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灭亡原因之一:崇祯帝试图恢复明初的皇帝独裁

澎湃新闻

“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英文原著名是1587: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也就是说,在他看来,晚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最终没有形成数目字上的管理。但有没有意义,其实要看你与谁去比较。如果我们回到晚明的历史脉络中去,它有着自己的发展逻辑。”

5月24日晚,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Donahue讲席教授魏阳在上海季风书园带领广大读者重返晚明的历史现场,从一个新的角度来解读晚明的制度创新与政治文化,并从中看到了明亡的一个关键因素。

晚明史很热,但我们该如何反思晚明?

明朝灭亡后,对它的反思就开始了。尤其是晚清以来,面对内忧外患的局面,一些士大夫突然“重新发现”了晚明,试图从中获得本土的思想资源。到了新文化运动,晚明又成了显学,比如嵇文甫、林语堂等人在晚明历史中看到了李贽、王阳明等人的思想,从中挖掘出了本土的现代性。而郭沫若于1944年发表的《甲申三百年祭》,直接成了很多人看待晚明的思想底色。

到了当代,在晚明进入现代学术研究的视野后,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被很多人奉为经典,尤其是在华人世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魏阳介绍说,这本书在美国的反响与中国大陆不太一样,至少他就不太同意黄仁宇对晚明的判断。在他看来,黄仁宇是以韦伯的“工具理性”来判断晚明的价值与意义,这是一种欧洲中心论。如果我们只以近代欧洲迅猛发展的政治变革、工业化和科学革命为标准,就很容易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晚明或者整个中华帝国晚期的政治文化是停滞的。

但是,如果我们从不同的参照系出发,得出的结论可能是不同的。有时候我们需要与外面比,但有时候我们需要与自己进行比较。这样来看,其实,中华帝国晚期的历史有它内在的逻辑。所以,魏阳想从晚明的历史本身出发,重新思考它在制度上的创新与发展。

晚明如何选官?通过访单看公论

如果“停滞论”是错的,那么晚明在政治制度上有什么创新呢?魏阳以访单为例打破了我们对晚明历史的固有认知。原先朝廷选官注重“堂官考语”,即主要看上司的评价,因此官员想要升官,就以讨好上级为主,并讲究资格,在官场中慢慢熬。后来随着访单的出现,纵向的“堂官考语”逐渐变成了横向的“同辈评价”,破格提拔也变多了,而官场的组织原则也愈发复杂,出现了更广泛的政治参与。

那什么是访单呢?据《中国历史大辞典》介绍,“访单”是“明代考察、选官时所用匿名文书。凡考察、选官,由吏部主持,密托吏科都给事中、河南道掌道御史共为咨访,填写人匿其名。隆庆后改称访册”。

魏阳进一步指出,访单的使用有着更为复杂的变化,它对晚明政治的影响更是缺乏必要的学术研究。在他看来,访单的大规模使用深刻反映了以“公论”为代表的新的组织原则的兴起,代表着一种对更多的政治参与和政策透明性的诉求。

举例来说,1595年,吏部尚书孙丕扬在考察官员时向朝廷所有部门发放了访单,让大家评议哪个官员做得不好。访单收回后,他根据数量原则罢黜了得到“差评”最多的官员。此事引发了轩然大波。大学士赵志皋就持反对意见,认为这项改革动摇了朝廷既有的组织原则。孙丕扬则反驳说,访单代表的是公论,是士大夫的集体表决,无论被罢黜的官员有无违纪,得到“差评”多就必须处理。所以,这是两种政治原则的冲突:赵志皋代表的是道学的原则,认为真理有时候掌握在少数君子手中,不能由投票来决定;孙丕扬的逻辑是,很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谁是君子,所以多数人的投票意见可能更有道理一些。而万历皇帝最后支持了孙的意见。

所以,访单的出现代表着数量原则在集体决策中的兴起,而且作为“官意测验”工具的访单具有较好的可操作性,并逐步透明化、标准化。后来,除了考察官员,访单也被广泛应用到其他政治领域中,比如考选科道和翰林时,考试成绩的作用被弱化,访单代表的公论,即士大夫的集体意见的影响力加剧。再比如,礼部在给官员定谥号时,也使用访单征求大家的意见。还有兵部选将时,也通过访单来定夺。

可以说,访单与它所代表的公论成了晚明的一种政治风气,得到了士大夫群体的普遍认同。当时有很多对公论的讨论,缪昌期就说:“夫天下之论,不过是非两端而已。一是一非,一非一是谓之异,不谓之公。一是皆是,一非皆非,谓之同,不谓之公。公论出于人心之自然而一似有不得不然。故有天子不能夺之公卿大夫,公卿大夫不能夺之愚夫愚妇。”用大白话来说就是,这些东林派的士大夫相信公道自在人心,而所有人都自发同意的“公论”必须由士大夫来代表,并且在士大夫的投票表决中体现出来。

由此可见,晚明的政治文化充满了制度创新与变革,绝不是黄仁宇所说的停滞而已。

明亡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既然晚明充满了制度创新,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充满活力,那么它为何就这样灭亡了呢?套用当下的一个流行词,这些创新似乎就像“然并卵”一样。其实,历来对明亡的原因众说纷纭,有财政上的、军事上的、气候上的和瘟疫上的种种解释模式,但在魏阳看来,明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崇祯皇帝对访单和士大夫公论的抵制。

当然,正如魏阳所指出的那样,访单制度也是存在一定问题的。清人修《明史》时就认为,访单会使各个主管部门更容易推卸责任,将原本应该由不同部门承担的责任推给了整个士大夫群体。而且很多时候,访单的内容是乱七八糟的,没法严格核实,甚至被用来攻击敌对官员,被用作政治斗争的工具。再者,以前升官只要讨好上司,现在为了获得好的舆论评价,必须结交和贿赂更多的官员。据明末的陈子龙观察,得到一个县官要花费数百金,当六年县官要花两千金贿赂,而到了考察和考选的时候,则要花三四千金;等县官终于熬成了台谏,就会再用同样的方法向下面的县官索贿。这些钱都是为了贿赂任何有资格填写访单意见书的官员。由此,访单深刻地改变了官场的博弈和操作,甚至是腐败的方式。

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访单确实扩大了政治参与,特别是让地方士人都能够参与到政治决策的过程中来。1632年,董其昌就建议扩大访单发放的范围,希望将所有士大夫包含在内。明末的东林派也顺着这种扩大政治参与的逻辑,希望让“地方公论”成为政治决策的依据。黄宗羲则提出让学校成为地方士人评议、监督政府的机构,顾炎武也认为“庶人之议”应该成为决策的基础。

然而,崇祯皇帝试图恢复明初的皇帝独裁,不接受访单所代表的公论。1639年,他亲自考选翰林,专门挑选为公论所不容的候选人。明末的士人批评崇祯选官喜欢直接由他自己任命,而不看访单和会推。由此可见,崇祯破坏了晚明官僚体制的运行规则和集体决策的趋势,加剧了政治运作的不透明,压制了政治参与。所以,在魏阳看来,明亡当然不是由单一因素造成的,而崇祯对访单和公论的抵制不能不说也是明亡的一个重要原因。

今年刚去世的汉学家孔飞力认为,明末以来的政治控制与政治参与之间存在着张力,而这种张力是中国现代国家形成过程中重要的结构性矛盾。明末的制度创新和思想遗产所代表的问题,在中国近代历史中也不断浮现。魏阳举了冯桂芬的例子:在思考宪政、地方自治等新的政治文化时,冯桂芬在《校邠庐抗议》中希望从晚明历史中寻找本土宪政实践的思想和制度资源。因此冯桂芬提出的建议完全体现了晚明政治文化中的数量原则。

讲座的最后,魏阳总结说,当我们反思晚明时,访单和类似的制度创新所代表的对政治参与的诉求,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对这些明代的制度遗产和思想资源的重视,标志着中国历史研究的一种新的取向,那就是拒绝用单一的欧洲标准来评价中国历史,而是细致入微地去观察中国历史发展的本土逻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1.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07 | #1

    研究来研究去,挑不出塔西托。

  2.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13 | #2

    这是江泽民江派要求共产党官僚站队的文章,不过江泽民也没几年好活了,虽然江泽民实力最大,站队江泽民这边也还是有危险的。——deng9

  3.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24 | #3

    又一个deng9就是官方五毛的铁证。

    “凡是涉及习近平和共产党之恶的,它的发言就完全一模一样。对前者,转移到敌对派别,对后者,转移到宗教恐惧,间中时不时来点不关痛痒的另类狗吠引人注意,这方面大概是得到胡叼盘真传了”

    这一帖不过是影射习近平那头猪和共党本身的弱智化,它一定来拉上面引号里总结的五毛屎。

  4.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25 | #4

    明朝的灭亡主要是税收结构不合理,税收收不上来,农民的税太重,最富的官僚群体的税几乎没有,崇祯哭着求官僚捐献,支付军饷,官僚也就捐献了三十万两白银左右,结果李自成攻入北京,官僚们乖乖交出了七千万两白银,其它的珠宝就更多了。所以很多人认为明朝的灭亡主要是因为崇祯杀了魏忠贤,有魏忠贤在,官僚的税很容易收上来,不至于税负的重担只压在最穷的农民身上,以至于灾年逼反了农民。与文章所说的原因相反,明朝的灭亡是因为崇祯无法独裁,任由官僚坐大,不过该文章的目的不在于说理,而在于反对习近平,并要求官僚站队而已。——deng9

  5.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26 | #5

    崇祯帝2.0正在进行时

  6.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31 | #6

    在屎里头找可以吃的东西,呵呵

  7.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33 | #7

    @匿名

    穆斯林不用转移话题了,你反驳不了我对善的定义(给与他人更多的选择才是善),反驳不了我对权力的定义(权力的本质是迫害力,有暴力作为后盾的组织皆为权力,伊斯兰是一种不受监督的,鼓吹仇恨屠戮的权力),反驳不了我发明的认同度指标(一件事,自己,同时也热衷让自己所爱的人做,代表着对此事最大的认同),你的抹黑,不过是冷血的无知而已。——deng9

  8.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35 | #8

    你们就洗地吧,东林党的地各位也能跪舔真是醉了
    崇祯:李自成造反也怪我独裁咯

  9.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37 | #9

    造反是人民内部矛盾,外族入侵是敌我矛盾
    李自成和张献忠没有投降,倒是一向以忠孝仁义自诩的知识分子集团倒是集体剃发易服
    这和今天的公知们是多么的相似
    历史总是重演

  10.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41 | #10

    只有这种离现实有点距离,还有转移余地的,官营五毛狗才会过来拼命转移,为了对得起那点儿dog treat,但再怎么拼命,姿势也就那几种:

    “完全不能转移注意力,最好也只能做到假装其不存在的帖子。像deng9那种真真正正的官营五毛狗就绝对不会来,这也是判断五毛中的五毛的绝对标准,各位还不知道的请记好。”

    “凡是涉及习近平和共产党之恶的,deng9一类的官营五毛,发言就完全一模一样。对前者,转移到敌对派别,对后者,转移到宗教恐惧,间中时不时来点不关痛痒的另类狗吠引人注意,这方面大概是得到胡叼盘真传了。”

    再补一条:在同一帖玩狗头精分也是这类官营五毛狗的必用姿势,比如:

    @匿名
    你们就洗地吧,东林党的地各位也能跪舔真是醉了
    崇祯:李自成造反也怪我独裁咯

  11.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44 | #11

    不错,皇帝当然是王八蛋,皇权固然独裁,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农民再穷也是皇帝的子民,皇帝固然自私,但也不会压榨太过分。古代社会的组织结构和技术手段除了弄个皇帝出来还有什么好的社会制度吗?不过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
    被皇帝压榨,但皇帝只是一个符号,离得远得很;那也好过被地主压榨,地主的压榨那是随时随地
    但是还有比皇帝更可恶的王八蛋,倒是指望士大夫替农民说话,那就等着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吧,李自成造反那就跟着李自成混,满清杀进来就跟着满清混,反正只要别动自己的利益,这些人的地有什么好洗的

  12. 匿名
    2016年5月31日09:49 | #12

    @匿名
    造反是人民内部矛盾,外族入侵是敌我矛盾
    李自成和张献忠没有投降,倒是一向以忠孝仁义自诩的知识分子集团倒是集体剃发易服
    这和今天的公知们是多么的相似
    历史总是重演

    狗头精分2号

    @匿名
    不错,皇帝当然是王八蛋,皇权固然独裁,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农民再穷也是皇帝的子民,皇帝固然自私,但也不会压榨太过分。古代社会的组织结构和技术手段除了弄个皇帝出来还有什么好的社会制度吗?不过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
    被皇帝压榨,但皇帝只是一个符号,离得远得很;那也好过被地主压榨,地主的压榨那是随时随地
    但是还有比皇帝更可恶的王八蛋,倒是指望士大夫替农民说话,那就等着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吧,李自成造反那就跟着李自成混,满清杀进来就跟着满清混,反正只要别动自己的利益,这些人的地有什么好洗的

    狗头精分3号

    既然你们那么想转移,咱就奉陪一句吧:穆斯林没有弄死中国几千万人,伊斯兰没有玩儿残中国上亿人,回教徒没有开坦克出来碾学生,别的宗教也没有任何一个组织起来玩儿吃人。

    deng9之类官营五毛狗,把以上一句任何一个字反驳了试试?用“共产党没有”开头。

  13. 匿名
    2016年5月31日10:01 | #13

    “既然你们那么想转移,咱就奉陪一句吧:穆斯林没有弄死中国几千万人,伊斯兰没有玩儿残中国上亿人,回教徒没有开坦克出来碾学生,别的宗教也没有任何一个组织起来玩儿吃人。”?穆斯林都弱智成这个样子了?穆斯林建教一千四百多年,光同治回乱就屠戮中国人两千万,大的屠戮起义就有十八次以上,小的屠戮不计其数,国有难回必乱的名言就是这么来,建国前三十年由于老毛的高压,才只有几次回难而已,改开后按照某穆斯林的言论,共杀害非穆万人左右,新疆7.5杀害非穆一千多人是公认的吧。——-deng9

  14. 匿名
    2016年5月31日10:25 | #14

    一个字都反驳不了,还在玩儿转移,官营五毛狗无疑了。换什么ID都臭熏天的玩意儿,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

  15. 匿名
    2016年5月31日10:37 | #15

    @匿名

    穆斯林也只会玩重复加撒谎这一招,你说的这个“穆斯林没有弄死中国几千万人,伊斯兰没有玩儿残中国上亿人,回教徒没有开坦克出来碾学生,别的宗教也没有任何一个组织起来玩儿吃人。”我那个没反驳了?恋童癖战犯崇拜者。——deng9

  16. 自由民
    2016年5月31日12:26 | #16

    澎湃新聞本來就是猴蛇,大家不要浪費表情咯。回顧來回顧去,就是共產王朝要完蛋。沒戲。

    ————————————–共匪必亡,冒充偶ID的垃圾必死

  17. 匿名
    2016年5月31日14:06 | #17

    我进来就是骂小编的。看到这么多明白人,我就放心了。

  18. 匿名
    2016年5月31日14:35 | #18

    彭奶让蛤蟆占了便宜才令习猪头上位,猪头会因此干掉蛤蟆的。

  19. 匿名
    2016年5月31日16:25 | #19

    @匿名

    突然发现,“明朝的灭亡主要是因为崇祯杀了魏忠贤,有魏忠贤在,官僚的税很容易收上来,不至于税负的重担只压在最穷的农民身上,以至于灾年逼反了农民。”,这段话里的魏忠贤改成一人一票,不就是我鼓吹多年的三种权力来源构成的共和政府么。——deng9

  20. 匿名
    2016年5月31日23:08 | #20

    习猪头上任的结果是共党少活十年以上,我在2014年底就确信了这一点,那头智商方面特别给力的猪果然没让我失望。

  21. 匿名
    2016年5月31日23:08 | #21

    习猪头上任的结果是共党少活十年以上,我在2014年底就确信了这一点,那头智商方面特别给力的猪果然没让我失望。剩下的,就是慢慢看它钱袋瘪到底。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