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社区:雷洋案最关键的五分钟发生了什么?

  根据涉案警方通告,『21时14分,民警发现雷某(男,29岁,家住附近)从该足疗店离开,立即跟进,亮明身份对其盘查。』。看到这段文字的人包括尼罗河本人在内,没有人会去怀疑其真实性。但是,最新出现的证据表明涉案警方一开始就在撒谎!雷洋最后一次出现在小区监控录像中时间为21时16分50秒,位于足疗店向西67米。事实上警方并没有立即对雷洋进行盘查,而是跟踪雷洋至少两分钟向西行走离开案发足浴店67米开外。

  注意之一,不是摄像头的位置位于足疗店西67米,而是雷洋必须向西行走67米才能进入摄像头的画面内。

  注意之二,雷洋21点14分左右从足疗店出来进入西面67米摄像头用时2分50秒左右。行走速度0.4米/秒。大大低于成人平均行走速度。而涉案警察刑某在央视采访作证说雷洋出足疗店“神色慌张,而且行走速度非常快。”。客观数据表明,涉案警察又在撒谎。

  注意之三,有人误以为涉案警察21点14分拦截雷洋,21点16分50秒是他逃跑的时间。事实上,原始信息指出在16分50秒这个时间点后才遭遇警察拦截。拦截过程不在监控镜头之下。

  还是根据涉案警方通告,警方自称到达现场蹲守的时间是20点40分。目的就是打击卖淫嫖娼。雷洋出现,第一时间就在涉案警察的视野里。但是涉案警察并没有进入店内现场抓捕他们认为嫖娼的雷洋。再据涉案警方通告,涉案警方21点45分控制雷洋,并且得到雷洋口供承认嫖娼。将其带上车押回审查。依然没有对卖淫足浴店采取行动,抓捕卖淫人员提取嫖娼证据。

  涉案警察在三个关键时间点主动规避卖淫足浴店已经表明了涉案警方与卖淫人员之间的特殊关系。本文将对雷洋嫖娼的笔录和物证作出分析,证明雷洋案的实质是警娼勾结伪造证据致人死命。

  根据涉案警察刑某的供述,雷洋自己承认“作大保健”,交嫖资200元。已经等于承认嫖娼。而且当场作了笔录并得到雷洋“按手印”。这是理解雷洋为什么会死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雷洋已经不能开口为自己辩护。涉案警察的所谓笔录怎么写都可以。问题是警察不能代替雷洋签字画押。雷洋不是文盲。如果雷洋还记得自己的名字怎么写,为什么只有手印而没有签名。要强迫一个人签名几乎不可能。强迫一个大活人按手印也不容易。要先蘸印泥然后在规定的地方稳稳当当按下去。在雷洋还有反抗能力的时候三个警察连把雷洋控制在车辆中都办不到。可以肯定这个手印是涉案警察在雷洋已经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像当年黄世仁拉着杨白劳的手按手印卖女儿一样伪造的。这份所谓雷洋认罪笔录上缺失必须具有的签名,这就是雷洋没有承认嫖娼的证据。

  手印是假的,供词当然不可能是真的。站在当时雷洋的角度去思考,如果雷洋没有与卖淫女进行任何形式的性交易,他绝对不可能认罪。如果雷洋果然如卖淫女的证词所言接受过卖淫女的性服务,雷洋就会认罪吗?

  有三条理由决定了雷洋不能认罪。第一,考虑自己的名声前途,妻子女儿还有马上就要到机场的家人。他不能认罪。第二,也是最关键的,如今的法制不允许有罪推论。没有证据不能定罪。警察从未闯入卖淫现场,手里不可能有证据。即使雷洋已经有物证落在卖淫女手里。卖淫女也不应该自投罗网把证据交给警察。没有见到证据当然不能认罪。第三,从其后发生的暴力冲突判断,雷洋的性格不是逆来顺受的。所以从雷洋的角度考察,无论嫖娼是真是假,他都不会在第一时间认罪。雷洋画押的口供笔录肯定是伪造的。没有签名就是铁证。

  但是,无论雷洋是否嫖娼,无论雷洋是否承认嫖娼。嫖娼都不应该受到死亡惩罚。警方与娼妓勾结无非是想敲诈钱财,与雷洋并无宿仇,也不应该有致人死地的动机。即使雷洋有拒捕和袭警的行为,五名警察已经将其控制带上了手铐并押上了那辆伊兰特轿车。为什么雷洋还是死了?

  在雷洋的非正常死亡面前,涉案警方却一直围绕雷洋嫖娼的问题大造舆论。包括出示雷洋画押的口供笔录“大保健,嫖资200元”。卖淫女受审视频自证为雷洋提供性服务。涉案警方宣称在卖淫现场提取了雷洋“避孕套DNA”。案情通告中,对雷洋拒捕袭警有详细描写,而对警方的暴力行为只字不提。特别是关于雷洋死亡的情况通告原文如下:

  『因雷某激烈反抗,为防止其再次脱逃,民警依法给其戴上手铐,并于21时45分带上车。在将雷某带回审查途中,发现其身体不适,情况异常,民警立即将其就近送往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22时5分进入急诊救治。雷某经抢救无效于22时55分死亡。』

  注意,涉案警方在通告中隐瞒了一个重要情节。通告中只有“21时45分带上车”。事实21点45分雷洋被押上伊兰特轿车,在其中滞留5-6分钟后转移到金杯面包车中。涉案负责警察刑某在央视访谈节目中也故意隐瞒了将雷洋先押入伊兰特轿车中并滞留5-6分钟这个重要细节,只说把雷洋带上面包车发现雷洋“身体不适”就送往医院。另外,涉案警方通告只有“雷某经抢救无效于22时55分死亡。”。而回避了交代在22点09分(医院方面提供的时间)进入急诊,雷洋就没有生命体征而且瞳孔已经散大。涉案警方一面在雷洋嫖娼的问题上大肆伪造,一面在雷洋之死的问题上遮遮掩掩。这里面掩盖的非常可能是一桩骇人听闻的罪恶。
雷洋被警察拦截第一次带上伊兰特轿车。涉案警方声称车内雷洋袭警并打开车门逃出。从这个时间点开始,雷洋和抓捕他的警察就进入了围观群众的视线。根据雷洋亲属报案书:

  『雷洋挣扎逃出小车,在小区内向周边居民大喊“救命,他们不是警察,帮帮我,不让他们把我带走”。随即又被三个人摁倒在地。群众打110报警,十多位群众围观目击并询问情况,阻止不让带走。他们才出示证件说是警察。110警察放行。』

  群众打110报警时间是21点38分。110警察放行的时间是21点45分。正是在这个时间点之后,案情发生了巨大转折:

  『雷洋又被架进伊兰特轿车5-6分钟。随后来了一辆金杯面包车,两个人随即将雷洋架上面包车。有证人看到此时雷洋已经双手瘫软,不会反抗。』(雷洋亲属报案书)

  从时间顺序来判断。导致雷洋死亡的事件就发生在伊兰特轿车内,21点45分之后的5分钟。通过对比21点45分雷洋的状态与雷洋家人在尸检现场看到的雷洋尸体情况,可以推断在这个时间和空间点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雷洋能够逃出伊兰特轿车证明他当时有奔跑甚至搏斗的能力。在小区内被三名警察按倒在地并被带上手铐。在围观者的目击之下,警察并未对雷洋实施无必要的殴打。注意此时雷洋已经停止反抗也不可能反抗。虽然体表有流血,但人的神志是清醒的,也没有表现出巨大的痛苦。

  雷洋家人看到尸体,根据雷洋家人的报案书记载:『雷洋身上右额部被重击淤肿、阴部睾丸肿胀、右上臂、腰部、脸部都有严重伤痕,明显系暴力殴打形成。』。

  从体表伤痕判断,不至于在数分钟之内就导致死亡。雷洋前胸并没有受到锐器打击的迹象,所以心肺的直接损害基本不可能。就算是有肝脾或者肾脏出血,甚至假定在右侧额部创伤的下面有大脑内膜下血肿形成,死亡也应该发生几个小时之后。所以雷洋家人亲眼所见的生殖器损伤是雷洋死亡的关键。注意雷洋家人第一次看到尸体时,警察禁止看尸体下身。

  “阴部睾丸肿胀”无法用21点45分之前发生事件来解释。一个生殖器受到重击的人不可能咬伤踢踹警察逃跑。再者,如果三名警察在控制雷洋过程中打击雷洋生殖器,围观者也不可能视而不见。所以对雷洋的生殖器的暴力打击只能发生在伊兰特轿车内的21点45分之后的5分钟。

  问题是警察为什么要打击雷洋的生殖器。又是用什么方式打击的。警察没有理由仇恨雷洋到要他断子绝孙,更没有理由要置雷洋于死地。最有可能的答案只有一个:电击雷洋生殖器造成强迫射精伪造嫖娼证据。

  电击生殖器是某些国家经常采用的非人道酷刑。受害人因痛苦而惨叫。阴茎勃起,精液狂喷。剧烈疼痛甚至会引发神经性休克心跳骤停。当时这辆轿车不远处围观人群还没有离开。雷洋后来被转移到金杯面包车有人看到双手瘫软,这就证明在伊特兰轿车数十米之内一定有人。但是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没有人听到雷洋惨叫就证明雷洋无法惨叫。也就是涉案警察为了防止雷洋的惨叫被人听到,在对雷洋生殖器实施电击的同时,封堵雷洋呼吸道造成窒息。也可能由于颈部压迫造成心跳骤停。在多重致死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雷洋的心脏在5分钟之内停止了跳动。而涉案警察也拿到了他们想要的雷洋嫖娼证据:“避孕套DNA”。关于电击生殖器的反应,以及之前在一些个案中曾被某些地方警察中的害群之马滥用的情况,可以在百度上查到。

  尼罗河在上一篇文章写道:『“避孕套”可能是涉案警方在事后补办的伪证。DNA可以是雷洋的,但是这些DNA完全可能来自被警察打伤的雷洋生殖器血性分泌物而非性行为的正常排泄物。雷洋案执法机关必须通过医学方式对“避孕套”的真伪作出科学说明。』。相信通过法医检验,雷洋的生殖器有没有电击损伤,所谓的“避孕套DNA”是正常生殖器排泄还是暴力强制下的损伤性排泄。一定会有科学结论。

  此后涉案警察把雷洋从伊特兰轿车转移到金杯面包车上。有证人看到此时雷洋已经双手瘫软,不会反抗。可以基本肯定,雷洋在伊特兰轿车上留滞5-6分钟后被转移到金杯面包车的时候已经没有生命体征。而警察要把雷洋转移到面包车上是为了在一个比较大的空间对雷洋实施紧急复苏。否则他们完全不必浪费时间而应该用伊兰特轿车直接把雷洋送医院。

  从涉案警察第二次控制雷洋的地点到医院,出租车行驶只需要5分钟,而按照警方的说法用了20分钟(从21点45分到22点05分)。事实上这20分钟时间包含被涉案警方偷偷隐藏的伊兰特轿车5分钟。从雷洋被带上金杯面包车到医院用时15分钟。其中10分钟的时间差就是涉案警察在面包车中试图复苏雷洋而没有成功的时间。

  涉案警方故意隐瞒拘押雷洋在伊兰特轿车上滞留5分钟后转移到面包车这个关键事实,就是为了掩盖雷洋之死的核心黑幕——为了伪造嫖娼物证导致雷洋死亡。这也就是为什么涉案警方一面要死咬雷洋嫖娼,一面又对“避孕套DNA”闪烁其辞。涉案警方不敢提避孕套里的“精液”二字,卖淫女的指证中甚至完全没有给雷洋用“避孕套”的情节。因为这些人谁也不愿意为一个酷刑迫害制造伪证致人死亡的恶性案件里承担责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2日04:35 | #1

    土匪出身改变不了土匪本性

  2. 黑黑
    2016年6月2日12:40 | #2

    光天化日發生這種事,作為人怎麼能不憤怒。

  3. 隔壁老王
    2016年6月2日04:58 | #3

    中国这类“被执法”死亡事件多如牛毛。有权有钱皆可索取他人性命和财物,已不属新闻。只是雷洋地位人脉显赫,引起了媒体传播罢了。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在中国公检法眼里,尤如囊中之物。

  4.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2日05:31 | #4

    希望能还雷阳一个公道

  5. 匿名
    2016年6月2日13:37 | #5

    共匪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就偏爱整男犯、女犯的生殖器!

    中共酷刑残害异议者生殖器令人发指

    2014年7月号-民主墙

    刘艳丽

      魔鬼存在于细节中。看一个负面政权邪恶到何种程度,是不是已经触犯了人性极限,透过细节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如果统治细节中隐藏着极端可怕的恶魔,那么,这个政权的作恶已经颇具“密度”了。充斥了邪恶因子的密度乘以体积,就是一个可怕的质量,就是一个硕大无朋的恶魔,如放大万倍的寄生虫一样,其恐怖丑陋之态,令人不敢看第二眼,对之惊怒交加,如此,此魔鬼如何有不亡之理?

      在几个月前,年届三十的我才得到翻墙软件,觉醒很晚且不说,对很多真相的了解也很有限。不过,翻墙久了,了解的自然便也渐渐多了。其中所了解的一些邪恶,超越了我的承受极限,愤怒难抑,我想,这样的邪恶,也一定超出了很多人们的承受极限。稍有人性者,都定会为此而震怒。这样的邪恶,就是中共残害生殖器之恶。

      我所了解的中共残害生殖器之恶,当然不仅仅局限于男性。不过,女性遭遇此种酷刑者,没有较为出名的人。当然,并不是说没有出名的人就不足为信,不过,不出名者遭受残忍酷刑,比起来出名的人遭遇残忍酷刑,相关信息的互动性差多了,各方面反馈也少,其中也包括被酷刑者的反馈。反馈越多,越容易全方位分析事件,所以,我选择中共残害男异议者生殖器来说明中共之恶。

      残害男异议者生殖器,是最邪恶的、最狠毒的酷刑,几乎不亚于取其性命。这是因为,人的性命无非包括肉体和精神。而残害男异议者生殖器,在摧残其肉体之际,还包含着对其精神的摧残。

      如果用刑狠一些,生殖器被电坏死,或者功能大受损坏,对一个男子而言,尤其是未婚男子而言,是不是比死亡更可怕?纵然或许仅仅是暂时疼痛,而后痊愈,但对受刑者的精神的摧残效果已经达到。对比来说,残害男异议者生殖器的精神摧残带来的严重性和可逆转性,整体而言甚于肉体摧残带来的严重性和可逆转性。除非残害男异议者生殖器酷刑摧残是毁灭性的,不然,其中的肉体伤害必然甚于精神伤害。哪怕残害强度再小,但只要这样用刑,已经形成了残酷的精神伤害。

      受刑者在短时间内一定生不如死,身心趋于崩溃。再坚定的人,恐怕也会在其心中留下永远的阴影和长久的梦靥。不坚定的人,遭遇这样的酷刑之后,或许精神就此彻底崩溃,疯癫而死。

      万幸的是,我所了解的遭受中共残害生殖器酷刑的男子们,都十分坚定,虽然这件事情必定在其心中留下了阴影,但是,他们能够战胜阴影和心灵之痛,顽强地继续人生之路。

      第一个是高智晟律师。这位面对泰山压顶一般的邪恶压力,敢为信仰团体讲话的勇敢律师,在很大程度上唤醒了万千律师的维权意识、激发了广大律师的正义勇气的律师,终在2006年12月22日被中共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三缓五,此后,高智晟律师所承受的迫害越发严酷。

      在高智晟律师2007年11月的自述文章中,有这样的文字,“我迅速被撕的一丝不剩”,“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这样的迫害之后,高智晟律师暂时屈服过,但终究又坚定起来。高智晟律师以其行动,证实了自己的坚强、博爱和伟大!因高智晟律师坚定不屈,致使中共于2011年将高智晟律师送往偏僻的新疆监狱,执行所谓的原判三年实刑,以最大限度地避开声援者的围聚。2014年8月7日,是高智晟律师的出狱日。在此,无比激动地盼望着高智晟律师能够顺利出狱!

      第二个是郭飞雄先生。郭飞雄先生(原名杨茂东)的事迹之壮烈,为中国自由人权之付出,不亚于高智晟律师,在此就不赘述了。2006年郭飞雄先生被捕之后,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起诉,在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的情况下,中共对郭飞雄先生的迫害竟然依旧惨烈,摆明了就是施以欲加之罪,一心迫害,而由广州警方将郭飞雄先生移送沈阳警方之手,更是摆明了心中有鬼:无非是让郭飞雄先生远离支持者云集的广州,并让郭飞雄先生受到更为残酷的迫害,以遂其卑劣目的。

      在郭飞雄先生被拘押期间,向律师自述,遭包括电击生殖器在内的酷刑逼供。据悉,郭飞雄先生两度遭受电击生殖器的酷刑摧残,终于在如此非刑压力下违心作出了自证有罪供述。“我不会因为自己个人的经历变得更加激进,也不会变得更加软弱。2011年9月,郭飞雄先生出狱,表示“我不会因为自己个人的经历变得更加激进,也不会变得更加软弱。”郭飞雄先生没有被摧垮,还是那个冷对强权侠肝义胆无所畏惧的他!

      2013年9月11日郭飞雄先生复被中共逮捕。律师李方平在新浪微博说,“我作为酷刑受害者也有一点期待:鉴于2006年对郭先生的审讯中,存在‘电击生殖器’等严重刑讯逼供的情节,期待此次审讯,公安能够杜绝酷刑。”这也是我的希望,希望相关人员少作恶,虽然中共一定会灭亡,但少作恶可以减轻将来彻底清算时的须承之罪。

      第三个是张世航先生。据维基百科介绍,张世航先生是一位自由派作家,曾经在网上发表不少文章批判体制、推动民主转型,2011年夏,张世航先生与菏泽公安局相关部门接触之后,停止异议作品的发表。相比高智晟律师、郭飞雄先生而言,张世航先生的知名度不及他们,在反抗专制的行为上也不像高智晟律师、郭飞雄先生那样激烈,但是,张世航先生所受的迫害之残酷,不逊于高智晟律师、郭飞雄先生。

      据维基百科,“2006年5月,在济南打工之际,因为某宗教团体撰文鸣冤,被济南市槐荫区匡山派出所抓捕、抄家。在被抓捕期间,因拒不配合警察的询问,被济南市槐荫区匡山派出所殴打折磨,并被所内女警扒光裤子电击阴囊、肛门。后被关押于济南市看守所近一个月,而后,被劳教一年,劳教期间被关押于淄博市周村区王村劳教所,2007年4月初,被释放。”

      请注意,电击张世航先生的阴囊和肛门的,竟然是女警。写到这里,我无法自控,泪如雨下!我无法想象、不敢想象,那是一种何等残忍、何等变态的场面!虽然摧残方式依旧是残害生殖器,但异性用刑,必然比同性用刑带来的心理伤害更大!据悉,克格勃训练间谍时有一课,就是在陌生异性面前赤身露体,以锻炼承受耻辱的心理素质,因为,在陌生异性面前赤身露体,会产生很大的心理压力和耻辱感。其实,这也是很多人的共同感受。

      此女警或许想象不到男子受此酷刑之际的痛苦。或许,只有女性遭受此类才能让她充分感受到此种酷刑的摧残。如果我在场,我宁愿让自己代张世航先生承受那凶悍女警的电击生殖器之刑!让她看看,女性被电击生殖器之后如何失禁,如何战抖!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然而为何中共豢养出如此之多的畜生王八?相对男警而言,本应温和一些善良一些的女警,竟也如此堕落、如此残忍!

      其实,中共残害生殖器的方式不仅仅用于男异议者。如2004年2月新华网《包头恶棍警察三受处分仍升职一朝终被绳之以法》报道,“李建华私设了一处行刑室,室内有手铐、脚镣、大头针、手摇电话机等。”“2003年5月23日晩上9时许,在没有立案、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李建华等人把家住包头市东河区的刘天龙(刘有吸毒前科)带到了私设的行刑室,……用手摇电话机电击刘的阴茎……直到刘的朋友给李建华送了1500元,才把刘天龙放了出来。”

      文章还写道,“但令公交分局干警们不解的是,这样一个有污点的警察,参加学习班的时候是个副队长,从学习班出来不仅没降职,反而被晋升为中队长。是谁在为李建华撑腰?”答案显而易见,是制度,是中共一直坚持的专制制度。制度土壤一直如此,大大小小的极恶之花,岂能不争相开放?

      2013年10月《沈阳晚报》有报道《妙龄少女蹊跷死亡嫌疑人遭刑讯逼供电击生殖器》,“他们不仅拳打脚踢,还用电棍电我的腹部、颈部、头部,甚至连生殖器也不放过。”后来证明,这是一起冤案。如果这不是冤案的话,被冤者遭受电击生殖器刑讯逼供的事实如何能够大白于天下?我不禁要问,还有多少人被所谓“人民警察”电击生殖器而未见报道?

      2014年3月,各大网媒报道,包括惠州美籍商人胡伟星(曾用名胡炜昇)等人当庭翻供,指控惠州警方刑讯逼供,其中有人指称,审讯时被电击生殖器、肛门。而公诉方未能提供完整审讯录像的原因竟然包括移动硬盘“中毒”。胡×容指称,遭遇刑讯逼供,进入看守所后的体检资料显示其有外伤,而惠州警方竟称被告人“同仓人员相互刮痧”所致。

      残害生殖器刑讯的方式对付刑事犯罪嫌疑人,固然是违法之举,但有的人们会念及这是“以恶治恶”的方式,不得已而为之,因此,还不至于激怒全民,而残害男异议者生殖器之恶,纯粹是无比残忍的欲加之罪,让那些善良、正直、才华横溢的男同胞们为这个民族承受了如此痛苦的摧残!人神共愤,天理难容!中共之所以尚未灭亡,是因为还没有完成罪恶的量变积累。但是,看着中共之邪恶疯狂日甚一日,那最后一根稻草,必将从天而降,彻底压垮中共!我们必然都能够看到那一天!

    作 者 :刘艳丽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4年7月22日20:22

  6. 坏水水
    2016年6月2日14:02 | #6

    电击大大和麻麻的生殖器一定很爽

  7. 2016年6月2日14:17 | #7

    尸检報告还沒公佈?

  8. 匿名
    2016年6月2日14:24 | #8

    假如是一个农民工的遭遇呢?

  9. 匿名
    2016年6月2日15:13 | #9

    這叫突擊審詢,官僚用暗語。

  10. 匿名
    2016年6月2日15:16 | #10

    天朝被馴化的民眾座生逆來順受,讓官員產生,一抓一打一嚴就靈就見效。

  11. 匿名
    2016年6月2日15:45 | #11

    这种案例被曝光的恐怕不足百分之一。
    警察权、ZF权、党权毫无限制是这个国家大多数罪恶的根源。

  12. shun
    2016年6月2日17:32 | #12

    土匪的本性永远改变不了。

  13. shun
    2016年6月2日17:34 | #13

    刑讯逼供,野蛮执法,无处不在。雷案不是孤例。

  14. 匿名
    2016年6月2日22:07 | #14

    丧心病狂的中国共产狗,中国还总有一帮狗子狗孙认为它们就该被共产狗强奸,觉得共产狗日爆了它一家,只要给它留条狗命就是对它的好

  15. 匿名
    2016年6月2日23:39 | #15

    昌平恶棍,不斩不足以平民愤。这世道警恶于匪。基层组织如此烂,只抓住5个当事人不够;不整顿整个警察体系,国家的根基会毁在腐败之前。恳请总理引咎辞职。

  16. 听裆指挥
    2016年6月2日23:48 | #16

    向一切为探寻真相、追求公正的人们致敬!!

  17. 匿名
    2016年6月3日10:06 | #17

    一党执政,公权过大且无制约!

  18. 匿名
    2016年6月3日12:35 | #18

    酷刑折磨,反人类,十恶不赦

  19. 匿名
    2016年6月3日20:30 | #19

    电击生殖器!只有畜生才能想到的酷刑!!!

  20. 此文论断确凿,这公安五人应判为谋杀罪,首犯死刑才能伸张正义。
    2016年6月3日21:17 | #20
  21. 争公平不憎富贵
    2016年6月4日06:00 | #21

    首犯必须伏法,才能慰受冤之灵,平民之愤……

  22. 悲剧不可避免
    2016年6月8日00:47 | #22

    讲政治顾大局的背景之下,真相是不存在的,只有加强党的领导,维护社会“稳定”,江山社稷为重,哪朝哪代不死人啊?!

  23. 匿名
    2016年6月8日19:14 | #23

    在共产党光辉领导下….
    一定又是罚酒三杯,下不为例!~

  24. 匿名
    2016年6月20日00:38 | #24

    匿名
    2016年6月19日23:30 | #8
    回复 | 引用

    以公安部门最为典型,一部分中国人绞尽脑汁往死里整自己同胞并以此为荣,你知道外国人为什么看不起中国人,并不是中国多穷多落后,你连毒奶粉这么残忍对待自己后代的事都干的出来,你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匿名
    2016年6月19日23:42 | #9
    回复 | 引用

    墙外楼就是中国史塔西办得网站,你从这里的评论就能看出来
    匿名
    2016年6月19日23:50 | #10
    回复 | 引用

    @匿名 说的对。

  25. 墙外楼就是中国史塔西办得网站
    2016年6月20日01:10 | #25

    @MyDF:对于民间要求警察规范执法的呼声,警察群体抵触情绪很高,微博上甚至催生出新的警种——“洗地警”,表面是捍卫警察的执法权,本质是捍卫警察的不规范执法权。因为执法规范了,警察就没有自由量裁权,就不能根据个人喜好区别执法,就无法滥用职权。

  26. 墙外楼就是中国史塔西办得网站
    2016年6月21日21:43 | #26

    这是今天广电局长的讲话“对一些节目跟风炒作社会热点话题、调侃国家政策、散布错误观点、鼓吹极端理念、刻意激化矛盾对立的行为及时发现、坚决制止、严肃处理,针对典型问题在全系统进行警示教育。”

    这简直说的就是“墙外楼”,你们“墙外楼“真是中共对外宣传办得网站,赶紧关了算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