了。如果他們賺點錢,估計現在還要給中共歌功頌德吧? 絕不同情!

    這種以體制來劃分黑白兩線的想法要不得。更何況他們以前的沉默本來就是共匪政權封鎖言論自由的惡果。只要能站到我們這邊來,體制內外皆歡迎,要凝聚共識就要胸懷寬廣。希望這些利益受損的國民更多的到牆外來,共同推動這個國家的轉型,加速共匪邪惡政權的垮台。

    ———————————共匪必亡,冒充偶ID的垃圾必死

  3.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29日07:10 | #3

    赞同二楼观点!

  4. 匿名
    2016年5月29日16:27 | #4

    我对政府并无好感,但我觉得是主要原因是这些投资人贪婪,泛亚涉案投资品种“日金宝”高达13%的年化利率,稍微有点风险意识的投资者都知道这种项目不靠谱,但这些受害者完全被贪婪蒙蔽了理智的判断力,居然敢把全部的身家积蓄投资到这样的一款投资品种上。

    我完全相信泛亚贵金属交易所如受害者们所说,是云南昆明地方政府牵头组建的交易所、涉及的产品也均由各大银行兜售,但是我想就如同炒股票一样,股民亏了能找证券交易所吗? 当然不能。泛亚受害者们觉得自己是上当受骗了,被地方政府、交易所和银行联合起来骗了,那又能如何,俗话说愿赌服输,以中国股市为例,黑幕重重,实际上很多时候也是各大券商和庄家甚至是证券交易所联合起来给散户们下套割韭菜,但散户们只能愿赌服输,因为不管任何投资,都会提醒投资者“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泛亚的投资者也一样,只不过从法律角度来说的话,交易所、银行在兜售这类产品时与投资者签订的合同条款中或者口头上有没有给予必要的风险提示在司法诉讼中会有不同的结果,但是在大陆,我看类似这种维权必然是不了了之的,一是因为官方现在已经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了,金属交易所现在的高管已经以涉嫌“非法集资”的罪名被刑拘,这样一定性的话,最终就以某些替罪羊被重判十几二十年收场了,投资者得不到任何补偿。记住一句话:没有人会为投资者的贪婪保本

  5. cc
    2016年5月29日18:10 | #5

    这是一群贪婪又愚蠢的人

  6. 匿名
    2016年5月29日19:09 | #6

    如果蠢一次就能清醒过来变成人的话,这学费缴得完全不冤。应该抓紧教育机会进行人类的教育。

  7. 自由民
    2016年5月29日19:20 | #7

    匿名 :
    我对政府并无好感,但我觉得是主要原因是这些投资人贪婪,泛亚涉案投资品种“日金宝”高达13%的年化利率,稍微有点风险意识的投资者都知道这种项目不靠谱,但这些受害者完全被贪婪蒙蔽了理智的判断力,居然敢把全部的身家积蓄投资到这样的一款投资品种上。
    我完全相信泛亚贵金属交易所如受害者们所说,是云南昆明地方政府牵头组建的交易所、涉及的产品也均由各大银行兜售,但是我想就如同炒股票一样,股民亏了能找证券交易所吗? 当然不能。泛亚受害者们觉得自己是上当受骗了,被地方政府、交易所和银行联合起来骗了,那又能如何,俗话说愿赌服输,以中国股市为例,黑幕重重,实际上很多时候也是各大券商和庄家甚至是证券交易所联合起来给散户们下套割韭菜,但散户们只能愿赌服输,因为不管任何投资,都会提醒投资者“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泛亚的投资者也一样,只不过从法律角度来说的话,交易所、银行在兜售这类产品时与投资者签订的合同条款中或者口头上有没有给予必要的风险提示在司法诉讼中会有不同的结果,但是在大陆,我看类似这种维权必然是不了了之的,一是因为官方现在已经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了,金属交易所现在的高管已经以涉嫌“非法集资”的罪名被刑拘,这样一定性的话,最终就以某些替罪羊被重判十几二十年收场了,投资者得不到任何补偿。记住一句话:没有人会为投资者的贪婪保本

    你犯了一個很簡單的邏輯歸因錯誤。

    作為投資人,都是逐利的,這個天經地義無可厚非,否則商業都不可能發展起來。但是投資是有風險的,這個眾所周知,作為一個合格的負責任政府,理當為投資人提供真實資訊來作為投資的決策依據。

    共匪偽政權恰恰就在這點上背道而馳,封殺輿論,禁止公共討論。你認為13%的年化收益率很高了,但是當時是有雲南省政府為背書,幾家所謂國有銀行做擔保,各個喉舌在鼓吹,在這樣的情況下你沒法質疑這個收益率是不是有風險,加上共匪長期的政府權威服從性灌輸,你面對厚利且無風險的承諾絕對難以拒絕。

    因此,把受害人作為責怪對象,正是對施害人的放縱,五毛狗,共匪的各個騙子機構就是希望你這麼想,互相責怪,它們才好免責。

    ———————————共匪必亡,冒充偶ID的垃圾必死

  8. 匿名
    2016年5月30日14:00 | #8

    投资和风险是成正比的。 这一点 傻逼应该牢牢的记在心里——如果你不是官二代红二代的话。

  9. 匿名
    2016年5月30日14:01 | #9

    自己的投资都无法承担风险,想在国外帮助下推墙?成功了,自己的损失就有补偿吗?风险收益对等,自己愿意享受高风险,却无法承受高收益,换做那个当权也不会弥补你的损失,自己智商问题要自己补。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