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科秘史:顾顺章叛变后一直没有交待的秘密

后沙月光本尊

说到顾顺章一定会写到中共特科,以及那些岁月地下工作者神出鬼没,充满腥风血雨的生活和工作。一般称这项工作为情报工作或地下工作或秘密工作,在官方来说,统称为保密工作。

关于红色特工的传奇人生和故事,无论网络还是书籍,还有演视作品中都已展现得非常充分,也显得很夸张离奇,甚至脱离实际。

本文不会继续走传奇风格,只是把一些不为人所知的,比较日常的,枯燥的事物梳理给大家。

中共的保密工作按阶段分为

一,1920年的共产主义小组成立到1927的四一二反革命大屠杀。

二,1927到1937全面抗战爆发。

三,1937到1945抗战期间

四,解放战争时期

五,建国至今。

这是一个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渐进过程,同时很多经验和制度都是用鲜血总结出来。

第一阶段工作比较粗浅,主要是防军阀和巡捕房。像中共一大,十天的会议换了三个地方,最后是在南湖游船上结束。

负责通知各地共产主义小组来上海开会的是李达和李汉俊,信(通知书)写得很平常,大致是暑期放假,某知名教授来沪召开学术会议,敬请贵方派两名代表于七月初来上海法租界蒲柏路女子学校报道。(原件失存)

这几封信是通过邮局分别寄送全国,就算被查到也不露破绽,而收到的人自然了然于胸。

开幕式在蒲柏路女子学校举行,学生放假了,比较安全,校内也可以住人,张国焘,李达,李汉俊,陈公博不住校内。

但为什么会址要改呢?很简单,革命也要吃饭,可是这里开完会,大家没地方吃饭。学生放假,食堂当然也关门了,手机订餐又不会弄,出门吃饭很容易暴露,不安全。

于是改到了法租界望志路树德里3号继续开,大家到这里一看,精神百倍,楼下客厅,楼下锅灶,有酒有菜,不用出门,哦页!

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饿肚子了。会务后勤很重要的哈!

会议进行到第七天,有陌生人来这楼探东探西,大家马上就撤了,转移到了嘉兴南湖,直到最终结束,一个扭转中国历史进程的神秘组织成立了。

这时期,组织部下发的党员人数月统计表名称是“同学调查表”,校名(地方党组织)男生,女生(党员性别)工读生(工人党员)农科生(农民党员)兵科生(军队党员)文科生(知识分子党员)还有正式生,旁听生等。

总之,这时保密工作已经开展,但不是很严格,也没有专门机构。四一二大屠杀一下子杀得上海党员人头滚滚,也与此工作疏松有很大关系。

第二阶段的情报工作是在痛定思痛中被逼了出来,专业程度和人员之精干比四一二之前不知要高要哪里去了。

特科是在白色恐怖的背景下产生的,主要任务是收集,送递情报,营救同志,反特锄奸,建立电台网等。

《潜伏》里的余则成是下下一个时期的情报人员,但工作原则,原理都是在第二阶段就制定的。余则成要把情报及时送出,没有交通员是不可能完成的。

交通员又分内埠和外埠, 内外不能串岗。

电视里常见的是内埠交通员,有交通员就必有交通站。特科的交通站选址很讲究,必须是码头或车站附处,一地两处,分常用和备用,交通员则单线联系。

1927年10月,中央机关秘密重返上海, 特科之上,还有一个秘密工作委员会,由周恩来负责,一般是是中共中央名义发文下达,但有时也以秘密工作委员会名义下发文件,那么这种文件就极其重要。1929年3月28日周恩来签发的《秘密技术工作规定》就是这样一件文件。

文件不读了,说说当时特工的“生存守则”:

一,在沪中央各机关必须分区域隐蔽居住(一区域一部)像中共中央秘书处当时在同孚路柏德里,那么同级机关决不能跟它在同一里弄里并存。工作人员住处必须以在机关附近居住。

二,如何找房子?

1,必须杂居在上海市民阶层中,决不能临街显眼,最好是要绕十几个弯才能到达,自已多可能迷路的地方,暗探们也很难顺利进来。与邻居家要有砖墙相隔,确保外人看不到,听不到屋内动静。要有后门,退路越多越好。

2,现代人租房一般都是房东明里暗里问你情况,而情报人员则相反。租房前要先摸清房东政治态度和从事职业。这个以前闹过笑话,有中共要员把房子租到了国民党大员的空余宅子里,吓死宝宝了。

3,入住后,房内布置不能脱离民众,祖先牌位,烧香拜佛,贴驱鬼符,挂字画,端年吃粽子,过年放炮,敬神一样不能少。

4,重要情报人员家庭化,像余则成那种已经进到敌人内部,混得不错的,老婆孩子也必须想办法配齐,条件再好一些的可以配佣人,娘姨,看门人。至少在交际时不会被人生疑。

三,生活符合身份。

秘密人员一般都有公开职业掩护,否则,租房第一步时,你保人就很难找。职业则最好根据你的气质,相貌,学识来定,这一点是绝对要服从组织安排。

像下面这位的长相:

可以作一名学生或有志青年,钱不多,但家境不错。别人也不会怀疑。

要是长成下面这位,

说自已是青年学生,或学校老师,很容易出事。

所以你扮演的社会角色富或贫,你就不要怪组织了,

因为拔来的经费也不相同。

孙越这款,注定是要以老板身份潜伏。而不可能是三轮车夫。

估计是个厨子之类的。

而且要扮啥像啥,会计?你得会记帐,打算盘。小卖买人,你得知道商品行情,价格。厨子,你得会做菜。演不好,你的命就没了。

做情报工作这行,没有心慈手软的,也不允许你心慈手软。

四,文件保存

能烧则烧,不能烧的一定要发挥想像力把它藏好。后来中央有了专业保管文件的机构,所有绝密档案都归纳集中到那里保管,叫中央档案库,市区,市郊各一个,最机密所在。

五,不得将联系的人名,地名,住址,门牌,通讯方式记录在一张纸上,实在记不住的,要分开记,比如,袜子写上人名,帽子写个地名,内衣写个门牌。需不需要记这跟人的记忆力有关系,像周恩来,顾顺章一般都是记在脑子里,几百号人也轻轻松松。

六,不允许写日记,

这条规定也决定后来中共先辈的日记几乎没有,好像只有谢觉哉有一本零零落落的。现在说什么发现的谁谁谁日记,都是假的。因为这是不允许的。老蒋那边则比较爱写日记。

七,情报传递

1,不能用书包,更不准把信封放在口袋中。要与商品或货物混在一起。

2,接头取情报,最好是上级找下级。

八,发报,书写。

1,当地中共秘密电台网还没建立,只能上邮局发电报。明码电报急需发出时,必须使用隐语。

比如缺人手就说“母病危,速归”(先约定)

要经费,就可以说“买家具一套XXX大洋,请速汇。”

2,秘密书写有三宝,牛奶米汤碘酒。后来统一使用化学药水,A类书写,B类涂显。

九,甩掉跟踪。

影视里很多了,不述。

影视里没表现的是,上街不能和同志打招呼,这极度危险。因为国民党特务一旦抓到中共情报人员,会把他带到最热闹的街口,站在显眼处。

一来,让他认人,认一个抓一个。

二来,就是让一些没经验又相熟的同志跑来打招呼,谁要是一看到这位同志,跑来问寒问暖,直接带走。

十,假口供。

万一被抓 ,在营救人员还未前来时,每位同志都有一套背熟的假口供,相关人员之间必须事先传阅记熟,其它人不能知道。谁要是出了事,外面的人员一旦探听到这份假口供,就能判断他还没有叛变,抓紧营救。

各地交通站是整个情报网的重要支点,每个交通站是否安全,关系到很多人的生死问题,那么如何能得知各个站点的情况呢?派人巡视?不可能。

于是就制定了一套报平安制度。每月底,各交通站发明码电报报一切安好,

有紧急情况,立刻发报。统一为六字真言”婚丧病逃委家“

婚,“婚约已解”则说明交通站有危险。

丧,“父丧速归”指接头点有问题。

病,指负责人有问题。

逃,指经费不符,“店员卷逃”

委,“委状已下”指交通员有问题。

家,“某日归家”指机关被破坏。

那么事关绝大多数情报人员安危的核心机密就是中共中央档案库。当时上海有两处,一处在市内(周恩来负责),一处在郊区(顾顺章负责)。周恩来不知道顾顺章档案库的具体位置,反过来也一样。

为什么要有中央档案库?

我们常在电视上看到敌人为了一本花名册,各种手段用尽,一定要弄到到手,而花名册跟这些机密档案比起来危害其实小得多。这些档案文件里何止是一个小组的花名册!

这样就必须对重要文件的保管做出规定。1927年4月18日,中共以上海区执行委员会的名义发出《关于搜集过去文件存底问题的通知》以此确定了具体措施。

一,将文件藏于信所屋脊梁柱上,包以同色牛皮纸。

二,将文件藏于竹筒或铁管内。

三,藏于屋间夹壁中。

四,藏于亲友家中,前提是亲友不知是文件,只说贵重物品。

五,与显眼杂货一起堆放,如货品仓库。

这些方法都很有效,但不是长久之计。因为文件一多,必须得有个统一存放的地方。

像我的私房钱就存放在整条香烟的底部,再放上几盒烟。女特务根本想不到

中共文件的密级统一规定是周恩来在1931年1月确定的,分公开,普密,机密,绝密四级。

公开:宣言,传单类。

普密:与共产国际及国民党的往来普通电文。

机密:指示,决议。

绝密:高层会议纪录,有争议内容,军事计划。

还有很多分类和制度细化,不述。

31年时,中共中央必须永久保存的文件达一万多件,宪兵,特务,侦探,巡捕时常会出来搜查,散存各个机关不是明智之举,那么就得集中保管。

保管地要绝对安全,绝密所在,绝无闪失,收集工作实际上在1929年就开始在做,1931年初才建了总库。分为“文,组,宣,毛”四种代号。

文:就是原来的中央秘书处所保管文件。

组:中组部。

宣:宣传部(特科)

毛:你猜是什么?哈,就是苏联和共产国际,因为中共私下称之为老毛子。

之所以建库紧急,因为当时上海临时中央局秘书处曾被一锅端,数箱文件被搜走,按图索骥,造成过重大伤亡。

建库后,存放的文件按密级分6类,在这基础上再分成13部。

13部从A到M。

比如,M是政治局会议纪录,J,是特科文件,L是烈士留存材料

所有文件不能有空白边角,大字的必须誉抄成蝇头小楷。剪和抄的人员,由周恩来定名单,他选了陈为人,韩慧英,韩慧如,陈惠英,李沫英五人。

这是两库中的一个,还有一个由顾顺章在郊外设立,人选也由顾顺章定。

周恩来掌握的这一部份,奇迹般完好保存到了解放。

顾顺章这一部份,由于他的叛变,完全没有相关资料细节。

这些档案是核心中的核心,无价之宝。顾顺章被捕招供时,说了很多,但档案库根本没有提及。

他打算是想留着当本钱,无论是对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有余地可谈。因为除了他之外,连周恩来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和人手。

周恩来手下的五人小组,是一男四女,组长是陈为人。

陈为人:湖南江华县人,1899年生。1920年入团,随后入党。

1923的出席中共三大。

1927年任满洲临时省委书记。

1929年与谢觉哉等负责中共机关刊物。

1931年初,接受重任,管理中共中央地下档案库。

韩慧英是他妻子,韩慧如是小姨子,陈惠英,李沫英对外身份为女佣。

五人小组不参于党其它任务,只负责档案库整理保管。而且只能由韩慧英与中央秘书处文书科主任张唯一联系,张唯一与周恩来单线联系。

这里才是中共最核心的机密,包括现在也一样,比如说斯诺登带走了CIA很多情报,但他能带走美国真正的机密吗?不可能。

最核心的机密,大国情报部门不会采用电子化管理,否则,一个U盘装上带走,CIA岂不哭晕在厕所里。

顾顺章掌控的这个档案库,是枚原子弹。从钱壮飞截获电文,到中共转移时,其实中共是能侦知到顾是否招了这个特大机密,他起初没招,但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侯会招。

现在网上文章经常会提到顾家被灭门,一般解释是顾家人认识的太多,会很危险,所以不得不下重手。那为什么放过小孩呢?

真正原因就是顾手里的这个档案库,当时特科首长判断顾顺章会让亲人去整理保管这个档案库,就像陈为人的小组一样。

但那天夜里锄奸队什么也问不出来,放了这些人,冒的风险相当于等天塌了。最后决定灭口,而放过小孩,因为顾不可能把这事交给小孩。

实际上,特科对顾的行事作风判断没有错,他的确是交给了亲人管理,就是他的岳父张阿桃(单线联系),管理人是心腹龚阿根。

陈庚当时在哪里?网上说不清,有的干脆说陈庚不参加这个行动。其实陈庚马上前往顾离开上海前住过的最后一所房子搜查,曾找到一封写着“顾令岳”收的未发信。但没有收件地址,当时也没有猜到是顾的岳父代号。

很多朋友想问地点呢?

先说陈为人这一组,他们的地点在上海小沙渡路(现在的西康路康定路口)合兴坊15号。档案放在三楼阁楼里的夹壁墙中,他做到了无论是测量还是敲击,都很难发现这夹壁。但四月份就放弃了这个地方,因为顾出事了。

平时他是个富有的竹木行大老板,一男四女住三层小楼,生活乐无边,别人看了不要太眼红哦,韩慧英在培民小学教书,身份毫无破绽。

白天,他出门谈生意,晚上才开始苦逼的剪,抄,理,藏的工作。还要写索引,编目录,他身体就是在这时累垮的。

天有不测风云,中共上海中央局秘书处又被一锅端了,1935年2年,与周恩来单线联系的张唯一被捕,韩慧英毫不知情的来与他联系,也被带走。

两人临死都没有招供,而陈为人为了安全起见,与其它三名女同志连夜将档案转移到一个临时存放点。

但接下的麻烦就来了,因为是单线联系,而且两个联系人全被捕了。陈为人无法找到组织,周恩来这边也无法找到陈为人,只知道东西是安全的。

陈为人手里的经费全部花在找组织上面,以谈生意为名跑遍上海,不久就穷困潦倒,又担心妻子安危,一病不起。

最后党组织找到了他,重新建了档案库,1937年3月陈为人病逝在档案前。

再说顾顺章这一边,1931年初顾建立了档案库,4月24日他在武汉得瑟,演魔术被认出,25日就向警备司令夏斗寅告密,供出湖南湖北的党和军队机关,到南京后向徐恩曾供出五大情报,1,向忠发(但向的被捕与顾的告发没关系,恽代英是顾害死的。)2,周恩来,3,瞿秋白,三人的住所,4,中央秘书处,5,特科机关。

钱壮飞将顾顺章叛变这一惊天消息,告知李克农并转告周恩来后,顾未必知道这个档案库在哪里,但周恩来心细,当晚就派张唯一带人直奔陈为人处,将档案转移到了金陵中路顺昌里一户备用小楼中。

顾顺章虽然招了很多,但档案库作为一张王牌,他留着没说(也许他想投奔戴笠),徐恩曾只给了他一个侦缉队长的名义职务, 并暗中监视。虽然生活相当不错,但顾顺章以他在中共的地位, 显然看不上眼。

他的心思忖度,常人很难去猜测,半年之后,他决定放弃与国民党作这笔交易,如果这时再报告,中统会如何看他?交回给中共?中共会放过这个害了无数同志的叛徒吗?还不如一烧了之,一了百了。

他的档案库建在虹口唐山路肖家公馆的佣人房中,而他对特科的同志却说建在郊区,这也是陈庚等人一直找不到档案库的原因,完全被误导了。

顾顺章在接到任务前,就已安插岳父张阿桃在这里当佣人,档案就藏在佣人房内的石板底下,这个小工程,龚阿根完成得很到位。

至于顾顺章小组的具体情况,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线索,建国后也拼不齐。1931年11月,顾顺章趁着为岳父张阿桃奔丧的机会,化妆潜回上海。联系上龚阿根,让他趁夜去将石板下的档案取出,付之一炬。

现在网上关于顾的传说很多,包括灭门案,但张阿桃应当不是在那晚死的,而且顾也不是像他女儿在凤凰卫视所说的到了1933年才第一次回到上海。很多绘声绘色的东西,杜撰为多。

他后娶的妻子张永琴倒是知道不少,但凤凰采访时她很谨慎,不像顾的女儿把一些传来传去的东西倒出来。甚至关于灭门案本身到底是当晚发生,还是控制一段时间后再灭口,也没有定论。

顾顺章说明了一个真理,做特工一定要低调,没事变啥魔术,最后还是死在国民党枪口下。结果害死了无数同志,害死了家人,害死了自已。

档案库他最终一把火烧了,整个心路历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后人无法去猜测,但我认为他的出发点应当是保护自已。

挖历史很累,但看多了,总觉得这个国家不易。

多少人的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一个新中国。

想想那些牺牲在台湾在余则成们,

就知道为什么这行字典里没有心慈心软四个字

这个行业,不是一般人干得了的。

下次还是聊些愉快的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历史 标签:
  1. 匿名
    2016年6月12日13:34 | #1

    @匿名
    挖历史很累,但看多了,总觉得这个国家不易。

    這個國家易不易,和這羣共匪死不死,沒半點兒關係,本來就是外頭衝進來的流氓、騙子加強盜。

  2. 匿名
    2016年6月12日13:34 | #2

    “挖历史很累,但看多了,总觉得这个国家不易。

    多少人的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一个新中国。

    想想那些牺牲在台湾在余则成们,

    就知道为什么这行字典里没有心慈心软四个字

    这个行业,不是一般人干得了的。

    下次还是聊些愉快的吧!”

    谁也没请你聊这些不愉快的。
    杀人如麻的国民党反动派在台湾已经转型了,他们字典里已有了心慈心软,至少他们坦言对台湾人民和台湾白色恐怖历史的罪恶负责。反观同样杀人如麻的贵党,从来不知反省,不以杀人为耻反以为荣,你们这些替他们杀人历史背书的也极力为其杀人找借口和开脱罪责,这就是你们自我糟踏的卑贱啦。
    世人要抱持同情心去理解和宽待你们“国家不易”尤其是你国杀人之不易,其实也很累啊!

  3. 耳光侠
    2016年6月12日14:30 | #3

    周恩来经办的顾顺章灭门惨案,连当时去顾家打麻将的人都一并杀了,此案一报道,震惊上海,怨不得周没有后代。

  4. 匿名
    2016年6月12日15:18 | #4

    作者犯贱!谈起共匪的谍报往事,最后结论是犯贱的“多少人的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一个新中国”,多少烈士后代都站出来说明了烈士为之牺牲的新中国不是毛泽东胡来的那个残酷的“新中国”,连开国大将的儿子罗宇(罗瑞卿之子)也这么认为,李锐等老共产党也这么认为…………
    有作者这样的贱人,烈士流了多少血都白流了,最后还是一个“没有心慈心软”的残忍国家,国家机器是杀人机器,碾压所有的良知、人性和生命……

  5. 自由民
    2016年6月12日16:07 | #5

    重复共匪的洗脑党史有意思吗?

    ——————————-不忘六四,共匪必亡,冒充我ID的垃圾必死

  6. 匿名
    2016年6月12日16:57 | #6

    可惜之前这么多人都白死了

  7. David
    2016年6月12日17:05 | #7

    向先烈们致敬!

  8. 匿名
    2016年6月12日17:56 | #8

    这个网站“强盗楼”又不是特科出钱办的,这么在乎特科干嘛

  9. 匿名
    2016年6月12日20:32 | #9

    绕了半天,原来是想给周的屠杀洗白

  10. 匿名
    2016年6月12日21:36 | #10

    又想叉开话题,又被戳到疼处了吗?这个网站“强盗楼”就是特科出钱办的

  11. 匿名
    2016年6月12日22:36 | #11

    匿名 :又想叉开话题,又被戳到疼处了吗?这个网站“强盗楼”就是特科出钱办的

    说的极是!

  12.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12日15:05 | #12

    作者用心良苦,但不改人渣本色

  13. 匿名
    2016年6月13日01:49 | #13

    作者是想表达什么呢?作为一个特工,支撑其死不招供的是什么?作者会说是信念,如果这些死难的所谓烈士的信念是建立如今赵家之中国么?如果他们知道80年后,他们曾经在梦中想打倒的那些权贵一个个全在天朝复活,而且变本加厉的奴役,吸血,愚民,他们还会有死不招供的信念么?

  14. 匿名
    2016年6月13日15:12 | #14

    当年有个 化名叫“方应看”的五毛,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办了个所谓的自由中国论坛网站,广邀民运人士请君入瓮,都把王丹等人邀为贵宾,这个都成笑话了,五毛开设一个“自由中国”的网站,又模糊的打着魏京生的旗号,又以刘晓波弟子自谓,还把王丹等等所谓海外民运大佬都邀为座上宾,结果网站却是在宣传毛泽东思想,方本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毛粉丝,这都成了天大笑话了。

  15. 不爱国人却“爱国”,只“爱民族”不爱民 秦晖/文
    2016年6月13日15:17 | #15

    大家一定要认清看准,不要被什么”自由民主“的旗号给迷住了,打着自由民主旗号的人不一定是真的自由民主的,喊的口号比谁都响的,往往是机会主义的投机份子,群众要擦亮眼睛不要上当受骗了。同样很多五毛正是伪装成了所谓的”民主人士“也是打着所谓反共反专制的旗号,从反方面来维护中共专制统治的

  16. 公义使邦国高举
    2016年6月13日21:54 | #16

    看了文章,z真恨不得穿越回去,让老蒋把这帮土匪一锅端了,,死了也值了

  17. 国民党最让人心寒
    2016年6月13日22:01 | #17

    美国人来了,美国更多面包更多自由,苏联人来了,俄国更多面包更少自由,至于中国人,无论什么人来了永远没面包,也没自由。

  18. 匿名
    2016年6月13日22:05 | #18

    谁知道“墙外楼”的背景,我感觉这个网站真挺像情报部门办的

  19. 匿名
    2016年6月17日14:29 | #19

    你们墙外楼这么在乎ip地址干嘛,带ip地址的评论总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20. 匿名
    2016年6月17日14:38 | #20

    我天天来“墙外楼”并和它推荐的文章反着干,做人做事无往而不利,当年温州人天天看“新闻联播”用的就是这招

  21. 匿名
    2016年6月19日18:39 | #21

    所有外交官大使包括胡锦涛同学车祸实际上全部是暗杀,共产党秘密暗杀组织有光荣的历史,近些年来有特别投钱下功夫钻研怎么控制人,怎么折磨人,怎么杀人于无形

  22. 匿名
    2016年6月22日04:09 | #22

    “墙外楼”的网站站长已经超越了《商君书》有驭民五术:壹民、弱民、疲民,辱民,贫民。壹民

    他最后的归宿与命运是:五者若不灵,杀之。

  23. 匿名
    2016年7月1日22:27 | #23

    “多少人的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一个新中国”对毛及今天的权贵、中共有权阶层确是新中国,但对这个民族、这个民族的文化是个灭顶之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