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权”

作者: 半醉汉

“权”,是我国古代的衡器,就是称重量的器物,俗称“秤砣”。

秤砣就是悬挂秤杆上可以移动的砝码。

在古代,人们对秤杆叫衡,对秤砣叫权,“权衡”一词之意义,由此而来。

古人原始的“财物”交换,也需要计算工具,由此,尺子、升斗、权衡等度量衡器物便应运而生。

从现有出土和传世的各种“权”来看,我国现存最早的权,是战国时期的秦权和楚权。可见在春秋战国时期,我国就有了标准的衡器。

历史上,制作“权”的材质,有铁、铜、瓷、石等,造型有圆形、方形、瓜棱形、葫芦形、银锭形及动物形等,有较高的收藏价值。它也是考证、研究历史、政治、经济、文化、计量的珍贵实物。衡,即秤杆,因多为木制,故古代的“衡”,难以流传、保存。

后来的戥子、磅秤、弹簧秤、天平、现代的电子秤,都是古代“权衡”的发展和延伸。

但天平是外来的进口物,它对器物重量的权衡计算,更加精确、精细。

古时人们在物质交换时斤斤计较,当争论不休,互不相让的时候,“秤”作为公正权威衡器,给予公断。

逐渐,人们用“权”来形容能支配或指挥别人的力量,即权力。

权力,赋予了作为衡器秤砣的“权”新的含义。后来的“权”字,多与秤砣无关。如;权限、权威、军权、皇权、政权、公权、民权、职权、人权、产权等,举不胜举。

以我之一孔之见,如今最大的权,应是国家政权。

但也有例外,有些国家,党权、军权大于政权。严格地说,党权、军权大于政权的国家,是制度落后的国家。原因很简单,国家是这个国家全体人民的,不是某个党,某个军队的。

国家政权的保障,对外依赖军事实力,对内依靠法律制度。

法律的内质是公平、正义。

法律制度,是调节、制衡社会矛盾的公器。司法独立的意义,就在于此。

因此,天平图案,也是法律的象征。

法律这个公器,一旦被私权操纵,必然就失去公正。

简言之,法律是一杆秤,或是个天平,看似公平,可对秤和天平,人是能作假舞弊的。人在秤砣、秤盘、秤杆和天平的内部结构上,都能做手脚,在貌似公平的状态下进行欺诈哄骗。

更有甚者,店大欺客。店主仗势欺人,能直接对买主蛮横地说:“什么?我的秤有问题?你较秤了?呵呵,你的秤不算数!”

店主的秤有问题,你顾客又能怎么样?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你投诉无门,告状不受,牢骚无用。

顾客奈何?

故司法独立的意义,就是保证法律不受权力操纵。

衡量政治观,普世价值才是标准的度量衡,绝大多数人自愿认同的观念,才是正确或相对正确的,这就是民主的价值。

自我标榜的什么这个主义、那个制度,好与不好需要用实践检验。这个实践,就是老百姓的生活过的好不好,政治上有没有自由民主,社会公有财产和国家权力公器,有没有被私人或小集团窃取。

如此而已。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养屎姓裆
    2016年6月17日10:59 | #1

    土共是中国最大的恶!!别指望它们良心发现,瓦解或推翻它是正义之道!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