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投资突然变脸,中国经济当下最大的痛

1

今天,统计局公布了五月份中国经济数据,其中一组数字恐怕要让总理李克强倍感焦虑:1-5月份,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又称“民间投资”)增速仅为3.9%!相比之下,虽然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前五月创下16年来新低,但起码也有9.6%的增幅,用“断崖式下滑”来形容民间投资的窘况,绝非夸大之词。

民间固定资产投资,不同于炒股等货币性资产投资,它指的是民营企业建造或购置固定资产投资,包括厂房、机器、运输工具等。民间投资直接反映了民间实体经济的活力。

考虑到中国民营企业贡献了60%的GDP和80%的就业岗位,就可以理解,为何民间投资增速的大滑坡,引起了从庙堂到江湖的警觉。若民间投资不兴,政府投资将独臂难支,经济结构转型必沦为空谈,这显然构成当下决策者迫在眉睫的挑战。

5月份,由9个副部长带队,国务院派出9个专项督查组分赴18个地方调查民间投资现状。对促进民间投资展开专项督查,这在国务院还是首次。种种迹象显示,扭转民间投资一路下滑的颓势,堪称当下最急迫的经济工作。

2

2016年,是中国民间投资具有转折性意义的节点。在一年,中国经济增速继续缓慢下滑,乃意料之中,但民间投资走势突然刹车,却出乎意料,甚至让人措手不及。

有三个现象最值得注意:

(1)民间投资增速下滑并非自今日始,但开年以来的低增速屡屡突破底线。

2012我国民间投资增速高达24.8%,此后连年下降,从2013的23.1%、2014年的18.1%降至2015年的10.1%。但进入2016年后,形势可谓急转直下,从1-2月份的6.9%下滑到最新公布的3.9%。

几乎是以闪电般的姿态,民间投资永远地告别了“双位数增速”的时代。

(2)民间投资与总体投资增速的缺口日益增大。

2016年出现的不同寻常现象是,民间投资增速落后于总体投资增速,换言之,民间投资消退得太快,剩下政府投资在吃力地为“三家马车之一”供给新动力。而且,民间投资与总体投资增速的缺口日益增大,前3个月差距仅为5个百分点,而最新公布的增速差距是6.3%。这是中国经济近年来头一次遇到的新状况。政府投资是否对民间投资形成挤出效应,由此也成为当下的一大争议。

(3)按地区来看,东北的民间投资增速下滑最为严重,可谓触目惊心。

根据今天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今年1-5月东部地区民间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0%,在各地区中明显领先;中部和西部分别增长5.7%和2.0%;身陷困境的东北地区增速居然同比下降29.3%,再创历史新低。

东北的困境与其国有企业比重过大,民营经济不够活跃的基本局面有关,如今东北的民间投资加速萎缩,显示该区域的未来发展缺乏新生力量,不可乐观。

3

中国的改革开放史告诉我们,民营企业进,则中国经济进;民营企业退,则中国经济退。民间投资的大撤退,是国内民营企业遭遇困境的缩影。

很多人都感到困惑的问题是,“为什么进入2016年后民间投资表现会那么糟糕?”

对这个问题,官方和民间存在分歧,基本上存在三种意见。

1.政策制约

6月初,新华社刊发《九部委奉命督查 民间投资究竟怎么了》一文,对国务院派出的督察小组进行报道,文章开头便称“民间投资增速不断下滑,加大了经济下行压力。民营企业到底是受政策制约投不了、没法投,还是因环境影响不敢投、不愿投?”

文章将症结归结为四点:

1. 民企屡遭“白眼”频“碰壁”,公平待遇未落地。

2. 抽贷、断贷现象突出,融资难仍普遍存在。

3. “门好进、脸好看、事不办”,审批繁琐依然突出。

4.成本高、负担重,企业苦不堪言(人力成本不断增加最为普遍)。

可以看到,新华社认为,民营企业主要是“受政策制约投不了、没法投”。但事实上,上面四点问题长期以来就存在,是限制民营企业发展的顽疾,它们的“常态”,并不能解释为何年初民间投资的“非常态”。

“营企业和体制内企业的不公平待遇过去也存在,贷款难融资难问题过去也存在,审批繁琐问题过去也存在。即便由于宏观经济形势发生变化,这些因素现在对民企的负面影响可能更大,但宏观经济形势的恶化也不是从2016年才突然开始的。”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冯明认为,新华社用老问题来解释新现象,没有说服力。

2.缺少信心

从熔断制、人民币汇率波动到一线城市房价暴涨、资金流动管制,进入2016年后,中国经济的一大表现是波动,不仅股市、楼市、汇市波澜起伏,政策方面也让外界感到抓摸不定。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喆便认为,民企在投资上之所以大撤退,与其看不清风向、对未来缺少稳定预期和信心有关:

投资风向完全是个信心问题,看上去政府为民企简直操碎了心,那究竟民间资本为什么还一时间不够有信心呢?

去年至今,全球经济走势诡谲,中国经济也受到不小影响。在此期间,由于各种原因,有些政策制定者过于求好,或者太想顾全一切目标,反而导致政策的突然性比较大。比如年初的熔断机制。

一项政策,不仅内容,其出现、消失和执行的方式等其实对市场的影响都是巨大的。当影响过于巨大时,又不得不出动更强的行政力量去消除。这就给了市场一个印象,政策不一致、不连续、不可预测,而且,权力过大。

当企业对于政策的走向和目标难以把握,对具体政策的执行能力和执行可持续性有了疑问,市场就很难不充满疑虑而收紧投资。

持相同意见的还有招商银行总行高级分析师刘东亮,他指出未来政策前景的不确定性较大,这可能影响了投资者的投资意愿。

3. “营改增”可能是罪魁祸首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冯明认为,导致开年后民间投资增速急速下滑,可能跟经济基本面不存在直接关系,最源头,在于轰轰烈烈铺开的“营改增” 及其带来的数据修正:

过去,地方政府为了鼓励民营企业投资、创造GDP,往往会将企业缴税税款中的一部分返还给企业作为激励,即 “税收返还”。 冯明表示,这种激励机制同时还有一个副产品,即增加了企业和地方政府合谋进行数据注水的激励。

虽然根据国家的统计制度,因统计需要提供的数据资料不作为纳税以及税收核查的依据,但现实中企业在填报数据时往往仍然心存顾虑,尽可能希望让纳税数据和上报的统计数据之间彼此对的上。

而如果有了税收返还,那么企业虚报数据的顾虑就小多了。虚报投资额既对某些地方官员有好处,进而对企业有好处;同时也不会损害企业利益,企业不用真的多缴纳税款。而另一方面,营改增对于政府投资的影响则要间接得多、弱得多。

但是在营改增之后,原来由地方政府征管改为中央国税系统征管,于是原来的合谋虚报数据的激励相容机制也变得不复存在了。

2016年之前,除了第三产业之外,民间投资增速均快于全部投资增速,差额为正;2016年之后由正传负。可以看出,尽管2016年1-4月与上年同期相比,三大类行业的民间投资相对增速都有所下降,但是受到营改增影响的建筑业和第三产业下降幅度更大,而不受营改增影响的制造业的下降幅度则要小得多较小。

冯明认为,民间投资的下滑,跟投资者的悲观心态有关,但“营改增”所导致的数据修正这一技术性原因同样不可忽视。

4

扼住民间投资的下滑势头,是决策层的当务之急,无论是处于保增长、调结构的需要,还是为了增强信心,民间投资都有理由在下半年享受到比上半年更多的政策红利。

今天,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分析称,“现在国家已经意识到问题的重要性,此前国务院已经派出9个督查组调研情况,相信经过梳理后,后续问题会改善,会出台针对性举措。”

在正在上海举办的“2016陆家嘴论坛”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也对民间投资下滑提出看法:

在开局之年中,我们发现在投资中间的三大引擎,过去十年里在中国投资中间有政府主导的基础设施,地方政府引导的房地产,还有民间投资。

在这三架马车中民间投资急剧下行,今年年初民间投资只有5%多一点,是去年的一半。这就给我们分析中国的经济形势提出了值得思考的问题,为什么民间投资急剧的下行,怎么看中国的投资机会。我觉得民间投资下行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是民营企业的能力问题,在转型升级面前,民营企业转型的能力不够,导致了投资下行。

还有一个是动力问题,因为成本急剧上升,利润越来越薄,空间越来越窄,所以民营企业存在投资的动力问题。根据我们的调研,影响民间投资,刚才讲到一个是没有能力不能投,还有没有意愿不想投,还有没有胆量,觉得未来不确定性太大,找不到方向,不敢投。还有就是空间太小,没法投。

民间投资还涉及到两大瓶颈,一个是钱从哪里来,和钱投向何方。

在钱从哪里来的问题上,我们的金融体制对实体经济的支持,需要有一个打通金融通向实体经济的通道,通道还是不畅的,特别是直接融资的比重太低。

另外要稳定投资预期,提振投资者的信心,形成长期的投资行为。对于民企来说要解决让民企想投资,让民企敢投资,让民企能投资的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14日02:28 | #1

    关键是肉包子开历史倒车

  2. 匿名
    2016年6月14日10:59 | #2

    共匪经常变脸才是中国经济长期的痛

  3. 匿名
    2016年6月14日11:28 | #3

    不破不立,老美和欧洲继续努力,彻底干死共惨流氓

  4. 匿名
    2016年6月14日15:26 | #4

    共惨党!

  5. 匿名
    2016年6月14日17:55 | #5

    像李嘉誠那麼懂中國政治的商人不多,但像蘭蔻高層那樣完全政治白癡的商人更少。

  6. 习包子不断集权,问题你是猪脑子
    2017年2月4日21:39 | #6
  7. 习猪头只懂权斗,不懂治国
    2017年2月4日21:43 | #7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