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忙着抢地王 美日正联手越南印度狙击中国制造

当中国企业尤其是国企在各地以巨资争抢地王的时候,美国、日本正在和越南、印度乃至更多的东南亚国家一起争抢中国制造业的市场份额。

近日,一则日本最大的航运企业——商船三井在越南海防投资12亿美元扩建集装箱码头,三井认为制造业将加速从中国向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转移的报道,经中国官方媒体转发后引发巨大反响。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不仅日本企业加大对越南的投资,很多中国制造企业也在将产能向越南迁移。面包财经翻查了若干上市公司财报发现:在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协助下,越南、印度以及其他众多东南亚国家,正系统化的通过贸易、税收和土地优惠等各种策略“挖角”中国制造。

税收优惠+廉价土地:越南等国照搬中国招商引资套路

越南对外商投资的“优惠”政策力度相当大,一些曾经被中国地方政府娴熟使用的招商政策被越南、印尼、老挝等东南亚国家广泛使用。很多中国企业开始在越南享受曾经在国内享受或者没有享受到的优惠政策。

税收优惠被当作“招商引资”的利器。前首富刘永好旗下的新希望年报显示:新希望在越南胡志明市的优惠税率为免征3年,减半征收5年;在越南河内的公司主营业务的所得税税率为10%,而当地的正常所得税税率为22%;在越南同塔享受的优惠是,从开始经营活动起12年内所得税税率为15%(正常税率为22%)。新希望在老挝的税收优惠为从盈利年度起免征5年所得税。

中国当年与新加坡合作开设园区的做法也被越南所效仿。越南与新加坡合作在海防地区设立了“越南新加坡工业园”,园区内企业的税率相当优惠:所得税按10%征收,不足法定税率的一半;产品出口企业从获得年度开始,前4年全免,后9年减半征收,税率仅为5%。中国A股上市公司健盛集团已经在越南设厂,并且正加大在当地的投资。

在国内屡受“禁摩”政策打压的摩托车企业在越南受到礼遇。宗申动力的公告显示:在河内工业园企业的可以享受从实现利润当月起三年免征、七年减半的所得税政策。

除了税收外,低廉的土地价格也成为越南招商引资的筹码。天虹纺织在财报中称:其位于越南广宁省的工业园区,土地面积超过6.7万平方米,原始价格仅为每平方250元。而且,这其中已经包括了向越南当地政府支付的费用、征地成本以及在地块上兴建基础设施的成本。

除了越南之外,印尼、柬埔寨和老挝等东南亚国家,也都推行着各项优惠政策。纺织品企业鲁泰A称:“鲁泰(柬埔寨)享受3年启动期+3年免税期+1年优惠期的免企业所得税收优惠”。

中国制造成本急剧攀升 不迁移无利可图?

中国制造企业纷纷去国外设厂与国内人工成本上升和税费负担重有很大的关系。鲁泰2015年衬衣生产费用中人工工资、折旧、能源、制造费用的绝对值都在上升。

人工成本上升尤为剧烈。财报显示,2012年鲁泰衬衣费用中人工工资占比为29.35%,到了2015年攀升到39.10%;两年间占比上升了10个百分点。

百隆东方在财报中称:“2015年是中国纺织行业深度调整的一年。国内企业面临棉花质量下降,行业存在产能结构性过剩,设备利用率低,产品库存高,资金周转困难;国内用工成本持续上升等诸多不利因素,国际方面,东南亚地区纺织业快速发展,并以其低成本的明显优势继续抢占中国纺织业份额”。

制造业的竞争很大程度上就是成本与规模的竞争。对于低利润率的服装业而言,如此急剧攀升意味着如果不迁移将陷入无利可图的境地。

制造业加速迁移 中国出口应声而落

制造业向东南亚迁移的速度超出想象。A股上市公司百隆东方在越南的工厂2013年开始建设,去年越南工厂的纱锭生产能力就占公司全部产能的40%。财报数据显示,由于被认定为高科技企业,该公司去年在国内享受15%的所得税优惠税率,而越南的税率仅为10%。

阿迪达斯和耐克的生产线也正加速离开中国。在香港上市的裕元集团是全球最大的鞋类生厂商之一,去年的销售收入超过550亿人民币,其代工的品牌包括阿里达斯、耐克等主要运动品牌。2009年裕元集团在中国大陆的生产线占全球生产线的接近一半,但到2015年时中国大陆生产量占比仅剩25%,而在越南的生产量占比则高达42%,在印尼的生产线占比为32%,均超过中国。

中国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的快速转移已经在出口数据上体现出来,尤其是纺织和服装等劳动密集型产业。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这三类产品的出口额均出现近年来的首度下滑。三类产品出口总金额约3355亿美元,较上年减少约150亿美元。

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在国际市场份额占比下跌的同时,东南亚和印度在国际市场的份额占比却在增加。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孟加拉国纺织服装行业在欧盟的市场份额提升了1.80个百分点,2015年越南纺织服装行业在美国和日本的市场份额分别提升了1.08个百分点和1.55个百分点。2015年印度纺织服装行业在美国和日本的市场份额也都在上升。

中国制造业的外移不仅仅局限在纺织服装等行业,一些科技含量较高的机电制造业也正在流出中国。中国的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和零部件出口已经持续下滑,去年更是加速下跌。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跌幅达到15%,此前两年的跌幅分别为1.7%和1.3%。

就连华为所需要的很多零部件也已经转移到东南亚。任正非此前接受新华社专访时称“华为以前买这些零件,我们都是付人民币,到东莞提货,现在是付美金,到东南亚提货了”。任正非认为,中国当下改革开放的第一要务就是应该先把税减下来。

美日联手东南亚夹击中国制造 我们的国企在抢地王

很多企业在越南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的投资不仅仅是因为优惠政策和成本因素,欧美市场针对中国的贸易壁垒、东南亚国家丰沛的劳动力以及汇率等因素都是重要推手,中国日渐升高的成本,则加剧了这种转移。

健盛集团在财报中披露,在越南投资建厂已经成为抵御纺织业贸易壁垒的效措施。目前中国向日本、澳大利亚、美国出口棉袜分别要被征收7%、5%和14%的进口关税,而越南向上述国家出口棉袜则是免征关税。

尽管单个国家的人口和市场规模远小于中国,但东南亚国家尤其东盟国家作为一个整体拥有巨大的人口和市场规模,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东盟十国有近6亿人口。人均GDP和基础设施也好过印度,庞大的劳动力人口,足以让中国的制造业在东盟落地生根。

此前美国与亚太各国共同签署的TPP,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被认为是最大的受益国。2015年越南国内生产总值增长6.7%,高于越南政府制定的6.2%的增长目标,而主要驱动则来自于外国直接投资增长17%,创出145亿美元的历史新高。

如果再加上印度,则中国制造业仅在亚洲就要面临长期激烈的竞争。2014年印度人口为12.95亿,有一半的人口是25岁以下,每年有上千万青年加入劳动力大军,人均GDP为1570美元,这与中国2005年的人均GDP很接近。

印度总理莫迪此前在孟买举办的制造业博览会上高举“印度制造”的大旗,称“我们希望让印度成为全球制造业中心,我们正在全方位注重改善营商环境,我们也在简化营业执照、安全和环境审批等流程。”根据此前的报道,富士康已经有意在印度设立工厂,用于制造iPhone。

当制造业面临国内外多种压力之时,中国一二线城市正在进入地王频出的时代,大量资金和资源被凝固在土地上。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北上广深以及南京、苏州、合肥等热点二线城市在内的22个重点城市,已经产生了总价、单价或溢价率地王数量高达113幅;这其中国企成为地王制造的主力军。

一冷一热,难道不值得警醒?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匿名
    2016年6月7日18:09 | #1

    欢迎接受东南亚民工工资的去珠三角工作。有多少,收多少

  2. 匿名
    2016年6月7日18:26 | #2

    反正共匪也要完蛋了,最后享受一把帝国红利,其他的事儿也轮不到共匪来话事了。坐等共匪把自己炒爆。

  3. 匿名
    2016年6月7日21:06 | #3

    很好!把污染的工厂搬出中国。

  4. 悲剧不可避免
    2016年6月8日00:43 | #4

    持续近40年的只生一个好,使得今天的处境无药可就,真可谓不作就不会死。

  5. 匿名
    2016年6月8日13:12 | #5

    TPP开始发挥其杀伤力了。内需不振,出口型企业都会迁移到越南等TPP国家。不敢想象有一天我们要用美元去买日用品。

  6.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8日12:12 | #6

    加把劲,往死路上快点奔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