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高级黑”防治术

眼下,媒体(包括自媒体)上出现了一种现象,人称“高级黑”。所谓高级黑,就是看似在帮你,实际上是在黑你,或者起到了黑你的作用。当然,被黑的,往往是有权者,有个人,也有机构。无拳无勇的老百姓,就是你很有名,也没有多少人有这个心情这样绕着弯儿去黑你。

检索网上网下的情形,高级黑大体上可以分为这样几种类型。第一,热情过度型。有些地方和部门,为了引导网络舆论,组织了网评员和志愿者。用人不当,又没有力量进行培训,结果这些人一上岗,就拼命地骂街,骂得非常难听。某些被抨击对象,哪怕刷一帖“今天天气不错”。他们也会跟上去咒人家全家死光光。还有的人,护主心切,在网上与人辩论,居然说出“中国就是专制,专制就是比民主好”的话来。这样的做法,看似打击了对手,显然最终黑的是组织他们的人。类似的现象,在平面媒体上也出现过,比如在一度的宪政讨论中,把1940年代中共领导的宪政运动,说成是策略,骗敌人的。在批判某个身份是党员的大V,说人家人性猖獗,党性泯灭。这个类型的高级黑,显然没有黑的主观故意,但由于知识贫乏,水平有限,每每一说就错,实际上起到了黑自己领导的作用。

第二,爱心过剩型。这个类型的高级黑,之所以出现,每每是因为操办者有着一腔对党和领袖的热爱。但表达却不分场合,不知分寸。网上网下,那些过分称颂个人的诗歌,歌曲,以及其他形式表达忠心,表达爱戴的形式,在某些特定的场合下,实际上就是起到了高级黑的作用。经过文革之后,个人崇拜是为党章严格禁止的,也为经过文革的人们所厌恶。这些爱心过剩之人,可能是真的想表达自己的心情,吐露自家的心声,但弄得不好,就会弄巧成拙,把自己热爱的对象黑着了。

第三,过度服从型。这种类型,一般都是有关部门中人。我们很多官员,满足于做算盘珠,上级拨一拨,他们动一动,但是,一动就每每动大了。上级说要做一,他们一定会做到十。有的更加可怕,不满足于做算盘珠,而是主动出击,揣摩上意,捕风捉影,一旦他们觉得上级有这样的意图,就提前操办,把事情办到极致。我们知道,古语道,过犹不及。事情走到极致,就到了反面,一定会坏事。这样的下级,事实上起到了高级黑的作用,而且黑得相当彻底。有时,接近于给领导挖坑,领导被坑了,还哭笑不得。

第四,过分恭维型。这种类型,一般都在领导人身边。是人都会犯错误,都会有疏漏。有了错误,有了疏漏,身边的人,理应提醒一下,就可以及时弥补。然而,现在流行的是,无论领导人做了什么,身边人都轰然叫好,放屁都是香的。当年毛泽东写诗,一个疏忽,把“一枕黄粱再现”的“粱”字,写成了房梁的梁。但是,郭沫若却说,伟大领袖顺手把粱字给简化了。有所著名大学的校长,写文章(也许是有人代笔)把“赓续”写成了脊续,明明白白的错字,但是,下面的人却一定写文章来论证,脊续是正确的,而赓续是错的。还有一个领导人,把井冈山的冈,写成山岗的岗,居然也没有人给他指出来,就那么明晃晃地放在那里。这样的做法,看似对领导恭顺,顺着领导来,说领导好听的。实际上起到的作用,就是古人讲的“彰君之丑”,把领导那点小疏漏,暴露在众人面前,当众出领导的丑,把领导的小纰漏,放大了不知多少倍。当然,这也是高级黑,而且黑得档次相当的高。

第五,别有用心型。这个类型,跟爱心过剩之辈,有点分不大开。但是,干这种颂圣卖卖的人里,估计多少都会混杂有别有用心之辈。故意反话正说,颂扬某个人,用过分夸张,夸张到恶心的词句,写十分恶心的诗句。或者,明明知道领导的某些做法已经引起了不好的后果,但却一定要夸,夸到人恶心,要吐。

在这五种类型中,最后一种当然有点可恶,有可能属于有敌意之人,或者真的就是反动势力。其实,这种人并不可怕,故意黑人者,早晚会露马脚。可怕的,是其他几种高级黑。而其他的四种的存在,其实都跟领导的偏好有关。其中第四种,更是直接与官场风气息息相关,属于一种比较高档次的高级黑。在官场工作作风不佳的时候,每每会将领导黑死。

其实,除了第一种类型的高级黑,跟这个时代有点关系,是网络时代特有的产物,其他几种,都是我们这个古老的国度,古已有之的老毛病。根治这些毛病,当然很难,但是,只要领导不喜欢这口,警惕恭维,严惩拍马屁的,奖励直言,这些高级黑就会少得多。

毕竟,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是一个官权大于天的国家。只要贴近官权,就可以获得无穷无尽的好处。但是,掌握官权的人,说白了,都是普通人,也都有普通所能有的弱点。所谓高级黑者,无非是迎合,无非是钻营,无非是谄媚和马屁。自古以来,但凡大权在握之辈,即使头脑相当的清醒,知道谄媚者无非佞臣,知道忠言逆耳。但是,人的弱点,就是喜欢人家顺从,人家说好听的。只要这样的弱点被人抓住,米汤一灌,当权者就有可能被黑。古往今来,这样的奸佞害主的故事,不知有多少。史家把这些故事一个个写下来,告诉统治者,想让他们引以为戒,但是,这样的史册通鉴一部又一部,能接受历史教训的人,却非常罕见。于是,只好像杜牧在《阿旁宫赋》里说的那样,遂使后人复哀后人,周而复始,没完没了。历史的作用,是为了让人以史为鉴,但是,能有几个人真正以史为鉴,吸取教训呢?

至于防止之策,古人说,要远小人,近君子,纳忠言。可惜,没有多少人会听。在今天,再一次重复古人的箴言,已经没有意思了。唯一的办法,是设法在制度上,堵死高级黑的漏洞。应该从制度上规定,领导在做决定的时候,一定要走严格的程序,重大决策,要经过法定的专家论证,坚持集体领导的原则,保证集体决策,防止个人专断。对于领导的决策,要有问责,造成重大失误的,决策者要被追究责任。同时,要完善法治,使得公民个人,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追究领导的责任。也就是说,可以让民没有障碍地告官。换言之,是通过制度的设置,让有权的人,可能因为自己的言行而失去权力。一旦真的有这样的制度了,那么,有权人再办事的时候,无论周围人怎样忽悠,事关自己的乌纱帽,都会三思而行的。

这种防御之策,说到底,无非就是防止个人专断。历史上,凡是高级黑盛行之时,每每是个人专权最盛之际。只要个人专断的路被堵住了,那么,以顺从,谄媚为代表的高级黑,也就无从施展其技了。人好听好话,喜欢人顺从的弱点,是会被专断的权力放大的。只要一个人的权力,在一个区间内近乎是无限的,敢于说不同意见的人就会很少。如果你的权力接近于皇帝,那么,逆龙鳞就等于找死,有几个人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呢?这些年来,中国很多地方都出现了很多说一不二的一把手,自然,每个这样的一把手的屁股后面,都跟着一群行高级黑的马屁精。到了后来,这些一把手的落马,又每每因为这些马屁精。官员前赴后继,前面的被黑了,后来的接着被黑。黑人的,也前赴后继,黑了一个又一个。

尽管我们说,这个社会价值混乱,缺乏信仰。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非曲直,还是知道的。因为这些是非曲直,关系到他们的生活。他们攀不上权力,有时也会羡慕攀龙附凤者,但这一切,都挡不住他们对滥权者和迎合滥权者的愤恨。从这个意义上说,被高级黑黑到的人,早晚会出事。而那些黑了他们的人,倒可能逃过去。

记得有位古人说过,为官之道,就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对高级黑,要警惕,但警惕之心的有无,在于做官有多大的风险。在权力周围,包围者在虎视眈眈,黑人者也在虎视眈眈。自己如果不能时刻警惕者,那么,就让制度替你把关吧!关键是,这些个制度,一定要严格执行,否则,最后还是会为人所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听裆指挥
    2016年6月7日23:33 | #1

    再纳这类忠言已没有意思了!60多年了!!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