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笔记:埃及

一个多月前,圣诞节附近吧,秘书报来一堆文件。秘书说,管埃及的那个人度假去了。根据名单,你是替补,这些埃及文件你帮着看一下吧。

我当然从来不知道我是替补,我当然更不知道任何有关于埃及经济的事情。不过既然是放在桌上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看。

硬着头皮的意思是指我不了解这个国家,因此怕自己说蠢话,提蠢意见。作为一个始终充满好奇心的人,我并不介意花几个小时,去最粗略的了解一个自己从来没有关注过的国家。

埃及的经济很有趣。它的增长率很高,这是很出乎我意料的。在过去这些年,增长率一直在6-7%,危机其间也只是降到5。当然,这个数字对于中国人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但是放在整个世界看,这是很可以骄傲的数字了。我至少没有意识到,埃及竟然能有这么一个有活力的经济,至少从统计数字上是这样的。埃及有挺高的通货膨胀,好的年份在10%左右,差的时候能有20%。埃及也有一个基本上固定的汇率和面临热钱流入的问题。埃及在经济领域的辩论议题之一就是:让不让汇率升值。埃及的资本项基本上是开放的。

看到这些,我脑子里就想起了一件很遥远的事情:大概五六年前,我曾经听过一位目前的美国高官(那个时候他还不是高官)谈过埃及的事情。他的大意是说:埃及有很多年轻人,期望很高,现在的政府未必能够满足这些年轻人的期望,因此这是一个定时炸弹。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伊朗,年轻人中的失业率很高,是伊朗当局很头疼的事情。他讲了很多轶闻,比如说他在1979年在埃及见过“那个时候还是一个恐怖分子的阿拉法特”,这至少是我第一次听人这么形容阿拉法特。

我想到这件事情,是因为,我在想:埃及这几年的高增长,不知道是会改变前面提到的这种情形,还是会加剧?很显然,这取决于增长的成果被什么样的人分享和年轻人是不是觉得存在公平的机会。当然,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知道我想的其实不是埃及。

此处快进。

正在埃及发生的事情,挺让我担心的。担心的原因是,这是一场要推倒现在的政府,但是却不真正存在替代计划和替代政府的运动(革命?)。我最近在看英国首相布莱尔的自传,他在自传里讲述布朗要替代他,党内有很多人要求改变的时候,总是这么说:改变可以,但究竟是什么样的改变?他觉得布朗等人没有回答后一个问题。我个人觉得,埃及激动的民众,一样没有回答“究竟是什么样的改变”这个问题。这是我对这件事情的基本判断(你不需要同意我的判断,对于埃及的事情,我不比任何人更有判断力)。因此,我对埃及的前景有三个预料。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后或者几个月后,让我们回来看看,我是不是言中了,或者错得有多离谱:

1. 最不坏的结局:穆巴拉克承诺退休,承诺改革,但是现在的政府和军队,在整体上暂时保持不变。

2. 坏的结局1:军队或者警察强行镇压,流血;事件得到平息,或者得不到平息(见下一个结局)。

3. 坏的结局2:不管流不流血,现在的政权完全垮台。埃及在很长的时间里处于无政府状态,或者被某个强势集团(例如军队,伊斯兰极端主义者)控制。

有人可能会说,你这样不是把所有的情况都穷举了。没有,我觉得下面的这种情况不会出现:那就是现在的政权完全垮台,然后埃及顺利的过度到一个民主国家。我也看不到下面这种可能性:就是穆巴拉克不做任何事情(承诺改革或者下令开枪),然后事情就自己平息。

来源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