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希拉里的大選煩惱

路人皆知,希拉里想當美國第一位女總統。八年前,她已是志在必得,可是在初選中卻“意外”輸給政壇新人奧巴馬。八年後,頭銜上再添“前國務卿”的她再次宣布參選,當時很多人覺得這次美國總統的寶座對她來說應該是囊中取物。然而,大半年前看上去還是“躺著勝”的初選局面,現在居然被拖到最後一刻。個中原因實在耐人尋味。

1)奧巴馬政治遺產的負累

在整個競選過程中,希拉里最大的敵人既不是桑德斯,也不是特朗普,而是“反建制派”的大氣候。在奧巴馬治下八年,美國中產階級進一步萎縮,貧富差距越來越大,貌似不算很差的經濟數據與人民的切實感受背離。佔領華爾街運動可視為桑德斯旋風的先聲。他振臂一呼“打倒1%的霸權”,就可以召集數以萬計的熱血青年摩拳擦掌。美國政壇左右對立更加惡化,民主和共和兩黨的建制派均是腹背受壓。奧巴馬不但沒能推動和解,反而在多個議題上進一步加深了對立。執政初期他就與民主黨在民意並未明朗的情況下,強行推進並不成熟的醫改,導致長期的反彈,時至今日仍是保守派誓言必須推翻的“惡政”。最近,他又以行政指令的方式,要求所有公立學校都“必須”讓跨性別者根據“自己的性別認知”使用廁所與更衣室。這種基於文化戰爭,用聯邦權力強壓州權的做法,遭到各保守派州極大的反對,掀起新一輪控告聯邦政府違憲的高潮。這也是茶黨運動和特朗普“反政治正確”運動賴以勃發的根源。

希拉里在這屆選舉中,是僅存的“唯一”建制派。無論左右兩邊,都有強烈的聲音支持反建制派候選人。她被夾在中間,自然是兩頭不討好。

2)個人形象與電郵門

希拉里的個人形象也是取勝的大障礙。她從政經驗豐富,但大多數人都覺得她的動力更多源自個人野心,因此無論她如何努力嘗試,在選民心中她總是缺少熱誠。她在初選中的成功,更多是依賴資歷和人脈,對選民的號召力既比不上桑德斯,也比不上特朗普。而她形象最大的問題還在於“無誠信”。眾多民調顯示,多數的美國人對她的第一印象是“不誠實”和“不值得信賴”,她的不受歡迎度比受歡迎度更高。初選出線後,她和特朗普對陣大選,兩人會是史上最不受歡迎的候選人。

希拉里的負面形象在“電郵門”事件中得到最新的印證。她上任國務卿之後,沒有使用安全部門提供的以gov結尾的電郵帳號,而是用clintonemail.com結尾的電郵帳號同時處理私事和公務,而這個帳號的服務器就設立在自己家中。政府早已得悉這個做法,並在2014年底展開調查。美國聯邦調查局最近終於發表了調查報告,指出她的做法“沒有依照有關的規定”。她的行為涉及了很多“有權用盡”的灰色地帶。比如,儘管有關法例沒有禁止國務院員工使用私人電郵,但根據一般理解,應該只是在使用官方電郵帳號不方便的情況下,才允許使用私人電郵。但希拉里卻把私人電郵作為唯一的帳號使用。

影響更壞的是,希拉里在調查過程中不讓調查人員直接檢查她的服務器,而是由律師挑選“公務郵件”上交,同時把“私人郵件”都從服務器上刪除了;她堅稱自己的服務器是安全的,但是負責郵件服務器的IT主管,卻以憲法規定不得自證其罪為由,拒絕到國會作證。這些都加深了選民對她的不信任感。儘管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司法原則下,希拉里沒有被定罪的可能,但是在有合理懷疑就可決定投票給誰的選舉制度下,電郵門對希拉里的打擊肯定不會小。

3)桑德斯和支持者

希拉里在最後一個“超級星期二”的新澤西和加州的初選投票後,將會獲得足夠的出線票數。但即便如此,桑德斯聲明:只要希拉里的宣誓代表票不能達到勝利所需要的2383票,就不算贏。這樣一來,民主黨的提名就可能要爭持到7月份的民主黨全國大會。面對桑德斯的“胡攪蠻纏”,希拉里始終忍讓。這是因為如果沒有桑德斯支持者的支持,她難以贏得大選。更何況,這些支持者還有轉投特朗普的可能。

由於桑德斯不肯認輸,在勝局早已注定的情況下,希拉里仍一直無法將資源和精力投放到在大選中的關鍵戰場,不得不在初選剩下的各州拉鋸,儘管它們在大選中意義不大。她也無法向中間挪動半步(甚至還被迫繼續向左走),儘管立場向中間靠攏在大選中是必須的。她在桑德斯陣營和共和黨陣營左右夾攻之下,腹背受敵,民望再挫。而由於身份敏感的民主黨領袖們投鼠忌器,在桑德斯沒有認輸之前也得避免公開直接支持希拉里,無法幫助她提升在民主黨內的選情和聲勢。

4)反傳統的特朗普

希拉里是根深苗正的民主黨人,但在大選中對陣的卻是非傳統的共和黨對手。無論在哪個方面,特朗普相對希拉里來說都是絕對的另類。暫時撇開競選策略不說,在議題選擇方面,就已呈現與以往截然不同的局面。比如,大選中本來只會是民主黨人攻擊共和黨人的自由貿易政策,這種攻擊幫助民主黨在受自由貿易負面影響最深的工業锈帶州取得關鍵性的勝利。可是,特朗普沒有“傳統共和黨”的歷史負擔,轉過頭來攻擊克林頓在90年代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而希拉里當年也支持這個協議。這樣一來,原先民主黨的利器反而被特朗普握在手中攻擊民主黨。希拉里又能如何化解?

5)婦女牌變成雙刃劍

特朗普歧視婦女的言論層出不窮,因此婦女牌照理應該是民主黨最具殺傷力的一張牌。但是要如何出牌卻須特別謹慎小心,因為如果把握不當,反而可能會為人作嫁。一旦爭論被特朗普引向“男女性別之爭”,話頭轉向“女人應不應成為總統”,甚至“希拉里這樣的女人應不應成為總統”,就可以幫助他進一步爭取和鞏固保守白人男性的選票。他攻擊希拉里是“克林頓出軌”的“enabler”,顯然就是出於這種考慮。

無論如何,漫長得令人厭煩的初選終於就要結束。如何拉攏桑德斯的支持者,如何針對性地進行大選部署,是希拉里能否克服上述困難的關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匿名
    2016年6月9日10:30 | #1

    这个女人如当选,对世界是个坏消息。

  2. 匿名
    2016年6月9日11:21 | #2

    太傳統的政客應付不了新局面,也沒有轉變的可能性,既然世界劇變在即,她這種中規中舉的類型當選的可能性更低。

  3. 不民主不統一
    2016年6月9日10:47 | #3

    奧巴馬欺騙了世人,這是民主黨最大弱點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