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君:埃及这场火..

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九了,明天就是除夕,后天就是大年初一。街道上的人明显多了很多,到处充斥着年临近的热闹和喜庆。而我的注意力却被远隔万里的埃及人民诉求民主的聚会所吸引,每个早晨就盼着夜幕的降临,上网络直观埃及人民聚会的进展。

埃及持续一个礼拜的聚会逐渐朝着民众一方倾斜,而这种有利于民众的倾斜,明显来自于军队的表态和中立。军方明确表态;‘我们站在人民的一边,支持人民追求自由的合法诉求’。并且军队到处在散发传单,上书‘我们将保护人民’。

看到此情此景,我不禁唏嘘不已….

遥想当年,我们勇敢的人民军队在对付广场上静坐的学生时,那气势,那手段,怎一个残忍能概括。那种果敢,那种勇猛怎一个丧失人性所能赘述…

穆巴拉克是我们政权多年的好朋友,可谓志同道合。我一直不明白,我们的政权怎么不把它们当年怎么对付手无寸铁学生时,宝贵的镇压经验传授给它的好朋友呢?

突尼斯茉莉花的馨香飘到了埃及,让埃及人民嗅到了自然花香的味道和诱惑。

昨晚一在广电上班的朋友来家,愤愤不平地说;‘妈的,我正休假,公司来电话说有重要事叫,到公司见了领导,领导说,接上面通知,近期**功可能要闹事,必要时就关掉运营的网络’。朋友问我是不是**功要闹事,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也随口骂道;娘稀屁,什么事都往**功身上扣。

埃及的民运吓破了我们喝血政权的胆。

朋友显然不知道埃及民主聚会的事,他也经常上网呀,怎么会不知道?可见,这次我们政权对埃及民主聚会消息的封锁是成功的,基本使国人变成了能听见的聋子和能看见的瞎子。

可这样做能化解积怨已深的矛盾吗?这掩耳盗铃的做法最终会欺骗了谁?谁是真正的傻子呢?

埃及民众在最近几天接连抓到便衣警察抢劫、破坏。这让我想起了二十一年前的情景,竟然如此的相似,不同的是我们的学生没有抓住抢劫的便衣。我再一次不得不对我们政权佩服,很显然,埃及的警察学艺不精。反过来思考,是埃及人民勤于学习,善于总结我们失败的教训,让准备找借口的穆巴拉克找不到冠冕的借口。

最让我感慨的是,聚会的埃及民众居然会把聚会时丢弃的垃圾带走,并且是分类带走。在聚会散场后,会场异常洁净。有如此高素质的屁民,何愁诉求得不到实现。

埃及的警察和我们的警察比起来就怂多了,竟然摆不平区区几万手无寸铁的百姓。这事若发生在我们天朝的话,派一队城管过去一定摆平,整几个警察去,把它们对付异议人士的各种酷刑拿出来,做几个它们拿手的失踪活埋,看他埃及屁民敢聚会?

刚好今天乐清钱运会被交通死亡案开庭,我就搞不明白,穆巴拉克怎么就这么笨。难不成我们威武的政权没教给你什么叫被交通死亡吗?你给巴拉迪也来一个交通意外,然后把所有不幸目睹‘意外交通’的证人关押,或者失踪。你们自己组织个法庭开庭审判,找个替死鬼,开庭审判不就了解了?

什么叫天衣无缝?那是糊弄人的。古云;人在做天在看。有缝怎么了?来个厚颜无耻,任你屁民能奈何?!

穆巴拉克虽说也从他老师这学会了厚颜,可任他怎么学就学不会最精髓的无耻,居然还组阁了个新政府。你这样做无疑是在暗示屁民你怕了,屁民看到你怕了还不蹬鼻子上脸?

每个黎明的晨曦,当我睁开惺忪的双目时,让我牵肠挂肚的是追求自由民主的埃及人民。每个夜晚让我守侯在电脑前,登陆推特,关注的依然是埃及这场熊熊的火。这场火虽然和我如此遥远,可我依然感受到她炽热的温度,让我在这个年关已近的冬夜不在寒冷。

人性贪婪的本性使我多了一份期盼,梦寐这场火―――什么时候能烧过来…

2011.2.1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