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中共党员干部被要求上报各自微信、QQ群信息

m0601-ql1p
中共党员干部微信、QQ群上报表。(志愿者提供/记者乔龙)

中国网络最近流传一份北京市某街道办向党员干部下发的一份“党员干部参与微信群、‘QQ群’报告表”,除了要求填写个人姓名、出生日期、文化程度及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外,还要填写个人所在的微信和“QQ群”帐号及管理员姓名。有分析认为,该报告表像是针对全国的党员干部,将由基础单位要求党员填写。

中国政府正在进一步加强对言论的管控。继当局责令微信公众号备案之后,一份名为“党员干部参与微信群、‘QQ群’报告表”,连日来在北京知识分子微信圈热传。该份有北京市朝阳区某街道办向辖区内党员干部发出的“报告表”,作为有关加强党的领导,建立流动党员微信平台的学习材料附件,发给中共基层党员干部,除了要填写自己的姓名、出生年月日、民族、文化程度、手机号及工作单位等个人信息,还要填写所在的微信和QQ群帐号,管理员姓名。最后要签上自己的姓名。

北京学者贾先生6月1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称,他也看到该份表格:“我也是上午在群里面看到的,如果确实有这件事情,无非说明人盯人。你填了这个表以后,你这个群有什么问题或者什么情况,将来他有依据可查。知道你在哪个群,谁发言或怎么样,他可以渗透。这些手段属雕虫小技”。

媒体人李先生对记者说,他觉得当局制作这份表格无非是想加强对舆论的控制,但做法可笑:“看到了,有点可笑,好象是要封杀舆论,要严管,证明他们很空虚。他能做到哪一步,拭目以待吧”。

中国网络聊天工具用户正在快速增长。据腾讯公司2015年11月公布,其微信客户已达到6.5亿,同比增长近百分之四十;QQ月活跃账户数为8.6亿,同比增幅为百分之五。据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说,从这份“报告表”要求的内容看,应该是面向全国的中共党员干部,表明现有的监控手段不足以令当局完全放心。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对记者说,当局要求党员干部关注聊天群的情况。他说:“随着形势的变化而变换他们对付(民众)的政策。举个例子,我有一个群,我是群主,有400多人,他们就问其他人,你是不是在查建国的群里?也跟我说,你在这个群里面,哪一天、几点,你在群里写了什么东西……。他们时时在监视,什么时候下手,那是他们的事”。

查建国说,当局通过技术手段监控聊天群也不困难,但中国大陆有上千万个聊天群,当局的监控手段真的想做到“天衣无缝”,并非容易。

一个多月前,广东、山东、内蒙等地政府网络信息办公室要求微信公众号用户备案。山东临沂市网信办4月14日发出“关于开展微信公众账号备案工作的通知”称,为加强微信公众账号管理,规范网络传播秩序,即日起在临沂市开展微信公众账号备案工作。备案时间由4月13至5月13日。临沂市网信办办公室人员接受本台查记者询时称,备案是为便于当局对微信“时政类新闻账号”的管理,全国各地都会实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标签: ,
  1. 共铲煮义
    2016年6月2日08:52 | #1

    咋不登记财产并公布与众?匪员们,你们跟这样的裆不心寒么?肥肉都被大佬们吃了,丢给你们一根发馊的骨头棒子,但对你们的吃相还是不放心。

  2. 匿名
    2016年6月2日17:22 | #2

    我觉得这个挺好的,总比那些所谓的自由民主派好。至少当婊子当的光明正大,不像某派还要立个牌坊!

  3. 匿名
    2016年6月2日17:47 | #3

    狗链子要加强,比如#2那个有权翻墙的更要看紧。

  4. 2016年6月2日11:09 | #4

    断网吧,可喜可贺。

  5. 匿名
    2016年6月2日19:25 | #5

    没用。当年我是学校入的党,后来在台资、港资、外资企业干,发现党员不受待见不说,反倒成了受白眼的累赘,台企老板直接放话说,连国民党的党员都不受欢迎,更别说共产党员了。刚开始还在海南的海口某个街道办党委那里挂个名,所谓参加党支部活动,给当地支书塞点钱他就算你每次参加支部活动记个名了。后来索性就不参加了,家里几个好哥们跟着急,告诉我家乡党组织要算我自动脱退党,因为根据党章要求党员如果没有正当理由,连续半年不参加党的组织生活,或不交纳党费,或不做党所分配的工作,就被认为是自行脱党。那老子就不参加党活动了,算自动脱党好了。

    至今也过的很好,不参加邪党,过的安心,睡的好也吃的好,省得在邪党里做出伤天害理的害人事情。

  6. 匿名
    2016年6月2日19:46 | #6

    这是要奴才们自动上紧练子呢
    呵呵呵

  7. 匿名
    2016年6月3日04:27 | #7

    然并卵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