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涛:“雷洋案”中的警检表现

2016年6月8日,北京市检发布了关于雷洋案的最新公告。

Clipboard13(190)

该公告的行文颇为考究,被立案侦查的警方五人,没有用‌‌‌‌“犯罪嫌疑人‌‌‌‌”的表述,而是‌‌‌‌“涉案警务人员‌‌‌‌”,而对涉嫌的罪名,依旧讳莫如深,再次给了外界在端午节期间足够的‌‌‌‌“想象‌‌‌‌”空间。

雷洋非正常死亡案,5名涉案警务人员在猴年的儿童节这天终于被检方立案侦查了,大抵会面临刑事指控。

这件事从便衣警察与雷洋发生肢体接触那刻,就开启了疑似滥职渎职之旅。

抓捕雷洋的过程正在重新调查,暂不评。

在警方控制之下,当事人非正常死亡,警务督察部门或检察机关就应立即介入,至少对当事警察进行停职调查。

而人民群众看到的却是:带队警长邢某某接受了央视的专访,回应群众关切,‌‌‌‌“还原‌‌‌‌”执法过程。

Clipboard12(193) (1)

雷洋非正常死亡后6天,市公安局政治部领导到昌平分局慰问东小口派出所邢副所长等专项行动‌‌‌‌“参战民警‌‌‌‌”。

Clipboard11(205)

该机构微信认证公号发布的文章《雷某事件,民警正当执法底气十足!》,截至市检约见邢某等涉案警员的律师被的2016年6月8日,还在。

Clipboard10(213)

Clipboard09(224)

至少从帝都警界的情绪看,大写着两个字:不服。

就在市检公告昌平公安5名涉案警员被立案侦查这个当口,海淀公安分局的认证微博发布了这样一条图文消息:致战友:这一路,有风有雨,但只要我们在一起,总会见彩虹!!

Clipboard08(236)

雷洋事件上,大陆警界之抱团儿,从不少转发10万+的警界评论文章就能看出个大概齐。

文中这样的观点赢得了大量喝彩,尤其是来自警界的同行。

雷洋,对不起,我是警察!

‌‌‌‌“雷洋不是死于嫖娼和抓嫖娼,而是执法与抵抗执法。我并不认为雷洋该死,但是他必须为他做出抵挡行为承担后果。对不起,雷洋,我是警察,我不能放你走。‌‌‌‌”

Clipboard07(242)

作者确实‌‌‌‌“大义凛然‌‌‌‌”,有读者甚至觉得当值的邢副所长应该获得勋章。

作者也许并不认为雷洋‌‌‌‌“该死‌‌‌‌”,但死得‌‌‌‌“活该‌‌‌‌”。

2015年的黑龙江庆安县火车站枪击事件造成旅客徐纯合当场死亡。北京知名网友胡杨麟就给开枪的警察李乐斌送去了锦旗以及1000元的个人奖励。

Clipboard06(264)

警权Vs民权时的能量值对比,似乎不大用讨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群众,基本心知肚明。

公安做的粗案、错案、冤案,别说当事人有苦难辨,就是本该监督制衡警权的检方或法院,相当程度也成了警方的后勤。《雷洋,对不起,我是警察》这篇文章的写作者,貌似在讲理讲法,但对生命毫无敬畏,透着了荷枪实弹的冷血。

是的,无论警察和人民都应该敬畏法律,而不是让人民越来越害怕警察。

雷洋疑案在各届人大校友的联署问责,接力传播后,公众疑声益隆。

警方两次公布的案情,其细节漏洞和逻辑上断的链子被法界学者反复提及。

中国政法大学的萧瀚和他的朋友们实地‌‌‌‌“还原‌‌‌‌”现场后给出了假设推论——《雷洋案,嫖娼之外的另一种可能》。

文章逻辑丝丝入扣,行文严谨冷峻。

来自校友、群众以及专家学者们的质疑,像六月的雪片儿,飞向了帝都有司。

市检这才接受了受害者家属的刑事报案,并责成昌平检方进行调查。

Clipboard05(286)

2016年的儿童节这天,市检终于直接出面了,邢副所长这几头不大幸运的替罪羊们,是一定会被祭出的。

Clipboard04(312)

从内蒙呼格、海南陈满、河南赵作海、石家庄聂树斌到最近的北京雷洋,人命关天的案子,实体‌‌‌‌“证据‌‌‌‌”、证人证言以致办理程序中出现的漏洞,比比皆是。

大领导需要‌‌‌‌“依法治国‌‌‌‌”的样本,上述这些标杆案件启动了复查、纠错、或者是‌‌‌‌“平反‌‌‌‌”的程序,时快时慢,时而被动、时而主动。

能被自查自纠的,冰山一角。

还有多少冤假错案被尘封在公检法司的档案库里?

记者李宾客在《死去的聂树斌快平反,‌‌‌‌‘活着的聂树斌’你关心吗?》一文中写到:

这么关心冤案,这么关心死去的聂树斌,那么,‌‌‌‌“活着的聂树斌‌‌‌‌”你肯不肯帮?聂树斌是顶着‌‌‌‌“杀人犯‌‌‌‌”的罪名被枪毙的,这里提供一份等着洗冤的‌‌‌‌“杀人犯‌‌‌‌”或‌‌‌‌“强奸犯‌‌‌‌”的名单,他们都被判过死刑(缓刑)或无期,都还活着,有的已刑满释放,有的还在狱中煎熬,案情都是疑点重重。他们是:

在未审判的情况下,未成年的贾相军戴着‌‌‌‌“强奸杀人犯‌‌‌‌”的牌子被拉去游街

山东,贾相军,已出狱,申诉中。媒体有报道。周泽、杨学林代理。

吉林,金哲宏,服刑中,申诉中。媒体有报道。李金星、袭祥栋代理。

吉林,王柏玉,服刑中,申诉中。媒体未报道。检察机关立案复查中。斯伟江代理。

新疆,李建功,服刑中,申诉中。媒体未报道。王誓华代理。

浙江,陈四炎,服刑中,申诉中。媒体未报道。省高院立案复查中。叶斌代理。

河南,薛凤起,已出狱,申诉复查中。媒体有报道。

新疆,周远,已出狱,申诉中。媒体有报道。疑似真凶已被枪毙。王兴代理。

湖北,徐浩,服刑中,申诉中。媒体有报道。疑似真凶已被枪毙。

山东,张志超,服刑中,申诉中。媒体有报道。王殿学、李逊代理。

陕西,付存绪,已出狱,申诉中。媒体未报道。

吉林,刘忠林,已出狱。已再审未宣判。媒体有报道。张宇鹏代理。

福建,缪新华,服刑中。申诉中。媒体未报道。毛立新代理。

江西,黄志强等5人,服刑中。已决定再审。媒体报道过。近期要开庭。张维玉等代理。

江西,李锦莲,服刑中。申诉中。媒体报道过。

河北,陈国清等4人,服刑中。申诉中。媒体报道过。李金星代理。

辽宁,宋金恒,服刑中。申诉中。媒体未报道。王耀刚代理。

河南,吴春红,服刑中。申诉中。媒体未报道。李长青代理。

江西,刘样贵,服刑中。申诉中。媒体报道过。吴鹏彬代理。

这份不完整的‌‌‌‌“活着的聂树斌‌‌‌‌”18人名单随时欢迎补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幽默了
    2016年6月12日12:09 | #1

    我一般去一家店子吃饭,很简单,因为那家店子里我吃的饭菜跟他做给他儿子女儿吃的饭菜没有区别。

  2. 听裆指挥
    2016年6月12日04:30 | #2

    一楼洗地党吃屎去!

  3. 匿名
    2016年6月12日12:59 | #3

    只有恐懼能催生行動,對生存的恐懼,對自己的生命可能隨時失去的恐懼,特別是在長期維持這種恐懼的情況下,會造就切實且長期的行爲動力。

    至於這行爲動力可以化爲什麼樣的行動,共黨最高層似乎也就那麼兩三個明白。

  4. 匿名
    2016年6月12日20:29 | #4

    匿名 :只有恐懼能催生行動,對生存的恐懼,對自己的生命可能隨時失去的恐懼,特別是在長期維持這種恐懼的情況下,會造就切實且長期的行爲動力。至於這行爲動力可以化爲什麼樣的行動,共黨最高層似乎也就那麼兩三個明白。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毛猪头睡遍了所有文工团女演员、女列车员、女招待……却容不得有八个老婆的刘少奇同志,把他打成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
    周永康睡遍了所有央视女主持,最后审讯他还配高等级五星牢房,让他保持领导人气派……薄熙来号称“小棒槌”,玩遍天下女星,最后让他保持红色公子哥气节…… 这些睡在习猪头身边的赫鲁晓夫们,即使嫖娼,即使嫖尽天下美色绝代娇女,最后还是能得善终和宽待…… 香港书商出版了习猪头和他的情人的情事秘史,就要遭跨境抓捕……

    但是雷洋一旦被警方认定“嫖娼”了,就一定要被打死,哪能有毛猪头、习猪头、周永康、薄袭来等等这些大嫖客的待遇呢

    Richard Gere 理插鸡儿 ,据说跟何韵诗一样与藏独头子第十四达赖喇嘛关系密切,曾在1990跟大嘴美女影星朱莉娅萝卜丝一起拍摄了电影Pretty Woman,中译《风月俏佳人》,就是俩人在五星级酒店顶楼的总统套间里演绎嫖娼,那一场风花雪月啊,不比“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差到哪去,浪漫极了,最终还嫖娼嫖出了爱情来,还最后嫖娼人终成眷属了!这样的嫖娼浪漫只有在资本主义腐朽堕落的美国才能有,要是理插鸡儿敢在你国酒店房间嫖娼,一旦被警察知道,非揍死丫不可,还何谈浪漫?也就蒋大为的熊儿子敢在酒店以嫖娼名义公然强暴民女吧!
    你国普通民众永远只有嫖娼受罚,警棍打死…… 不会有风月俏佳人,连嫖娼你国都嫖不出风情,只有毛猪头和习猪头的“嫖娼”那才叫做爱情,也才被你国的那些家丁奴才们写进书里,说领袖的浪漫情怀多么风情万种,游龙戏凤式爱情是多么感人肺腑…… 草出的浪漫,数当今风流人物,还看猪头!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