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奥兰多惨案和奥巴马责任

佛州奥兰多惨案震撼全美,也成为世界新闻,因为这是911事件后,美国最大规模的恐怖屠杀,49人丧生,53人受伤。

所以定性为恐怖屠杀,因事发前行凶者给警方打电话,直言是为伊斯兰而战,清晰表明这次屠杀是所谓“圣战”的一部分。

奥兰多惨案,当然杀人者是元凶,极端伊斯兰是根源,但奥巴马总统是负有相当责任的,起码体现在这几个方面:

第一,模糊焦点,仍强调枪枝管制。

奥巴马在第一时间发表讲话,仍大谈美国人买枪太容易,所以造成如此犯罪。但这次恐怖袭击,跟去年加州那对伊斯兰夫妇屠杀14名美国人的行为一样,根本不是枪枝造成,而是“极端伊斯兰”在杀人!那对夫妇还准备了炸弹,即使没有枪枝,他们照样可用自制炸弹杀人。就像2013年波士顿那对伊斯兰兄弟,没有任何枪枝,只用很简单就可以自制的炸弹,来制造大众死亡的惨剧!所以美国这几起恐怖杀人行为的关键,都不是枪枝问题,而是怎样制止、铲除“极端伊斯兰”的问题。

第二,不懂“树倒猢狲散”的道理。

奥兰多惨案的凶手跟洛杉矶那对伊斯兰夫妻一样,跟伊斯兰国没有直接的组织关系,只是散兵游勇式的信徒,效忠极端伊斯兰。奥兰多惨案后,很多媒体谈到今后如何防范。我在以往文章中多次谈到,一味防范,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因为这是“防不胜防”,难道今后进入每一个咖啡馆、夜总会都要像机场那样检查背包、甚至搜身吗?如果恐怖分子在街头开车扫射呢?你总不能把每部上街的车都事先检查吧?

所以对待这种恐怖主义,根本措施必须是“釜底抽薪”,铲除ISIS(伊斯兰国)那颗大树。这个仗不是打不打的问题,只是战场的选择,你不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打,就得在奥兰多打,在洛杉矶打,在纽约打,在美国本土的任何一个地方打!

伊斯兰国对世界各地的狂热信徒具有“旗帜”的意义,只有砍倒那棵邪恶之树,才能树倒猢狲散。

伊斯兰国的存在对散落世界的暴徒具有感召、呼唤、振奋的作用,更不要说它本身就用血腥野蛮来展现所谓实力。摧毁这个旗帜,砍倒这个大树,对制约遏阻世界各地的极端伊斯兰分子,具决定性意义。

了解中国历史的人可能知道,当年蒋介石五次反围剿,就是要铲除毛泽东匪徒们的老巢“井冈山”。井冈山被攻陷,那面所谓的“旗帜”就倒了,那个吸引鼓励各地共匪的作用就大为降低。只是最后毛泽东们溃败到陕北(已剩残兵败将),蒋介石以为大功基本告成,把剩下的剿匪任务交给了无能、且通共匪的张学良而酿成大错。如果蒋能像第五次反围剿那样亲自全力剿共,就可能铲除中共,从而改变中国历史,而没有后来共产党的壮大和建政。

所以,铲除邪恶者的“旗帜”,具有决定性意义。如同二战时,如果不攻进柏林的纳粹总部,不铲除东京的东条英机们,那二战就绝不会真正结束,世界各地的法西斯分子还会蠢蠢欲动,就因为他们的旗帜还在,大树还在,精神支柱还在,各地的猢狲们就不会完全散去。对极端意识形态的、绝不怕死的极端伊斯兰恐怖分子,这种“精神支柱”的力量超出以往任何反人类的邪恶势力。

第三,有牛刀却不去杀鸡。

二战的惨烈,还在于当时反法西斯的盟国和纳粹轴心国的军事实力、科技能力等不差上下,势均力敌。而今天则完全不同,美国是世界唯一超强,军费开支是排在其后的世界14国(包括英法德日意加中印等)的总和!另外还有美国领衔的囊括全球28国的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军事集团北约(占全球军费开支70%)!

二战时,美国首先要打败日本海军,拿到海域权。以色列的六五战争,首先是炸毁阿拉伯军的机场(飞机),赢得制空权。第一次海湾战争,美国也是先干掉了萨达姆的所有飞机。然后才有地面战斗的绝对安全保障(和胜利)。

而当今的伊斯兰国,没有一艘军舰、没有任何空军,甚至连地对空导弹都没有,只有土匪民兵式的武装。

另外伊拉克的地理条件,更绝对有利美军,因为它没有越战时的那种高山丛林,而是沙漠地带的一马平川,绝对有利于空中轰炸。在第一次海湾战争时,萨达姆的一百万共和国卫队,就被美军战机炸得人仰马翻,如果不是当时的鲍威尔将军愚蠢的下令停止(他说这像屠杀了),就完全可能不需要第二次海湾战争,因为那次就可把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彻底摧毁。

但具有陆海空一切绝对优势条件的美国,在奥巴马这样一个“三军统帅”下,却毫无动作,只是派飞机做样子般地扔几颗炸弹(每天的次数只是布什总统领导的海湾战争时的千分之一)。而从以往战争的历史来看,仅靠轰炸,根本不能打赢战争,更何况是奥巴马的“样子轰炸”。

第四,奥巴马的怯懦不是偶然。

面对极端伊斯兰的攻击,奥巴马总统展示出来的软弱,缺乏领导能力,不是偶然的。

在去年法国遭到恐怖袭击时(127人遇难),当时巴黎举行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抗议恐怖主义的游行(130万人),全球有50国首脑参加,但却没有美国总统奥巴马!美国前国会议长金瑞契(Newt Gingrich)当时愤怒地说,“50个世界领袖在巴黎展示团结,但奥巴马拒绝参加,令人痛心。他的怯懦在继续。”奥巴马当时在做什么?他在白宫接见NBA的马刺篮球队!

在美国记者被ISIS砍头那天,奥巴马在打高尔夫球。听到消息后,只是中间休息时出来见一下记者讲几句话,然后又回去继续打球了。

对这次奥兰多惨案,奥巴马又是一如既往地强调跟枪枝管制有关,说这是“国内仇恨犯罪”,是受到“网络上的极端宣传”(extremist propaganda online),而绝口不提“极端伊斯兰”(radical Islam),气得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川普发声明说,“奥巴马总统在他今天的讲话中甚至可耻地拒绝提到‘极端伊斯兰’这个说法。仅仅出于这个原因,他就应该下台。”

奥巴马不会因此自愿下台。但今年11月初美国将选出新的总统。不管是希拉里还是川普,他们会认真吸取上述的教训,明白这些常识般的道理,而真的去全力反恐,铲除伊斯兰国吗?一个令人恐怖的未知数。

2016年6月14日于美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王晶
    2016年6月16日12:49 | #1

    作者根本是个没文化的傻逼,思维停留在二战时代

  2. 匿名
    2016年6月16日13:37 | #2

    奥巴马是穆斯林,你指望他去铲除伊斯兰国?

  3. 匿名
    2016年6月16日15:22 | #3

    ISIS是一个问题,但是美国要关注的显然不止ISIS一个问题。如果确保现在和未来美国在全球的地位是比ISIS更大的问题。

  4. 匿名
    2016年6月16日15:23 | #4

    阿富汗是一个泥潭,伊拉克是一个泥潭,怎么在泥潭外面作战而不是跳进去一起搅和,是美国两次战争后得出的经验。

  5. 匿名
    2016年6月16日16:10 | #5

    同意一楼。 欧巴马是个傻逼,可是作者批评的点错了

  6. 匿名
    2016年6月16日17:16 | #6

    奥巴马治下的美国真是四处漏风。
    瞧,连自己民主党的服务器都被俄罗斯黑客攻破了。就这个,媒体还在造势说会泄露共和党候选人的信息,对其不利。
    奥巴马,别扯什么如果有第三任期还能当选的昏话了。到点了就下台。

  7. 匿名
    2016年6月16日17:45 | #7

    第一個錯就是當年攻打伊拉克,今天再摻和進去會有更佳結果嗎,當然不少人希望美國再陷入泥淖。

    槍械容易到手當然是個大問題,你以為做個炸彈這麽容易嗎。

  8. cc
    2016年6月16日18:56 | #8

    曹是个死太监,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9. 匿名
    2016年6月16日20:07 | #9

    支持曹的意见,奥巴马从第一次任期的演讲开始就大谈和解和谈,推动在阿拉伯完全不具备民主化基础的地区搞民主化改革,奥氏这种东郭先生式的外交政策实际上从两方面推动了阿拉伯极端主义的发展,对今日全球局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纵观奥巴马八年来的政策,我个人深深怀疑,这家伙和前民宗委主任一样,都是穆斯林世界打入正常社会的卧底。

  10. 匿名
    2016年6月16日23:05 | #10

    一个二B青年写的这种低水准的文章居然也会有市场,美国人真得落伍了。

  11. 匿名
    2016年6月16日23:37 | #11

    按照伊斯兰的教义,本莱克侯赛因奥巴马天生就是穆斯林,观其所作所为,就是蕴藏着的穆斯林。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