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大中華主義必將在香港枯死

談談這一點,其實到頭來也跟臺灣有關係,是有歷史緣由的。

香港是真正的英國殖民地,教育系統,原本也是用英文的。如果你看香港早古時期的課本,你會發覺裡面很有國際觀,比起今天的課本,視野要寬闊。因為那是大英帝國極盛的時代,殖民地的教育系統在培養的,其實是能夠縱橫整個殖民帝國的人才。

例如當年香港先施百貨的少東馬文輝(他是第一個提倡香港獨立的人,他在五十年前已提倡香港獨立),就是這樣背景下成長的人。他的視野寬闊,曾去過歐洲,滿洲國做生意。當時的香港人,一直都認為自己是香港人,例如上次我去中文大學的論壇,就有一個大嬸在現場說:「我們一直都認為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香港的意識形態變化,是源自國共內戰之後,國共內戰導致了戰後只有幾十萬人的香港,湧入了二百萬以上的難民。相比起臺灣,香港是難民佔了絕大部份,而因為五十年代,國軍預備反攻,共軍則要阻止,香港變成了激烈的意識形態戰場。因為英國人只管英文教育,漢文教育的相關東西,便由國共雙方入侵,他們在漢文教育之餘,混入了大量政治意識形態,特別是強化「中國人」的身份;但必須記著,當年的臺灣人也是一樣的。這是一個「把新一代教育成先天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風潮期。

但不要覺得香港人全是傻瓜,例如馬文輝就指出過,「香港人自認為是中國人,但共產黨與國民黨心裡都認為你不是同類」,而主張香港像新加坡般獨立。不過他太超前了,所以沒造成甚麼迴響。這事實上是英國人對於「中國」的概念沒那麼在意的結果,就是任由外來勢力擺弄,而結果產生了激烈的暴動,英國人才開始警覺到,如果香港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他們就會把中國殘酷暴力的政治鬥爭引入香港。兩害取其輕之下,英國人選擇了比較接近臺灣的路線,他們提升了「中文」的地位,也開設了「中國歷史」這科目,而教材正是輸入自臺灣的,七十年代的臺灣,國民黨治下的臺灣。我小時候讀的課本,說國花是梅花,裡面有白先勇。

你看這一點就會明白,因為我們都是讀同一類課本的,我們有幾個世代的人,都是讀國民黨的課本長大的。這其實也不要說香港,臺灣上幾輩的人,在黨國教育下成長的,其實不也有這樣的特質。這些課本的影響,持續了二三十年,在我讀中學的時候,香港的課本還是有那種風味。甚至有些香港學生,一直以為中國就是中華民國,例如昨天有個官員講銅鑼灣書店事件,口誤說「中華民國」,實在就是那種東西被潛而默化了很多年。英國人在不知不覺之下,使香港人變成了黨國教育的間接影響者,所以以前世代的香港人,才會那麼的大中華主義。在香港,其實很像現在的大陸,「大統一主義」長期變成一種道德霸權,如果你說理解和支持臺灣獨立,會被人圍攻,討伐,邊緣化你的想法。

香港人沒有那個「我不准說方言」的狗牌,但是有另外的東西。今天你在大陸,講你同情臺灣獨立,無疑你會被整個社會邊緣化。香港曾經如此,這是不容否認的。例如陳水扁時代,那是十多年前,在那個時代,我和那個香港社會,是格格不入的。我完全明白也看得到,那些人怎樣討厭陳水扁,我當年提出質疑,大家都只會避開跟我討論,覺得我是奇怪的人。我也沒有媒體上發聲的地方,當年的網絡也不發達,所以沒有人知道我有這想法,我很早就覺得,其實香港是錯誤的,臺灣才是正確的。以前的香港人,既不理解臺灣,嘲笑臺灣,一方面自稱追求民主,另一方面又無法認同臺灣獨立。我完全看過,跟這些人打過交道。我完全明白他們的想法,其實他們都隱約知道,臺灣是獨立的,而且臺灣現在這樣子,其實比起一個統一的臺灣,對所有人都好。只是他們不敢對抗那個深植於心底的道德審判,就像「每人心裡都有個小警總」一樣,香港人也有一個道德警總,使香港人一面對「國家分裂」四個字時,就會斷線,拒絕討論。

這就是我們的上一代,他們其實不懂說國語和普通話,卻比懂說的人卻自認是中國人,這其實很奇異:香港人最認自己是中國人時,其實和中國人的分別是最大的時候。九七後,香港開始推行中共的洗腦教育,即是那些不斷說服你是中國人的教育,我很記得我在大學時,見過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學者。他卻說了一番很玄妙的說話;他私下對我說,完了,最大的錯誤已經造成,香港將會在幾十年內獨立。你可能難以想像,一個來自北京的失意學者,竟然說這番話,其實年輕的我,當時也認為他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他說,香港人自認中國人的原因,是因為不理解中國,當香港人開始理解中國,香港人就會走向完全放棄中國人這身份,這會在下一代發生。他說,如果中國想長久統治香港,就不要教普通話,把交流量盡量控制,以及要含糊掉中國人的身份,盡量令香港人不理解中國,活在對中國的幻想下。這樣,香港人才會一直想像自己是中國人。現在想想這個人才是真正的先知,可是我已忘了他叫甚麼名字。

香港九七後的世代成長,香港就開始產生變化,過去自認是中國人的一輩,並沒有那麼動搖。但九七後成長的一輩,則全盤翻了盤,而且也順帶令他們同時理解和認同臺灣為何會有獨立運動。昨天那些嘲笑臺灣的人,今天已四五十歲,而今天你看到的香港人,在當年則只是小學生與中學生。雖然不會是所有中年人都那麼閉塞,或者所有年輕人都友善,但是在知識份子當中,就是有見識的香港人群體裡,思想有很大的變化:香港人越來越理解臺灣,而且,新一代開始認為,香港人需要從臺灣借鏡改革的經驗。

有時我會接觸一些中國的學生,或者所謂的港漂,有時我會接觸香港的學生。你會發現,民族性產生了很大的變化,你會發覺前者多數講的是個人、自己,以及怎樣爭取更好的物質生活,但香港的學生,卻走向了講社會、集體,甚至有一些不斷說,他不覺得自己能活甚麼好的物質生活,覺得自己有如垃圾,既沒外表也沒內在,但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夠為香港而死,而且死得悲壯,他一定會掌握這樣的機會。難以置信?

我當教師,我和很多學生,促膝詳談過很多話,我聽到這些言論時,一開始也認為是開玩笑的,慢慢我才知道,他們是認真的。這個社會與上一代沒有給予他們任何的肯定與價值,他們常常覺得,他其實不想活過下星期,但是像垃圾的人生,也不想死得像垃圾一樣:他希望有一天,能夠像一個英雄般死去。雨傘革命就是這樣產生的,一直市徻、勢利、白鴿眼看不起人的香港人,為何突然會能夠變成築起街壘,對抗警察的街頭戰士?作為教師的我,完全明白是甚麼回事。我知道,這裡面會有我以前的學生,我知道,他們想要的,是為香港做一件事,如果能夠被警察或者軍隊打死,能夠贏取別人的眼淚,那就是人生最好的句號。我不只曾從一個學生聽過類似的言論,我漸漸認真看待他的時候,我才想到,也許香港人當中部份人,產生了像神風特攻隊的異變。

而我再觀察,他們很多都是新移民的後代,往往父親是六七十歲的香港男性,迎娶二三十歲的中國女性,這些組合之下,家庭生活往往不幸福和動盪,而香港社會也沒有提供任何上流的機會,甚至沒可能找到一個不辱尊嚴的居所,結果產生了這種特攻傾向的香港新一代。

很多近年追求香港獨立的領袖,都在大陸出身,聽起來有點諷刺,但其實是很合理的,新移民的下一代的經歷,使他們的政治思想巨變。這樣的香港新一代,跟那樣的香港上一代,意識形態有很大的衝突;你們討厭的那種香港人,新一代也討厭他們,而這些上一代也驚覺下一代一點都不中國人,而互相攻伐,或者教訓他們「不論你是否承認你也是中國人」。但是有一件事是不變的,年輕人會變強,老人會變弱,最終他們會成為香港的主流。大中華主義,最終會在香港慢慢的枯死,這已經是不可逆的趨勢。這解釋了為何香港人的態度不同,你們看到那些舊有的人,已經在老化和被邊緣化了,新的力量正在壯大與降臨,未來的香港人和過去的,會很不一樣。至少我認為,香港人已預備好理解臺灣,而不像以前的香港,或者現在的大陸一樣,一聽到「獨立」就理智斷線,塞著耳朵。人類的思想是會改變,進步的,至少我在香港親眼目賭了這個演化過程。與其說「天然獨」,不如說,大家都只是在面對現實,脫離幻想而已。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匿名
    2016年6月21日11:00 | #1

    在理!
    我们也一直认为是满洲人,不是中国人
    当年我们这片土地的精英接受满洲国教育也是深具国际视野的,而且满洲国的优质教育让这些人终生都优雅出众,哪像共匪的粗鄙教育方针指导下所培养的那些痞性十足的废才!

  2. 匿名
    2016年6月21日11:09 | #2

    與其說「天然獨」,不如說,大家都只是在面對現實,脫離幻想而已。

    丢掉幻想,准备独立!

    纪录片《十年》里自焚的“欧阳剑峰”们将在香港街头大量涌现

  3. 匿名
    2016年6月21日11:46 | #3

    13亿人自己都不要民主了
    港台两地那些天天喊中国民主化的统派都是傻子
    港独台独啥的还务实点呢

  4. 匿名
    2016年6月21日14:01 | #4

    各地独立才是中国民主的契机,猪圈里的猪才能变成人。

  5. 匿名
    2016年6月21日14:30 | #5

    其实要大家放弃独立,很简单!~
    只要共产党愿意放弃政权,解除党禁,报禁,推行民主选举,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开始讲人权,讲法治,谈自由就行了!~
    外国邪路怎么走,你怎么跟着走就行了!~

    共产党一党不死,独立运动就不会停止!~

  6. 匿名
    2016年6月21日14:30 | #6

    匿名 :各地独立才是中国民主的契机,猪圈里的猪才能变成人。

    辛亥首义,当年的各省正是都纷纷起来各自宣布独立,才把专制阴狠的大清朝给彻底推翻了。
    受革命先贤影响的当时一个童年经历过满清的先进青年毛润之挥斥方遒激扬文字,写下《反对统一》一文,发表在上海《时事新报》副刊《学灯》栏目上,引起广泛反响。就像我们不能因为汪精卫(兆铭)后来跟日本的合作,而否定其年轻时候的“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勇烈革命精神一样,我们也同样不能因为毛先生后来成了亚洲最狠毒的大独裁者而否定他年轻时的革命精神、革命思想和革命气概,尤其是敢于公开反对统一和主张分裂中国的伟大理念。

    请再阅读一下毛的如下激扬文字,看看这些对国魂的精准描述是否也适用于当代?简直就像在写实当代中国社会啊!

    ***

    反对统一

    毛泽东
    一九二〇年十月十日“国庆节”

    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得好的,到现在算是大明白了。中国也不是全无热心国事的人,也不是全然没有知识和能力。然而办不好者,中国之大,太没有基础,太没有下层的组织。在沙渚上建筑层楼,不待建成,便要倾倒了。中国二十四朝,算是二十四个建在沙渚上的楼,个个要倾倒,就是因为个个没基础。四千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经营,多少学者的论究,都只在一个空架子上面描写。每朝有几十年或百多年的太平。全靠住一个条件得来,就是杀人多流血多。人口少了,不相杀了,就太平了,全不靠有真实的基础。因此我们这四千年文明古国,简直等于没有国。国只是一个空的架子,其内面全没有什么东西。说有人民吧,人民只是散的,“一盘散沙”,实在形容得一点都不冤枉!

    中国人生息了四千多年,不知干什么去了?

    一点没有组织,一个有组织的社会看不见,一块有组织的地方看不见。中国这块土地内,有中国人和没中国人有什么多大的区别?

    在人类中要中国人,和不要中国人,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关系?推究原因,吃亏就在这“中国”二字,就在这中国的统一。现在唯一救济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国,反对统一。

    中国人没有科学脑筋,不知分析与概括的关系,有小的细胞才有大的有机体,有分子的个体才有团体。中国人多有一种拿大帽子盖的虚荣心,遇事只张眼望着前头,望着笼统的地方。大帽子戴上头了,他的心便好过了。

  7. 匿名
    2016年6月21日14:32 | #7

    匿名 :
    13亿人自己都不要民主了
    港台两地那些天天喊中国民主化的统派都是傻子
    港独台独啥的还务实点呢

    呵!~不要民主,不要法治?
    那雷洋死的时候,还抗议什么?
    被躲猫猫死,喝水死, 睡觉死的时候,哪需要抗议?

    务实点,这都是党国要你死的!~

  8. 匿名
    2016年6月21日14:47 | #8

    当年毛润之也是看出了中国人虚荣心强问题,都喜欢“国家统一”这顶大帽子,对国家的“统一”和“伟大”贪得无厌,恨不得国土比俄国大十倍、恨不得国民都整齐划一到比当年纳粹德国法西斯还要铁血万倍的程度,恨不得宇航员飞航征服整个银河系,恨不得把五星旗插遍全宇宙!何其蠢也!
    所以毛提出,中国人要放弃“大一统”的虚荣心,要先建设“公民社会”并夯实这个基本社会细胞的基础,因为“有小的细胞才有大的有机体,有分子的个体才有团体。”大家看看毛这个大独裁者在年轻时的见识,比起当今的猥琐爱国贼青年,那真不知要高到哪里去咯!是不是这样子啊?没有谁是天生的独裁者和卖国贼的,对于毛也好汪也好,他们年轻时的高见和远识,该认可还是要认可的。

    “现在唯一救济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国,反对统一。”
    言犹在耳,铮铮鸣响,真是黄钟大吕,高屋建瓴啊!这对于今朝中国仍深有预兆和启示啊。

  9. 公义使邦国高举
    2016年6月21日14:58 | #9

    我支持香港独立,否则,难道要和大陆统一到喝着污染的水,呼吸着PM2.5爆表的空气,接受着洗脑奴化的教育吗?

  10. 匿名
    2016年6月21日15:08 | #10

    匿名 :匿名 :13亿人自己都不要民主了港台两地那些天天喊中国民主化的统派都是傻子港独台独啥的还务实点呢 呵!~不要民主,不要法治?那雷洋死的时候,还抗议什么?被躲猫猫死,喝水死, 睡觉死的时候,哪需要抗议?务实点,这都是党国要你死的!~

    专制党国已经把当年青年洗脑教育得不会讲人话也不会用正常逻辑思维来思考了。
    记得美国的欧巴马总统在某年的国情咨文里铿锵有力地提到,捍卫个人自由和个人权利是最大的实事,但捍卫自由需要人民团结起来用民主的方式去争取。这个辩证的逻辑思维正是中国教育流水线出来的糊涂青年们所不懂的,要争个人主义的合理权益,但抗争时要大家团结起来去对抗强权,否则强权就会采用其惯用的“各个击破”战法来对人民分而击之,把自由人民给击溃了。这个道理啥时候傻逼青年们都能懂啊。当年毛润之搞工运时,也是苦于无法启发工人老大粗弄懂这个道理,他就把“工”字教会给工人写,解说道:“工”象形字是一竖代表个人,人是至上至尊的,上面的横代表天,下面的横代表地,这就表面工人应该是人权至上顶天立地的人,而不是卑微的草芥贱民!毛还进一步启发,他拿一只竹筷子,啪地一下用手折断了,但将一捆筷子握在手里,就难以折断了,他解说这就是团结起来力量大的粗浅道理。所以,目标是要争取个人自由,这是自由宗旨,但为争取自由,民众应团结起来,这才是民主方式的有力抗争。连大独裁者年轻时所受的西方启迪教育都比当代糊涂青年所受的狗屎教育要强多了,最起码大独裁者年轻时懂基本常识和道理,这些并不需要很深学识和素养,而只要凭着基本人性和认知,用香港时评人梁文道(台湾生)的话讲,就是只凭常识就不难得出正论的。只要稍有常识,就不难理解,个人自由的捍卫需要群起而争的民主方式去争取,这也是自由与民主的一个重要的辩证关系。尤其面对国家强权,即使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里,也需要个人勇气和公众群起的正义支持才能有取胜把握的。否则,美国的国家强权照样会压迫个人正当权益的。斯诺登即是一个抗暴好汉英雄,支援他的人们也都是英雄群体。

  11. 飞鸽
    2016年6月21日11:20 | #11

    你家一个房间租给英国人,现在到期了,英国人有权说那个房间独立出户吗?即使里面不住英国人了,里面的人可以说这房间是我的,我想怎样就怎样吗?那么简单的逻辑都不懂,你怎么赚那5毛钱!?

  12. 匿名
    2016年6月21日19:56 | #12

    @匿名
    骗鬼吧,一堆只讲个人自由的散沙,必将导致社会丛林化。美国人以前有清教徒精神打底,现在也不敢放纵了,不然为啥NSA要监视一切?

  13. 匿名
    2016年6月21日20:02 | #13

    台独港独只是死路一条。

  14. 自由民
    2016年6月21日22:25 | #14

    匿名 :

    匿名 :匿名 :13亿人自己都不要民主了港台两地那些天天喊中国民主化的统派都是傻子港独台独啥的还务实点呢 呵!~不要民主,不要法治?那雷洋死的时候,还抗议什么?被躲猫猫死,喝水死, 睡觉死的时候,哪需要抗议?务实点,这都是党国要你死的!~
    专制党国已经把当年青年洗脑教育得不会讲人话也不会用正常逻辑思维来思考了。
    记得美国的欧巴马总统在某年的国情咨文里铿锵有力地提到,捍卫个人自由和个人权利是最大的实事,但捍卫自由需要人民团结起来用民主的方式去争取。这个辩证的逻辑思维正是中国教育流水线出来的糊涂青年们所不懂的,要争个人主义的合理权益,但抗争时要大家团结起来去对抗强权,否则强权就会采用其惯用的“各个击破”战法来对人民分而击之,把自由人民给击溃了。这个道理啥时候傻逼青年们都能懂啊。当年毛润之搞工运时,也是苦于无法启发工人老大粗弄懂这个道理,他就把“工”字教会给工人写,解说道:“工”象形字是一竖代表个人,人是至上至尊的,上面的横代表天,下面的横代表地,这就表面工人应该是人权至上顶天立地的人,而不是卑微的草芥贱民!毛还进一步启发,他拿一只竹筷子,啪地一下用手折断了,但将一捆筷子握在手里,就难以折断了,他解说这就是团结起来力量大的粗浅道理。所以,目标是要争取个人自由,这是自由宗旨,但为争取自由,民众应团结起来,这才是民主方式的有力抗争。连大独裁者年轻时所受的西方启迪教育都比当代糊涂青年所受的狗屎教育要强多了,最起码大独裁者年轻时懂基本常识和道理,这些并不需要很深学识和素养,而只要凭着基本人性和认知,用香港时评人梁文道(台湾生)的话讲,就是只凭常识就不难得出正论的。只要稍有常识,就不难理解,个人自由的捍卫需要群起而争的民主方式去争取,这也是自由与民主的一个重要的辩证关系。尤其面对国家强权,即使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里,也需要个人勇气和公众群起的正义支持才能有取胜把握的。否则,美国的国家强权照样会压迫个人正当权益的。斯诺登即是一个抗暴好汉英雄,支援他的人们也都是英雄群体。

    事实确实如此,现在敢于起来争取公民权利和自由的大陆人太少了,几百个律师根本就不够打,如果有几百万人站出来,无论怎么都不后退,肯定会召唤出几千万的追随者,剩下的事情就是看着共匪彻底垮台,灰飞烟灭了。夏业良曾经说过,只要中国有7百万人站出来争取民主自由,一定能成。

    ——————————-不忘六四,共匪必亡,冒充我ID的五毛垃圾必死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