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回港召开记者会说明被北京当局拘押的细节

#林荣基 透露,有人在他返港当日到书店取走有关客户资料的电脑硬件交给李波,但由于拿错硬件,便要林荣基亲自到书店取出正确硬件。
他原打算按要求返回内地交出硬件,但途中改变主意,决定说出真相。他表示,站出来对香港人的自由有好处。

香港铜锣湾书店“失踪”的店长林荣基本周返回香港后于周四(6月16日)召开记者会,说明被北京当局拘押的细节。

在记者会上,林荣基说自己2015年10月24日经罗湖回深圳后被拘留,并坐火车转到宁波“监视居住”5个月。

他还说,铜锣湾书店股东李波是被中国执法人员“跨境执法”从香港捉拿带走的。这与李波本人说法不同。

“有导演有台词”

林荣基指责北京政府违反一国两制,并说他们在近年2月的电视认罪“都有导演都有台词”。

现年61岁的林荣基于去年10月24日“失踪”,铜锣湾书店的其他四人,桂民海(央视称桂敏海)、李波、吕波及张志平,自去年10月至12月期间相继“失踪”。

今年,这五人先后在中国媒体上现身承认控罪。五人被指“非法经营”书店,在大陆售卖“禁书”。之后书店人员相继返回香港。

6月14日,香港警方透露当天上午与失踪多月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会面,林荣基要求为其失踪案销案。林荣基表示不需香港政府与港警的帮助,并对失踪详情三缄其口。

目前,书店的股东桂民海则仍被中国扣留。有报道说桂民海被收押于宁波一间拘留所,家人正寻找律师。这显示他可能要面对司法程序。

苹果日报报道,失踪近8个月、两日前突然从内地返港的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下午突然发出采访通知,傍晚将联同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在立法会召开记者会。戴着帽子的林荣基下午5点几现身立法会大楼,并进入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办事处稍作休息。消息透露,林荣基是在内地突然被扣押,今日(6月16日)将交代被扣押的原因和情况,林荣基由于近日一直受精神困扰,「已经几日没睡觉」。

● 林荣基指,去年11月24日回深圳时,经罗湖海关找东莞朋友时,被深圳海关拘留,林曾询问所犯何事,问了一整天亦得不到解答。过机时「闸口停咗,有两个关员指一指」,再有数名海关职员带走他,再有约11人带他到七人车,到深圳废车场,收起他的证件。一直无人能回答他所犯何事。

● 林称,自己於派出所坐在犯人栏一晚,期间对方有供应膳食,早上七点几坐车,往中国北方去。他形容当时自己「落晒塔,带咗眼罩,同鸭舌帽」,他曾拿开眼罩偷看,看见自己正坐火车,足足坐了13至14小时,发现自己被带往宁波。

● 林荣基下火车后,再经45分钟车程,到达一幢「大建筑物」2楼其中一个房间,作身体检查及更换衣服。有人递上一张纸著他簽名,纸上有两个条款,包括「答允放弃通知家人」及「不聘请律师」。林指,当时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唯有簽纸」。

● 对于铜锣湾书店各人均有拍片,林指,他的片段「有导演有台辞」,他亦照做,因「唔洗食饭呀?」他又指,认为自己无犯事,但片中自己指「深刻知道错误」,称当时「佢叫我承认,我无法唔承认」。

● 林在对方盘问期间,称自己「经营正经书店,根据香港法例正常经营的小书店」,但对方最初指林於香港将禁书带到内地,违反国内宪法,牴触中国法律。

● 林形容对方在无任何先兆后将他拘留,去年11月至今年3月,自己在不足300呎空间,由2人一组的六组人24小时看守,令他失去自由?林斥中央政府「美其名系监视居住,但我连行出去一步都无,只可以望住个天孤立无援」。反问「咁大嘅中国政府,对一个认为违反中国法例嘅书商,系可以咁样对待?」要求中央政府对此所出解释。「你讲明一国两制,公道自在人心」。

● 林荣基的女朋友现时在内地被监视居住,林直言「好对唔住我女朋友」,但认为「呢件事唔系我个人嘅事,系香港整个社会人嘅自由诉求,中央政府逼到香港人无路可退」。李波於香港被掳走,是无法接受,故决定开记者会交代事件。

● 林荣基称对方要求将铜锣湾书店寄书纪录带回内地,但他拒绝,他指「无谂过叫李波将个硬件copy上去再放到电脑,叫我认人」,他又指「我怕啲读者受到影响」,强调自己无出卖读者,反指中央政府「而家衰到要我拎硬件畀佢做呈堂证明」。

● 林指回港两日,「完全无瞓过,睇返啲视频,睇到六千个人上街,好大感触,好感谢」。林又指,「如果我地唔出声,香港就无得救,因为呢件事唔系净系书店嘅事,系触及香港人嘅底线」。

● 林荣基指,至目前都对方都未有向他具体指自己属哪些团体,但他知道对方「唔系国安、唔系派出所、唔系军人,而系中央专案组」。对于港府是否有协助他,林指「我唔知港府救过咩人」。

● 对于林荣基在簽署文件或拍片时,有否受暗示不服从的后果,林指「唔洗暗示架喇,嗰啲环境唔簽唔得」。

● 林指,中央政府「本来要我今日上去,我当然唔敢上去啦,仲上去?」至於会否担心自己与李波一样在港被拘,林指「咁我真系无办法喇,睇下香港政府有无保障啰」,又指「搵何俊仁仲有保障」。

● 被问及香港政府及警方是否有妥善保护港人安全,林指,「对住佢(梁振英)我地无话可说,做唔到嘢有咩好讲」。他又指警方在2014年占领期间「喺金钟出催泪弹,学生手无寸铁」,认为警方不是站在市民一方。当记者询问政府是不是「做唔到嘢」,林多次回答:「无」。

● 林荣基指中央政府现时有铜锣湾书店读者订书纪录,因「李波copy咗」,当中涉及500至600人,当中以内地人为主;而涉事书籍则有4千多本。

● 林荣基希望港人「向强权说不」,称「我都可以,点解你唔可以」,认为自己土生土长,「唔需要离开香港」。又指自己「有咩好后悔?寄书合法架嘛!」

● 林荣基称,现阶段并不担心在港家人安全。

● 林荣基指,中央政府将铜锣湾书店五人毫无声息带走,「同charge我地违法经营书店」,但他认为自己佢无违反香港法例,批评五人被带走违反一国两制。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於本周二(14日)返港,今日傍晚召開記者會披露失蹤8個月的經過。他爆料指被「中央專案組」帶走,而非國安、公安、派出所或軍方,但「中央專案組」是甚麼組織,他則不清楚。他又指,被帶走期間人員一直沒有講他所犯何事,直至抵達寧波後,才提到他因賣書到內地而違反內地經營法例。

林榮基說,去年10月24日經羅湖關口返深圳,被關口公安拘留,證件被沒收。他問對方自己「犯乜事」,但對方沒回應,之後被兩關員帶到關口角落,再遭約11人帶到深圳派出所。

他續指,當晚坐在派出所犯人椅上,全晚「冇得瞓」,但有飯食,翌早7時許被帶上車前往北方,全程戴上眼罩及鴨舌帽等「成個人遮住晒」,坐車約13至14小時後,發現抵達寧波,之後送到車程約45分鐘距離的一座大樓,接受身體檢查及換衫。翌早有人審問他,給他一張紙要他簽名,紙上寫上兩項條款,一是應承放棄通知家人,二是應承不請律師。他稱因只有自己獨自一人,無法找人商量,故最終簽紙作實,形容是「唔簽唔得」。

林榮基指,他3月底獲釋後被安排在韶關居住,期間一直由2人一組的6人小組24小時監視,及後獲得書店股東李波提供10萬港元遣散費作補償。經商討後,日前獲准回港,不過條件是內地當局要求他將書店訂書紀錄的硬件,帶回內地作呈堂證物。林榮基又表示,想不到內地人員會透過李波在香港將有關資料複製送上內地,再叫林招認為哪些人訂書,但他只推說不知道。

林榮基表示,在內地的女友亦受牽連,被視為違反法律,正保釋候審。他稱多名同事包括呂波仍在內地,希望中國政府善待他的同事及朋友。

他又指,經兩晚無瞓覺通宵考慮後,鼓起很大勇氣講述事件,他指若他不出聲,香港冇得救,又指香港人不會向權力屈服,他不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被問及是否因他不肯屈服,故最後才獲釋,他稱自己「冇咁大勇氣」,又指不知港府「有救過人」,並認為自己冇犯過事。

身兼巨流發行公司始創人的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早於去年11月在泰國失蹤,該書店及巨流3名職員呂波、張志平及林榮基於去年10月底失去聯絡,書店股東李波亦於去年12月底失蹤。其後內地公安回覆香港警方指,呂波、張志平及林榮基因涉及書店老闆桂民海的案件,被內地有關部門刑事扣查,至今年3月呂、張及李陸續回港,各人返港後均要求警方銷案。

● 林榮基今日曾與李波見面,李透露有人「係違反自己意願被帶走」,但無具體說明被何人帶走。他又引述李波指「希望盡快結束件事」,而銅鑼灣書店現時由一名「陳先生」續租兩年,但他不清楚有關資金來源。林又指「上面(中央政府)要求佢(李波)辦完公司業務要返上去」。林又指,「如果李波係畀人笠咗上去,好明顯係跨境執法」。
● 林榮基指,去年11月24日回深圳時,經羅湖海關找東莞朋友時,被深圳海關拘留,林曾詢問所犯何事,問了一整天亦得不到解答。過機時「閘口停咗,有兩個關員指一指」,再有數名海關職員帶走他,再有約11人帶他到七人車,到深圳廢車場,收起他的證件。一直無人能回答他所犯何事。
● 林稱,自己於派出所坐在犯人欄一晚,期間對方有供應膳食,早上七點幾坐車,往中國北方去。他形容當時自己「落曬塔,帶咗眼罩,同鴨舌帽」,他曾拿開眼罩偷看,看見自己正坐火車,足足坐了13至14小時,發現自己被帶往寧波。
● 林榮基下火車後,再經45分鐘車程,到達一幢「大建築物」2樓其中一個房間,作身體檢查及更換衣服。有人遞上一張紙著他簽名,紙上有兩個條款,包括「答允放棄通知家人」及「不聘請律師」。林指,當時自己「孤零零一個人,唯有簽紙」。
● 對於銅鑼灣書店各人均有拍片,林指,他的片段「有導演有台辭」,他亦照做,因「唔洗食飯呀?」他又指,認為自己無犯事,但片中自己指「深刻知道錯誤」,稱當時「佢叫我承認,我無法唔承認」。
● 林在對方盤問期間,稱自己「經營正經書店,根據香港法例正常經營的小書店」,但對方最初指林於香港將禁書帶到內地,違反國內憲法,牴觸中國法律。
● 林形容對方在無任何先兆後將他拘留,去年11月至今年3月,自己在不足300呎空間,由2人一組的六組人24小時看守,令他失去自由?林斥中央政府「美其名係監視居住,但我連行出去一步都無,只可以望住個天孤立無援」。反問「咁大嘅中國政府,對一個認為違反中國法例嘅書商,係可以咁樣對待?」要求中央政府對此所出解釋。「你講明一國兩制,公道自在人心」。
● 林榮基的女朋友現時在內地被監視居住,林直言「好對唔住我女朋友」,但認為「呢件事唔係我個人嘅事,係香港整個社會人嘅自由訴求,中央政府逼到香港人無路可退」。李波於香港被擄走,是無法接受,故決定開記者會交代事件。
● 林榮基稱對方要求將銅鑼灣書店寄書紀錄帶回內地,但他拒絕,他指「無諗過叫李波將個硬件copy上去再放到電腦,叫我認人」,他又指「我怕啲讀者受到影響」,強調自己無出賣讀者,反指中央政府「而家衰到要我拎硬件畀佢做呈堂證明」。
● 林指回港兩日,「完全無瞓過,睇返啲視頻,睇到六千個人上街,好大感觸,好感謝」。林又指,「如果我地唔出聲,香港就無得救,因為呢件事唔係淨係書店嘅事,係觸及香港人嘅底線」。
● 林榮基指,至目前都對方都未有向他具體指自己屬哪些團體,但他知道對方「唔係國安、唔係派出所、唔係軍人,而係中央專案組」。對於港府是否有協助他,林指「我唔知港府救過咩人」。
● 對於林榮基在簽署文件或拍片時,有否受暗示不服從的後果,林指「唔洗暗示架喇,嗰啲環境唔簽唔得」。
● 林指,中央政府「本來要我今日上去,我當然唔敢上去啦,仲上去?」至於會否擔心自己與李波一樣在港被拘,林指「咁我真係無辦法喇,睇下香港政府有無保障囉」,又指「搵何俊仁仲有保障」。
● 被問及香港政府及警方是否有妥善保護港人安全,林指,「對住佢(梁振英)我地無話可說,做唔到嘢有咩好講」。他又指警方在2014年佔領期間「喺金鐘出催淚彈,學生手無寸鐵」,認為警方不是站在市民一方。當記者詢問政府是不是「做唔到嘢」,林多次回答:「無」。
● 林榮基指中央政府現時有銅鑼灣書店讀者訂書紀錄,因「李波copy咗」,當中涉及500至600人,當中以內地人為主;而涉事書籍則有4千多本。
● 林榮基希望港人「向強權說不」,稱「我都可以,點解你唔可以」,認為自己土生土長,「唔需要離開香港」。又指自己「有咩好後悔?寄書合法架嘛!」
● 林榮基稱,現階段並不擔心在港家人安全。
● 林榮基指,中央政府將銅鑼灣書店五人毫無聲息帶走,「同charge我地違法經營書店」,但他認為自己佢無違反香港法例,批評五人被帶走違反一國兩制。
● 協助林榮基的何俊仁指,北京政府若不想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崩潰,要立即保證收手,「唔好再做呢啲事」。他又指,「如果林榮基喺今日之後突然消失,大家都知點解」。
● 林指,自己在監視居住期間,房間內書檯、水龍頭及牆身舖上軟膠,並分發小牙刷予林,牙刷在另一端以繩索綁起,「有人拎住,刷完就收返,怕你自殺」。房間有窗,望出去是類似的房間,估計是其他看守所。一個建築群有20個窗戶,估計有20間房。林曾離開房間,期間被戴上眼罩,他在眼罩邊緣看到附近有「臉盤毛巾」,估計亦有人被囚禁。林又指,期間有兩個北京派出的人,指林是「被專政的人」,林形容被人責罵應接受專制,「我幾乎被佢鬧懵」。
● 林稱,自己在房間提審20至30次,出外提審兩次,「有時一星期三、四次,有時幾星期一次」,每次提審長半小時至個多小時;他亦在過程中合作,因當時心情驚惶,「你冇辦法唔合作」。

ClHmSSSUYAE8nry.jpg:large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