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誰喜歡迪士尼的「中國特色」?

如果說迪士尼是美國文化的驕傲的話,那麼它在和中國的交往中,已經烙上恥辱的印記。在上海迪士尼樂園開業之際,《紐約時報》對這個印記進行了長篇報道。報道稱,1998年時任迪士尼首席執行官艾斯納(Michael D. Eisner)曾因為製作發行電影《達賴的一生》向中國總理朱鎔基致歉,稱是一個「愚蠢的錯誤」、「這部片子是對我們朋友的一種侮辱」。

對主張言論、信仰自由,尊重多元文化並因此而熱愛迪士尼的人們來說,以及迪士尼所代表的健康、快樂、平等、自由、創造力等美國文化來說,這種致歉顯然是侮辱。可惜侮辱還遠遠不止於此,正如《紐約時報》報道那樣,迪士尼公司將其整個魔法王國的鑰匙與文化理念大相徑庭的中共共用。

在與包括香港政府在內的合作夥伴談判歷史中,迪士尼挾其商業文化霸權,一向以立場強硬著稱。然而,在與中共的談判過程中,它卻一再屈辱地讓步。「我們在這裏要怎麼做,才能讓這個樂園在中國取得成功?」現任首席執行官艾格(Robert A. Iger)的答案是,「關鍵的一點是讓它具有明顯的中國特色,確保來度假區遊玩的人覺得這裏就是他們的地方。」

中共以暴力控制市場

那是典型的中共洗腦話語術。中國人喜歡迪士尼公司的產品,不是因為「它具有明顯的中國特色」,而是因為它是典型的美國文化。那麼是誰在喜歡它的「中國特色」呢?是想要維持專制政權的中共。將政黨的利益說成是廣大人民群眾的意志,正是所有獨裁者玩弄的把戲。這本來應該是迪士尼動畫電影中諷刺的橋段,卻從它的首席執行官嘴裏說出,讓人哭笑不得。

北京政府威風凜凜,外國公司紛紛叩頭,常見的解釋是中國有龐大的市場。其實這並不是問題關鍵。關鍵是中共用暴力控制且不在乎這個市場,可以任意踐踏。聽起來有點不合情理?作為談判的主要籌碼,中共怎麼會不在乎這個市場呢?《人民日報》所轄人民網2011年披露,毛澤東曾說,「大不了就是核戰爭,核戰爭有甚麼了不起,全世界27億人,死一半還剩一半,中國6億人,死一半還剩3億,我怕誰去。」

想想看,戰爭時代踐踏生命,與資本時代踐踏市場,有多少本質的區別?因為一部電影甚至電影中的一句台詞讓中共不高興,就可以下一道命令,叫停該電影公司在中國市場的所有產品,這在尊重自由市場原則的民主國家,是難以想像的荒唐事。

對於中共當局來說,沒有甚麼書籍是不可以刪改後給中國人讀的,沒有甚麼電影是不可以不讓中國人看的,沒有甚麼樂園是不可以不讓中國人玩的。中共把中國人以及中國人的物質消費與文化消費作為人質,絲毫不在乎人質的安危,隨時可撕票,當然可以強硬到底了。網路搜索巨擘谷歌被趕走了,留下具有明顯的中國特色的百度和合同醫療騙子在中國謀財害命,那又如何?無論民怨怎樣沸騰,谷歌想重返中國市場,中共仍然不會放棄嚴格審查的要求。

迪士尼對中共的屈從,可以包裝成尊重多元文化──這本身就是代表美國文化的荷李活觀念的一部份,因此不僅可以讓人理解,甚至能夠獲得讚賞。遺憾的是,它所掩蓋的事實,中共近年來的政治王牌是民族主義,它與多元文化背道而馳。即便在中國境內,它也是大漢族主義。否則,它不會逼迫迪士尼公司為有關達賴喇嘛的電影道歉。這種苟且的合作,對於靠販賣觀念賺錢的迪士尼來說,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陷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自由民
    2016年6月18日07:51 | #1

    进迪斯尼自拍杆都不能带,这是美帝国主义宣扬专制的工具,大家抵制

  2. 匿名
    2016年6月18日08:50 | #2

    又是随处大小便
    迪屎尼 迪屎尼 迪屎尼

  3. 神武解放军英明习主席
    2016年6月18日17:38 | #3

    以习主席为核心党和政府是绝对正确,坚决遏制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的迫害。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