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依赖石油煤炭的陕北经济现断崖式下跌

位于陕西北部的延安和榆林两市,石油、煤炭及各类矿产资源富集,曾因经济高速增长备受瞩目。然而近几年来,随着煤价、油价及主要能化产品价格的大幅下降,火热的陕北经济骤然降温,甚至是断崖式下跌,这将高度依赖资源的单一经济模式的风险暴露无遗。
陕西府谷,位于煤炭、镁等资源富集区,民营经济占到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二,2013年府谷被确定为陕西“民营经济转型升级试验田”。这里规模以上民企有223家,其中绝大多数主营煤炭、能化产品。今年3月,府谷县工业经济局对全县387户工业企业调查显示,有22户企业停产,64户企业半停产。
府谷县金磊源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说,现在生产经营非常困难,价格上不去,利润几乎没有。“如果形势持续下去,企业也只能等着关门。”
随着煤炭、工业产品价格下行,近年银行开始大幅减少给府谷民企的贷款金额,致使许多民企雪上加霜,资金链处于断裂边缘。
府谷恒源煤焦电化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乃荣说,自己是“府谷最大的困难户”。截至2016年4月,恒源公司的1000多名员工已经有11个月没领到工资了,企业欠薪3000多万元。
过去,当地民企中盛行“追求规模,盲目求大”的思维模式,不仅仅反映在能化项目上。在府谷县,经济高速增长曾带动当地房地产、商铺热销,一位当地老板一人就购置了县城一半街道的沿街商铺。“前几年商铺多火热啊,大家都看好,现在商铺都是关的多,几乎没有新开的。购买商铺的现在资金肯定都套里面了。”一位府谷当地人说。
对陕西延安市吴起县来说,油价暴跌的影响非常大。吴起是“石油财政”,县内两个大型石油企业——长庆油田和延长石油吴起采油厂,占吴起财政收入的71.5%。作为革命老区,按照国家规定,吴起采油厂每吨原油要给地方政府缴纳550元的石油开发费,因此一个吴起采油厂的税费就占到县财政收入的53%。
吴起县财政局副局长张振华说,2015年第四季度至今,吴起采油厂一直拖欠石油开发费,累计已达6亿多元。“我们今年财政收入预算25亿元,石油开发就占到13.7亿元,如果这个来不了,我们就剩11.3亿元,这样的话光人员工资、社保两项就是9亿多元,支农补贴、教育、救济算下来也有3亿多元,这将近12亿元的刚性支出都会出问题。”
吴起县经济发展局局长贾治乾告诉记者,吴起经济和财政的石油依赖太大,在全国也是很严重的。“我们曾经测算过,吴起县的人员工资,1块钱里有0.86元来源于石油。我们的餐饮、服务等也都是依附于石油。石油不行了,别的税收也就不行了。”
县财政断崖式下跌,让很多当地工作人员感到不适应。“确定今年财政预算的时候,财政局的门槛都快被人踏破了,各部门都不希望自己计划好的项目被砍掉。但财政没钱,也是焦头烂额。”
“目前刚性的民生支出一分钱不能少,这是政府定下来的。”贾治乾说,在整个陕北地区,财政收入出现断崖式下跌,并非只有吴起县,横山、府谷、志丹等县,也出现不同程度的地方财政收入“缩水”情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6月12日17:16 | #1

    把当地的狗官全部抓了,没收财产,什么钱都有了。

  2. 匿名
    2016年6月12日18:18 | #2

    煤礦和石油的買家大多是國企,簡單把訂單修改一下,這是典型的權貴惡斗,民眾買單。

  3. 匿名
    2016年6月12日19:57 | #3

    资源型经济就是如此,官员们不早做准备,很不称职啊

  4. 匿名
    2016年6月12日20:17 | #4

    胡温十年,害了中国。只懂GDP和卖资源。

  5. 2016年6月12日13:45 | #5

    政府从来都应是量入为出,兲朝恰恰是量出为入。只有一招:刮地皮吧

  6. 匿名
    2016年6月13日10:19 | #6

    很巧啊,姓黨的黨媒發了一篇:
    《 人民日报 》( 2016年06月13日 07 版):唯我独尊的权力把持很危险,往往导致一把手“不得善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