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庭审就是一个笑话”

受到外界关注的中国维权律师夏霖“诈骗案”17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目前庭审已结束,法庭宣布择期宣判。律师向德国之声介绍庭审现场的情况。

夏霖的代理律师丁锡奎向德国之声介绍,经过近6个小时的庭审,法庭没有宣判,也没有宣布宣判时间。丁锡奎表示,“我们认为夏霖并不足以构成诈骗罪,所以为其作了无罪辩护。”

他透露,庭审的旁听座位仅有六席,除了夏霖的哥哥,其他都是不相干的人。夏霖代理过的杀死城管的小贩崔英杰的父亲和哥哥都被拒之门外。

一直在场外等候、和夏霖一样同为郭玉闪律师的李瑾告诉德国之声,她在开庭前进入法院,也要求旁听,无人理应,她从法警那里获悉,最后一个可以旁听的名额给了本院的人。因此,李瑾认为“公开庭审就是一个笑话”。

夏霖曾代理艾未未发课税案、冉云飞、谭作人、浦志强和郭玉闪等海内外关注的维权案件,于2014年11月8日以涉嫌赌博、诈骗罪被警方从家中带走。

6月14日夏霖案召开庭前会议,律师丁锡奎翌日向德国之声介绍,夏霖申请包括浦志强、郭玉闪等证人以及受害人出庭作证,但是法院都没有同意。

丁锡奎说:“我们认为要排除所有证据,因为取证程序是非法的,立案是非法的。他们因为夏霖的律师职业行为和政治观点,就因为他代理了郭玉闪案而对其进行追诉,这违法了宪法的平等保护原则。”

丁锡奎还说:“他们甚至把夏霖的太太列为证人,所以原本想旁听的她也无法到场。因为根据规定,证人无法旁听。”

一拖再拖

夏霖的妻子林茹几天前在维权网发文介绍,夏霖自被北京警方带走已经超过一年半,“从公安到检察院到法院,一次次的延期,几乎已经将诉讼程序上可以用的时间全部用足。在最开始的长达三个月的时间里,律师一次又一次的申请会见从未被允许过,从未能依法会见夏霖。”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瀚14日在微信公众号“诗与帝国”上发文指出:“北京市公安局办案警方在侦查阶段涉嫌长期非法剥夺夏霖的律师会见权,以其拒绝安排会见的理由而论,恣意歪曲甚至践踏法律已经到了完全肆意妄为的地步。”

萧瀚认为,该案“比普通的同类案件多延期七次”,“一个案情如此简单的案件,警方却需要自行申请二次延期侦查,检方退侦二次,延长审查起诉三次。这一极度不正常的现象,处处显示出警方与检方涉嫌超期羁押夏霖。”

萧瀚对各个阶段的“蹊跷延期”的解读是:“法院主审法官看了卷宗后觉得没法开庭–案子做得不地道才会觉得没法开庭,不然一个诈骗罪有什么好一延再延的。”

“不会是最后一个”

林茹还写道:“夏霖被带走,到底是受政治案件所牵连,还是因自己的经济问题,外界有很多猜测,为此我也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但随着我知道的事实越多,我越坚信他的无罪–‘诈骗案’的’受害人’无一是主动报案,而全是公安机关在带走夏霖后主动告知他们’夏霖涉嫌诈骗被抓’、要求他们’配合调查’的,有数人甚至是在被羁押状态下做的笔录。”

“夏霖在被拘留后的第一个30天里,侦查机关并没有询问涉嫌罪名的相关事实,而是大量询问夏霖以前承办或参与的’敏感’案件,如冉云飞案、谭作人案、艾未未案、浦志强案,以及当时正在代理的郭玉闪案和香港’占中’事件,”林茹如是写道。在文章最后,林茹强调:“我也知道,夏霖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因代理案件而惹上’麻烦’的律师。”

萧瀚在有关夏霖的文章中还指出:“夏霖案的司法程序时间线,包含着从警方、检方、法方累计共10次的期限延期,这或许预示着一个泥案正在如何被制作成所谓铁案、钢案的过程,只是这个过程尚未终结,正在进入最后阶段罢了。”

萧瀚另外坦言:“出于谨慎,我向来很少讨论司法程序正在进行的刑事案件的实体问题,但夏霖案不得不讨论,这不只是涉及夏霖个人的名誉问题,还涉及北京检方涉嫌配合北京警方制作假案的问题。”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匿名
    2016年6月18日08:47 | #1

    在其他国家 , 你可要求律师替自己辩护
    在天朝 , 你的律师会和你一起被关

  2. 1
    2016年6月18日05:32 | #2

    和大清朝一样,祭出杀威棒,汝等屁民还不乖乖跪下!

  3. 2
    2016年6月18日16:38 | #3

    依法治国就他妈是个笑话

  4.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18日08:51 | #4

    网国前兆

  5.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20日06:57 | #5

    五毛们呢,快来洗地啰。。。。。什么?有事实有证据证明这庭审本身就是一场闹剧,不好洗?。。。。不要畏难嘛,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洗好地嘛。。。要不党国养你们这些个废柴干什么用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