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文革是谁的宿命

今年是文革50周年。1966年中共中央通过的”五一六通知”拉开了文革的序幕,从此中国进入了官方评价的”十年浩劫”。50年后的今天,文革不但没有被清扫进垃圾堆,反而阴风再起。虽然不能说,中国现在真有文革重现,但是,说文革不死,大概是不错的。其实,不但文革的正面形象仍然活在相当一部分人的心目中,而且,文革的诸多关键问题至今仍然混沌不清;非但青年一代所知甚少,海外国内对文革的诸多研究也留下了许多待解话题。有感于文革不死,探讨一二,也求教于专攻文革研究的诸位。

重新认识文革的加害者和受害者:”四人帮”并非祸首

关于文革的爆发,官方的说法是,毛泽东错误地发动了文革,而文革被”四人帮”利用,导致了”十年浩劫”。这个说法回避了一个关键问题:为什么毛泽东要发动文革?邓小平是局中人,作为文革之前的总书记,他了解毛泽东自1956年到文革的所有决策,心里一清二楚。恰恰因为如此,邓小平才提出了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试图尽量回避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问题。所谓”毛泽东错误地发动文革”,实际上含有一种为文革辩解的企图,即毛泽东当时似乎是一时冲动,随心所欲,酿成大错,而毛泽东的一时之错瑕不掩瑜。官方把文革的责任尽量往”四人帮”头上推,以便减轻毛泽东的罪责,这是导致对文革的批判不彻底、文革不死的一个主要原因。其实,文革时期,包括”四人帮”在内的高层和省一级的文革派干部,以及周恩来、林彪等老干部,完全是毛的政治工具,也是毛政治路线的主要支持者。”四人帮”本身没有足够的能量和威望,完全借助毛的强力支持才能推行文革政策。毛泽东才是文革的唯一主宰和祸首,”四人帮”不过是抬轿子、吹喇叭、跑腿办事的帮凶。与其说是”四人帮”利用文革造乱,还不如说是毛泽东利用”四人帮”以及周恩来、林彪等许多人,才完成了他发动、坚持、维护文革的个人算盘。

文革起步于文化教育领域,最先受到冲击的是文化界和教育界,因此始终被称为文化大革命。文革不仅清除了来自西方的文明,也清除了自苏俄引进的现代共产党文明,还批判了中国几千年留下来的传统文明。从这个意义上讲,文革是一场消灭文明的政治运动;而取代所有既往文明的,则是毛的个人崇拜和盲信盲从等中国传统文明的糟粕,即愚昧文化。但这场号称文革的政治运动远远不限于文化界或文化教育领域的革命,它实际上是一场颠覆中共建政后建立的政治社会秩序的撼动全社会每个角落的政治运动。

1978年12月叶剑英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说,文革让1亿中国人被整。在文革时期,受害者首先是生命受到威胁的城市乡村里的所谓”阶级敌人”,从”黑五类”到”黑七类”,再扩大到”黑九类”,以及文革初期被北京老红卫兵打死打伤的不属于这些类别的中学老师及群众组织武斗中的伤亡者。其次,文革的受害者还包括个人生涯被迫中断的广大知识分子和机关干部,他们中的许多人被送往”五七干校”从事农业劳动。再次,文革的受害者也包括全国几千万知识青年以及农村里的中学生,他们因为文革破坏了国民经济,失去了正常的就业、升学机会,知识青年被强制送到农村去插队或到生产建设兵团劳动,而农村的中学生则绝大多数只能留在自己的村子里务农。这么多文革的受害者充当了毛泽东的文革牺牲品,在共产党国家当中确属史无前例。毫无疑问,文革的加害者绝不只是”四人帮”而已,加害者不仅包括高层的毛泽东及其追随者,以及中层的参与地方文革运动和担任军宣队的军队干部,还包括民间的一批底层造反派、红卫兵,甚至普通农民。

有一种说法认为,中共这种制度为文革不可避免的发生提供了条件。这个说法似乎有理,但是经不起推敲。因为,人类历史上曾经有过十几个共产党国家,它们的制度基本都是苏联模式,但是,大部分国家并未发生过文化革命,只有苏联和中国出现过文化革命。我在文革40周年时写过一篇文章,《毛泽东向斯大林学到了什么?――中苏”文化革命”的比较及其启示》,在文中我特地说明,早在1928年到1931年苏联就推行过”文化革命”运动,但苏联的”文化革命”仅限于文化教育领域,目的是打击独立知识分子、推行文化专制,这点与中国的文革初期的情况相似。但苏联文革仅限于让红色知识分子占领文化阵地,并没有演变成广泛的政治清洗。在中国,1966年的文化大革命发生之前,”文化革命”这个政治词汇在官方文件里就时有记载,毛泽东的独创在于,他把”文化革命”和”政治大清洗”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以”文化革命”之名掩盖”政治大迫害”之实。另一方面,由于苏共领导人的文化素质高于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领导人,所以,苏共的文革不消灭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相反,却鼓励工人农民学习西方的文学艺术。但是,中共这个低素质的农民党在毛泽东的指挥下,实际上是通过文革而革除了所有的文明,然后把愚昧当作旗帜挥舞。从愚昧横行的角度去看,中国文革期间的种种荒谬的社会现象,比如跳”忠字舞”这种民间活动,其实并不是”四人帮”安排的,而是中共这个农民党治下落后政治文化的产物。

文革的本质:举国事一人

官方把文革定性为”十年动乱”,但对文革的起因和真相却讳莫如深。因此,对年轻人而言,通过教育系统不可能得到完整正确的文革认知,而家庭背景则决定了他们从长辈那里听来的文革印象五花八门。这种对历史的混乱认识和无知,符合当局的需要,但必定在中国社会未来的演变中埋下地雷,使得中国的民主化格外艰难。

现在关于文革的民间研究大体上有一个共识,即毛泽东与刘少奇的矛盾主要产生于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在这个总结三年困难时期教训的大会上,刘少奇指出,大跃进的失败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他的坦诚得到了与会各级干部长达几分钟的掌声支持,但在毛泽东心目中,这就是他自己威信动摇、声望坠地的信号。从此,毛泽东开始大讲防范”党内赫鲁晓夫式的人物”,深恐自己落得像斯大林一样的命运,死后遭到批判。毫无疑问,文革的导火索是大跃进的彻底失败。但是,毛、刘之间的矛盾仅仅是治国方针的分歧吗?倘若如此,那么,毛泽东发动文革也可以被解释成与刘少奇的政治路线之争,似乎还有出于公心的目的。但是,如果再往更早的历史追溯一步,就会发现,毛泽东发动大跃进的目的,还有明显的私心。

毛泽东的私心是从斯大林死后开始逐渐膨胀的,到了1957年走上顶点。他的所谓私心,就是把中国当作一块试验田,为营造他在国际共运中的世界级领袖形象,提供政治和经济上的垫脚石。所谓政治垫脚石,是指中共政权的建立,证明了毛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道路”放之四海而皆准”。其实,这个模式不过是把李自成和洪秀全式的造反披上马列主义的外衣罢了,对东欧、西欧、日本等发达国家毫无意义,因此,毛泽东还需要中国这块垫脚石在经济上拿点货真价实的东西出来,那就是经济实力。以毛的简单认识,所谓经济实力,”一个是钢产量,一个是粮食产量”,要能”超英赶美”,由此证明毛式中国经济建设道路的优越性。这就是大跃进的由来,大跃进时期迎合毛的要求所出现的两个主要”成就”便是”大炼钢铁,粮食产量放卫星”。

毛泽东之所以急于证明中国的经济实力,与他1957年产生的世界领袖梦直接相关。1956年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之后,相继发生了波兰和匈牙利的反共起义,赫鲁晓夫应对不易,而毛泽东趁机介入这两次事件的处理,虽然他主张苏联不要出兵波兰,又坚决支持苏联出兵匈牙利,立场矛盾,但中国的介入提升了毛泽东在国际共运中的地位,也让苏联对毛泽东的态度变得谦恭。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毛泽东于1957年底率团出席了莫斯科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大会,而赫鲁晓夫在会上首次提出,社会主义阵营应以中苏为首。从此,毛泽东在国际共运阵营当中上升到了”为首”的地位。当时毛泽东表示,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还不够,”为首”的资格不足。其实,毛的这些话还有一层隐含的意思,如果他治下的中国一旦取得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那在国际共运阵营里”为首”就当仁不让了。

在国际共运阵营里”为首”,对当时尚且贫困落后的中国而言,其实是个灾难,因为其他共产党国家是不对”为首”的国家”纳贡”的,”为首”的代价是不断满足其他”兄弟党”无穷无尽的援助要求,让中国老百姓背上沉重的负担。只有一个人能从”为首”中得到好处,那就是毛泽东,因为”为首”就意味着他可以满足自己的世界级领袖的个人野心。当时中国的实际情况是,传统农业的生产力很难快速提升,而国家计委根据矿石、设备、技术等条件制定的钢产量计划已经达到极限,如果毛泽东有统治者的苍生之念,对”为首”就应该淡然处之,脚踏实地地发展经济,把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当作”为首”的大事。然而,毛泽东被世界级领袖梦所催动,从莫斯科回到北京,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把中国的经济实力平地拔高,以充实他的”实力”;没有技术设备条件,就只能靠”人定胜天”的口号和吹牛、瞎干、蛮干。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就是这样发动起来的,中国也因此沦为毛泽东”为首”梦的垫脚石和牺牲品,最后的代价是全国饿死数千万农民,国民经济濒临崩溃。

大跃进的惨败和三年困难时期的严重局面,沉重打击了毛泽东的个人野心;而毛泽东的个性决定了他决不肯从”为首”的地位上退下来,经济政策完败,就在意识形态上与苏联和其他共产党打嘴仗,争国际共运的领导地位。与此同时,毛泽东对自己在中共党内的历史地位因大跃进失败而动摇,感到格外恐惧,于是,毛以帝王心术策划了文革,以消灭党内可能否定自己的任何势力。这就是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其实,中共高层内部对毛的文革动机洞若观火者,不乏其人,但无人敢冒死披逆鳞。文革期间短暂的所谓群众组织造反,不过是毛利用来打倒党内”走资派”的临时工具而已,用完之后就弃之一旁;至于文革期间的冤魂,毛何曾有过半点悯惜。

邓小平之所以反对深入批判文革,不仅仅因为他自己是毛泽东命名的大跃进”副帅”,也是毛发动的批判苏联修正主义活动的主事人,毛的严重错误他都有份;更主要的原因是,深入批判文革的根源,势必扯出大跃进,而批判大跃进又势必牵连到毛泽东个人野心的祸国殃民问题。无论是文革,还是大跃进,无非就是举国奉一人,为了满足毛泽东的个人欲望,陷全国于水深火热之中。如果因为对文革的批判而把国民的认识引到这个方向,那中共的合法性就彻底动摇了。

试图美化文革的人把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说成是出于理想主义。其实,跳出毛为文革造势的所谓阶级斗争理论的宣传,从制度层面看,毛泽东的”理想主义”实验早于文革,那就是大跃进时期毛推行的共产主义乌托邦政策,即人民公社制度,一实验就一败涂地,导致3000万农民饿死,中国陷入极其严重的经济危机。毛泽东的失败,说到底是共产党信奉的共产主义乌托邦理想的失败;文革时期毛泽东仍然试图再度复兴这种乌托邦,包括农业学大寨、五七干校等等,最后仍然归于失败。毛泽东执政28年,有18年一直顽固地坚持这一套,直到他死后,人民公社、国有制、计划经济才被改革铲除。如此”理想”,只不过证明了毛时代的施政逆经济规律而动而已。

文革的要害:天翻地覆谁重建?

每当人们谈到文革,往往强调,文革是毛泽东和刘少奇之间的一场权力斗争。的确,权力斗争始终贯穿于文革十年,但是,并非所有文革期间的权力斗争都涉及既有秩序的颠覆。文革时期的权力斗争有两类,一类是服务于颠覆原有政治秩序的权力斗争,主要是打倒刘少奇以及高层一批妨碍毛意图的官员,与此同时,中央党政机关各部门和各地的夺权行动也属于这一类。但是,1967到1968年各地革命委员会重建权力机构之后,高层持续不断的权力斗争,如毛泽东与林彪、毛泽东与周恩来、四人帮与邓小平等等,都只是毛泽东维持高层派系平衡、巩固新建秩序的手段,与中共历史上发生过的、后来又陆续发生过的权力斗争一样,不触及既存的权力结构,也没有严重冲击社会秩序。这第二类权力斗争明显不同于第一类,两者不能混为一谈。所以,文革的要害不单纯是权力斗争,而是秩序的推翻和重建。

当1966年底全国各地地方政府在造反派的冲击下陷于瘫痪,而刘少奇已经成为”死老虎”的时候,整个中国因为毛泽东号召全国造反,原有的政治社会秩序已经被颠覆。此时此刻,全中国正陷于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狂潮中,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讲,正是这种个人崇拜狂潮维系了社会的”异态稳定”。那时,约束每个人行为的,当然不是法律,也不是传统的道德伦理,更不是服从各自单位的上级领导,而是”毛泽东伦理”,也就是当时满天飞的口号”无限忠于毛主席”——对毛泽东”忠不忠”,是公众判定每个人行动是非的唯一标准。

显然,”毛泽东伦理”这个既强有力又非常脆弱的约束,可以让大众的行为不致过分混乱,但大众对”毛泽东伦理”的自发解释仍然足以制造出行政失灵和经济瘫痪。此造反派砸彼造反派的办公室,是”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行动”,彼造反派抢夺此造反派印小报的纸张,也同样是”忠于毛主席”的”革命行动”,谁能裁断?这就是从1967年开始全国各地出现的保守派与造反派之间、造反派与造反派之间持续不断的大规模内战的根源。从这个角度去看,文革初期,毛泽东只不过扮演了一个孙悟空的角色,一棍子把天朝六部和各省巡抚衙门掀了个底朝上;但是,他其实并不英明,因为他不知道,不靠六部和各地巡抚衙门,”天下大乱”又如何自然地变成”天下大治”?所有关于文革的研究,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发现毛泽东1966年底时在这方面有任何具体的设想或谋划,显然,毛泽东自己对此也是懵懂的。此外,毛泽东也没有预见到,”毛泽东伦理”不但足以挑起内战,也无法制止内战。例如,1967年7月,他在武汉试图以个人权威去压服那个得到当地部分驻军支持的群众组织”百万雄师”,结果铩羽而归,反而因”百万雄师”冲击毛的住处东湖宾馆,毛泽东不得不星夜逃奔上海,最后以打击中央文革的王力、关锋等人,向军方妥协,来换取武汉局势的平定。

可以说,文革初期,当毛泽东终于通过颠覆原有政治社会秩序的全社会范围的政治运动,打倒了刘少奇以及整个党政官僚系统之后,他达到了蓄谋数年的个人目的,但也造成了新的难题,那就是,造反易,重建难。究竟如何建立替代原有政治社会秩序的新系统,毛泽东其实心中茫然。由于不能建立新的行政管理和经济运转所必需的秩序,1966年底中国经济的瘫痪已经初见端倪。解决这个难题的钥匙,来自上海的造反派,是他们替毛泽东解决了这个难题。上海的文革研究者李逊在她最近出版的《造反年代——上海文革运动史稿》一书中提出了一个重要观点,那就是,上海的造反派在1967年发动所谓的”一月革命”之后,成功地控制了上海的局面,建立了新的由造反派主导的经济和行政秩序;毛泽东从中发现了重建秩序的套路,大加赞扬,并通过官方媒体大力宣传,希望各地学习。

李逊的这个观点实际上提出了两个值得注意的问题:第一,这个文革的”上海模式”就是文革中期全国各地组建”三结合”的革命委员会的样板,而全国各地的文革过程证明,真正像上海造反派那样风波不起地完成摧毁旧秩序、建立文革新秩序的,为数不多,因此,对毛泽东而言,文革的”上海模式”虽然出于偶然,却来得及时,”救了驾”,使文革免于迫在眉睫的失败,因此价值重大。第二,上海当时是全国的经济重心,上海经济的稳定,不仅对国家财政收入、商品供应、军事技术研发等至关重要,而且,从无行政经验的上海造反派居然把上海的各行各业基本上都运转起来了,这又从实践上证明了毛文革理论的”正确”,即”大破”之后必然可以”大立”。显然,”四人帮”并不仅仅是一篇关于海瑞罢官的文章所造就,而是文革的”上海模式”的产物;毛泽东之所以始终钟情于”四人帮”,并不单纯因为张春桥、姚文元在意识形态领域为毛泽东坚守文革的阵地,还因为上海的王洪文等造反派从实践层面充填了毛泽东文革谋略的巨大空缺,否定了他们,就否定了文革,从而也就否定了毛泽东。毛泽东对”四人帮”的信任,其实就是自恋的外延,他直到临死之前仍然念念在兹的就是如何保住他的名声和历史地位,而这就包含了保住”四人帮”。只是,他的失败必然地蕴含在他发动文革的初衷当中。

文革的”上海模式”充其量是帮助毛泽东找到了一条”补天”之路,把被毛泽东捅破的”天”给弥合起来了。它解决不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根本痼疾,一旦毛泽东死了,文革被否定,经济改革就是不可避免的。当我们反思文革的时候,文革的”上海模式”提供了一条线索,那就是,毛泽东发动文革,虽然有其必然性,但毛泽东能维持住文革开始之后的局面,其实带有偶然性;如果上海的造反派与其他各省的造反派一样打内战,自然也就不会有”上海模式”,那么,中国从1967年开始就全面糜烂了,毛泽东的文革可能因此失败得更早、更惨。从这个意义上讲,毛泽东的文革祸国殃民,本来可能会更加严重,局面更难以收拾。因此,对这个为了一己之私,只知造反、不思善后的毛泽东,若给予正面评价,便是对国人和对这个国家的背叛。

现在还有不少崇拜毛泽东的人,但是,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他们都是在曲解历史,把毛泽东当作可用物件来为己所用。对红二代里的权贵来说,毛泽东是一根代表”祖上传下基业”的”权杖”,举着它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权势财富永远正当;对不满现实的底层民众而言,毛泽东则是心灵鸡汤,也是扔向权贵们的小石头;对少数左派知识分子来说,毛泽东则是一个汤勺,用来从权贵的锅里捞一小块儿肉吃。他们当中,谁也没真把毛泽东思想当回事。中共的红二代和官二代当中,有很多人空手起家,成了千万、亿万富翁,他们的家族走的当然是资本主义道路。他们谁真心拥护毛泽东的路线,准备发动针对自己的革命?那些左派知识分子对毛泽东推崇备至,却从未见其中任何人践行毛泽东的主张,承认自己属于毛所说的”最愚蠢”的”高贵者”,乃至于携家带口,永住乡村务农,接受”卑贱者”的”再教育”。毛泽东的悲哀不止是文革惨败,青史留骂名,而且还沦为被后人戏耍摆弄的种种工具,就连其后裔毛少将其实也是把毛泽东当个汤勺来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0日14:42 | #1

    总是有这种旁引薄证的 扯 来混淆是非。看不上辩证逻辑,起码把形式逻辑理顺了。

  2.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0日14:43 | #2

    还是那句话,老毛再混蛋,其他人就该配合?

  3.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0日14:44 | #3

    你这不叫扯,你这是撸。

  4.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0:04 | #4

    Mobile Guest :
    总是有这种旁引薄证的 扯 来混淆是非。看不上辩证逻辑,起码把形式逻辑理顺了。

    最烦你这种调调,每个人都有权发声,你觉得不对,具体反驳他几条就是,也让我们大家看看你的高明之处。
    光是这样空洞否定有意义吗?

  5.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0日22:12 | #5

    我也撸一下,给楼上举个例子:所谓文人总是想标新立异连看十篇二十篇论调差不多的文章就觉得自己应该突破一下,这种动机占据主导会模糊是非逻辑一味求新求异已经迷失,在这样的动机下看什么材料都会肆意推论强化这种动机,进而造出或巩固已造出的“新异”论点,然后在码字的时候把所有看过的材料堆积上去为主观臆断造成一种看似严密详谨错觉,实则本末已经倒置…

  6. 2016年5月30日23:07 | #6

    我就纳闷,为什么清算毛泽东的罪责就否定了中共?实际上只有彻底清算毛泽东一伙的罪恶才能更加证明中共是象样的政党。

  7.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7:46 | #7

    四人幫如同現在推上台的五毛,背後是紅色流氓支撐著,這力量可從狼牙山五個土匪中得到印證

  8.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7:48 | #8

    支持再搞一次文革

  9.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8:16 | #9

    春秋战国时代的贵族,秦汉之后发展成为世家,魏晋成为士族,直到隋唐,科举兴起,在中国,有文化的阶级才能垄断官僚的岗位,从世袭制到九品中正制都是如此。科举之后,世家从反对到接受,最后通过垄断教育以及考试来垄断科举,自古寒门不是出不了贵子,而是难出贵子,即使以读书人最开心的时代宋朝来说,通过科举出身的官员也只占三分之一,大量的职位还是被权贵垄断。自此,中国的地主阶级彻底掌握了中国的文化话语权,49年之前,全国的知识分子阶层出身贫农的有几个人?哪怕是共产党内部,毛周刘哪个是贫农?49年之后,新政权通过暴力的强制手段重新分配了社会财富,然而在不民主不公开透明的地方,官僚阶层一定会滋生出权贵的土壤,而旧的知识分子阶层又不满自己文化话语权的丧失。一个为了保住特权,一个为了找回特权。而毛是一个知行合一的理想主义者,他不能容忍自己一生的事业毁在自己的战友手中,前半生都在和国民党的官僚斗争,后半生即使已经70多岁了,依然要和共产党的官僚斗。这是个悲剧
    然而太宗集团对毛是又爱又恨,否定了毛泽东也就否定了共产党,但全盘肯定,如果将真实的历史揭开,就会发现真实的历史是什么?发动文革的真相是什么?会发现是谁在窃取革命的胜利果实。这篇文章有一句话说的比较对
    “关于文革的爆发,官方的说法是,毛泽东错误地发动了文革,而文革被”四人帮”利用,导致了”十年浩劫”。这个说法回避了一个关键问题:为什么毛泽东要发动文革?邓小平是局中人,作为文革之前的总书记,他了解毛泽东自1956年到文革的所有决策,心里一清二楚。恰恰因为如此,邓小平才提出了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试图尽量回避毛泽东发动文革的动机问题。所谓”毛泽东错误地发动文革”,实际上含有一种为文革辩解的企图,即毛泽东当时似乎是一时冲动,随心所欲,酿成大错,而毛泽东的一时之错瑕不掩瑜。官方把文革的责任尽量往”四人帮”头上推,以便减轻毛泽东的罪责,这是导致对文革的批判不彻底、文革不死的一个主要原因。”
    这个历史是不能堂而皇之地拿出来讲的,所以都被淹没了。
    历史有很多细节其实只要稍微细想一下就懂了
    毛的错误就是自以为自己能够改造人性,他还是低估了人性。这是一个悲剧
    身上脏了,于是想洗洗澡,结果放了一缸开水还没冷就跳进去,被烫掉了一层皮。这种历史当然不能重演,但是我们不能说从今以后再也不洗澡了,文革是个灾难,这是不容否定的事实,但是为了最底层的阶层能够享有他们应有的权利,这个伟大的理想是不应该被丢弃的。

  10.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8:20 | #10

    毛泽东:我把你的巢搞烂了,你要不要叫几声?

    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早几年,在河南省一个地方要修飞机场,事先不给农民安排好,没有说清道理,就强迫人家搬家。那个庄的农民说,你拿根长棍子去拨树上雀儿的巢,把它搞下来,雀儿也要叫几声。邓小平你也有一个巢,我把你的巢搞烂了,你要不要叫几声?于是乎那个地方的群众布置了三道防线:第一道是小孩子,第二道是妇女,第三道是男的青壮年。到那里去测量的人都被赶走了,结果农民还是胜利了。

    后来,向农民好好说清楚,给他们作了安排,他们的家还是搬了,飞机场还是修了。这样的事情不少。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象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了。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该当,我最欢迎。而且有些时候,只有打才能解决问题。
    共产党是要得到教训的。学生上街,工人上街,凡是有那样的事情,同志们要看作好事。成都有一百多学生要到北京请愿,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在四川省广元车站就被阻止了,另外一个列车上的学生到了洛阳,没有能到北京来。我的意见,周总理的意见,是应当放到北京来,到有关部门去拜访。要允许工人罢工,允许群众示威。游行示威在宪法上是有根据的。以后修改宪法,我主张加一个罢工自由,要允许工人罢工。这样,有利于解决国家、厂长同群众的矛盾。

    无非是矛盾。世界充满着矛盾。民主革命解决了同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一套矛盾。现在,在所有制方面同民族资本主义和小生产的矛盾也基本上解决了,别的方面的矛盾又突出出来了,新的矛盾又发生了。县委以上的干部有几十万,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手里。如果不搞好,脱离群众,不是艰苦奋斗,那末,工人、农民、学生就有理由不赞成他们。我们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谁犯了官僚主义,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总是不改,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说革掉很好,应当革掉。  (《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4月第1版,第313–329页

  11.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8:31 | #11

    一个在他任期内把游行示威法写进宪法但是看到这条法律没有被很好地执行于是公开支持自己国家的人民主动上街的国家领导人正受到这个国家的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们的批判,他们批判的内容是这个领导人是个独裁者,这个领导人毁掉了他们的游行示威的权利,但是那个把游行示威法从宪法中阉割掉的那个领导人不仅没有受到批判,反而被一些公知们视为救世主。

  12.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35 | #12

    这种完全不能转移注意力,最好也只能做到假装其不存在的帖子。像deng9那种真真正正的官营五毛狗就绝对不会来,这也是判断五毛中的五毛的绝对标准,各位还不知道的请记好。

  13.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46 | #13

    Mobile Guest :
    我也撸一下,给楼上举个例子:所谓文人总是想标新立异连看十篇二十篇论调差不多的文章就觉得自己应该突破一下,这种动机占据主导会模糊是非逻辑一味求新求异已经迷失,在这样的动机下看什么材料都会肆意推论强化这种动机,进而造出或巩固已造出的“新异”论点,然后在码字的时候把所有看过的材料堆积上去为主观臆断造成一种看似严密详谨错觉,实则本末已经倒置…

    朋友,你这个叫举例吗? 所谓举例首先当然要有客观真实的事实,材料。时间,地点,事件。根据这些客观真实的东西接下来再展开自己的论点和意见。

    你说那么一堆话,我从头看到尾,都是你的意见嘛。 当然,你也是有权发表自己意见的

  14. 匿名
    2016年5月31日10:34 | #14

    匿名 :
    一个在他任期内把游行示威法写进宪法但是看到这条法律没有被很好地执行于是公开支持自己国家的人民主动上街的国家领导人正受到这个国家的所谓的公共知识分子们的批判,他们批判的内容是这个领导人是个独裁者,这个领导人毁掉了他们的游行示威的权利,但是那个把游行示威法从宪法中阉割掉的那个领导人不仅没有受到批判,反而被一些公知们视为救世主。

    那么又是谁把一党独裁写进宪法里的? 又是谁撕毁宪法,无法无天的?

    真毛左是智商问题,官毛左是品德问题。

    真毛左其实都是头脑简单的老实人,他们自己无法为自己的命运做主,又对官僚阶层狠的牙痒痒,于是,盼星星盼月亮,盼着出个青天、出个明君来帮他们收拾贪官。就像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 里写到的:“群众不管需要别的什么,他们首先需要一个上帝。”

    党天下的国家,有没有把某些权力写进宪法,根本不是重点,因为写进去了,无非也是粉饰。对于独裁者而言,官僚与民众只是手段,是左手或者右手。今天用左手扳倒右手,明天用右手压倒左手,无非都是手段。愚昧的人明明被别人当枪使,却感恩感恩戴德。

    “游行、示威,罢工”只是民主的手段,但民主不是目的,个人的自由才是目的,自由的最低要求就是保障人的基本权利(包括被视为社会异端者的基本权利)

    在一个禁锢的社会里、专制的社会里,不管宪法里写了什么,都不可能达到这个目的。

  15.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04:39 | #15

    @朋友,你这个叫举例吗? 所谓举例首先当然要有客观真实的事实,材料。时间,地点,事件… 看来我举的例子很恰当。

  16. 匿名
    2016年5月31日16:40 | #16

    Mobile Guest :
    总是有这种旁引薄证的 扯 来混淆是非。看不上辩证逻辑,起码把形式逻辑理顺了。

    你有本事也來說說看,什麼是是,什麼是非。這種共匪慣用的一句話否定全篇的思維方式,比如用一句唯物主義是真理就徹底否定唯心主義哲學觀在互聯網上只能被打腫臉。自己是傻逼無所謂,現在還想把人當傻逼玩,就成LowB了。

  17.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0:20 | #17

    又把楼上逼得只会谩骂了。

  18.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0:23 | #18

    邪教水军五毛总是一边文革一边好像还是在反文革。sigh!

  19. 匿名
    2016年5月31日19:55 | #19

    Mobile Guest :
    又把楼上逼得只会谩骂了。

    事實證明五毛傻逼冒充網友,面對質疑毫無招架之力,只能放臭屁了。再說一次,你是LowB

  20.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05 | #20

    还在骂。真恶心。

  21.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06 | #21

    白痴一样。

  22.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08 | #22

    low我收下,B请你自己留着撒尿。

  23.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09 | #23

    专业水军暴力刷入,好恶心。

  24.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11 | #24

    你那点b智商就不要出来现了。

  25.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12 | #25

    翻来覆去舔屁黏有个B意思。

  26.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19 | #26

    还质疑,你那算个B质疑。

  27. 匿名
    2016年5月31日20:22 | #27

    Mobile Guest :
    @朋友,你这个叫举例吗? 所谓举例首先当然要有客观真实的事实,材料。时间,地点,事件… 看来我举的例子很恰当。

    晕了, 你是阿Q的后裔吗?

    上面和你说话那个不是我,你别搞混了。我下午不在 。
    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就事论事。有理说理,别遇到和自己观点不一样的就扣个五毛的帽子。 我个人觉得。随便扣帽子这种事情呢,不能增加你的格调。只能暴露自己的蛮横和无能。

  28.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26 | #28

    就是你这种B货到今天还在走三种人的套路,还搞得好像反文革一样。

  29.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27 | #29

    组团来了。马上道德制高点。看不懂慢慢看。

  30.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30 | #30

    格调都出来了,我自始至终没说过五毛,看你态度不错回你几句,不要乱发

  31.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31 | #31

    我没把你跟那个B混淆,虽然有可能你们相关。

  32.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32 | #32

    看来小杂碎的文字不能乱回,回被利用炒作的。

  33. 匿名
    2016年5月31日20:33 | #33

    Mobile Guest :
    还在骂。真恶心。

    白痴一样。

    专业水军暴力刷入,好恶心。

    翻来覆去舔屁黏有个B意思。

    还质疑,你那算个B质疑。

    恩恩恩,看來你這傻逼還是有點自知之明,把自己看得很透徹。看你那被踩中尾巴氣急敗壞的2B樣子,LowB還真不能分拆給你。不過說你B都把你看成人了,我決定改成LowG(=LowDog),這下應該齊整完滿了。哈哈哈哈哈哈

  34.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35 | #34

    这么个例子都看不懂,还走炒作路线,也真是难为你们了。

  35.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36 | #35

    又自嗨了。还暴力刷入lowG这么个破词。

  36.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39 | #36

    真是给别人当狗自知之明的不到位,怕被骂狗,反咬别人。真是暴力

  37.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40 | #37

    傻缺啊,跟个泼皮村妇一样谩骂。

  38.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43 | #38

    “被踩中尾巴…”水军的无中生有,使得很暴力。

  39.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45 | #39

    去人格化,红卫兵以及水军惯用伎俩。

  40.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47 | #40

    sigh,水军还是一把暴力刷。一点长进都没有。

  41.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49 | #41

    再加上平白无故出现的“五毛”一词,看来再压抑情绪,那种靠情绪主导的人格还是会使暴戾侧漏。

  42.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50 | #42

    估计是被看不懂那么个破例子所产产生的被愚弄感使然。

  43.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52 | #43

    写给可接受者,乡蛮村匪的撒泼,随他去吧。

  44.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2:56 | #44

    再次用事实的例子反驳了一下作者。慢慢品。

  45. 匿名
    2016年5月31日21:33 | #45

    Mobile Guest :
    格调都出来了,我自始至终没说过五毛,看你态度不错回你几句,不要乱发

    你多大年纪了?那么健忘?怎么自己刚说的话就不认账? 你没有说别人五毛吗? 18楼说话的那个不是你吗?

    看你气急败坏,语无伦次发那么多,老人家注意身体,不用那么激动,别一不小心上个网还搞个高血压了。

  46. 匿名
    2016年5月31日21:36 | #46

    Mobile Guest :
    邪教水军五毛总是一边文革一边好像还是在反文革。sigh!

    自己看吧,不要激动,一激动就没有风度鸟,
    好吧,可能你觉得风度、格调不重要也行,气急败坏才是你的本色。。你本色发挥吧~~

  47.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3:53 | #47

    断章取义,以偏概全,偷换论点,计较末节。邪教水军五毛的帽子就在那放着,你乱戴啥?

  48.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3:55 | #48

    不是格调就是风度,物质化思维参与文革讨论也只有争论个说没说过五毛这个词了。

  49.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3:57 | #49

    归根到底还是搞攻击,“气急败坏”又无中生有了。

  50.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4:00 | #50

    一边无中生有出蛮横无能气急败坏,一边大提格调风度,水军真是好手段。

  51. 匿名
    2016年5月31日22:02 | #51

    Mobile Guest :
    真是给别人当狗自知之明的不到位,怕被骂狗,反咬别人。真是暴力

    你看看,狗崽崽老想學說人話,一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品貌低劣的LowDog特質,學習能力不堪入目,人話水平低劣,無法冒充正常人類的本色掉底了。暴力刷屏的是哪條2B狗崽子,大夥兒有目共睹。看到踩著狗尾巴反應這麼強烈,我使勁踩,使勁踩,LowG快來狂吠。不吠不是LowDog,我看好你的。哈哈哈哈哈

  52.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4:07 | #52

    还想刷入本色这个词。多看看书,搞懂什么词是什么意思。不要在这里活现。两个例子你都看不明白,还在配合我制造第三个例子,你还是洗洗睡吧。

  53.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4:09 | #53

    还是水军自嗨去人格暴力刷入。我也是,跟你们在这里纠缠。

  54.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4:13 | #54

    还大伙,来把你的大伙都叫来,我就不信了。

  55.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4:13 | #55

    丧心病狂了已经。

  56.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4:16 | #56

    继续,看看你发做到什么时候。

  57.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4:20 | #57

    三个例子了。

  58. 匿名
    2016年5月31日22:24 | #58

    Mobile Guest :
    一边无中生有出蛮横无能气急败坏,一边大提格调风度,水军真是好手段。

    其实我真的不在乎你扣些“五毛,水军”的帽子在我头上,
    也不会为这个生气。 嘴长你头上,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可是,老人家,我建议你真的回家去好好学习一下语文,别说话总是让别人搞不清您要表达的是什么,
    从34楼到44楼都您一个人在发言, 但您要表达什么?估计看懂的人没几个。(有看懂的话请出来冒个泡,帮我讲解讲解)再有了,您一个人这样独占十楼自言自语也不大好,知道的说您霸道,搞一言堂不让别人说,不知道的还以为运气差,遇到刚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家伙呢~~~~~~~~

  59.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4:29 | #59

    我觉得当年三种人的产生其实跟老毛没什么关系。

  60.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4:31 | #60

    都是心气高涨非要说最后一句话让别人闭嘴。啧啧。

  61.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4:32 | #61

    回复这么一大段阴阳怪气的,难为你了。

  62.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4:33 | #62

    一唱过后是一和,继续。

  63.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4:43 | #63

    原来阴阳怪气是走诛心路线,继续。

  64. 匿名
    2016年5月31日22:57 | #64

    Mobile Guest :
    还想刷入本色这个词。多看看书,搞懂什么词是什么意思。不要在这里活现。两个例子你都看不明白,还在配合我制造第三个例子,你还是洗洗睡吧。

    我估計你的人話學習能力頂天也就從這段話看得懂本色這個詞兒,為啥捏?因為這個詞兒正好是你的無底褲底色。狗崽崽假裝要別人看書不能掩蓋你的LowG特質。習包子那套工農兵冒充博士你學不了。哎呀,這麼難的長詞必定讓你的狗腦子短路燒毀燒糊了。後邊看看你還能不能吠起來,我真的還是看好你的喲。嘿嘿嘿嘿嘿嘿

  65. 匿名
    2016年5月31日23:00 | #65

    Mobile Guest :
    都是心气高涨非要说最后一句话让别人闭嘴。啧啧。

    傻逼能把人話看成狗屎,說明毛賊東的毒水確實讓包括你在內的三種狗逼自high自舔起來,難怪二逼LowG喜歡刷屏。文革餘孽嘛,就這個賤爛德性。

  66.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5:03 | #66

    继续。

  67.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5:04 | #67

    没说错哇,继续继续

  68. 匿名
    2016年5月31日23:04 | #68

    Mobile Guest :
    我也撸一下,给楼上举个例子:所谓文人总是想标新立异连看十篇二十篇论调差不多的文章就觉得自己应该突破一下,这种动机占据主导会模糊是非逻辑一味求新求异已经迷失,在这样的动机下看什么材料都会肆意推论强化这种动机,进而造出或巩固已造出的“新异”论点,然后在码字的时候把所有看过的材料堆积上去为主观臆断造成一种看似严密详谨错觉,实则本末已经倒置…

    像你這三類狗崽蟲舉出來的列子,也就是你們同類好這口。自以為一副傻逼了不得的樣子,人話學不好,學狗爬,學貓叫也行嘛,偏偏要去學五毛狗吃屎,吃完還要炫耀自己胃口好,這不一再證明自己是精神病院跑出來的LowDog。哈哈哈哈哈

  69.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5:10 | #69

    楼继续

  70. Mobile Guest
    2016年5月31日15:13 | #70

    楼道继续

  71. 多摩
    2016年6月4日12:48 | #71

    混张话,请用脑子说话。
    那个把游行示威法从宪法中阉割掉的那个领导人不仅没有受到批判,反而被一些公知们视为救世主。

  72. 匿名
    2016年6月11日23:24 | #72

    低素质的农民党?我就知道某些人肯定要把脏水泼到农民身上。共党是一个典型的帝王式政党,毛泽东是一个典型的帝王式人物。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