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ger:新一轮北非民主大潮应该会悲惨收场(1-4)

世界的问题,还是生产力达不到让所有人都富足。

毕竟世界的资源是有限的,如果让所有的国家和人民都保持同样的生活水平,那这个水平会是不高的,住公寓开汽车是不可能的,住平房骑自行车还差不多。可是,
如果没有一部分过得更好,能够消费更多的资源,社会是没法进步的,新科技的产品缺少购买者,没有市场就无法进一步发展,世界只能无法进步。

那么,世界这么大,除了少数发达国家之外,还有大部分的不发达国家,不发达国家中,又分了三个档次,彻底的高官,按中国就是五百家,省部以上的,然后就是中层小干部,公务员小老板阶层,再下来是普通百姓阶层。

现在的世界,运行的轨迹,就是发达国家输出资本,银行家把婴儿潮的养老金拿出来,借给不发达国家,所以,这些不发达国家的上面两个阶层,日子都过得比较滋
润,但这样,就出了一个问题,本来村长和村民都是骑自行车的,现在村长开宝马了,村民还在骑自行车,差距就明显拉大了,比如99年,民工一个月一千块,现
在还是一千块,但是小公务员呢,就涨了许多,一下子,差距就拉大了。

中国的古话,不患贫而患不均,共同贫穷的社会远比少部分富裕大部分人贫穷的社会来的稳定,比如很多老毛左,只看到当年村长和自己一样骑自行车,就觉得当年
有多好,他们不知道,真的顶层,五百家,那时候有多奢侈,毕竟北京很遥远,看不到,只能看到眼前的,所以现在才会有人相信,坏的只是镇长乡长,北京还是有
青天的,所以不屈不挠的上访……

埃及的问题和中国的现状类似,不过多了些没工作的富二代,还是一样的,贫富悬殊被拉开了,社会就躁动了。话说,人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家越过越好,自己家没有起色,尤其是看到越多越好的人是流氓无赖的时候。

广大的第三世界人口众多,而发达国家能够输出的资本有限,所以,只能让这些国家的第二阶层过得更好(顶层永远都过得很好),是不可能让所有的普通百姓都过
上美国人民那种洋房汽车的生活的,世界本身的资源也不够呀,而群众也只能看到第二阶层和自己的差距增加,辛苦干活的还在蜗居,那种小干部已经买了好几套房
子放着,空着接灰,能不让人不平衡吗?

下面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一轮革命的目的是什么?埃及的问题,是欧洲人给美国使的绊子,还是美国人自己的阴谋已经不重要了,最主要的,还是什么样的结果才是
操纵世界的金融寡头需要的。很简单,回到共同贫穷。共同贫穷的时候,老村长开着宝马跑了,新村长和大家一起骑自行车的时候,也就是群众们的怒火消退的时
候,而能做到这点的,不是从西方镀金回来喝洋墨水的童鞋们追求的,人家追求的是赶走了老村长,自己再用村里公款给自己买辆新宝马,但是,你这么作,村民怎
么看,人家打破了头,赶走了老村长,难道是要换上你这个瘪臭虫?而且,村民们刚斗完老村长,战斗经验丰富,这种从外乡回来的,没有根基的,还不是很容易被
打跑?

所以Pussy派想自己捞便宜的话,必然会死的很惨,最后什么人能掌权,还是那种本乡本土出来,能和大家一起吃苦的,比如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比如以前伊
朗的毛拉们,至少人家不会开着宝马在村民面前得瑟。中国,就是毛左们,这点是很让人心痛的,但是,也是世界的大趋势。这种共同贫穷往往意味着社会回归愚昧
和落后,看看伊朗的历史就知道了,但是,我们没办法阻挡。

第三世界国家回归第二阶层和百姓的共同贫穷,那么现在第二阶层的巨大需求,比如中国所谓小资装B的高档消费,就会没有了,那么,世界就会面临着原材料生产
的高度过剩,结果会是什么?原料价格暴跌,而欧美发达国家的生活立马变得更好,加上逃亡的贪官们把几十年搜刮的民脂民膏集体带到发达国家,输入那么多资
本,带来很多消费需求,发达国家的人民,日子能够不好吗?至于外逃的那批人,就算带着金山银山,也会坐吃山空的,赖昌星带到加拿大不少钱吧,现在呢,要申
请社会救济了,这也是报应吧,但最终谁占了便宜?

其实是全人类,为啥,在最有创新能力的发达国家,才能发展出新科技,新产品,资本回流促进科技发展,原料价格降低更让人有能力消费新科技,从而新科技走向成熟,而科技的进步,最终还是会给全人类带来益处的,所以,下一轮纳斯达克过万点并不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弄明白了这个道理,就能看明白控制世界的黑手到底在干什么了。

一个中等规模,愚昧落后的,封建集权的国家,对外是没有威胁的,因为他们没有办法自己创新和生产出先进的武器,这样,对外进行战争,除非对手和自己
类似,否则面对着掌握大半个世界自然资源的民主世界来说,是根本没有威胁的,能干的,最大莫过于本拉登同学干过的,让民主世界死掉一两千个人顶天了。总之
一句话,自己造不出大杀器啊。伊朗,伊拉克这种规模的国家,对美国来说,没啥威胁,就算伊朗能造出原子弹,他又能够造出洲际导弹吗?

如果要对美国造成威胁的集权国家,至少要有中国和俄罗斯这么大块头,所以,埃及的大小和伊朗差别不大,军队武器严重依赖美国进口,所以,埃及就是左转了,
变成一个新的毛拉国家,对于美国,也没有实质的威胁,倒是沙特的国王会坐不住了,然后拼命产油,换了外汇向美国进口现金武器来保卫国家。

但是,只要军队有机关枪,而群众只有菜刀,那么,这样的国家,军队控制人民还是足够的,然后就是克格勃式的秘密警察统治,把人民控制的铁桶一般是很容易
的。而这种国家的军队也不敢没事去挑战武器更先进的国家,比如以色列,因为没有战败,群众们还是会支持政权的,但如果不自量力的挑战,然后被打得鼻青脸肿
回来,民众的支持就会减少,对政权自身的稳定不利,就如同70年代,中国把苏联骂成啥样,但是,敢出兵侵略苏联吗?所以,以色列的实质安全威胁并不大,但
不排除小摩擦。

但是,这不代表毛拉上台后不会加强军备,喊着备战备荒的口号让人民勒紧裤腰带是最有效的,所以,口头上大骂以色列,然后买来(比如从中国)些所谓先进武器
来壮胆和恐吓人民,也是必须的,而埃及人民在爱国建军的口号下,被榨出最后一滴油水也没啥不可能,但是,只要周围没有穿金戴银,死命得瑟的小官僚,群众的
情绪还是会很稳定的,大家都这个鸟样,没啥不平衡的。

综上,美国和自由世界是不会担心埃及变成毛拉国家的,要担心的,乃是埃及人民自己。

埃及人民现在要最担心的是什么,就是Pussy派上台,然后以全民为抵押,借钱,然后腐败,然后再次被群众赶下来跑路,然后毛拉上台。这个过程是最可怜
的,因为,任何国家,如果不融入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不向美国借钱的话,结果必定是很悲惨的,没有向华尔街银行家借钱的,莫过于北朝鲜了,要是没有中国在
后面,全国人民不知道还要饿死多少。

大家闹事的根本原因,是某些人过得比自己好,自己过得不够好,希望也能过得那么好,但是,埃及不是科威特,所以没有那么多钱让大家过得好,加上这一轮折腾
的损失,经济上出现问题不可避免,那么,向银行家门融资必不可少,所一说如果pussy派上台,高息借高利贷是不可避免的,而钱是他们借的,还却要全体人
民来还,到时候削减福利等等必不可少,对于少数pussy来说,如此多金钱过手,怎能不雁过拔毛,到最后,人民革命之后,发现贪官还是贪官,只是换了更贪
的瘪臭虫,自己过得更差了,能不继续闹吗?到时候就是相对感觉清廉的毛拉们的机会了。

Pussy们的那点credit,那点RP,很快就会败光的。

如果毛拉上台,选择赖账,则会被彻底孤立,变成新的北朝鲜,当然丫有运河,大不了涨价,还是有抵押的,另一种选择就是找另一个大boss借钱,还给银行家,世界上还有谁能有这么多银子,无疑,就是埃及人民的老朋友中国了。

如果到时候中国的民主呼声比较高,那么就需要小弟们出来支持,在国际上给独裁张目,这个时候给小弟点甜头未必不可能。

希望中国到时候不要掺和,不然,这些小弟最终都是包袱。

华尔街不怕投资在埃及的钱收不回来,因为损失掉的,也是普通民众的养老金,而作为美国,则能收割到最宝贵的财富——人才。政教合一的毛拉体制下,知识分子
肯定不舒服,那么跑路到美国哪怕从头做起,都是更好的选择,比如网坛名将阿加西,ebay创始人,雅虎和思科的副总裁等等就是伊朗后裔。

新兴市场泡沫破裂的连锁反应

如果好几个肥皂泡堆在一起,那么,一个肥皂泡破掉了,很容易的,就会引起连锁反应,造成所有的泡泡最后一个个破掉,为什么,泡沫之间是互相支撑和制约的,
一个泡沫破掉之后,别的泡沫少了支撑和制约,那么就很容易破掉,也就产生了连锁反应,整个环球新兴市场在北非民主潮的刺激下,可能会产生多米诺效应。

路线图大致如下

如上文所说,各个新兴市场国家由三个阶层组成,最顶层,小官僚和体制内受益者组成的所谓中产,以及底层的屁民。

闹事可以由中产内的不满者挑起,来挑战最顶层,利用的,则是底层屁民的力量,运动可以分为几个阶段,首先是中产中的不满者出来,然后流氓无产者和失业人员
参与,社会秩序出现混乱后,学校停课,工厂停工,农民进城凑热闹,然后运动就发展到了新阶段,主要由底层来展现力量了,等到社会秩序完全混乱,弹压不住
了,政权也就更迭了。

中产者中的不满分子,往往是口头民主的Pussy派,比如中国的aiww之流,想的是利用底层来为自己谋利,而底层则因为缺少教育以及视野,只能接受简单
的洗脑,比如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或者毛主义之类,而自身的组织被独裁者全面摧毁,短时间组织不如有外界支持的pussy派,但是底层推翻上层以及趁机共中产
阶级和小财主的愿望强烈,所以在运动中,也甘愿为pussy派火中取栗,毕竟打砸抢发洋财的机会是很难得的,而且多年积累的怨气,也有爆发的需要,只要把
原来的领导赶跑,谁上台是无所谓的事情,也能够给pussy派机会。

所有新兴市场国家的政府都会这样的压力,而Pussy派的领袖并不是不能被收买的,同样底层人民也是能够被收买的,在国际社会关注下,再搞血淋淋的大屠
杀,等于把自己推上绞刑架,就算是独裁者也不会做出如此不智的选择。所以收买几乎是唯一的选择,在自己的政府中给pussy派领导几个位置,然后,给平民
多发一些福利,则事情就可以压得下来,但这就带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钱。

屁民会上街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屁民收入没有提高,就是生活水平下降。但是,如果向平民发放更多货币福利(而不是实物)的话,则市场
上的物资没有增加,而平民手中的钞票增加了会怎么样?如果增发的钞票流入了中产和高层手中,则会导致资产,比如房价和股票的价格上涨,而到了屁民手中,则
会变成消费的需求。千万富翁再多一千万,也不会多买几斤猪肉吃,但是月收入一千块的得了500块福利,则少不了会多买很多猪肉,加上人口基数,猪肉的需求
增加了多少,而猪肉的供给又增加了多少?如此猪肉能不涨价吗?而CPI的迅速增加,则难免不会加息来回收货币,则刺破房价和股票的泡沫便很有可能,而如此
一来,则中产阶级就成了牺牲品,很多人会因此失去一生的积蓄甚至变成负资产,则政权最大的支持中产阶级就会沦为牺牲品。

如孟加拉国一样,股票连续跌停的话,那时候是想跑都跑不掉的,那这时候谁赚了呢?早已卖空了该国的国际银行家估计会笑的合不拢嘴了。

当然,也可以不回笼货币,津巴布韦就是个例子,其结果必然是汇率大跌,从而导致该国的钞票在国际市场的购买力急速下降,从而导致进口产品价格猛涨,如果是粮食不能自给的国家,这时候就该米骚动了。

科威特的货币,有石油支持,所以发了钱给老百姓,老百姓能够从国际市场购买产品,当然了,这也意味着国家要出口石油才能保持收支平衡。第三世界国家大多以
出口原料为主,这么一来,难免不会造成原料价格下跌(出口需要增加),而制成品价格上涨(进口增加),如此一来,对于进口原料而输出制成品的国家,比如中
国和欧美,都是很有好处的,而出口竞争力不强的第三世界国家,就将为此买单了。

中产阶级的财富忽然消失,富豪阶层带着钱跑路,出口的产品价格下跌,这样的日子可怎么过呀?过不下去,如果你是人才,可以选择移民发达国家,如果你有胆量,可以去闹革命……

泡沫的涨大和破裂就是一个财富转移的过程,这个过程,银行家用美国人的养老金来赌,赢了是自己的,输了是婴儿潮那代人的,而最后买单的,就是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而处在输了也无所谓份儿上的银行家们,才是最大的赢家。

为什么埃及乱了欧洲会很高兴

读过马汉的人都知道,海权可以决定价格,而能够控制价格的国家和组织,才能够成为金融霸权的载体,没有海权的国家都没有这个资格。所以,面对着德国对英国
海权的挑战,英国哪怕是当了裤子,也要把德国扁下去,只有这样,附着在英国身上的金融霸权,才不会离开,而选择另一个载体。

大西洋宪章意味着金融霸权的载体,从英国正式转移到了美国主导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手中,而这个移交,并不是顺利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50年代的英国工党政
府对美国使了很多绊子,比如把亚丁间接交给苏联人,把先进战斗机发动机卖给苏联,甚至原子弹那扑朔迷离的泄密问题。因为一旦金融霸权离开了他的载体,对载
体而言,就失去了一个向世界吸血而在本地消费的集团,对本身的经济是有很大打击的,而英国抗争的结果,就是金融霸权并没有完全转移到美国。

所以,至今为止,不能说金融霸权仅仅是华尔街,而是横跨北大西洋的欧美联合体,在这里,欧美人民,都是一样的。

金融霸权是战无不胜的,这点土耳其的凯末尔认识最深。

海权对于金融霸权的作用,主要在于可以决定价格和供给,货物的价格,除了生产的成本之外,运费也是一个相当大的因素,所谓物离乡贵,就是因为加了运费,怎
么都要比在本地卖的更贵,而贵的幅度,则是由运费决定的,而大宗商品的运输途径,则主要是海运,海权就是运费的决定因素,也是商品价格在消费地的决定因
素。

本地进口产品和出口价格的变化,就会导致一个国家的经济起伏,而掌握了变化的趋势或者说操纵价格变化,就可以轻易收割一个国家,这也是海权和金融霸权密切相关的原因,苏联从来没有真正的威胁美国的海权,所以苏联的失败基本上是注定的。

说了这么多,再来说说埃及出了什么问题,关掉了运河,对世界的影响。

首先,中国和日本的制成品出口,出口到美国,是走太平洋的,有没有苏伊士运河都一样,但是出口到欧洲的产品,就会因为运河的关闭而价格猛涨。

石油从中东运往欧洲,需要通过苏伊士运河,但是现在欧洲的石油来源很多样化,北海油田,俄罗斯的输油管,还有非洲,比如尼日利亚的石油,如果运往欧洲,就不需要这条运河,同样的中东石油运往亚洲,也不需要运河,所以,对于中东和欧洲的石油消费和出口,影响也不是很大。

所以,说来说去,影响大的,还是中国制成品对欧洲的出口,也就是说,最低端的,中国制造的产品价格将会上升,同时,交货期限将会大幅度延长,竞争力将会下降,从而导致欧洲减少对这些低端消费品的进口,而生产会转移到现在失业严重,债务缠身的南欧猪国。

但是,南欧国家现成的工厂产能未必足够,同时也需要更新设备,而这样,就会带来向德法这些工业母鸡制造国的机器进口需求,从而带动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

换一句话说,如果苏伊士运河关闭了,对于欧洲来说,就是最低端的消费品价格上涨,但是失业大幅度减少了,工业生产又转移回来了,而充分的就业,也会带来底层的购买力提升,从而进一步打来需求,走上一个良性循环。

而对于中国日本韩国来说,就是出口欧洲的市场大幅度缩减,从而带来失业增加,产能过剩的问题。这里面,到底哪一边好受,谁占了谁的便宜,是一目了然的。

运河未必要完全关闭,只要大幅度提高通行费就好了,埃及只要保持动乱,就什么可能都有了,押两次船,就足以让很多公司在中国生产线之外,再寻找本地的替代方案。

当然,欧洲失业减少的代价则可能是欧元的进一步疲软,但对欧洲的底层来说,未必不是好事,但对于中国来说,不知道能不能抗住外贸的再次大滑坡。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