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经:300万亿M2

最近总在想300万亿M2的事。2010年底72.6万亿,已经是世界最高了。多年来增速就没低过,2009和2010年增27%、19%。2011年说是要控制了,也有16%。2011到2020是10年,如果每年16%,最后就320万亿。现在都说货币太多,那要是M2上了300万亿,得成啥样?

现在一些破事,主要就是高房价、通胀两个大的。其它哪哪出事了,基本是听说,未必比以前更多,有些还真假难知。许多人是对高房价、通胀不爽了,别的事也一起拉出来说,往坏里解读。这两破事,经济上的根源是货币过多。政治上的根源就各找喜欢的解读,但最终都要说明,为啥M2这么高。这是可以说清楚的。

这几年的情况基本是,M2年增16%或者17%,几乎是所有年度规划中能最早确定的数据。确定以后,还可能往多增,不会少增。增加M2,最直接的就是“新增贷款”。还掉老的,贷更多新的,差额就是新增贷款。现在的规模是每年8-10万亿的“新增贷款”,存量贷款2010年底是48万亿。M2增加的主要动力,就是这个“新增贷款”,其它因素不多。

本来近3万亿美元外汇跑来换人民币,也会大幅增加M2。但央行通过发行央票、上调准备金率至近20%这种世界罕见的大招,对冲掉了。我认为央行是想控制M2的,想了不少办法,还真不是主动印钱。央行这类“控制M2”的动作,还经常弄得市场上缺钱,民间利率、shibor之类的时不时弄得很高。以前不太了解,现在确实觉得20%的民间贷款利率真不算高,算是厚道的。一边说钱太多,一边又缺钱,原因是央行在搞大招。

这“新增贷款”的规模就不是央行能控制的。央行表面上在搞“贷款额度”,额度用光了商业银行就放不出贷了,还按季按月控制。但那说的是额度之外的不让贷,这额度本身就高得吓人,2011年1月就放出去1万亿还多。真要降M2增幅,直接把新增贷款变成0不就行了?想贷,就先还钱,也能贷。但这根本不可能,大把项目铺开来了,等着贷款往下推。

这些项目,要一个个列出来,基本是有正当理由的,真不是瞎折腾。以几个大的为例,如无说明都是2011年预计投资。

1. 水利。十年4万亿,开局4000亿不会少。

2. 交通。高铁与普铁,7000亿。城市公路,7000亿。高速公路预计新开工555个重大项目,15000亿,各省规划投资500-1000亿的不少。地铁,2011-2015预计1万亿。还有农村公路,放到各省自己搞了,重庆说今年投85亿。还有航空,买飞机就要170架,重庆说今年机场投180亿。这些加起来毛估估一年要近4万亿了。

3. 能源。2010年完成电力投资7050亿,完成煤炭采掘选洗固定资产投资3770亿。照这个数,挖煤发电今年总得投上万亿。2010年石油石化投资完成1.16万亿。2010年新开工378个风电重大项目,预计总额3000亿元,当然不是当年就投完。核电说在项目国产化的前提下,保守估计10年投6000亿。煤电油新能源,一年投2-3万亿少不了。

4. 电信。2010年电子信息产业固定资产投资6300亿。

5. 房地产。保障房1000万套,投资1.4万亿,一套14万元不算多。2010年房地产开发投资总额4.8万亿。

这些硬硬的投资,没哪个是不应该的,只是早建晚建的问题。就算是房地产开发,这投资本身也是正确的,建出房来增大人均住房面积是硬道理。光这些,加起来已经约13万亿了。而且,这些只是基础设施。还有很多工业生产项目,汽车钢铁这些,也得投资,不好估计,但肯定不会少。要按各省自己估计的,要搞的还有很多,一个省吹出几万亿不奇怪。现在这样,已经是发改委打压的结果了。

再怎么打压之后,那些项目就在那了。要开工,开了工的要完成,完成的要启动运营,运营要流动资金。这些,基本全都要靠贷款。我见过完全不要贷款的企业,业务非常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运营靠自有资金就行。但上面那些项目,不要贷款的很不好找。比如中移动有钱,一年挣上千亿,搞3G还得贷款。只不过贷款容易,自己配套的资金非常充足。中石油有钱,亚洲最挣钱企业,但搞起大项目也会贷款。房地产企业是千夫所指挣大了,拍地建房投入非常大,还得猛贷款。但卖房顺利,自有资金充足,还贷不是问题,还敢于屯房了。至于铁道部这种,就别提挣钱了,不贷款就关门算了。还有比铁道部更猛的,比如“平安重庆”项目,到处装摄像头,号称50亿。其实没钱,海康威视上市集资有钱了,垫资13亿包下项目,以后的钱可能得靠罚款了。

到处都要贷款,这些项目一算,新增贷款要8-10万亿真不奇怪。已经建成的,有收益了,是能还一些贷,能起到减少新增贷款的作用。但真要算,好多项目也就是还个利息,本金都未必能还上。所以,不敢加息到太高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也不是说瞎建了,基础设施建设就是这个规律。刚建成的时候挣钱不多,还贷压力大,慢慢才挣上钱。另外,民众收入不高,基础设施也不能收太多钱,收多了群众肯定骂,经济发展受影响。高铁没组网,车流密度不太高,民众收入得慢慢增长,票价一时提不上去。看这架势,现在显然是大规模的扩张期,而且还得维持低价,不能发力回收资金。这种扩张期,显然只能用新增贷款来顶上。扩张厉害,贷款就厉害。

这都是没办法的事,如果光论与基础设施配套的贷款规模,多少钱做多少事,其实效率算很好的。技术基本山寨化了,产能也是自己的,银行也是自己的,人力资源价格还没大涨,除了要进口资源基本自己搞定。新增贷款多,根源是规模实在太大,再要哪一条不行,这新增贷款就没边了。光电力,一年就新增一个英国,人家多少年建成的。要让美国英国干这些活,干不干得成另说,一年配套的新增贷款没个30-40万亿都不用开口。要么就拖得极长,中国三年干的,美国十年。

以上的逻辑链条,哪点都不好动。项目都是应该的,要减速,地方上反弹不能说是对抗中央。以前有过这种事,2004年内蒙江苏扩产,给老温抓了典型。内蒙政府检讨,江苏老板进大牢。但压下的项目真不是多余的,后来又悄悄上了,谁给压下算谁倒霉。据说对政局的影响都不小,对经济那就是头等重要的事务。中央调控一会紧一会松,预见性不是太好。但是,“你调,或者不调,项目就在那里,迟早得建”,地方中央关系、全球经济形势,讨价还价,总得有一个相当规模的新增贷款出来,搞那些项目。这么多年了,每年17%的M2增幅,应该就是对应中国能够接受的项目进度,即使内外部环境不是这样,快慢也不会差太多。快了中央要调,慢了地方要叫。

干项目是好事,干项目要钱,就不是好事了。这么多项目做下来,银行的贷款也就出来了,算企业欠的。贷款花出去了,少部分给了直接干活的人,多数给了接活的企业,再通过企业流到个人手里。到现在,所有企业贷款约42万亿,存款约35万亿,还欠钱。但居民存款约31万亿,贷款约6.5万亿,净存款很多。以上数据是我估的,可能小有误差。

企业总体还欠钱,所以虽然货币体系M2已经很大,企业运营仍然紧张。居民手里大把现钱,许多人有余钱折腾投资。居民还是最爱买房,房价长胜不败,加上贫富分化,大批人买不起房,社会问题突出。企业面对42万亿贷款,虽然有35万亿存款,但也是贫富分化,不少还贷成问题。又折腾股市,通过IPO与增发配售,将居民的存款转给企业,帮企业化解压力,弄得股市涨幅垫底。

贫富分化也与这些项目有关。项目多,有技术有管理才能的“能人”,或者会折腾关系拉项目的人,活动空间大。业务上了路,一个个项目干下来,发家很快。项目虽然多,80%的人没啥专业能力,还是参与不了,自然捞不到。据我个人观察,许多发家致富的人,还真不是直接贪污腐败捞来的钱,这么干不方便,风险还高。主要是通过参与到项目中来发大的,过程中自然要有些手段,不公平在这个层面。这和发展中国家的贪腐形式上有区别,某种程度上可以解释中国怪异的发展。

一般人可能就知道考公务员这种出路,其实到这些项目里混,出路要好多了,投进里面的钱非常多。我建议,如果要考大学、择业,可以去研究国家项目,看看哪些行业要人,作相应的准备,不要中彩票式地去考公务员。如果人亲身参与到这些项目里了,看社会的眼光也会和一般人不一样,可能会更加正面一些。参与到建设成就里了,会有一些回报,也会看到希望,也有建设的自豪感。辛苦找工作的大学生,心理上很可能比辛苦搞建设的农民工差得多。李斯说,要当谷仓里的老鼠,到食物多的地方混。人比老鼠要强,除了吃粮食,还能干活。个人改变不了新增贷款的额度,改变不了M2的增幅,但可以跟着那些钱跑。

那么300万亿M2会不会成为现实?从上面的“新增贷款”增加M2的原理来看,这要看还有多少“新增贷款”在后面。假如后面10年,还要200多万亿新增贷款,那真的会300万亿。好事是,这些新增贷款是用于建设的,较容易估算。如果是用于养人坐吃山空,那就没边了。

假设10年累计新增贷款240万亿,那么年均新增24万亿。M2年增16%,前低后高,2020年当年新增贷款得是45万亿了。这种可能性到是可以断然否定。哪怕有较高的通货膨胀,比如说一年8%,2020年的45万亿也相当于现在的21万亿。但2020年,上哪找那么多项目花这21万亿?到时高铁肯定建差不多了,高速公路也差不多了,可能连房地产都搞得差不多了。就光算保障房,一年1000万个,10年1亿个,够3、4亿人住,还有什么房子问题解决不了?水利、交通、电信、能源、房地产,都找不到什么大项目了。

可以断定,如果是搞基础设施建设,10年绝对用不了200万亿。200万亿是个什么概念,30万亿美元。印度狂吹再狂吹,也只说“未来五年”投1万亿美元搞基础设施,多半没钱投。中国30个省,如果真投30万亿美元,那一个省就顶一个狂吹的印度了。但中国省的面积与人口一般到不了印度的十分之一,而且基础还好得多。中国有一个狂吹典型湖北,也只吹了5万亿人民币,那真是上天入地什么项目都包进去了。

我估计,一年10万亿新增贷款,足够搞定到2020年的一系列规划。到后几年的收尾阶段,还用不着了,可以少放贷了。通共算下来可能80万亿新增贷款,2020年最终企业贷款规模120万亿。而M2增额会比新增贷款总额大一些,到时M2可能会是170万亿。这个推断假设,这几年是上项目的最高潮。2009年10万亿新增贷款是个质变,所有架子铺上,当时到2020年的规划也基本制定完成了,以后不会出啥特花钱的新领域。后面就是完成这些规划,发改委应该能估算得比较精确,投资前重后轻。

而且,这是一个滚动投资的概念。投产的基础设施,是能回收钱的。三峡看着投钱很多,但再有六七年就全部回本了。也就是说,到某个平衡点,哪怕你就没有新增贷款,还是有足够的钱贷出去搞基建新项目,因为老项目的贷款回来了。交通可能回本慢些,地铁可能永远无法回本,但能源、电信、房地产回本较快。越到后面,要建的越少,已经建成能产生回报的越多。这说的是回本,但新增贷款其实早在回本之前就可以为零了。

这个概念可以用机电产业的进出口来说明。2004年还是逆差,好象国家多年来一直往里面投钱进口机电产品,很多人觉得太吃钱了,说产业太不争气。但2005年转成顺差,再往后,就成顺差最大来源了,一年近2000亿美元。也就是说,在国家规划里,机电产业要成为国际上挣钱的“现金牛”。但为了实现这个目的,先得进口一些设备与技术,所以就先逆差。现在也还是要进口机电产品与技术,但已经是大额顺差了。而平衡的2005年,显然不是机电产业的发展终点。

如果可以这样类比,那么基础设施投资对新增贷款要求的平衡点,可能早于2020年。比如说,2018年,当年新增贷款为零,基建项目也干下来了。如果是这样,会是一个相当理想的情况,在这之前,每年的新增贷款就可以减少。比如从今年开始,各年的新增贷款可能是这样的:2011年8万亿、2012年8万亿、2013年7万亿、2014年6万亿、2015年5万亿、2016年4万亿、2017年2万亿,2018年为零。那新增贷款总额只有40万亿了,到时贷款总额90万亿,M2可能只会到130万亿。即使考虑通胀,也不会增加多少。

这个图景中,基础设施投资仍然会继续,但新增贷款压力就小多了。各地政府从建成的基础设施中不断回收货币,滚动开发进入新阶段,象中石油、中移动这样贷款压力不大,本钱大,开发的都是优质资产。这就成非常好的良性循环了。

如果这个图景顺利,甚至基础设施收费也可以减少,因为用不着挣那么多钱了。高速公路收费站都撤掉,物流会快很多。按现在的收钱方法,政府手里的基础设施能挣非常多的钱,只不过投入更大,反而要到处搞钱了。

从这几年的M2与新增贷款来看,2009年M2增幅27%,新增贷款10万亿。2010年M2增幅19%,新增贷款8万亿。2011年M2计划增16%,新增贷款预计7-7.5万亿,还有说央行最初规划6.5万亿,M2只增长13-14%的。M2的增幅在往下走,新增贷款数量似乎也在往少里走。

如果这个图景成立,M2的压力就不大了。铁公基、大国企的新增贷款要求,可能已经过顶点了。当然,各地不同,发达地区早建成,落后地区还要加大投入,可以通过转移支付想想办法。如果新增基建投资减少,这会影响就业。那么,可以加大对民营企业贷款,鼓励民资扩张解决就业。银行对民企贷款成为业务增长点,民间贷款利率就不会高到20%了。

还有高房价,主要原因是政府是以地产拉动基建。给出房子,拿钱去搞基建,房价居高不下这是一个重要原因。卖地皮的钱,是搞来贷款的前提,不能啥钱没有就去银行要贷款。现在可能是最困难的时候,要建的东西多,收入赶不上支出增幅,要用地皮来补的更多。再挺两年,可能情况就会不一样。比如政府税收总额再过两年就10万亿了,可能会有相当多的节余。现在7万多亿还不够,主要是中央投资基建很花钱。光是维持费,用不了这么多钱。说出来吓死人超过军费的稳维费,也就是5000多亿。基建投资的高峰过去,再加上发些国债,能凑出很多余钱。所谓福利,就是投钱。有了余钱,投到保障房上,问题就不大了。

这么多年,中国一直在撑着猛搞基建,弄得M2增幅很高。年头长了量变引发质变,货币过多了,生出一系列问题。再过两年,基建过了高峰期,可能会有一个实质性的转折。从货币数据上看,其标志是,M2增幅大幅下降至10%以下,新增贷款大幅下降。税收继续大幅增长,中央财政节余增多,中央大规模转移支付增多。保障房大规模放量,住房问题逐步化解。到2020年,M2会是130-170万亿之间,不会是300万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