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六四事件为何成为中国政治死结

1989年“六四”事件至今已历27年,每到这个日子,海外异议人士及香港民主人士都会呼吁“勿忘六四”。但如今事件依旧,对六四事件的态度则分裂成几派:一是平反派,要求北京当局为六四平反,承认镇压错误,纪念死者,安抚生者;二是清算派,认为北京政府不具备为六四平反的资格,并批判平反派将北京政府当作一个合法政权的错误认识,表示自己的决绝;三是香港出现了拒绝纪念六四屠杀的本土派青年,他们想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与中国大陆切断关系。

北京拒绝重新评价六四,当然是出于专制政权的政治逻辑。我用重新评价这四字,涵盖了从平反到承认历史罪错,与民更始这多个层次。

六四等历史事件的评价与中共的“政治正确”

中共政府至今仍坚持当年的结论,将与六四有关的一切列为政治禁区。西方国家政界对这次历史事件的评价仍然持谴责态度,区别在于每逢周年纪念日是否特意提及并加以谴责。与中国政府关系尚好时,六四周年时不会表态;关系不好时,则会用来敲打北京。北京对此装聋作哑。

中共不肯重新评价六四,最根本的原因是要守住自己的“政治正确”。所谓“政治正确”,其实关系到一个政权的合法性。无论是中共政府还是西方国家,都有自己要坚守的“政治正确”,其区别在于三点:

第一,民主国家与专制极权国家的政治正确内涵不同,民主国家的政治正确是主权在民,及坚守以普世价值为核心理念的价值观。近20多年来西方左派对政治正确漫无边际的扩大是另一个问题,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第二,社会主流对待“政治不正确”一方的态度与处置方式不同。中共的“政治正确”无民意基础,对待“政治不正确”的态度是思想钳制与暴力镇压,重则投诸监狱;西方国家政治长期向左转并有支持左倾观念的高福利制度做为基础,其政治正确有广泛的民意支持,通常媒体、数量众多的民众自觉奉行这套政治正确观念。例如美国2016年大选,作为社会主流的一方面甚至不惜采用一些踩边界的行动打击他们认为政治不正确的一方,包括身为总统的奥巴马也多次发言表达自己对共和党提名竞争者川普的不良观感;欧洲国家在难民危机发生之后,其政治主流以及媒体的表现(比如对事实的选择性失明,到造假新闻),警察执法过程中对右翼游行的打击,都是捍卫自己的“政治正确”。但政治不正确一方也有揭露并表达意见的自由,大致是踩边界可以,但犯法则不行,这与中共挟国家暴力机器之威力,将反对者赶尽杀绝有本质不同。

以上比较,可见政权性质不同,捍卫政治正确的逻辑完全不一样。

中共统治史,是一部屡犯国家罪错的历史

中共坚守的“政治正确”,不仅指现实正确,还包含着历史正确,党从来不会犯错误;党的领导人即使犯了错,也无需问责,是三七开的问题,是主流与枝节的问题,得继续“伟大、光荣、正确”下去。

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中共执政前的历史,是一部中共党内政治斗争史,几任总书记都被毛泽东斗垮;中共执政后,也是一部不断对人民犯罪的历史,从镇反三反五反的滥杀无辜,历经反右、大跃进、三年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再到文化大革命、1989年六四屠城,都是中共极力要掩盖、不让学界自由研究、不许民间自由反思的国家罪错。

所有这些罪错,只要承认其中一桩,就可能成为多米诺骨牌中那第一块倒下的牌。本国人民可能会开始追究其他的历史罪错。基于以上考虑,中共政府的判断是:一旦承认党与领袖也有犯错之时,中共的政治合法性与执政地位就会动摇。任何历史事件的重新评价都可能导致全盘皆输。

现实中,炸药库越来越多

要说中共当局完全不考虑重新评价六四的事情,可能也不是事实,在胡温刚接掌国家权力之时,党内有人确实提过这种建议。但在政治高层精密的利益算计之后,认为时机不到,弄得不好,徒生事端,因此束之高阁。

我曾经说过,中共的改革从来就是危机推进型:经济形势好,认为发展就是硬道理,有了一张很漂亮的经济成绩单一美遮百丑,说明中国模式有效,无需改革。只要让国人奔小康,就不会在意统治集团曾经制造过什么国家罪错。经济形势不好,统治集团危机感增强,维稳就成了第一要务,任何有碍于政治稳定的事情都是冒险之举。

中国现任政治局常委王歧山曾向朋友及属下荐读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就因为他对“托克维尔定律”有深刻的感悟:一个坏的政权最危险的时刻并非其最邪恶之时,而在其开始改革之际。在这种“改革是找死”的思维支配下,中共将继续维持专制而非走上民主化道路。在这种想法的支配下,中共统治集团顺理成章的思路就是:形势不好,更需要维稳。

习近平统治时期的炸药库,只比胡温时期多,不比胡温时期少。胡温时期,虽然透支生态资源、放纵腐败、让贫富差距和阶层固化成为不可逆转之势,但好歹用四万亿救市计划,糊住经济高速增长这个纸灯笼交了班。习近平接手以来,虽然通过反腐扫除了内部政敌集团,通过打压外国势力资助的NGO清除了颜色革命隐患,但与其接任后的第一年相比,现在却多了好几个更要命的超级大炸药库。

其中两个炸药库,是由股市与楼市这两个央行超发货币的储水池变成。中国从2009年以来,成为世界第一大印钞机,全仗股市、楼市这两大储水池。股市经过2015年股灾,消灭了据说60万中产阶级,如今提振乏力;央行新增发的货币化作银行贷款,源源不断涌入楼市,引发了一轮“帝国红利”套现,再以投资之名外流,从而影响汇市稳定。

对中国政府来说,现在并非是否愿意花钱买稳定的问题,而是有无足够的经济实力维持财政稳定的问题。财政稳定是一个政权稳定的生命线。中国的实体经济层面已经出现严重问题:外资持续撤离;国企当中不少产能过剩,失业现象严重。如果楼市、汇市、股市再出现问题,政府将在宏观层面失去经济稳定的最后一道屏障。

以上三方面因素,决定中共必须要死守自身的“政治正确”,让六四事件成为中国政治死结的主要原因。但是,历史不会按照统治集团的意愿书写,中国人等了27年没有等来的正义,在将来的某一天总会到来,虽然可能是一场迟到的正义。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匿名
    2016年6月7日09:46 | #1

    希望共产党自主启动“转型正义”吗? 还是幼稚的奢望?

  2. 匿名
    2016年6月7日10:08 | #2

    改革找死。。。不改革等死

  3. 匿名
    2016年6月7日10:15 | #3

    这个作者搞任何事都是反毛的。连六四事件也带着反毛。要知道当年学生都明确宣布是爱护毛的。硬要带上反毛帽子其目的是污蔑六四学生运动。

  4.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7日02:22 | #4

    旧制度与大革命中说,改革加速统治集团的玩完。

  5. 自由民
    2016年6月7日11:26 | #5

    看来何清涟老师还是开始承认,共匪的维稳能力并不是永远稳固如泰山的。沈大伟的预言正加速实现。前年香港中文大学的研究人员就总结出共匪维稳体系完蛋的两个前提条件:1.民众不愿再被维稳下去;2.共匪没钱继续维稳。现在两个条件都开始具备,别看共匪在南海跳脚,实际上已经危机四伏,烽烟遍地,这形势对中国人民来说不是好,而是大好。哈哈哈哈哈。

    ——————————–不忘六四,共匪必亡,冒充偶ID的垃圾必死

  6. 匿名
    2016年6月7日11:45 | #6

    匿名 :这个作者搞任何事都是反毛的。连六四事件也带着反毛。要知道当年学生都明确宣布是爱护毛的。硬要带上反毛帽子其目的是污蔑六四学生运动。

    对的。六四学生从来不反毛,还有三个毛湖南老家的学生热情地把鸡蛋奉献在天安门毛主席像上,就像佛教信徒把贡品奉献在佛主香案上一样,学生如此祭拜他姥人家,能说是反毛么?

  7. 匿名
    2016年6月7日11:55 | #7

    匿名 :

    匿名 :这个作者搞任何事都是反毛的。连六四事件也带着反毛。要知道当年学生都明确宣布是爱护毛的。硬要带上反毛帽子其目的是污蔑六四学生运动。
    对的。六四学生从来不反毛,还有三个毛湖南老家的学生热情地把鸡蛋奉献在天安门毛主席像上,就像佛教信徒把贡品奉献在佛主香案上一样,学生如此祭拜他姥人家,能说是反毛么?

    现在的毛左不止是水平低,思维混乱。而且越来越有邪教化了。 哈哈哈哈

  8.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7日04:14 | #8

    会翻墙的朋友请指教个办法,本人只会上墙外楼,这算不算翻呢?真正的翻不会!

  9.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7日04:47 | #9

    三个湖南大学生把鸡蛋奉献到天安门毛主席像上——哈哈!好一个奉献!

  10. 匿名
    2016年6月7日14:16 | #10

    在错误的方向上走得太远,就再也没办法回头了。

    在《异形大战铁血战士》电影里面有这么一个词:PSR, point of safe return,意思就是航程过了那一点就不可能再安全地原路返回了。

    中共大概是在2009年底成功地通过了那一个点,所以再也不可能回头了,回也只会半路死。

  11. 匿名
    2016年6月7日15:11 | #11

    匿名 :

    匿名 :这个作者搞任何事都是反毛的。连六四事件也带着反毛。要知道当年学生都明确宣布是爱护毛的。硬要带上反毛帽子其目的是污蔑六四学生运动。
    对的。六四学生从来不反毛,还有三个毛湖南老家的学生热情地把鸡蛋奉献在天安门毛主席像上,就像佛教信徒把贡品奉献在佛主香案上一样,学生如此祭拜他姥人家,能说是反毛么?

    哈哈哈哈哈,有才。给不知道的小白科普一下:那些鸡蛋 “奉献”上去时不是整的

  12. 匿名
    2016年6月7日18:49 | #12

    对的。六四学生从来不反毛,还有三个毛湖南老家的学生热情地把鸡蛋奉献在天安门毛主席像上,就像佛教信徒把贡品奉献在佛主香案上一样,学生如此祭拜他姥人家,能说是反毛么?
    无知!这三个人根本不是学生!你们连学生领袖的讲话都不知道就在此造谣。

  13. 会翻墙的朋友教你
    2016年6月7日18:50 | #13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5日16:21 | #58
    回复 | 引用

    来这里只是图个乐子,这里集中很多负面新闻,本就是给人洗脑的。内地很多人看不到,其实洗的是外面看到的人的脑。跟他们说理是毫无作用的,他们很多都是境外本地的五毛党。我们应该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看看动物园就好了。

  14. 你记忆有误
    2016年6月8日03:24 | #14

    自由民 :
    看来何清涟老师还是开始承认,共匪的维稳能力并不是永远稳固如泰山的。沈大伟的预言正加速实现。前年香港中文大学的研究人员就总结出共匪维稳体系完蛋的两个前提条件:1.民众不愿再被维稳下去;2.共匪没钱继续维稳。现在两个条件都开始具备,别看共匪在南海跳脚,实际上已经危机四伏,烽烟遍地,这形势对中国人民来说不是好,而是大好。哈哈哈哈哈。
    ——————————–不忘六四,共匪必亡,冒充偶ID的垃圾必死

    你的记忆错得离谱。沈大伟是崩溃论,何女士是溃而不崩论,即短期内(十-二十年)中共政权不会崩溃,但整个社会会继续溃败下去。沈一个多月后修正说法,说是华尔街日报做错了标题,承认中国有很多问题,但只是前景暗淡,他没说中共会马上崩溃;何女士的溃而不崩论早在2004年就提出了。是谁接受了谁的观点?时间在那摆着。不知你如何读的,以为谁是洋人,谁就是权威。
    这篇文章里,何女士仍然是老看法,中共政权总有崩溃的一天,但不是近期,“迟来的正义”指什么?你的中文水平是哪个等级?

  15. 自由民
    2016年6月8日11:08 | #15

    你记忆有误 :

    自由民 :
    看来何清涟老师还是开始承认,共匪的维稳能力并不是永远稳固如泰山的。沈大伟的预言正加速实现。前年香港中文大学的研究人员就总结出共匪维稳体系完蛋的两个前提条件:1.民众不愿再被维稳下去;2.共匪没钱继续维稳。现在两个条件都开始具备,别看共匪在南海跳脚,实际上已经危机四伏,烽烟遍地,这形势对中国人民来说不是好,而是大好。哈哈哈哈哈。
    ——————————–不忘六四,共匪必亡,冒充偶ID的垃圾必死

    你的记忆错得离谱。沈大伟是崩溃论,何女士是溃而不崩论,即短期内(十-二十年)中共政权不会崩溃,但整个社会会继续溃败下去。沈一个多月后修正说法,说是华尔街日报做错了标题,承认中国有很多问题,但只是前景暗淡,他没说中共会马上崩溃;何女士的溃而不崩论早在2004年就提出了。是谁接受了谁的观点?时间在那摆着。不知你如何读的,以为谁是洋人,谁就是权威。
    这篇文章里,何女士仍然是老看法,中共政权总有崩溃的一天,但不是近期,“迟来的正义”指什么?你的中文水平是哪个等级?

    你自认为牛逼上等级的中文水平从我上边段话的哪里看出来我说了共匪是马上崩溃的?沈大伟的结论是共匪的崩溃是个漫长混乱的过程,苏共用了27年,共匪是从2008年开始走下坡路。我记忆完全无误。

    我阐述的观点是共匪的维稳体系并不如何清涟先前宣称那么稳固有效,她同时也在这篇文章中自己阐释了,这和香港一位政治研究员提出的两个条件论比较接近。我以此来加强论证。

    我倒是觉得很奇怪,第一,何清涟没有在这篇文章中阐述溃而不崩的观点,你自己硬塞进去,逻辑混乱;第二,我同时引用沈大伟和何清涟的观点,你怎么得出“以为谁是洋人,谁就是权威。”这个非常傻逼的观点的?你的中文水平怎么自证到了哪个等级?

    假装牛人要能拿出干货,否则只能让人恶心。

    ——————————–不忘六四,共匪必亡,冒充偶ID的垃圾必死

  16. 匿名
    2018年2月23日23:46 | #16

    看看中华文明历史和共产党宣言,
    他们历来是不断的、不择手段摧毁社会特殊阶层,尤其是知识分子。
    从而阻断社会进步。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