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煜辉:中国的资产价格目前看,只能以结构性公共政策(税)为主来解决了

债务周期调整的一般路径,都是先从金融机构杠杆解构开始的(降低金融密集度),由此引致资产缩水和债务通缩。然后企业部门的债务重组(在中国主要是国企和类政府实体)一般在资产价格缩水之后才可能会发生。更可能的表现形式是杠杆的挪移,对应的是一套避免经济长期萧条的超常规货币财政方法。没见过资产还在高位,中央政府和中央政府就跑到前台的。腾挪的空间某种程度上取决于资产的缩水。中国的资产价格目前看,只能以结构性公共政策(税)为主来解决了。更大一点,金融交易过度,单纯靠总量控制和监管也解决不了问题,也需要借助公共政策选择。简单讲,中国可贸易品部门(产业)已经托不起不可贸易品部门(金融和地产)了。产业资本的生产率提不上去(边际报酬率,MPK衰竭厉害),不可贸易品对可贸易品的相对价格太贵了,经济“租”被榨干了。日本那20年是运气不好,赶上中国融入全球化达到高潮,可贸易品价格下降得快,放大了资产通缩剧烈程度,但幸运的是日本的资本输出分享了全球化的红利,建立了一个宏观对冲头寸。中国下一步方向上好像也没什么好选,纠正货币价值(人民币)与本币资产价格之间的过度背离。怎么办?费脑子。目前看,未来的资产价格调整倚重于结构性公共政策(税)来解决,才有解。更大一点,与过度金融交易和房地产税收相关的公共政策选择,可能不亚于金融监管的具体技术和金融数量以及价格(利率)的调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22日03:35 | #1

    讲人话,否则那些“只能”全是梦呓

  2. 匿名
    2016年6月22日12:44 | #2

    我来翻译一下

    上层搞的烂摊子
    全给底层解决

  3. 匿名
    2016年6月22日13:34 | #3

    不能好好说话吗,瞎特么甩词儿

  4. Mobile Guest
    2016年6月22日10:25 | #4

    意思是,大家都去各类炒,现在病的不清,没有办法解决了。

  5. mego
    2016年6月22日23:58 | #5

    作者想靠抽税来压制金融及不动产的投机行为,这是头痛医脚的意思。收缩货币才是正路,但经济在下行,当局投鼠忌器,所以一直拖着病躯前行,想把货币逼向实体,但实体收益不行,自然没人投;经济有经济的规律,必须优胜劣汰,这个本来就不应该是一个谁随便开个小作坊就能够发财的世界;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