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江山代有五道杠,各领风骚三五年

五道杠少年那些过多借用的官僚体系荣光,终究要以一种被永远围观的代价还回来。

中午聊港片,说到古惑仔,正好当年的五道杠少年通过武大自主招生考试的新闻跳了出来。

朋友突然说,其实古惑仔和五道杠是一样的。

我原先觉得他坏,把混社会和少先队说在一起。但我想了想,确实有些东西有相通之处。早年,古惑仔之所以火爆,原因是一群成年人通过电影为青少年兜售了一套廉价英雄梦,在这个梦里,人生成功的要诀变得简单直接:兄弟情义和街头砍杀技巧三百式。

这有什么相同之处?

想想阿玛尼少年。孩子年少,哪里懂得那么多,只要有红花和掌声,他们就自然趋利而往了。真正的推手是父母,父母们以自己的资源和世界观,试图传递给他们一套成功的捷径:比如,浸淫学生组织当学生干部,或者上节目演电视变成童星。

我们之所以嘲笑,是因为我们知道,这些并非捷径。作为城镇青年,我少年时代身边看着古惑仔长大的喇叭裤少年们,如今多半消失在了沿海地区的工厂流水线上:凭借力气来作威作福,始终都只是末路。

我们之所以愤恨,也因为在现实世界里,我们都吃过官僚作风的亏,也受过贫富差距的辛酸。这些孩子们身上,出现了太多成年人的阴影。成年世界的那套潜规则,事实上是‌‌“部分人‌‌”的特权。假如他们年少时就在练习运用‌‌“潜规则‌‌”,当然会成为成年人的标靶。

我们早有正能量神童的传统,五道杠少年、阿玛尼少年等等‌‌“神童‌‌”遍地开花。从揭发老师到争着植树扶老人过马路,就在刚才,我顺手搜了下正能量少年,各地都有大大小小的道德完满、成绩优秀、主流价值观的少年。

这些少年的未来,就一定要比古惑仔们好吗?

很抱歉,是的。古惑仔们所凭借的,无非是一条命,那是匹夫之怒,一腔热血换来江湖地位,是一种另类的英雄想象。

而这些孩子们呢,虽然同样过早接受了成年人所设置好的人生成功诀窍,但他们的经验却是更符合现实,也更为成功的。哪怕可能终生都要背负这一个名声,但至少此前教育官僚体系所赋予他的肯定、表彰和空间不会消失,他在这一过程中积累到的经验,将无缝衔接在未来的官僚体系中。

这倒完美解释了公众的不遗忘定律。有人说,你们为什么老揪着孩子不放?人家上个大学,你们非得唧唧歪歪像有个了不得的黑幕。

可惜,公众的疑心病,是‌‌“五道杠‌‌”所代表的一切带来的。在这个意义上,成为大学生的他或许会发现,自己年少时那些过多借用的官僚体系的荣光,都要以一种被永远围观的代价还回来。

有时觉得这是个无解的宿命:逼着孩子学钢琴考证和让孩子成为五道杠,是否只是同一条逻辑上的不同层级,如果只是葡萄酸的问题,那倒是一个更让人绝望的命题。

至少有一点可以保证,江山代有五道杠,公众也不会遗忘五道杠。成年人的江湖里,五道杠所代表的一切还在喧嚣和侵蚀,这原本是一个宏大的时代命题,而这一切,很不幸,被他们的父母引火到了自己的孩子身上。人们不遗忘,因为病灶仍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22日03:28 | #1

    家长的脑袋进水了,居然不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之理,这届家长不行。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