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脱离背离实业是我们最大的危机

美国经济有那么差吗,欧洲经济有那么差吗,日本近来有那么差吗,中国及新兴市场国家有那么好吗?当前的舆论导向世界经济低迷徘徊是不准确的,我研究世界经济30年,什么叫世界经济低迷?2%左右,什么叫世界经济中速?3%左右,什么叫世界经济高速?5%左右。我们有那个必要去恐惧世界经济吗,世界经济有那么差吗?

中国的外贸不好,外需不振,这句话到底对不对,我们要认真地去思索,我们的外贸还有多少人在干,我们的外贸利润还有多少,我们的外贸品质和核心竞争力到底有多少。面对这样一种形势,我们需要的是深思。我们在放弃外贸,我们在抓投资,甚至我们在极端地投机。回想2000年前后中国是靠什么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得到了世界的认可?中国外贸。千万别忘了这段历史,正是中国外贸托起了中国的地位,中国的地位托起了中国的货币。

我们的循环路径是怎么走过来的?从实体到优势,从优势到核心竞争力,实体是基础。所以透过这个角度去想,我们现在很多问题的思维方法和分析问题的角度出了特别大的偏差。我到过前海,它是一个新兴的自贸区,前海的负责人告诉我们前海有多少机构,我问了一句,这些机构的比例金融投资类占多少?90%。这种配置对吗,它能够真正把中国经济带动起来、盘活,把中国的金融搞强大吗?我们大家都会知道,不会的。按照中国的经验,我们现在的定义和定位是非常不准的,80%、90%的国民在从事金融投资、投机。

华尔街很强大,美国的金融很强大,美元很强大。美国人干金融的比例有多少?40%-60%,我们是不是太偏了,所以从这个角度去想,我们在分析现在的形势的时候,首先需要纠正我们的情绪,摆正我们的位置。钢铁人是干什么的?是干钢铁的,钢铁的优势是什么?规模,钢铁的弱势是什么?不精,没有核心技术。从2012年开始钢铁巨额亏损,钢铁人干什么了?干期货、干石油、干黄金、干农产品,剩余资金库存集中到了金融,集中到了投资。这个的领域是发人深省的一次教训,是血淋淋的教训。

怎么看待我们的经济形势,怎么看待我们的热点,这对当下我们去认识客观,认识国情,认识世界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基于我30多年对国际市场的观察,从外部风险的角度,我从三个风险角度来论证,外部风险加大,第一个是美国因素,美国因素会涵盖三个焦点:第一个是美联储,美联储从去年到现在一直在调查全世界,一直在忽悠全世界,我要加息了,加息成了全世界的敏感点。美联储把利率调到了0,美联储反过来第一个要加息,忽略了加息的现实和历史的过程,美联储已经加息了0.25%到0.50%,美联储加息美元就要升值吗?它还要加两三次,就是加到1%到2%,美元利率的上调有那么重要吗?从美联储的角度他想不想加息,他非常想加息,因为他的加息不仅仅是一种政策,它更是一种战略。

我们看到的是短期,美国人规划的是长期,想一想2000年到现在,他用两轮的降息,第一次降息13次,第二次降息10次,第一次的低点是1%,第二次低点是0。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美国是有特性的,他不是以本国为主,“911事件”美国的金融危机绝不是看到了本土,而是看到了全球,所以美联储加息与众不同于所有的中央银行的核心关注。我们关注的是什么?本国,欧洲关注的是什么?本土,日本关注的是什么?本国。我们是一个正常的货币,所以我们货币的重点是在国内!美国的货币是权利性货币,它拥有定价权、报价权,所以它的货币供应量是以海外为主,不是以本国为主,60%的美元在全世界,40%的美元在美国本土。

欧洲日本的货币80%在本土,20%在海外。中国99%应该在本土,目前只有1%在海外。我们有货币地位吗?我们有完整的金融市场吗?我们有真正的市场经济吗?美国要拼命地印钞票,就是因为印了钞票美元的霸权在夯实,过去的金融是美元,现在的金融、商品统统是美元霸权。 第三个问题是美元,强势美元不得已,美元的货币政策取向以贬值为主,目前市场的舆论导向有很多改变,唯一不变的货币升值削弱竞争力,货币贬值增强竞争力,美国是这么一个高级化、现代化的国家,他都遵循最传统的货币学原理,中国有什么资格放弃货币贬值。所以从这个角度去想,发人深省的事很多,问题是我们能不能静下来,我们能不能学一点专业的,能不能把历史和现代,把国别和地区加以权衡,加以深入的论证。这里面给我们一个启示,我们的网络很发达,没有思想是风险,资讯很快速,没有自己的判断是盲区。

第二个角度,外部最大的风险是负利率,负利率是正常的吗?负利率是不正常的,为什么一个不正常的趋势被全世界追逐,被全世界关注。我们怎么认识负利率,我们不能不要生产和发展,只要利率,只要回报率,这是不能持续的。所以负利率在扭曲我们的宏观调控,在扭曲我们的心态,在扭曲结构,它是一个严重的负效应。

货币竞争,欧元挑战了美元的地位。美元是不会放弃欧元的,他一定要把欧元搞死,所以他在积极的推动英国退欧,他帮助了美国人,伦敦金融中心英镑的地位、石油价格的影响力,他在做功课,他在作为,实际的长远是要分解欧洲,是要分化欧洲,最终击垮欧元。中国如何拿捏,这个地区是一个巨大的风险点,还是中国最大的机遇地,我们要想清楚,要全面论证。

我个人认为内部突围不准,脱离背离实业是我们最大的危机,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第一个问题,该干什么乱了阵营,中国30年怎么取得的辉煌?是工人干出了成果,是因为干,中国才会走到今天。过去我们有钱吗?没有钱,走到了今天我们有钱了,我们反而不知道干什么了,该干什么这是我们的主要命题,干主业、干专业、干本岗、干本职,这是我们经济未来的希望。外贸人不干贸易,做对冲,对宏观经济有多大的影响,外汇储备大起大落,外贸顺差大起大落。我们这个宏观调控,我们这个市场的乱象跟我们每一个人的行为都有关系。不是用套话,不是用套路去分析中国的经济,中国经济要走L型。我个人认为中国是U型,长期的低迷徘徊会有一个反弹,但是U型的两根柱子过去是靠速度和规模扭曲的结构,未来是靠品质、靠技术、靠合理的产业布局。

第一根柱子是传统,第二根柱子是改革的新常态。需要我们做的是有耐心、耐力,在U字型的底部要徘徊,要调整,要学会放弃,要勇敢进取。“一带一路”是大战略,这个大战略就是长周期,我们不能把“一带一路”作为短期、作为投机、作为套利的工具。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看,中国经济要再一次崛起,要静心,要平心,要有岗位的概念,要有主业的概念。互联网是很火的,两年以前在出现这个词的时候我就坚决反对,我在所有论坛都呼吁互联网是工具,不能用互联网+主业,要主业+互联网,钢铁+互联网,造船+互联网,外贸+互联网。我们要学会分析,我们要找好主次关系,梳理好自己的主板主业,中国经济一定会有起色。

(本文根据主办方提供速记整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17日12:49 | #1

    尼什么时候出现了30多年来有干出实业的错觉?
    一直以来不就是靠压榨劳力和赔上环境赚钱吗

  2. 匿名
    2016年6月17日13:47 | #2

    中国实业应经被房地产绑架,靠一代一路就崛起?你是大撒币么?

  3. 匿名
    2016年6月17日14:35 | #3

    毫无逻辑的喊口号,这就是老土匪的经济智库?做空老土匪的岂不是笑翻了。

  4. 匿名
    2016年6月17日16:29 | #4

    看天朝实业不能只看表象,背后支撑的是对廉价劳动力的盘剥,现在劳动力不足了,自然就撑不起来。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